匕首 正文 第三十四章(3)

墨檀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size][/URL] 晚上,周凯旋忙着在自己办公室里看那些新队员的资料,一个敲门的声音轻轻响起,这对于平时雷厉风行的队员们来说有些不习惯,这样的敲门声只能来自高层,他收拢桌子上的东西扣过来。 “请进!”平时习惯的“进来”也换上了客气的语调,他甚至站起来。 什么事都有个意外,尤其是碰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


晚上,周凯旋忙着在自己办公室里看那些新队员的资料,一个敲门的声音轻轻响起,这对于平时雷厉风行的队员们来说有些不习惯,这样的敲门声只能来自高层,他收拢桌子上的东西扣过来。

“请进!”平时习惯的“进来”也换上了客气的语调,他甚至站起来。

什么事都有个意外,尤其是碰上这么个一肚子鬼心眼儿的人。

陈风一脸涎笑的进来,他嘿嘿的看着周凯旋看见他后放松的姿态:“这么晚在忙什么呢!”他轻松的走进来。

“没事,有些东西明天要整理出来。”周凯旋嘴上轻松,但是手上下意识的摁了一下桌子上那摞倒扣的资料。

“哦,你那是什么?”陈风跟他绝不客气,他这次来的目的很明显。

看这样子周凯旋也没必要隐藏了:“没什么,就是一些不要紧的东西。”

越是这么说陈风越是觉得有鬼,他嘿嘿的笑着:“有些东西不明白,你能跟我说说?”


“什么?”周凯旋差点上套,桌子上的手刚移开不到一秒钟又摁回去。

陈风悍然的坐在办公室的一张椅子里:“不跟你兜圈子,我听说了,这批队员我准备跟你要几个。”他直接的优点突然。

周凯旋着实的愣了一下:“你想都别想,上次那批队员你没把大队长气死,啊,人家亲自好不容易挖了几个队员过来,你倒不客气,最后全赶跑了,这次你想也别想。”他赶紧的把那摞资料扔进抽屉里,这家伙一来要人就不是要一般的人。

“那我只要一个狙击手,你知道我队里上次强行调走的几个都是狙击上面的强项,就一个,答应了啊!”陈风死皮赖脸的竖起一个指头。


“我一个毛儿都不给你!”周凯旋鼓着腮帮子。

“就一个,你家人这次也不少了,一个一个……”陈风依旧死皮赖脸。

“再说我这几天去倒腾你家王辉,他可是全基地最好的一个校枪员。”周凯旋也是知根知底。

“我走。”陈风趁他没拿定主意之前溜之大吉。


关上门,周凯旋好笑的笑笑,他重新拿出那些资料,听说这批队员桀骜不驯,他沉下心,看着外面黑洞洞的夜色,好像现在有一个排的队员在跟他较劲。

想了许久,想到他自己也觉得现在这些有些太过于未雨绸缪,正如今天政委说的,生活不能让你提前计划,即使计划的再好也有突发情况,想着白天的那些话,大部分他还是在心底赞同的,但是那句“你不是个好人”他一直耿耿于怀,他上战场之前做的工作比任何一个队长都要高,比任何一个指战员考虑的都要全面,他要求的不是万无一失,是十万几十万乃至上亿的无一失,有的时候尽管自己很累,但是想到队友能在战斗中多一丝的安全,他也觉得值了,现在他忽然不是好人,这让他觉得很矛盾,是自己真的没走出这个死胡同还是上层没有看到?


是的,他不愿意把自己的生命交给别人,即使是战友,因为从那天之后他就不再相信什么真的可以托付。他的生活更多的是减法,遇到加法,他会不知所措,甚至会愚蠢的认为自己看错了。

太自私了,他忽然这么对自己说,同时也被吓了一跳。


他不是好人,政委说的对。他只是不断的想做好人,像今天雷震霆手里的那盆花,剪掉了枝枝蔓蔓最后孤零零的,但是能让他活下来的,就是那些叶子还有根部的土壤,活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你自己选择活法,你根本无法与世界撇清。

周凯旋想明白了又好像还没明白,他在军事中追求完美,这让部下有的时候都有些吃不消。他把资料放回抽屉,今天没心思看了,看到办公室那台电脑,习惯性的打开——

还是那个聊天室,有段时间没上网看看了,今天偶尔想到那个“漂流瓶”,他是个能克制住自己的人,不至于因为现实的压力而在网上找解脱,但是那个瓶子真的用它那透明的心看出了他的内心。前几天偶尔跟几个主动找他的人敷衍几句,恩啊的几句之后人家也不太理会他了,因为在网上聊天如果有一方聊不起来的话很容易被另一方主动放弃。


“生活真的很精彩啊。”周凯旋登陆上之后就主动发了一句。

“哥们,咋感叹人生啦?”这话一出,聊天室几个人追了上来。

“什么是人生?楼上的有见解?”另一个人追了上来。

“我知道什么叫人生啊——”两个人开始杠起来,周凯旋好笑的摇摇头,他看看时间,已经十点多了,这个时候上网的人很多无聊的。他饶有兴趣的看着聊天室里的人因为这一句话引起的燎原之火。

“呵呵,不鸣则已一鸣惊人啊。”一条信息出现在自己的对话框,他定睛一看,是那个“漂流瓶”。

周凯旋本来有些倦怠的脑子清醒一些:“什么时候来的?”

