匕首 正文 第三十四章(2)

墨檀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34.html


“你不应该活在回忆里。”政委黄烈站起来,这样的情景之前出现过很多次,每次都会有不同的话题弄得两人相对无言。他抽了两张纸巾走过去送给周凯旋。

周凯旋不接,政委依旧心平气和,他知道周凯旋为什么不接:“哭吧,我们都是人,都有感情。”周凯旋别扭的接过擦了擦。

“虽然你各项优秀,而且每年的成绩都骄人,但是你扔开感情,扔开了人互相信任的根本。那是你的缺失,你一直不知道,周凯旋。”政委重重的拍拍周凯旋的后背,脸上写满沉重。

“战场上战友在我前面牺牲,我只有往前继续冲的选择,哪有停下来感伤的时间,我不认为战场是需要感情的地方!”周凯旋的语气不容置疑。


政委看了周凯旋一会儿,他最后竟然认可周凯旋的话:“你说的没错,战场就是无情的地方,更不是歌功颂德的地方,抛弃一切感情,杀死面前的对手才是真正的胜利,那你告诉我,你认为什么是真正的胜利?”政委饶有兴趣的问,这才是关键。

周凯旋停住,因为没有真正意义上的完全胜利,战争是每时每刻的都在进行,表面上的战争只是一个爆发阶段,真正意义上的战争是每时每刻,甚至是随时随地。他哑然,政委给他设了一个套,他很自觉的跳进去。


“没有吧,我想这才是肯定的答案,”政委达到了目的,“我以前也担心过年轻的指战员会因为这样或那样的情绪影响战斗,有的时候我真希望多几个像你这样没有感情,不顾一切的劲头,好,这样很好,可以在战场上最理智的分析。”政委竖起一根大拇指,说这话的时候他语气平缓,虽然不至于说没有感情但也是冷静的让人捉摸不透。

政委话并没有说完,他真正要说的话在后面:“但是咱们再设想一下,如果一个指战员没有感情,也就不会依靠当时的情况当时的形势分析对手,适当的做战斗调整,那么他最少会陷入到一种无法解决的态势,他会轻易的让对手揣摩你,”他看周凯旋有些不相信,“因为你没有感情,你的套路都是一套下来的,你的战士会在对你的忠诚下为你送死,你也会习惯让生命在你的手下流逝,军人的命也是命,不同的是他们的生命被赋予保护生命的职责,一个好的指挥官总是希望战士在战斗中尽量少牺牲一些。因为战士是他生存的根本。”政委语心重常的说。

李国豪看着自己的儿子在面前颤抖,他无法说什么,恐怕他没有办公室里另外的两人了解儿子更多一些。

“你在战斗时我看出了你的心事,队友可以把命交给你,但是你并不那么放心的把命交给队友,所以你让自己变得更强,因为这样你认为你可以照顾自己又照顾队友,你经常在私底下对自己进行一些非人的训练吧?”政委缓缓的说,他好像并不在意这些。


“我是队长。”周凯旋并不承认。

“但你也是一个人,你敢说上次和陈风搞鬼抓内鬼的时候你也没感觉?你队里的曾屯受伤的时候你没感觉?那你可是成神仙了。”政委半认真办开玩笑的说。

周凯旋嘴角挑了一下,似是而非的摇摇头:“政委,你真不愧是特种作战大队的政委!”他佩服的说。

政委把手搭在他肩膀上,然后捏了捏他的军官衔:“我听我以前的一个中尉部下说‘肩膀上的星星,一个是浪漫,一个是责任。’我对那个兵说是责任下的浪漫,现在你比中尉高,多的东西不仅是职位和军衔上的晋升,也是一个军官成长中的另一份沉重,你有能力,但是你没真正明白你要做的是什么。”


雷震霆想说你怎么以前没有这么些道道,最后还是没说出口,他拿过剪子干自己的——修花,那盆花已经被修理的够“清秀”了。


政委继续说:“你的部下也许大多数不了解你真实的一面,但是他们中的那少数不可能没有察觉,他们和那些不了解的兵一样,只是他们不愿意相信。让你的兄弟知道你并不信任他们,你说他们该有多痛心!”政委说这话的时候也露着心痛。

“什么时候发现我有这毛病?别告诉我是我在当上队长之后。”周凯旋好像是被人扒光了站在大街上的感觉。

“当然不是,”政委的声音高了一些,但这并不影响他往下的和蔼,“你崭露头角的时候,我和大队长都发现了,是我坚持要给你时间,毕竟,谁都有缺陷。”雷震霆敲敲花盆,不知是宣泄不满还是真的只是敲敲。

