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军连长王直 正文 第四章

1834779914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06.html[/size][/URL] 第四章 夜已深了。朴贞玉守候在睡着的王连长的身边。她让妈妈去睡,毕竟,妈妈年岁也高,熬夜不行了。 看着熟睡的王连长。还有更加英俊,亲切,勇敢的脸庞。也即成熟男人性感的鼻翼,还有男子汉十足的幽黑的胡子。朴贞玉心里产生了与眼前这个男人从未有过的吸引力,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06.html


第四章


夜已深了。朴贞玉守候在睡着的王连长的身边。她让妈妈去睡,毕竟,妈妈年岁也高,熬夜不行了。

看着熟睡的王连长。还有更加英俊,亲切,勇敢的脸庞。也即成熟男人性感的鼻翼,还有男子汉十足的幽黑的胡子。朴贞玉心里产生了与眼前这个男人从未有过的吸引力,和某种不易察觉的心灵的期盼。这种感觉只要他和王直连长呆在一起,就开始明显。使她逐渐感到强烈起来,她感到欣然愉悦。一种发自内心的爱恋向她奔来。就像滚滚的激浪一样。 她才认识王连长一天,她就觉得已经认识多长时间了。她的心开始跳动,她的思绪即刻**。她的眼睛不肯从王连长身上转移。她已经感觉到,她开始离不开志愿军连长王直了。

此刻 ,王连长发出一点声音。然后王直连长睁开眼睛,看见朴贞玉在他的身边。他知道,姑娘在照料他。从菜园把他背回来,和她的妈妈为他包扎伤口。一想到这里,王连

长就非常的感动。他想:该怎样报答她们呢?又如何做呢?以后一定要报答她们。他在心里对自己说。

但是,夜深了。王连长希望姑娘去休息。就说:“姑娘,夜深了,你去睡吧。”

贞玉姑娘没有要去睡的意思。说:“我不想睡,妈交代照料好你。说你还有许多事需要有人照料。”

王连长说:“ 我没有什么,你去睡吧。”他说到这里,又想撒尿。他看了下姑娘,又难为情地低下头。是有些难言之隐。他用手擦了擦自己的额头。

朴贞玉觉得他好像有什么事,又不好说。她就主动问:“你有什么事,志愿军同志,别客气,尽管跟我说。”这一下,让王连长顿感姑娘随和大方。但他认为在姑娘面前说解手,是不礼貌的。他犹豫了一下,最终他还是要说:因为,他不能总是憋着。“我想撒尿”说完,王直连长的脸绯红。就像做错事的男学生,不安地等着老师的批评一样。

朴贞玉立即起身,走出里屋。

一会儿,她拿着一个小罐子,进来,放在王连长的地铺边。

王直连长出于男女性别的顾忌。温和地对姑娘说:“姑娘,你先出去一下。”

朴贞玉好像并不考虑这些世间的禁忌。却出乎预料问:“你怎么做呢?”姑娘的意思是:你的伤非常重,只要一动,肚子就会痛。姑娘是不愿意王直连长受到任何一点痛苦的

,不仅仅是对志愿军的关怀。而是,已经开始的不愿离开王直连长的迫切愿望。

“我自己做。”王连长说。他知道,不能总是麻烦贞玉,让姑娘尴尬。

而贞玉姑娘直接走到王连长背后,扶起他的背。而且更加谨慎,她不愿意,王连长肚子上的伤口又痛。

姑娘这样不避嫌,令王连长再次感动了。毕竟,她还是一个姑娘。王连长揭开铺盖,把小罐子放在自己的下身.....过了会。“姑娘,我解完手了。”王直连长说。

贞玉姑娘又轻轻地把王连长放在地铺上。然后,拿起小罐子,放在地铺旁。为王连长拉上铺盖。

王连长默默地看重贞玉。十分感慨又不知怎么说。但心里非常感动。

朴贞玉拿起小罐子出里屋。

过会,她回来,对王连长说:“志愿军同志,你睡吧。”

“那你呢?”王直连长也希望姑娘去睡。毕竟整个晚上,时间太长。人怎么能熬得住。 “你也去睡吧。”说完,王直连长整过脸上显出慈祥和亲切,他的眼光充满善良和柔情。

贞玉好像不愿意离去,仍旧坐在王连长的身边。

见姑娘执意要照料自己,王连长过意不去。他觉得自己不便睡,就和贞玉聊。后来,王直连长又睡着了。

而贞玉无丝毫睡意。她觉得王直连长人好,她最有印象是:王直连长一双眼睛充满军人的坚毅,慈祥和柔情。她就想守在王连长的身边。

王连长又醒来了。

他睁开眼睛看见贞玉还在他身边。王连长心里一热。他的眼睛红润了。他想:多么好的姑娘 。自己不睡,还一直 照料不相识的他人,一个中国的志愿军。于是王连长对她说:“姑娘,你还是去睡吧。“

贞玉一下瞥见王直连长脸上和额头上 ,有些汗。就拿起地铺边一张小桌上的布,轻轻搌干王连长脸上和额头上的汗。然后,看见王连长动了下。问:“你怎么了,肚子又开始痛了吗?

“不。”王直连长用手擦了擦额头 。 不想对贞玉说自己饿了,也不想再让姑娘为了自己忙了 。毕竟,姑娘为了他,不肯睡。 怎么好让她为自己又去忙呢?但是王直连长实在忍不住饿。

显然,贞玉觉得王连长一定有什么 难处,只是难为情。于是贞玉索性问:“志愿军同志,你有什么 就说。”

王连长见贞玉干脆大方。一双眼睛似乎对你说:你有什么,就告诉我。

王连长说:“我饿了。 ”

朴贞玉姑娘,立刻起身,去灶房。

在灶房里,她把灶台上的菜准备好。然后,生火。从靠墙的碗柜里,拿出大碗饭,倒进锅里加热。后乘进碗里。贞玉觉得给王连长,吃简单的饭菜,他的伤口怎么能好得快呢?而且,伤口不愈合,王连长就多痛苦一天。于是,她弯下腰从碗柜里拿出仅有的两个鸡蛋。之后,煎成荷包蛋。然后,和饭菜端上了王连长地铺边 的一张小桌上。

王直连长一看很过意不去,他知道,阿妈妮和贞玉都让他吃好的饭菜,但她们却吃的简单。王连长不禁哽咽了“你们都没有吃的,还为我做鸡蛋。”

“这又能算得什么呢 ?! ”

“可是,你们都没有吃的。”

“但是,你们中国志愿军为了朝鲜平民,不惜牺牲自己的生命。”

“这是我们的责任。”

“任何一个朝鲜人都不会吝啬自己的粮食,他们就是不吃,也要让志愿军吃饱肚子,打击美国侵略者。”

“可我们为朝鲜人民做得太少了。”

“可是,中国志愿军正在用鲜血,生命保卫朝鲜的人民和土地”

听到贞玉的话,王直连长被深深地感动了。他情不自禁地用双手握住贞玉的手,一双眼睛闪动着坚毅,诚挚的目光,瞅着贞玉,十分动情地说“你们太好了”后来,他发觉自己有些失态,就赶紧松开他的手。脸都更红了,忙说:“对不起!对不起!”

贞玉对王连长握自己的手,也不往感情上想。因为,这是军队感谢的话。她倒希望,王连长以爱情的名义握她的手。这样,也是她的心愿。于是,贞玉说,“志愿军同志,快吃饭吧。”说完,就把饭端在王连长的面前,说,“我帮你,如果你一动,伤口就会痛的。”


王连长不想麻烦她。


而贞玉,就要喂他......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