塞北天王 正文 第一章 保壁大帅

弯刀将军 收藏 0 3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19.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19.html[/size][/URL] 公元316年冬,寒风凛冽,辽西段氏鲜卑令支城。“大王有令,逮捕刘琨,私藏罪犯者死”一队段辽鲜卑骑兵在街道上疾驰而过,随后大批士兵出城而去。茶馆内,一位客商向周围人问道:“这刘琨是什么人?大王为什么要逮捕他啊?”“是晋国并州刺史,被赵国将军石勒占了地盘,嘿嘿,算他倒霉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19.html

公元316年冬,寒风凛冽,辽西段氏鲜卑令支城。“大王有令,逮捕刘琨,私藏罪犯者死”一队段辽鲜卑骑兵在街道上疾驰而过,随后大批士兵出城而去。茶馆内,一位客商向周围人问道:“这刘琨是什么人?大王为什么要逮捕他啊?”“是晋国并州刺史,被赵国将军石勒占了地盘,嘿嘿,算他倒霉,惹到羯人了、、、

暮色渐临,城北大虎山脚,一支二百余人的队伍正缓慢的行走着,仔细看可以发现他们每个人都带着伤,“刺史大人,将士们快熬不住了,我们休息一会再走吧”一位军师模样的文官对着头发花白的将军说道。“那我们、、、”将军话未说完突然面色大变“快散开,布阵,弓箭手、、、”。士兵们还没反映过来就看到一队鲜卑骑兵斜刺里冲入阵中,人群中顿时掀起一阵血雨,阵脚已乱,将军拔出鞘中长剑,怒喝道:“段末秠老狗,老夫做鬼也不放过你,跟我上,和胡人拼了、、、”将军率先冲入敌人阵中,长剑落下,带起一抹血色,将军不停的挥舞着长剑,机械的砍下又拔出,又刺入一个鲜卑兵腹中,招式用老,还未来得及抽出宝剑,三柄弯刀砍进将军身中,恍惚间,将军又想起了那个夏天,他和祖荻将军同席而睡,问鸡起舞,将军脸上挂起另外一丝微笑,随后重重的倒在地上,将军的身躯很快被战场上疾驰的战马踩成了肉泥,殷红的鲜血染红了这片土地,西晋帝国的一代封疆大吏壮志未酬,倒在了这片异族的土地上,一代将星黯然陨落,他终于可以回到他阔别已久的家乡,将军的身死激起了剩余晋兵的斗志,两军顿时战在一起,晋军人数虽略多,但大多是步兵,而且长途跋涉劳师已久,疲惫不堪,很快就败下阵来,残余的五十多人围在一起,勉强守住了阵脚,但将军的战死让他们心情颇为沉重,甚至绝望,而外边的鲜卑骑兵在一个百夫长的带领下又叫嚷着又冲杀了过来。军师被士兵们围在中间,此刻,平素淡然的脸上也布满了凝重之色,而绝望的表情覆盖在阵中每一个人的脸上,突然之间,阵外尘土**,一阵马嘶声从外面传来,鲜卑骑兵顿时大乱,在百夫长的带领下转头向外冲杀而去,不多久就消失在尘土之中,很快,军师看见一群牧民装扮的骑兵满身带血的冲到阵前,当头一骑看了他们一眼,然后操着浓郁的中原口音向后喊到:“是汉族兄弟,不是胡人、、、

