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绝九重天 正文 第六十七回、最后一招

凡夫小子 收藏 0 7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




谷栋连忙叫道:“各位有话好说,切莫再打了。我真的是蔡博文的义弟,东京汴梁城的如意镖局的谷栋。”

老化子笑道:“你既是如意镖局的少局主,又怎会是花子模样?给我狠狠的打!让这些冒充我丐帮弟子的,又来糊弄咱们的骗子好好享受一下丐帮的招待。”众乞丐哪由分说?上来又是一顿暴打。打完之后,谷栋已经无力的呻吟起来了。

老化子道:“你若是只装扮成叫花模样,欺骗别人也就算了,但还想欺骗丐帮弟子,那可是自己找死了。说你来的目的是什么?”

谷栋道:“蔡博文要找武林盟主和其他高手,共同营救杨八郎。”说完,头一歪,竟昏死了过去。

突然,谷栋又激灵的一下子醒了过来,原来是叫花子们用冷水又把他浇醒了。老叫花又问道:“你到底是谁?把话说清楚了,咱就放你走。”

谷栋道:“我真的是谷栋,和义兄蔡博文走在一起。前些时候我们已经上过一次假的丐帮弟子的当了,因此我们多日以来一直不敢再找丐帮弟子。可是我们这样坐等下去也不是办法,只得再来找真的丐帮弟子了。为了好辨别真伪,我这才也扮起了叫花。不信,我可以带你们去找我大哥,见面后你们就知道了。”

老叫花道:“好,咱们就相信你一回,二狗子,你和多福送他回去,去见蔡博文。如果是真的,你就领他们到三号分舵去,如果不是,你们自行脱身去吧,记住了千万不要泄露了丐帮的消息。”

二狗子和多福二人抬起谷栋,按照他的指点到了酒店之中,来见蔡博文。等见到了蔡博文等人,二狗子这才和得到消息里一比较,人数上一致,相貌也一致,这才相信了谷栋。不过谷栋此时已是被打得死去活来,伤痕累累了。


丐帮消息果然灵通,没过晚饭时光,丐帮帮主任鹏飞就来了,还带来了五郎,但却不见五大掌门。

任鹏飞见礼之后,说道:“实在抱歉,属下无知,把谷少镖头给打伤了,老叫花子这里给赔礼了。”

博文道:“不知者不罪。现下北国有许多假冒的丐帮弟子,我们上次就是上了大当,才拖延至今,也联系不上诸位掌门和师兄,我们这也是被逼无奈,才想了这么个主意。先让三弟装扮成叫花子,也好观察,没想到他也太过心急了,就自行先联系去了,否则当不致于误会。”

任鹏飞道:“我们也知道有人假冒,但那些无不是地头蛇和官府中人,我们丐帮为了许多不是丐帮弟子的花子的生计,只得故作不知,由他们去了,只要不来招惹丐帮就是了。蔡大侠请记住了,丐帮的切口后面两句是‘满身肝胆存孝义,乾坤处处有叫花。’前面是‘只身一人走天涯,没钱喝酒更无茶。’答得上切口的就是真丐帮弟子和丐帮朋友。”

博文道:“是我等记下了。只是有了任帮主在这里,咱们也用不上了。”

任鹏飞笑道:“也是,不过留着有备而无患。你们这一改头换面,我们也找不到你们了。还亏得你们主动来找丐帮。”

博文问道:“任帮主,我大师兄他们是否来了,怎不见他们呢?”

任鹏飞皱眉道:“五大掌门都来了,而且门下的高手也同来了。不过他们被金碧峰引诱到了绝谷之中,利用阵势和机关埋伏把他们给困住了。一时半晌,看来他们是冲不出来了。蔡大侠,你看咱们该怎么办?”

博文问道:“那些掌门人可有危险?咱们这就救他们去。”

任鹏飞道:“五大掌门倒是没甚么危险,也不用咱们去救,因为他们和金碧峰打赌,若是一年中冲不出来,五大掌门就要认败服输了,就要让出中原来,金碧峰他们就可以名正言顺的回中原了。尽管被困,金碧峰还是派人给送饭吃,五大掌门和高手倒不致于有性命之危。因为打赌的时候,老化子就在旁边,本来金碧峰还让我也入阵,我说不论中原还是塞外都是丐帮的天下,丐帮既不打劫,也不偷盗,在哪里都是为了混口吃食而已,我就用不着打赌了。故此我才没入阵,不过蔡大侠倒也不用为五大掌门他们担心,金碧峰是何等的自傲,一定会说话算话的,不会加害五大掌门的。”

博文道:“那我们不救盟主他们,留在这里还有何用呢?”

任鹏飞道:“盟主让你带人去行刺萧太后,只要把她杀了,八郎自然南归。只是想救盟主他们却有些难度,因为金碧峰不但对消陷埋伏精通,更难的是他还熟悉阵法,如今他把二者合二为一,天下再难寻出对手了。盟主恐怕破阵的时间太久了,影响了营救八郎的计划,这才让你先动手的,然后再想办法去破阵。”

博文道:“咱们就这些人,恐怕是力量太过单薄了吧?”

