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的足迹 正文 血红之矛

sswzh 收藏 0 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18.html

也许正是有了德国人的加入,西班牙的内政才明确了下来,德军的实力日渐增强,转眼间德军已经成为了一支被钢铁武装的部队

“这是最后一根了,”布赖恩无奈的把最后一根雪茄掏给眼前的“强盗”——车长兼坦克连长舒特。这已是1939的秋天了,9月他们穿越国界,到了他们的邻国波兰。一路上他们并没有遇到什么像样的抵抗。前天路过一个机场,布赖恩在一个办公室里找到了半盒雪茄。自己还没出抽几口就被鼻子尖的舒特发现,这个家伙便蹭烟抽。名义是“为了战友伟大的友谊”。

“这才是好兄弟。”舒特一脸快乐的神情。

“嘿,兄弟们。你看我找到了什么?”刚刚去解手的装填手林兹挥舞着一把马刀。刀柄挂着金黄的流苏。

“这可是好玩意,哪搞的。”舒特看到马刀立刻从车上跳了下来。刚刚失去战利品的布赖恩也靠了过来。刚睡醒的无线电员亨舍尔探出头来看。

“我去解手,回来时步兵三营的找到了一个地下小仓库,里面全是军火,好像是波兰人撤退时埋得。搬东西时帮了个忙,三营分了把刀给我。反正马刀也没用,算不到缴获里,我就拿回来了,不错吧。”装填手很得意。

“你运气真好,我也想弄一把。”亨舍尔说道。

“那你动作得快点,我看战争没几天就完事了。总不能什么都没有就退役回家吧。”舒特不无感慨的说。

一上午都在无聊的前进,路上随处可见被遗弃的波兰汽车。少数的抵抗也是零零星星。也没劳坦克连的大驾。都让那些带橡胶轮子的家伙抢了功。大家都开始想念战争的第一天,那天枪炮齐鸣,飞机呼号。壮观啊。可惜自己是辆指挥型III型,炮有——木头的,也不知道军工部门的大人们怎么想的,要是指挥车碰上敌人坦克怎么办,朝他吐口水?舒特有时开始羡慕俄国人了,T-26的指挥型虽然皮薄,但人有炮啊。怎么看自己的底气不足。

太阳当空照,斯图卡嗡嗡叫。又不知道哪个倒霉蛋要挨炸了,反正自己是没活干了。远处一个步兵营准备埋锅做饭。布赖恩看到了他们,自己的馋虫也蠢蠢欲动。

看到友军停下来做饭,连长舒特也停下休息。连里的二十几辆坦克除了颜色一样可谓是五花八门,德国的I,II,III,捷克的38T,还有自己不像坦克的坦克。维修兵们跳下车,给坦克们加油,战车兵们跳出车伸伸他们窝了一上午的腰。

远方步兵的炊烟刚冒起来,哨兵便慌忙朝天放枪,大喊大叫。

“怎么了!”舒特拿着望远镜到处张望,他还认为是步兵眼花。不过一会现实证明舒特是错的。

望远镜看到哨兵正一边大喊一边放枪,远处的山丘冒出一阵尘烟。随后出现了一群,不,一大群穿着棕色军装的骑兵,他们像潮水一样汹涌扑向惊慌的德国步兵们。闪亮的军刀像冒着火焰,像是要把大地点燃。随着距离的拉近,舒特感到漫山遍野都是他们。军号声传入耳朵。波兰人冲锋了。

“快点进车,敌人来了。发动,发动。”布赖恩叫醒还没回过神的坦克手们,这时步兵的营地响起密集的枪声。

亨舍尔打开无线电向附近的步兵联系。可是一片杂音。坦克手们钻进车里,铁马们的发动机发出轰鸣,反应快速的坦克炮手们没有校正瞄准点便朝着敌人进行概略射击。期望减慢敌人的速度。

波兰骑兵还是势如破竹地冲进了步兵的防线,步兵纷纷向舒特的方向溃逃。这时坦克们也完成了挂档转向。朝着敌人开去。

骑兵们随然受到机枪打击,但是无畏地冲了过去。马匹越过路障踏翻试图装弹的敌人。军刀将四散的步兵一个个砍翻。德国人丢下枪支奔逃,为了让自己活得久一点。这时另一边传来战车的炮声,坦克们出现在战场上。

“射击!射击!”舒特也不管子弹的威胁在炮塔上露出半个身子指挥战斗,“密集弹幕。掩护步兵到我们后面。”

弹墙撞碎了打头的波兰骑兵,马匹与骑士的碎片洒向大地,鲜血溅在后面同伴的身上。炮弹落在敌群中间,炸散了原本密集的队形。坦克们一字排开,子弹像镰刀一样将一排排敌军放倒。亨舍尔与林兹的MG34的枪管很快发烫,他们转动枪身,把红热的枪管倒了出来。

“见鬼,他们简直是自杀。只有那可怜的堂吉诃德才会这么干。”林兹把新枪管插进散热套里。由于太紧张,好几次没插进去。“安静,”亨舍尔把弹壳倒出去,“再不射击我们的步兵就死光了。”

步兵们终于逃到了坦克纵队的后方,掉转枪口朝逼近的骑兵射击。现在已经到了离敌人不到100米的距离了。林兹看到了自己的子弹打到生命上的效果,“上帝啊,”林兹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害怕。“原谅我的罪恶吧。”

背着长矛的波兰人像潮水冲向坦克的钢铁礁石,波兰人知道自己的马枪打不穿敌人的坦克。纷纷退后。舒特看到自己的炮塔不再射击,踢了林兹一脚。喊:“射击!你在干什么!他们还会攻击我们的!”

林兹拉动枪机,再次让自己的机枪冒出火舌。坦克们向前推进,压过那些骑兵的遗体上,死人的骨头破碎的吱吱声让布赖恩无力再踩油门。看着观察窗外的惨象,心想“波兰人一定疯了。”

波兰人的进攻已经停止,战场上坦克们对那些没来得及撤走的骑兵进行短点射,步兵也开始在死人堆里寻找幸存的敌人,然后补上一枪。

舒特从车上跳下来,坦克们也停止了前进。亨舍尔打开舱门让要命的硝烟散出车外。布赖恩打开舱盖探出头,但血腥味让他的胃感到不适。原本的馋虫也不知所踪。步兵营长找到舒特:“看来我们碰上一个骑兵团,刚才师部通报今天不少人被袭,大部分运气不错。不过我们营今天惨了点。”

“血腥的一天,不是么。”舒特说道。

“的确。”营长同感,“不过多谢你们,我们差点成为刀下鬼。”

“我们应做的,长官。”

舒特看到一支漆着红色的长矛,上面挂着红白的小三角旗。便把它捡起。坐在车侧对亨舍尔说:“你的战利品,兄弟。喜欢吗。”

“谢谢,我永远忘不了今天。”亨舍尔说道。他抚摸着长矛,手不停地颤抖。

当月27日,波兰在复国20年后有一次从地图上消失了。而这似乎并未引起法国人的注意,也许这就是厄运降临前的征兆吧。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