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铁的足迹 正文 后患无穷

sswzh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18.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18.html[/size][/URL] 德国战车的脚步并没有随着1919年A7V部队的解散而停止。就像进化学的一句话:生命会自寻出路。1933政治保守的魏玛政府无奈而且被迫交出了执政权,纳粹德国就此成立。希特勒上台后整顿军制,不顾《凡尔赛条约》和社会舆论,大肆扩充军备,开始武装重武器。而当西班牙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18.html


德国战车的脚步并没有随着1919年A7V部队的解散而停止。就像进化学的一句话:生命会自寻出路。1933政治保守的魏玛政府无奈而且被迫交出了执政权,纳粹德国就此成立。希特勒上台后整顿军制,不顾《凡尔赛条约》和社会舆论,大肆扩充军备,开始武装重武器。而当西班牙烽烟再起的时候,“坦克!前进!”的号令又一次响起。“该是检验三年来的成就的时候了!”

“昨天俄国战俘都说了什么?”汉森中校问了眼睛冒起黑眼圈的西班牙军士。连夜的审问让军士有点疲劳。

“一帮乌合之众,信心有余毅力不足,打打就招了。只不过他们人太多。浪费了不少时间,里面全是那些布尔什维克,起嘛有六七个国家的人,俄国人是头儿,他最麻烦……”

“好了,说点重点的。”汉森打断军士

“他们昨天打算偷袭我们的补给站,他们的军火不足了,但是弄错了方向才跑到我们防区。”军士打了个哈欠。

“看来我们的封锁是有效的,”汉森想“那敌人的部署呢?”

“一个步兵营,国际纵队的,有战车但没多少燃油。他们想等待增援后向我们进攻。”军士停下想了一会说:“没了,就这点。”说完起身想走。

“战俘打算怎么处理?”汉森叫住他。

“外国的就让宪兵带走,本地的自行处理。”军士走了。

汉森有了一个想法,他不关心敌人的死活,是军人就应做好随时阵亡的准备。他现在只想着如何敲掉这个随时会扑上来的敌人——睡着的狮子还是狮子。

与此同时,布赖恩在小丘上看着日出,直到他的车长叫他回去检查“农用拖拉机I型”。他老大不情愿的回去,抱怨车长舒特来的太早。打断了美好时光。

当他们检查完这台战争机器的时候。布赖恩又看了下这台钢铁的小东西——它太小了,只能坐进两个人。与小时候邻居讲的“地上战舰”完全不一样,也只有两支机枪。让人有点泻气的感觉。还好坐进去还是比较舒服的。

德语广播大声响起,叫战车乘员到食堂开会。舒特和布赖恩跑了起来,路上他们看到步兵正在分发弹药。“有仗打了!”两人得出结论。

会议很简短,就是告诉大家要打那里和怎么打的问题。但这回却引发了巨大反响,指挥官汉森竟然让他们不管步兵径直进攻!过去坦克是步兵的附庸。没有步兵,坦克还有什么用?

“不是步兵不参战,是让你们的速度发挥出来。把你们集中起来冲击,是让你们发挥机动堡垒的作用。你们是进攻武器,是战争的主角!”汉森说到。

坦克兵们还是出发了,虽然进行过单独的进攻训练,但这次还是很大胆。

乡村的田地还是那么美丽,但地上的弹坑还是告诉德国人他们到了敌人的地盘,布赖恩关上车门,用观察窗观查路况,小心驾驶,舒特把机枪的弹链装好。由6辆I型,一辆II型和众多载着步兵的卡车组成的车队像灰色的毒蛇爬向共和军的防区。

很快就看到敌人占领的村子,国际纵队营挖了两条战壕,教堂的钟塔也成了观查哨。车队明显的噪音惊动了他们,但低下的战斗素质并没有带来多少优势,阵地上还是很混乱。

意大利的轰炸机还比较准时的轰炸了村子,这时汉森在指挥车上喊出“坦克!前进!”

由II型打头阵,其它坦克称V字排开,用MG34机枪像收麦子一样扫倒那些被航弹炸得昏头昏脑爬出战壕的敌人。由于没有步兵拖后腿,坦克的进攻很快。没一会越过了第一道战壕。这时,一小群敌兵用燃烧瓶丢向中间的II型。

“舒特,干掉他们!”布赖特叫到,他看到又有人向战车跑来。

“还用你说!”舒特手摇炮塔对准敌人。按下扳机。

子弹打在那些攻击II型的人身上,他们就像血袋一样破裂,爆出血雾。舒特整整打了两匣子弹,手上直冒汗。

“谢了!”II型回答到,但这时第二道战壕的敌人将燃烧弹扔在最左边的I型身上,I型全身冒火偏离方向侧翻在战壕里。随后一声炮响,倒霉的它被击中爆炸,成为一团火球。

村中冲出了苏制的BA-6装甲车,随后还跟着一辆T-26。刚刚还匆忙撤退的敌人调过头来打起了反击。

步兵刚冲到第一条战壕,便与敌方展开激战,汉森意识到对方下老本了,能否击毁敌人战车成为关键。他下达命令:“散开,侧击敌人!”

与此同时,炮弹落在了德国坦克群中。“迫击炮!”“小心敌人45mm战车炮!”车长们用通话器交换着信息,随然有被监听的可能,但还是很管用。

舒特看到钟塔有人活动,命令到:“布赖恩,右边土坡,开上去!”

布赖恩照办了,舒特摇高炮口,向钟塔打了长点射,看到敌人的上半身掉下来才停火,这时对方的炮击也渐渐停了下来。

BA-6还在忘我的向弗朗哥的步兵射击,一辆I型好不容易绕到它的侧面从头到尾倾泄了2秒钟穿甲弹,不结实的汽车燃起大火,乘员尖叫着冲出来,冒着青烟,不久倒地再也没有动作。I型还没来得及高兴自己也成了一团火球。

T-26的主炮还冒着烟气,继续寻找着猎杀目标。这时II型的机关炮发威,向T-26发射了复仇的炮弹,它虽没有爆炸但被打瘫在那里。

战斗在步兵进村时结束了,在枪声的远去下,坦克兵们看到了敌人T-26的成员。令所有人惊呀的是,车长是德国人。

“为什么为敌人卖命?你背叛了祖国!”汉森问到。

“我不喜欢法西斯而已。”车长回到。

“你可以选择自杀,先生,要么就得回到祖国,我想你知道的……”汉森。

“谢谢,这只是一个开始,黑暗还在后头呢。”车长说完吞下了汉森给他的毒药。

“安葬他吧!”汉森看着死去的车长,“给他烈士的荣誉。”

“是,长官!”坦克兵们集体回答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