“可是你们的希望落空了。”周凯旋自嘲的说,现在他已经没有原来的理直气壮了,他有些萎靡,第一次在人前显出自己的萎靡。忽然被光秃秃的呈现在别人面前,再理智的人也会失去理智。

政委摇摇头:“我从来没有失去希望,也不抱没有的希望。你可以为你的战友制定最完善的计划,为你战友计算每一种可能,但是真实的现场不仅仅光靠计算而获得胜利,就像生活一样,再怎么计划也不能计划那些生活中的偶然。周队长,你是个好队长,但是你无心。”

“无心亦无脑。”雷震霆用剪子扒拉一下那株花,咔嚓的一剪子绞掉一个枝子。


周凯旋赫然,一直以为自己真的能左右一切,但是真正被左右的其实是自己。他无言,或者不知道该说什么,他现在的神情有些像陈风被雷震霆戳穿时的样子,悍然而坦然。

“我还是被生活给玩了。我一直想希望自己能抛开过去,重新有一种生活,现在看来是不可能了!”周凯旋觉得自己是一笑话。

“人不可能彻底的重新来过,你的成长经历能摆脱吗?还是那句话,你是一个好队长,但不是一个好人。”政委的话让李国豪也随之震了一下。

周凯旋不知是该认可还是该反驳。

政委倒是来了兴致,他准备了很久:“你用各种方式掩饰你的内心,也用尽手段保护你在乎的人,可是你的方式是有减无加,突然给你一个已经离开但是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人,你会不知所措,你会抵抗。”他这话着重指的李国豪,李国豪在后面轻轻的吸口气。

无以辩驳,无懈可击。政委的话就像是锥子一样扎进他那颗被铠甲保护的心脏,他有些抓狂的挠挠头。

“给你时间,这段时间,你父亲我们会安排好。”有的时候真要怀疑雷震霆是不是脑袋侧面和后面多长了眼睛。

周凯旋点点头,今天这样的场合这样的话题不必拘礼。

“哦,对了,过几天来一批新队员,我看了队里的情况,你们队的人现在最少,就交给你练了。” 雷震霆看似不经意的说。

政委脸上写上惊讶,他看看雷震霆,没说什么。

“是!”周凯旋敬礼,刚刚的萎靡是上一瞬间,现在他又回到了平时的那种威严。


“不和你的爸爸说些什么吗?”政委有些心急。

周凯旋看着自己的父亲,那里面虽然还有别扭但是明显的缓和了许多:“暂时没有,没事我先走了。”他的声音让政委失望,让李国豪轻叹,让雷震霆手上顿了一下。


“走吧,想想怎么训练这些新来的队员。”雷震霆拿着修花的剪刀眼瞧也没瞧晃晃。

“这批队员里面有女兵吗?说实话有女兵能不能换人。”周凯旋提出了要求,为了不引起误会他最后特意强调了一下,即使是这样也显得特别突兀。

政委有些好笑的摇摇头:“没有,不过听说这批人桀骜不驯,你注意点。”

“谢谢队长,谢谢政委,再见,爸。”周凯旋别扭的看了一眼李国豪,在政委无奈的眼神下重重的带上门。


“为什么找他带队员?”政委并没有回避李国豪。

雷震霆更不回避:“你觉得他胜任不了?”

“不是我说的是原来的人选不是他的,你怎么这时候临时换人。”政委有些顾虑的看一眼一旁的李国豪,后者反而很坦然:“你这样不给他调整的机会他有时间去认清自己吗?”

“让他自己看着办。”李国豪说出了雷震霆的要说的话。

雷震霆笑着点点头,他继续修剪那盆花。

“老雷,你那盆花成光杆司令啦!”政委气结无奈的提示雷震霆。

政委真没夸张,那盆花现在就剩几个枝子, 李国豪不经意的笑了:“什么人也养花。”

雷震霆看李国豪一眼,然后饶有兴趣的看着那盆花:“丢的太多了。”


李国豪点点头,政委刚刚还谈吐不乱的,现在竟然语噎了。

有一种荣誉,藏在心底,它不容易被别人体会,但是有这种荣誉的人在关键的时候都会做出同样的举动,那就是赴汤蹈火,雷震霆是,李国豪也是,政委也会是——他是这三人里那种经历最少的,他有那种荣誉,埋藏心底不锋芒毕露。政委看着雷震霆的那盆“光杆司令”,恍然大悟。

用人不疑,疑人不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