冯军旗:29岁代县长闫宁的简历分析

n1988911 收藏 0 668
导读:冯军旗 中国社会科学院当代中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关于河北馆陶县代县长闫宁简历问题的最初爆料是在网络上,我当时第一时间看到后,就预判很快媒体就会跟进,而成为一个公共事件。果然,很快《法制周末》记者刘立民就跟进报道,而馆陶县政府工作人员的所谓县长简历是机密的愚蠢应对更是把这件事推到风口浪尖。馆陶县委县政府虽然很快回应,公布了闫宁的简历,但结果是引起了更大的猜疑和非议,从而使得这一事件愈演愈烈。 下面,根据我的两年县乡挂职锻炼经历以及相关的研究,来对闫宁的简历及其仕途历程进行学术性的分析。 从闫

冯军旗 中国社会科学院当代中国研究所助理研究员

关于河北馆陶县代县长闫宁简历问题的最初爆料是在网络上,我当时第一时间看到后,就预判很快媒体就会跟进,而成为一个公共事件。果然,很快《法制周末》记者刘立民就跟进报道,而馆陶县政府工作人员的所谓县长简历是机密的愚蠢应对更是把这件事推到风口浪尖。馆陶县委县政府虽然很快回应,公布了闫宁的简历,但结果是引起了更大的猜疑和非议,从而使得这一事件愈演愈烈。

下面,根据我的两年县乡挂职锻炼经历以及相关的研究,来对闫宁的简历及其仕途历程进行学术性的分析。

从闫宁的简历来看,这其中充满了很多非常规的仕途路径和人为运作的嫌疑。可以说,闫宁仕途历程的每一步,都有高人来谋划,来布局的嫌疑,从而成就了这一所谓史上最年轻的代县长。但这种急于求成,却有可能演变为闫宁仕途的滑铁卢。

中国官员和西方官员很大的不同就是,中国官员讲年历,论资格,要求多岗位的一线磨炼,这种资历往往成为官员的权威来源和晋升基础,这是奥巴马式的官员很难在中国出现的原因。熟悉中国县乡政治的都知道,现在县乡官场,有两个现象非常明显,一是过度竞争,二是隐形台阶。过度竞争往往造成官员晋升时一步落后,步步落后,也就是关键的机会就那么一两次,错过了,这辈子的仕途也就到顶了,这使得县乡官员往往动用一切资源和手段来谋取早日晋升。

但是,县乡官员的晋升空间实在太少,一个县,大约也就100多个正科级实职岗位,30多个副处级实职岗位,4个正处级实职岗位。僧多粥少的结果就是在每一个级别之间和内部都衍生出大量的隐形台阶,比如乡镇的副科级隐性台阶,根据职务所含权力和资源的大小,以及排名先后,从小到大依次为:综治办主任、工会主席、人大副主席、乡镇长助理、武装部长、党委委员、副乡镇长、乡镇党委副书记等,这是8级隐性台阶,而这些职务都是副科级。县里副处级的隐形台阶则包括:县政府党组成员、县长助理、副县长、统战部长、宣传部长、政法委书记、组织部长、纪委书记、常务副县长、县委副书记等。

过度竞争和隐形台阶演化的结果,是不仅不同级别的上位是晋升,就是隐形台阶的前移也是晋升,这就使得大部分县乡干部的政治生涯都在隐形台阶上度过。

我的博士论文曾对中县(化名)1978年以来的县领导晋升平均时间间隔进行过统计分析,结果是:他们从一般干部晋升到副科,需要8年;从副科晋升为正科,需要3年;从正科晋升到副处,需要7年;从副处晋升到正处,需要7年。这样,1名22岁毕业的大学生,30岁成为副科,33岁成为正科,40岁成为副处,47岁成为正处,然后在正处岗位上再干几年退休,只有极个别的可能成为副厅级干部,这就是大部分县乡领导干部的政治生命历程。需要说明的是,统计的县领导都是县乡干部晋升锦标赛中的优胜者,他们经历的隐性台阶相对少得多,否则他们是到不了县领导位置的。

依此为对照,我们来看闫宁的晋升时间间隔:从一般干部到副科,2年9个月;从副科到正科,3年6个月;从正科到副处,4年;从副处到正处,1年8个月。也就是他用12年走完了县乡党政干部大致需要25年才能走完的仕途历程。显然,这既不是循序渐进,也不是按部就班,而是急行军,是坐火箭。

闫宁初入官场是在临漳县而不是在其老家永年县,从偏远的乡镇包村干部做起,这是有深意的,因为乡镇一线是县乡干部的摇篮,而偏远的乡镇由于竞争小,更容易脱颖而出。从其简历来看,他显然没有经过乡镇中层干部的历练,而直接晋升为副乡长。这是他仕途中的关键一步,因为晋升为副科级,就成为乡镇领导层中的一员,并自动登记为公务员,从而奠定以后晋升的基础。

3年副乡长之后,疑似有高人指点,他进入了共青团系统。大家都知道在县乡,共青团是最便捷的晋升通道,原因就是年龄小,级别高,从而在以后的晋升竞争中具备天然优势,这使得共青团职位往往成为县乡政治家族的争夺地。此时,又疑似有高人谋划,他竟然在副科级的共青团县委副书记位置上晋升为正科级,这是不常见的高明手法,因为这之后调任正科级岗位就是平级调动,比直接提拔到正科级岗位容易多了。

这之后,怪异之事又发生了,因为按照惯例,一般副处级及以上干部才交流,而他竟然正科级调动到老家永年县,这时的考虑,是老家更有利于发展?还是他的仕途庇护人调离了?而没有相当的人脉和家族背景,这一步是很难实现的。

这之后,平调人大主席就顺理成章了,但需要注意的是,这时他从县城又杀回乡镇,原因仍然是,乡镇是干部晋升的摇篮,是干部历练的一线。这之后,关键的一步又来了,他晋升为乡长,时年仅仅25岁,而他只做了6个月的乡长就提拔为乡党委书记,这是其仕途中最不可思议的一步,因为半年的时间,不仅毫无政绩可言,而且连乡里的实际情况都不一定掌握。显然,把几万人的发展托付给一个娃娃,当时的县委领导绝对是不负责任的。

两年多乡党委书记之后,提拔为副处级,这又是破格提拔。这之后,一般至少要经历副县长、县委常委等台阶,至少常务副县长这个台阶是绕不过去的,但闫宁偏不,他竟然直接提拔为县长。卫星上天,最年轻的代县长诞生了。

从闫宁的简历可以看出,这些晋升路径,很可能需要在县乡官场摸爬滚打很多年的高人才能规划得出,而且每一步都未必少得了关系运作。同时对于这些官场捷径,相信每一个县的组织部长和县委书记都心知肚明。

闫宁的仕途历程,不仅实质违规,就是一般的晋升路径和程序都有不可思议的地方,而这,绝对不是靠破格提拔年轻干部就能解释的,这大概也是现在人声鼎沸、民意汹涌的原因所在。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