军师快步走上前问道:“我是并州刺史帐下长史张若谷,敢问各位英雄是?”话毕,一骑从后阵冲至阵前,马上之人身披黑袍黑盔,看上去颇为年轻,此时他的脸上挂着淡淡地笑意说:“张长史客气,鄙人赵炎”“赵大哥是我们大虎山的保壁大帅”赵炎身后一名精壮的男子恭敬地说,“多谢赵大帅和各位英雄的救命之恩,张某代刘大人谢谢各位了”军师神情凄凉的回道。“刘大人?是并州刘琨刘刺史吗?”“正是我家刺史,不过刺史大人已经阵亡了,唉,大人啊、、、”“在下久仰金谷二十四友的大名,没想到一曲胡笳救孤城的刘琨大人会在此地身亡”赵炎低声喃喃道,“何意百炼刚,化为绕指柔,唉”“大帅怎么会知道刺史大人的诗句”张若谷面色凄凉,但听到这句诗奇怪的问道,“厄,这个、、、各位都累了吧,先到山中坞堡再说吧,呵呵”赵炎略显尴尬的说道。“好吧,那就打扰大帅和诸位了”张若谷虽然依然很奇怪但是还是接受了赵炎的好意,一行人休整了一下便带着刘刺史的遗物向山里走去,很快消失在尽头、、、不到半个时辰,百余鲜卑骑兵冲倒了战场,当先一人看见满地尸首,愣了一下,扫视了一遍战场,总感觉有些不对劲,但是突然发现每一个战死的鲜卑兵都没有了头颅,顿时用鲜卑语怒喝:“混蛋,赵炎,抓到你本督要把你活吞了,传令下去,回营后让段基将军来中军见我”“是,都督”卫兵下马回答道。

赵炎和张长史并排走在前面,一路上两人都很安静,长史略微有些奇怪的看着陷入沉思中的青年,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而此时的赵炎心中也是巨浪滔天,他心中有个深埋的秘密,他是来自一千多年后的中国,不知什么原因突然穿越到了这个时代,占据了这个孤儿的躯体,自小便在草原上牧马,他是鲜卑人的奴隶,两年前听说大虎山有汉人壁堡,就私自逃了出来,加入了这支汉人武装,经过两年的历练,赵炎脱颖而出,在前任保壁大帅战死后接任了位置、、、在漫长的中国古代历史中,曾有过长达三百多年的黑暗年代,那是我们曾经经历过一个惨痛的被称为汉民族最黑暗的时代,那是被汉人称为匈奴、鲜卑、羯、羌、氐的北方马背民族将整个汉民族的自尊践踏的年代,那是历史学者最不愿提及的历史,在被我们冠以五胡乱华而丢进了历史的垃圾堆里。正是这个在历史课本上,寥寥几句便带过的年代里,马背民族征服了黄河以北的中原腹地,五胡乱华,外族入侵,妄图毁我国家灭我民族,赵炎一想到这里,脑袋里不由自主的就想起了那个让人热血沸腾的名字,武悼天王冉闵,汉民族伟大的民族英雄,没有他就没有后来的汉族,他挽救了整个曾濒临灭绝的汉族,荡气回肠的杀胡令曾让当年的赵炎热血翻涌,“诸胡逆乱,中原已数十年,今我诛之,若能共讨者,可遣军来也。暴胡欺辱汉家数十载,杀我百姓夺我祖庙,今特此讨伐,犯我大汉者死,杀我大汉子民者死,杀尽天下诸胡匡复汉家基业,屠戮胡狗为天下汉人义之所在,冉闵不才受命于天道 ,特以此兆告天下。”激化的民族矛盾在杀胡令发出后得到尽情的释放,最后,野兽一般的九大石胡被迫西迁中亚老家,十者存其一二,曾雄踞北方草原的匈奴人也被迫西迁公元370年在欧洲掀起腥风血雨,犯我大汉之维威者,虽远必诛。赵炎早就在心里暗下决心,现在是公元316年,距冉闵杀胡令出现还有三十多年,而在这三十多年里中原汉族几乎遭受了灭族之祸,既然历史让他来到了这个时代,他就要担负起这个历史赋予给他的责任,向他心目中的天王致敬、、、

“大哥,坞堡到了”惊醒了陷入回忆中的赵炎,回过头看着自己手下最器重的四个兄弟,黄梦杰,陆卓远,钟炎,仲玄,心里感到一阵自豪,眼里涌出的情谊让四人一愣,转过头微笑着向张若谷一拱手“长史大人请”“大帅请、、、”壁堡用石头堆成,外形虽略显粗糙,但在这个时代也具有不错的防御能力,特别是对于机动能力极强的鲜卑骑兵,据堡而守,在整个辽西,一共有十多个这样的坞堡,这些坞堡实际上构成了辽东平州的前沿防卫线,大虎山堡内有两千多汉人,张若谷看着这些簇拥在城门口举着火把迎接的同族,感慨的说“中原千里赤地,胡人肆意残杀我袍泽,而塞外能有大帅此等保壁人物,真乃辽西袍泽之福,真是难得”“长史过奖了,请到内堂说话”赵炎微笑着说,一行人簇拥着向堡内议事厅走去。

