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21.html


胡一飞跟这对难兄难弟一一握手,满怀悲情道:“节哀顺变!我谨代表理工大的两万名师生,对你们的不公遭遇表示极度的同情!”

两人齐齐竖着中指:“你少在那里哭叽尿嚎的,收起你的鳄鱼眼泪吧!”两人说完一对眼:“先吃饭,吃完我们继续!”

胡一飞对这对活宝百折不挠的执着劲头佩服得五体投地,一抱拳,道:“为了革命大业,两位就赶紧点菜吧,我这都快饿死了!”

三人到一块,就是老规矩,四菜一汤,可惜食堂没啤酒,不然还得来点酒。老大和老四估计为了他们的网吧大业,忙得连午饭都没吃上,菜一上桌,筷子轮得飞快,盘子顿时罩上一片筷影,颇有一点水泼不进、针扎不透的架势。等胡一飞好不容易把自己的筷子插进去,却发现盘子都见了底,只剩下油汤和几棵小葱花。

如此两回,胡一飞就学聪明了,第三盘菜还没到桌子上,他直接抄起,先往自己的饭碗里扒了半盘。

“你也不怕噎死!”老大和老四齐齐瞪眼,表示不满,完全忘记了自己之前那风卷残云的样。

“噎死总比干瞪眼饿死强!”胡一飞护住饭碗开始猛扒饭。

大盆的紫菜蛋花汤是最后上来的,三人喝下去,就坐在那里此起彼伏地打着饱嗝。食堂的炒菜份量是少了点,但汤绝对是足量的,盛汤的盆足有脸盆大,满满一盆下去,就是一头牛,也绝对能够混个水饱了。食堂全靠这招拽回头客呢,美其名曰“招牌汤”。

吃饱喝足,老大坐在那里掰手指头,算算自己已经有连续半个月都没去上课了,就问道:“二当家的,最近班上有啥动静没?”

胡一飞剔着牙:“鸡不叫狗不咬的,也没什么动静,就是辅导员点了两次名。我本想帮你点到的,可他没给我机会,轮到点你名字的时候,他直接划了个X,然后就下一位了!”

老四哈哈大笑,拍着老大的肩膀:“辅导员对你真是太了解了,连口水都省了。”

胡一飞瞥了一眼老四:“你的名字辅导员倒是念了,不过是在划完X之后念的。他当时在讲台上一副痛心疾首状:‘这个学期孙亚青同学的变化,实在是让人心痛,让人吃惊,一个好端端的学生,怎么堕落起来就这么快呢?值得深思,值得警惕!’”

“辅导员英明!”老大一竖大拇指,看着老四,“他老人家早就看出你小子也不是什么好鸟!”

“不过,你俩今晚别在网吧耽搁太久,早点回来睡觉,明天上午是灭绝师太的课!”胡一飞突然想起这重要的事,赶紧提醒着。

两人一听便都连连点头:“知道了!”

灭绝师太是教马哲的一个老太太,只要上她的课,那必然是满堂高座,就连老大这样神龙见首不见尾的世外高人,也会集体现身,乖乖戳在那里听课。看起来好像老太太人气指数很高的样子,其实根本不是那么回事,全因老太太心狠手辣,铁腕手段。这老太太生平最恨有人旷她的课,只要被抓到一次,那你这门课就别想过关了,即使你能考个满分,她也会给你划个不及格,到时候找谁去哭都没用。老太太是这门课的主考教授,这几年惨死在她手里的师兄师姐不知凡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