“刚刚,没想到又碰上你了。”“漂流瓶”回过来。

“看来我的话题引发了一场内讧啊。”周凯旋无奈的说。

“聊天室就是这样,你经常这个点上来?”“漂流瓶”显然不是个经常泡聊天室的人。

“没有,几次而已,要不然今天我就不会出这个话题了。”周凯旋赶紧笑着回复。

“呵呵,看来你不是一个会说谎的人。”

“何以见得?”

“如果是聊天的老油子,有些话他不会立马为自己辩驳,而且你只说一句就不往下跟着说。”对方的回答很准确。

“真让你猜对了,你可以做心理医生了。”周凯旋停了一会儿。

“我不是心理医生,就是一个普通人。”


“你上次说过你遇见事情一件件的处理,但是如果很多事一起压上来怎么处理?”周凯旋把自己内心的压抑稍稍放出一些。

“那就找你认为最重要的办。”对方的回答很肯定。

“我认为的最重要的在他人看来不重要呢?”

“别人看你没有你自己看得清,所以我说找你最重要的,你说生活很精彩,可是凭你刚刚说的这些,其实你想说生活也很无奈吧?”对方一语中的。


周凯旋有些猝不及防:“你怎么能看清鹰的想法,永远在最冷的地方。”

“鹰也要吃饭吧?”对方的回答在他看来有些调皮。

“什么意思?”

“你我都是人,都是独一无二的,但是太多的人太顾及外人的想法,让自己在自己中迷失,弄的最后连自己都不知道想要什么,其实最重要的是认清自己,有优势也有不足,敢于面对自己的不足,才是一个人。”今天她的语气有些硬,这让周凯旋有一种错觉对方很可能也是一个部队人员。但是现在太晚,这个时间这个地方,太过于巧合。

“我不是个好人。”周凯旋把郁在心头上的东西换做键盘上的字母。

“做不好事的人?做坏事的人?我想你不至于是后者。”

“前者。”周凯旋面对一个隔着无数电缆的人现在无比轻松,彼此之间都不了解,或许人真的就愿意对着一个看不见的陌生人倾吐心声,因为在现实中你我互不相干。

“我也做不好事,我用一种我认为最好的方式办了一件最坏的事。人有的时候太过于自信,说白了就是自以为是。”

“对,自以为是。”这话换任何人当面与他说他都会不满,但是在这样的夜深人静,这样的面对自己,他承认。

“你很诚实,所以你不是坏人。”“漂流瓶”在短短的十几分钟内给了他一个刚刚苦苦思索几个钟头的评价。

“可也不是好人啊——”周凯旋都觉得自己有些固执了。


“那是因为你总不想让周围的人难过。用道教的一个观点,相互比较才产生差距。”

“我没有刻意的去比。”周凯旋皱皱眉头。

“可你心里有,你高高在上并不是因为你骄傲,而是因为你不想让人看到你的不足,人走之后,那种孤凉你应该也能体会。”

“我真该怀疑你是不是我认识的人,或者是我那些狐朋狗友作弄我。”周凯旋警惕一些,正如他的做事风格一样,严谨。

“你可以查我的ip。可能是我们恰巧遇上在我们的生活中都难以解决的事吧,其实现在想想所有的事都是一样,归根到底都是人性。”对方的语言可以用精辟解释。

“是啊,成天和人性作斗争,你对生活很有见解。”

对方是个有内涵的人,周凯旋很高兴认识这么一个朋友,一个陌生但可以敞开心扉的朋友,他有些高兴又有些感慨,这晚,他们聊到了十二点才发觉已经太晚了。

“我要下了,明天还有工作呢。”对方看样子是累了。

“我能问你是干什么工作的吗?”周凯旋问。

“修电脑的,”对方回答倒也干脆,“你呢?”

“我?修车的。呵呵。”周凯旋想起自己业余拿手的活计。

“呵呵,都是服务铁板子的啊。晚安。”

“晚安。”打出这两个字之后周凯旋就关上电脑,他站起来的时候并没有因为今天的熬夜觉得身体沉重,反而轻松了不少,想想白天政委说的话,真的很有道理。回到宿舍,他脱了外套就一头倒床上睡去,今晚这一觉是这几天他睡得最香的一晚。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这才叫游戏:仅13天风靡全球场面堪比战争大片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