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律师办案札记 正文 第四节

5956825 收藏 0 10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5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55.html[/size][/URL] 第四节 没等小朱当上阎王奶奶,郝铭遥一个电话把小朱叫到了律师事务所。来到所里,只见事务所副主任老马正在念省司法厅律管处转来的举报江国权的材料:“我叫沈来福,是河北邯郸人。1999年3月8日,我去冲天石律师事务所请律师。接待我的律师叫江国权。我告诉他说,蔡阳的一家公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55.html


第四节

没等小朱当上阎王奶奶,郝铭遥一个电话把小朱叫到了律师事务所。来到所里,只见事务所副主任老马正在念省司法厅律管处转来的举报江国权的材料:“我叫沈来福,是河北邯郸人。1999年3月8日,我去冲天石律师事务所请律师。接待我的律师叫江国权。我告诉他说,蔡阳的一家公司欠我20万块钱不还,想请一位律师帮我要回来。江律师说他认识蔡阳中院的刘院长,管保能要回这笔钱来。我见他说的那么肯定,就请他做我的全权代理人。我交了两万块代理费和五份材料后,他就让我回家等喜信去了。等了一年,喜信也没来。我到法院一打听,原来判决半年前就下来了。我倒是胜诉了,但由于江律师一直不通知我,结果耽误了申请执行的时效,款子也追不回来了。现在我要求江律师赔偿我的25万元损失。”

话刚落地,小朱就问了一句:“怎么那么多钱?”

老马解释道:“沈来福说25万中有他应得到的20万欠款,2万代理费,2万5千元他应得的利息,还有5千元路费住宿费。现在沈来福把事情告到了省司法厅和省律师协会。省司法厅让我们所查明情况后上报处理意见。现在先由江国平律师说说这是怎么回事。”

江国平是个三十多岁的矮个子律师。他站起身来说:“这事不能赖我。我收了案子后认真为沈来福代理,而且打赢了官司。对方当事人没执行能力,我有什么办法?”

郝铭遥插了一句话:“这个案子是你个人收的?还是咱们律师事务所收的?”

江国平理直气壮地说:“个人怎么能收案子?当然是咱律师事务所收的!”

郝铭遥又问道;“既然是律师事务所收的案子,为什么内勤小李那儿没这个案子的收案记录?”

江国平脸上开始冒汗,他的声音分贝也降下来了:“这个案子是我接待的。当时我手里还有一张律师事务所的出庭函,就没通过小李办手续。”

郝铭遥追问道:“沈来福交的代理费呢?”

江国平的声音更低了:“我让沈来福将代理费者直接打到我的银行卡上,没交到所里。”

江国平的话音刚落地,会议室里就响起一片嗡嗡声。老马叫大家不要开小会,又问道:“你既然打赢了官司,为什么不通知沈来福呢?”

江国平又有理了。他回答道:“那个案子证据确凿,被告人知道没理,就没有出庭,法院是缺席判决的。判决一下来,我就通知沈来福了。后来双方都没上诉,我又催他抓紧时间申请执行。刚开始他还说不急,后来就找不到他了。”

老马又问:“他收到判决书没有?你有什么证据证明你已经通知沈来福了?”

江国平的声音又降调了:“他的判决书是我代领的。因为找不到他的地址,也没法子给他寄去。我都是电话催他的,没什么证据证明。”

内勤小李突然插话说:“有证据。那次江律师有事,让我替他给沈来福打电话,催他申请执行。我把电话打过去以后,那个沈来福回答说知道了,他还让我转告江律师,请江律师代为起草一份执行申请书。还说这几天忙,完了事就过来。我转告了江律师,他办没办我就不知道了。不过这件事在我的工作日誌上有记录的。”

江国平听了小李的话以后,真有跪下来叫娘的冲动。这时,他总算知道什么叫救命稻草了。老马听完小李的证明后,让她拿来工作日誌查了查,见上面果然有这段事实的文字记录。他和郝铭遥商量了一会儿,然后对大家说:“从小李的工作日誌看,江国平确实在判决后通知过沈来福申请执行。他的投诉不符合事实,我们不能接受。看来,这个沈来福是明知对方没有执行能力,故意设个陷阱让江国平跳的。江国平没经验,就跳了。要不是小李工作认真、细致,我们就得赔偿人家的损失了。以后所有律师都应从中接受教训,学会保护自己,不要重蹈江国平的覆辙。”

江国平脸上的愁容正要散开,又听老马还有下文:“但是,江国平私自收案是违反《律师法》和司法部制定的《律师执业纪律规范》的行为。因此,我们准备建议省司法厅给江国平警告处分、没收其违法所得并处罚款。”