任鹏飞道:“我们丐帮的高手几乎都到齐了,还有其它门派的高手三五十人呢,明天咱们应该能调集三五百之众吧,人数上也差不多了。”

博文道:“好,那咱们就先刺杀萧太后,事成后再去救大师兄他们。请任帮主集结人手,但只要高手方可,若是功夫一般就不用勉强了,免得多有伤亡,明晚咱们就去刺杀萧太后。”


到了次日晚上,任鹏飞果然集结来了三百多丐帮弟子,加上其他门派的高手,也将近四百来人。

到了三更将起的时光,一众高手来到了皇宫外面,博文一打手势,大家就纷纷跳了进去。由于人数众多,而大家的轻功又高低不齐,很快就被里面的御林军发现了。

御林军见有敌来犯,却并不惊慌,任由群雄冲到了大殿外的广场上了,才呼啦一下子将群雄围住了。

群雄刚刚来到了广场上,却突然从四周的大殿顶上亮起了无数的灯笼,正照在了众人的头上,而在阴影之中,无数的人影在闪动,向这里围了过来。群雄由于人数众多,倒也不惊慌。

博文见了,弯下腰来,见地上是石砖铺的地,想找石子是找不见了,于是挥拳一下子就砸在地上,把方砖砸得纷纷碎,然后抓起地上的石子,运足内力向房上的灯笼打去,不一会儿功夫,就全给打灭了。

四周的御林军已经开始向中间射箭了,群雄只得挥舞兵器,拨打雕翎。

这时候被打灭的灯又有一些亮了起来,为四周的御林军照亮,把场中的目标又暴露出来。博文一见,只得故技重施,又打灭了那些备用的灯笼。接着不停的抓起地上的石子,向四周的敌丛中扔了过去,可是由于距离太远,只能把人打伤,却不能打死了。房上的灯灭了之后,突然方向一转,又在其它角落里出现了灯笼,依旧照耀着场中。博文是见灯亮就打,一直把所有的灯都打灭了为止。

另一边丐帮帮主任鹏飞已经指挥丐帮高手冲进了敌群,和御林军接上了手。御林军被丐帮高手一冲上,再也无暇放箭了,只得挥舞着兵刃迎敌了。

待到敌我双方全部接上手之后,突然听见三声鼓响,接着又是两声锣响,只见那些御林军马上就变换了队形,开始围绕着场中心跑动了起来。御林军本来人数就占优,有一千余号人,而丐帮等人也就不足四百来人,被御林军很快就东分隔一块,西分隔一块,层层被困在中间,轮流的被御林军绞杀。

不出一个时辰,同来的高手三停去了两停了,也就胜一百多人了。可苦了这些武林高手了,平时若是单打独斗,他们自然不用怕这些御林军,可是现在不同了,不但是乱军之中,而且也是被人家的大阵围困,根本就找不着北的感觉。

博文功夫虽然是高,但是对于这种乱军冲杀是空有力气,却使不上。因为他练的是五行拳,根本就没练过兵刃,在乱军中对敌,哪里还施展得开?他还不容易抢过来一柄大刀,所幸仗着力气大,不停的挥舞着杀敌,此时他也是顾不得什么招数了,反正也不会,躲过了敌人的招数后就是一下子,砍上就算,砍不上拉倒,所以他还不如普通高手管用呢。

这里面杀得最过瘾的当属五郎了,他可是熟悉战场厮杀,习惯乱军之中厮杀。尤其是他把大棍轮圆了,把御林军打得片片而飞,虽然不是开天斧子了,不杀人,但威力却是有增无减。就是八姐也还算可以,要比同是女流的米环的处境好过得多,毕竟她也是练习的战阵厮杀。

又过了一个时辰左右,博文带来的人已经又去了数十人了,现在已经不足百人了。大家只得咬牙苦苦坚持,继续拼杀。可是众人非但杀不透御林军冲进皇宫内院去,就是想冲杀出去都难了。

这时候,房顶上的灯笼又亮了起来,为下面的御林军照着对手,更指点着御林军阵型变换。御林军有了灯光照亮,并能得到指挥阵型,更是如虎添翼,杀得群雄只有招架之功了。

博文因为与敌方已经交上手了,再也无暇去灭灯了,而且他也不知道敌人还能用灯来指挥。

塞北此时还是严冬,寒夜漫漫,突然宫门轰的一声就倒下了,紧接着一匹大红马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敌我双方都纷纷停下了手脚,注目观看来人。大家都一眼就认出来是谁了,正是单手提着金刀的杨八郎。

八姐一见是八郎,连忙尖叫道:“八郎,快来救我!”八郎也正好望见了浑身浴血的八姐和五郎,于是怒喝道:“住手!”