“长史大人,你们以后有什么打算啊?”赵炎看着张若谷问道,“唉,汉赵刘曜已经攻陷长安,陛下也被俘虏,生死未卜,幸存的宗室、大臣都已经南下渡江去了江东,现在刺史大人也战死了,原本我想带着兄弟们去江左投靠祖狄将军,现在看来我们很难南下了,段末秠那个老狗是不会放过我们的”“如果长史大人不嫌弃,不如先在这里住下,以后时机成熟了再南下也不迟,不知长史大人认为如何?”赵炎趁机拉拢说,“唉,那就打扰大帅了,就怕我们会连累各位兄弟啊”陈浩若沉吟片刻后回答道“不过大人一称愧不敢当啊”“陈兄,你我皆为袍泽,这等话万不可再说,胡人亡我之心路人皆知,身为汉族男儿,必当执利刃以斩之,这样吧,今天天色已晚,今天暂且休息,明日再详谈如何?呵呵,卓远,吩咐下去,准备饭菜,款待陈兄和并州兄弟”赵炎笑着起身拱手,“唉,那就多谢大帅美意,在下却之不恭了,大帅,多谢了、、、”陈浩若有些哽咽的说,从并州来的这一路上,他们一直小心谨慎的行军,遇到的人都是冷眼相对,还没有遇到这样的关怀,赵炎看着陈浩若一行人的表情,心情慢慢的跌倒了谷底,出逃的官兵尚且如此狼狈,那中原的百姓、、、

深夜,赵炎一个人站在窗前看着璀璨的星空,他一直在思考自己这两千多人的出路,手下的这些兄弟都是被掳掠的汉人,都是从鲜卑贵族的家里逃出来的,都是无家可归的袍泽,自己要带着他们活下去,要解救更多的袍泽,还有中原的数百万袍泽,唉,形式危急啊、、、“大帅好雅兴啊,呵呵,打搅大帅,望大帅见谅”陈浩若笑着拱手说道,“先生不必自责,没事,呵呵”赵炎回道“先生这么晚还没休息,可是有烦心的事?不妨说出来让小子为你参详一下”,“唉,不瞒大帅,胡族群起,涌入中原,忧心忡忡啊,中原数百万袍泽惨遭异族蹂躏,我等不能外拒异族内保袍泽,实在无脸面对我大汉先贤啊,有时自己是真的顿生无力之感啊、、、”陈浩若沉重的说着,“那我们就该要为我袍泽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将胡人逐出中原,只有这样,才能对得起列祖列宗,才能无愧于我大汉族魂”赵炎对着陈浩若平静的说,“对,胡人狼子野心,妄图毁我中华,我辈只有荡平胡族才能保我华夏”陈浩若神情严肃的说着,“先生,此地向南200里就是段氏鲜卑的令支城,向北就是平州崔毖刺史的地盘,这几年我们宰了很多鲜卑兵,段末秠那狗贼早就想铲除我坞堡,只不过因为其主力一直在幽云,没有机会向我动手,最近,老狗的二王子带了一部分人回来,加上今天的事,我想他们就快要出兵了,不知先生何以教我”说完,赵炎就笑眯眯的盯着陈浩若,“呵呵,大帅,我猜你不是不愿意北上而是不愿意就这么北上吧,呵呵,那我们就给鲜卑人一点颜色看看再走,大帅以为如何”陈浩若笑着回答,“唉,知我者先生也,好,就让你我二人来试一试这段氏鲜卑有何过人之处,之后我们再去平州,如何?”“愿凭大帅差遣”“呵呵呵呵呵呵、、、”两人对视一眼迸出了欣赏的目光,接着就发出了快慰的笑声,那是男人之间的感情,一切尽在不言中、、、、、、