江国平刚才还准备喊马主任万岁,现在却想臭骂老马的八辈祖宗。没容他骂人,郝铭遥已经接上了话茬:“江国平的事情给我们都敲了一下警钟。以前我们只注意了大家的办案数量和效益的多少,很少注意提高律师的职业道德。出了这事以后,我们几个查了查,发现我们有的律师也只顾赚钱而忽视了君子爱财、取之有道的古训,出了一些比江国平事件还要严重的问题。”

台下一阵喧哗,还有比江国平事件还要严重的问题?大家都想知道是什么?一个个都竖起耳朵,听郝铭遥讲下文。郝铭遥清了清嗓子:“第一件,我们所有的律师长期没有案源,心里着急。他不知听了谁的主意,竟然给好几个法院的法官写信,请对方给其介绍案源。那些法官都把信寄给律管处了,律管处又把信转给我们所核实。这几封信的内容基本一致,现在请小朱念其中一封给大家听听。”

小朱接过信,有音有韵的念开了:“亲爱的法官先生,我叫赖星,是冲天石律师事务所的二级律师(相当于副教授),现在有一件事想麻烦您。如果您手头有比较复杂的案子,请让当事人来冲天石律师事务所找我,我将帮助您妥善处理。当然,您也会从中得到应有的回报。如果您介绍的案子争议金额在30万元以上(含本数)、并有可能胜诉或减少损失,我就将拿出代理费的40%作为您的回扣。因为我将采用风险代理的方法,所以一旦败诉,我将一分钱都拿不到,也没法给您好处费。所以,希望您介绍的案子不仅争议标的大,而且能胜诉。只有这样,您和我才能发财大大的。署名是从不说瞎话的赖星。”

小朱的话音刚落,满屋子的人都哄堂大笑。大家的眼光不约而同的转向了坐在墙角的小赖。小赖低着头看着地板,小声埋怨自己:“都是那个胡炎给我出的馊主意!这回黑纸白字的,叫人抓个正着!我这不是去舔老虎爪子——找不自在吗?”

郝铭遥问赖星:“这些法官你都认识?”

赖星低着头:“不认识,我是从判决书上看到他们姓名的。要是认识,我就直接打电话,不写这些破信了。”

郝铭遥接着问道:“你为什么要向法官行贿?”

赖星理直气壮的说:“我没案子,赚不着钱,要不谁干这样丢人败兴的事去!再说,我只是提出给回扣的要约,他们并没有作出承诺。按照合同法的规定,现在合同并未生效,凭什么说我行贿?”

小朱忍不住了:“哎呀,我的二级律师!您的那个行为不是受合同法调整的!还什么要约、承诺的?”

小苟赶紧跳出来帮小朱说话:“你的行为已经符合行贿罪的四要件了,你要的东西是否实际实现,并不影响行贿罪的构成。你还说不是行贿!法官给没给你案子,那是你的福份!要不然你的罪过就大了,就该上看守所啦!还能在这儿交代问题?”

赖星没话可说,嘟囔了一句:“算我倒霉,没打着狐狸反倒惹身骚!”

郝铭遥说道:“赖星这麽做却是违反了律师职业道德和律师纪律,应当受到惩戒。不过我相信,不到万不得已,小赖不会出此下策。不过这倒说明一个问题,就是律师固然社会地位高。受到人们的尊重。但也不是象有人说的那样。律师哥哥腰缠万贯、肥的流油。也有不少人缺乏案源、经济拮据。我觉得当律师首先要明确自己是法律工作者,想赚钱无可非议,但一定要取之有道,不能违反法律、违反纪律。想扩大案源必须要提高自己的法律知识和职业技能,不能搞歪门邪道。只要你有本事、能取得当事人信任,自然就有回头客。另外我建议内勤注意一下,凡是不是指名道姓请律师的案件,尽量分给那些案源少的律师。”

话没说完,会议室就想起一片掌声,尤其赖星拍手拍的最响。两天之后,郝铭遥让小朱帮忙把事务所对江国平和赖星的处理意见送到司法厅律管处和律师协会。小朱问郝铭遥:“事务所准备怎么处理他们?是不是要吊销执照?”

郝铭遥笑了:“干什么了就吊销执照?这种事要批判从严、处理从轻。批评时不严一点,他们就不能认识错误;处理时要太重了,就等于一棍子把人打死。批评批评就行了。惩前毖后嘛,不能只想惩前,忘了毖后。砸了他们饭碗,他们以后吃什么?”

小朱佩服的说:“还是您想得远。要是我,不吊销执照也的停止执业两年。”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