有一天,一个40多岁的男人进派出所来指着我骂。你这个女人良心被狗吃了,为什么要害得我家在村子里面抬不起头来。我干了8年公安工作了,第一回听到有人这么骂我,我真是无法辩解了。

原因要从4月底的一天说起,这天所里的电话和往常一样响了,接话的民警和我说,大皮拉村的一位村民逮到了一个贼。我们把这个嫌疑人带到派出所进行了调查,确定了他是入室盗窃被主人当场抓住。现场调查、问材料等等是少不了的工作,3位民警忙到晚上11点钟,终于调查清楚:这贼叫王静,平日因脑子有点问题在家游手好闲,这天是因没烟抽了,准备翻墙入室偷点烟钱,没想到主人家睡在屋里,被逮了个正着。鉴于盗窃未遂,情节轻微我决定对王静拘留7天。几个民警兴奋的等待局里面批下来的结果,准备连夜把人送到拘留所。结果等到一句,你们的案件批不了,现场勘查照片里面没见到民警。晕,太晚了不可能补照,只好把王静送回他离派出所20公里的家中。因去王静家的路是山路,我一直祈祷我们所的那张桑塔纳路上不要坏了,直到民警返回已经是凌晨1点钟,我才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第二天,民警返到事发地点带了王静去补了现场照片。到了第三天早上,民警将王静带到派出所准备送上去拘留,结果法制科说,你们的案子批不了拘留。民警急忙问为什么,法制科回答:很简单,从5月1日起入户盗窃都要立为刑事案件侦查,你们的这个案子属于入户盗窃。不转立为刑事案件的话要追究你们所立案不实的。现在你们要按照刑事案件的程序补查……没办法只好再次把王静送回家。后来这个案子又从刑事案件转为了治安案件进行处罚,还是批了王静7天拘留。结果一个很简单的盗窃案,办了一个多月,来来回回找王静签字什么的跑了他家无数回,就出现开头的一幕了,王静的父亲来派出所评理。

我冷静的反思,到底我错在哪了,要被群众指着鼻头骂。这事民警“管”错了什么地方了,打击犯罪也有错吗?


本文内容于 2011/9/27 19:58:09 被lishatan编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