令支城外鲜卑大营,中军大帐,一位中年将军站在帐中,而中军帅椅上坐着一个神情桀骜的年轻将军,“末将段基,参见都督,不知都督急招末将有何要事”中年将军拱手说道,“将军是我族第一悍将,父王常夸奖忠勇,本督不才,初任都督,还望将军提点”年轻军人笑着说。“多谢大王和二王子厚爱,段基必当效力于段氏一族”段基忙跪伏在地,二王子也上前扶起他,笑着问道:“将军可知赵炎?”“赵炎?王子是说大虎山坞堡的汉狗赵炎”“正是此人,此人不除,我令支城不安啊”,“二王子放心,末将明天就率我鲜卑勇士去剿灭赵炎那乳臭未干的小子”段基赶忙回应,“恩,好,段将军不愧我鲜卑第一勇士,我族主力尚在涿郡一带监视赵国的石勒,大营内还有一万勇士,本督拨给你五千勇士去剿灭赵炎”“多谢二王子,请二王子等我捷报”段基说完就大步走出了大帐,帐内,二王子阴沉着脸,“好个段基,敬酒不吃吃罚酒,等大王归天,你和我那混蛋大哥就一起去死吧,嘿嘿,不过现在留着你还有点用、、、、、、

注1: 汉民族苦难的不能忘记,现在的我们根本无法想像“五胡乱华”时期的血腥与残暴以及我们汉族先民所蒙受的苦难,这些历史我们在学校的历史教科书上是学不到的,因为在书本上只有民族融合、鲜卑拓跋宏汉化等等,完全是报喜不报忧,为什么不告诉我们真相,为什么不说汉民族伟大的民族英雄冉闵是死在慕容鲜卑的刀下。我在这里不是宣扬民族报复政策,但是我们有了解历史真相的权利,我们不能忘记民族的苦难,更应该要发奋让民族强大起来,只有自己强大了,那些宵小之徒才会感觉到害怕,让我们向武悼天王冉闵致敬,向汉民族的民族先贤致敬。

注2:十六国时期的北方各国多实行异族分治制度,称为胡汉分治制度,在一国之中,实行两种不同的军政体制。对汉族人民,仍按汉族的传统方式进行统治。对少数民族,则按各自的部落传统进行统治。这使得军事统帅被分为单于台与都督中外诸军事并立,后来随形势发展渐渐合并。在军队形式上大致同西晋兵制,具有中军、外军组织及都督、将领等职务。中军直属中央,编为军、营,主要保卫京师;外军为中央直辖的各州都督所统率的军队。各国兵权,大多掌握在宗室手里,任都督中外诸军事除了前秦王猛外,有前赵刘宣、刘曜等人,后赵石弘、石斌,前秦苻雄、苻法等人。这本来是加强朝廷的措施。但往往变成皇位之争而与太子自相残杀,最后导致亡国。马蹬,强化骑兵战斗力各国军队以骑兵为主,步兵其次。各国本民族的部落兵多为骑兵。随着攻城战的出现以及让汉人编列为军队,步兵数量也逐渐增加。如前秦南征东晋之际,即以步兵六十万,骑兵为二十七万,不过各国并非都改任步兵为主力。在兵役制度方面,则是实行本族全民皆兵的部落兵制,并兼有魏晋世兵制的特点。只要是凡识于战斗的本族人民,皆作为军队基本兵力。基本上中军为终身制,其家属通常随营聚居,称营户,负责供应军粮。镇守各地的外军,其随营聚居的家属则称镇户。营户与镇户都是其兵力来源。其他人民方面皆实行征兵制,征发各郡、县的各族人民补充军队。其中汉族兵的来源,还包括来自投降的坞堡和招募的农民,一般都是终身为兵。 十六国时期各国骑兵均已强化。当时马蹬已经十分普遍,其最大功能是可以解放双手,骑兵开始可以靠双脚控制平衡在马上冲、刺、劈、击,这大大提升骑兵的战斗力。马铠也成为骑兵较普遍的装备,来保护战马免受远射兵器攻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