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变性人——想对你好点不容易!

创造新世界 收藏 5 1515
导读: 有一个问题,如果冒然问一个普通人,你会得到什么答案?或许,你会得到这二个“著名”的评定——“有病”,而获得这激动回应的问题是什么了?其实也不过是问问“你对变性人怎么看”?如果这只是随口一句相问,或者说只是开开玩笑,其实以普通人的角度来看,这似乎是个很遥远的事情,根本在生活中很难遇到这样的事与人的,因为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谁会“傻”到去变性了,那不是犯傻不,而这社会勇于走出这步的人,毕竟还是极少数,一则性格心理也没“变态”到这步,二则光社会也接受不了。 所以旦凡是真性的变性人,


有一个问题,如果冒然问一个普通人,你会得到什么答案?或许,你会得到这二个“著名”的评定——“有病”,而获得这激动回应的问题是什么了?其实也不过是问问“你对变性人怎么看”?如果这只是随口一句相问,或者说只是开开玩笑,其实以普通人的角度来看,这似乎是个很遥远的事情,根本在生活中很难遇到这样的事与人的,因为对于绝大多数人来说,谁会“傻”到去变性了,那不是犯傻不,而这社会勇于走出这步的人,毕竟还是极少数,一则性格心理也没“变态”到这步,二则光社会也接受不了。

所以旦凡是真性的变性人,其实都是在电视上或如泰国那要的人妖娱乐场所才一观其颜,世人也只当图个新鲜看个热闹,而那些个真正敢于变性的人,其实也多是为生活所迫的,如泰国那样的人妖文化,多半也是些想多赚点钱罢了,而真正为了满足自我心理敢于面对世人或为了所谓的艺术而变性者,估计是极少的,因为毕竟过自己这关都难,何况是家人与社会这关了。

那些个人妖自不必说了,他们为的是什么,钱与猎奇的满足,还有就是深层次的社会的问题,家中穷困,某些人的猎奇则自古有之,如中国上层文化中的娈童现象与浮华奢侈艳猎主义的生活潮流,使得许多的社会个人与家庭被迫与主动的去迎合这一文化,比如自小强迫孩子异服而居,从性格的培养到行为举止都以异性的标准来评定,加之经济上的因素,使得社会中出现这样的一个“心理变态”行为异性化的群体出现,而当时社会的受众则把这当其为美谈,不过实则却只是某些人物手上的玩意罢了,其社会地位与社会认同度很低。

现今社会多元化,更多的变性人其实真正的还是些为了满足自我心理而敢于尝试的,用句白话来说就是“他母亲生错了”来形象的,不过或许有天生的性格错位,但更多的是由于家庭培养上的错位而产生的,还有就是社会经历与接触中的所造成的,也许在他们的认知里应该觉得“女人就是男人身上的肋骨”吧,所以也就可以义无反顾的去接受改变这上帝注定的决定。

而变性人总体上可以这样划分,以心理和生理上可以来说,一是性无能者:这类人其实多有天生的成分,多于婚前婚后发现自己的生理缺陷,害怕受人嘲笑,产生自卑心理,于是认为不如做一个女人更好。二是, 同性恋患者,目前从变性者群体来说,这一群体占到了很大的部分。三是,生活贫困或是自身贪图安逸者:这类病人多发生在贫困的农村,家庭成员多生活负担沉重,或是男孩儿娶不起媳妇,或是心理无法承受所要承担的社会责任。三是,为谋取暴利者:这类人做手术纯是为了赚钱,是为了充当人妖表演,更有甚者去骗婚骗钱,比如婚托等。四是,心理变态者:临床这类病人最常见,他们都因遭受某种打击而扭曲了心灵,有的是婚姻的失败,有的是事业受挫,有的是看破红尘,有的是逃避法律的制裁等等。

从这些变性者的归类可以看出,作为一个变性者,其实都是一个“杯具”,从社会的接受度及历史来看,都是很让人接受的,有一句比较过激的话来说就是“好好的人不做偏要当妖人”,可想而知,有多少人会接受或认同这类人,或许可以事不关已高高挂起,也可以带着猎奇或看笑话的心态去看待这类事物,但要是身边谁或者家里人谁这做,估计比外星人入侵还更让人接受不了,这也就是为什么变性文化自古至今都是存于社会的影阴层面的原因所在,就算现今社会思潮多元化,包容文化的多样性,但变性,那还是处于“人与魔鬼”的边缘。

而今日有位名杨二车娜姆的所谓“有名人士”言——变性人生活很有压力对她好一点,说的是著名变性人跳舞者金星其人,因其变性被广电下令不许做评委封杀之的事,其实这断人财路可谓手法做绝,说的难听点不是不让人活不,但细想来,在我们这个依旧把变性当西洋镜的社会里,很难接受这么一个公众人物在媒体里“现眼”,而以对变性一直以来的看法,你变性了就不应该只是你个人的事,你切了“是非根”那是把祖宗的脸也没了,以现今自由的思想看来也只当这无视之,而你还非要出现在社会公众眼里,这不是给某些人“堵添”不,这不是无视于社会的主流道德不。

所以封杀也就必然之,不要以为你身上的肉就不关别人的事,不要以为你个人的“是非根”就不是别人的“是非根”,君不见每一个变性者的变性经历都不亚于一场“艰苦卓绝的革命历程”,每一个变性都其实就是一个“杯具”;虽然生活有压力不容易,但你要现今的社会能大多数人能接受你理解你,那估计比登月还难,虽然面子上有之包容,法理上有之接受,但人心里多是存“过不去的火焰山”的,不经历几千年如孙行者般在太上老君“炒丹灶”烧练,估计很难达成所愿。

所以杨二车娜姆说社会应该对金星好点,愿望是好的,不过你可能又一次的要失望了,这社会要对其好点的太多了,失学孩子要不要对他好点,失足青年要不要对他好点,失业下岗者要不要对他好点,失去劳动能力者残疾要不要对他好点,甚至于乞丐小姐要不要对他好点,应该要对其好点的太多了,社会上如此,个人更是如此,情人二奶还对其“好点”不过来了,怎么排也排不到对变性者的“好点”上来,所以从理论上来说这是一厢情愿,从现实上来说这是“痴心妄想”。

基于以上的现实,作为社会“特殊”人士者,低调才是目下生存的根本,杨二车娜姆的“出名”方式或许合适其本人,但“特殊”人士只有低调的等待“野百合的春天”,或许有这天,或许这天从来没在上帝的构想中有过。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热门评论

 以下是引用创造新世界 在第3楼的发言:
 以下是引用aningxinyu 在第2楼的发言:
这个事情得看情况。

个人还是比较欣赏金星的。

欣赏是一方面,接受又是另一方面,我们可以欣赏许多美好或不美好的东西,但不一定容易接受,尤其是作为社会人而言,许多东西并不让人觉得可以包容。

说实话,我和我身边很多朋友都没办法接受这样一个群体。

给我选择的话,我一定会选择换台,因为我接受不了。

这个事情得看情况。

个人还是比较欣赏金星的。

 以下是引用aningxinyu 在第2楼的发言:
这个事情得看情况。

个人还是比较欣赏金星的。

欣赏是一方面,接受又是另一方面,我们可以欣赏许多美好或不美好的东西,但不一定容易接受,尤其是作为社会人而言,许多东西并不让人觉得可以包容。

5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