博文也示意己方停止打斗,向自己靠拢,可是拿眼睛一扫,却发现来的群雄,已经十去八九,剩下不足五十来人了,而且大多还都挂彩了。

八郎喝道:“严容,出来答话!”过了半晌不见有人答话。八郎又喝道:“严容!你若是胆敢再躲藏起来不露面,休怪某家不客气了!某要先杀了你的这些弟子,破了你狗屁的九宫八卦阵,然后再去揪下你的狗头。”

这时候只见只听见房顶上一阵怪笑,如同夜枭一般,然后跳下一个老道,来到了八郎马前,虽是抱拳施礼,但却满脸的戏谑道:“原来是三驸马驾临,贫道未曾远迎,还请恕罪!”

八郎仰首向天,瞧也不瞧他一眼,就喝道:“大胆严容!见了某家的礼数哪里去了?为何不跪?谁又让你叫的三驸马?你可是活得不耐烦了?你可是以为你这次人多,某家就杀不得你了?”

严容弓着腰万分尴尬,呐呐道:“贫道叫错了,该、该叫八将军。八将军您好!”

八郎突然向着严容一瞪眼,喝道:“严容!你可是有了倚仗不成?某家就拿不到你的狗头了?”大红马也是接着一声暴叫,蹄子一扬,就准备冲杀,把场中众人无不吓得胆颤心经。

严容正红着脸,想如何措辞,突见两道寒光射向了自己,并把自己牢牢套住,又听见大红马的叫声,再也不敢反抗了,于是双膝一曲,跪倒在地上不敢言语了。八郎的眼光可是太冷了,大红马的嘶叫可是撕心裂肺,穿透力太强了,让人不寒而栗,这是人听见了,若是马匹早就被吓趴下了,屁滚尿流、屎尿皆遗了,严容一下子就被人和马给吓着了。

八郎道:“严容听着,速速命令你的弟子,放了这些南朝人,让他们全身离去吧。”

严容不敢抬头,说道:“八将军,这些人是南朝来的刺客,千万放不得。若是放了,将军不怕,贫道可是没有脑袋去赔。请恕贫道做不了这个主。”

八郎道:“也罢,那你把里面的杨家之人给我放了罢!”

严容道:“若是只放一两人,问题倒不大。好!叫杨家之人出来!”他回头对御林军吩咐道。

五郎在中间扯开了大嗓门叫道:“老八,要走都走,否则我和八姐都不走。那也太不够意思了,杨家什么时候丢下朋友和军兵自己跑过?”

八郎道:“严容,那就劳驾你把他们都放了吧。你就对那个老女人说人是我放的,有什么过错我来担着。”

严容道:“将军会有什么过错?谁又敢说将军的过错?贫道可是不能跟将军比,贫道的脑袋太后可是想要就要了去的。”

八郎道:“哼!那个老太婆能要你的命,某家就不能了吗?你怕她就不怕我杀了你?”

严容壮了壮胆,一咬牙,抬头说道:“八将军,你杀了贫道好了,一样是死,贫道愿死在将军手中,更愿尽忠而死。”

八郎扬起手中金刀,作势比划了一下,吓得严容赶紧闭上了眼睛等死了。八郎慢慢的收回了金刀,道:“你若是拼死一战,我倒正好成全你,如今你要为尽忠而死,我却没法子再杀你了。某家的金刀杀人无算,但就是不能杀尽忠之人,尤其还是对金刀有恩之人的忠臣。你去叫那个老女人出来吧,我和她讲。快去!”

严容可是被八郎吓破了胆儿,赶紧进去请萧太后。

萧太后被三十二个道士围在中间,来到了八郎的面前。

八郎喝道:“老女人,叫你的人把里面的人放了,我的耐心有限,否则我可要自己动手了。某家现在是给你留情面,莫要等情面没了,那可就不好说话了。”

萧太后娇笑道:“哎哟!大半夜的把人吵醒就这点事儿,你干脆自己动手得了,何必问我?”

八郎冷厉道:“你可是认为我杀不了你?救不出那些人?跟你说是给你面子,莫非你不想要面子了?好歹他们也是你的奴才,我若杀了他们,你可别后悔。”说完又瞪向了萧太后。

萧太后也被吓得面如土色,懦懦道:“能,八将军能做到。”

八郎道:“非是我管你讨要什么人情,只是我若诚心助他们,你的项上人头不保,但也陷我于不义。但你若是杀了这些人,那里却有杨家之人,也是我的恩人,若是为了我而死,我更无没脸活在世上。正因为我恩义两难断,所以我只能让你们两无损伤的分开,谁要是不听我的劝阻,还要一意孤行,那谁就是我的生死对头!老女人,你看着办吧!”

萧太后道:“多谢八将军仁义。朕这就下令放人。”

八郎冷喝道:“你少在我面前称孤道寡,你就是你。”

萧太后战战兢兢道:“是、是、是。我这就下令。严容军师,你就放了他们罢。”

严容一摆手,御林军向两旁一分,给众英雄让出一条道来。

八郎有对严容喝道:“速去叫人打开城门,放他们出去。”

萧太后向严容一点头,严容就心领神会的当先去叫守城军兵开城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