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退路,只找出路:兵路 正文 一、不要退路,只找出路(2)

枪火之火 收藏 0 1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1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15.html[/size][/URL] “哎呀,你可真行,出息了可不能忘了兄弟们!” “哪能呢,这两天事儿多,哪天闲下来叫上哥们儿聚!” “好的,眼看要下大雨,我先走了!” “慢点儿!” 岳向阳看外面,乌云就像要砸下来,11月的天气突显冷却和萧条。大厅里已经开了灯,时间好象越过下午直接到了晚上。他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15.html


“哎呀,你可真行,出息了可不能忘了兄弟们!”

“哪能呢,这两天事儿多,哪天闲下来叫上哥们儿聚!”

“好的,眼看要下大雨,我先走了!”

“慢点儿!”

岳向阳看外面,乌云就像要砸下来,11月的天气突显冷却和萧条。大厅里已经开了灯,时间好象越过下午直接到了晚上。他见江朋说完话,心中暗自着急,招呼道:“那我上去了!”

江朋抬一下眼,说:“上去吧,216房间,说不定正等着你这油下锅呢。”心里却不甘愿走,看接兵的是真不收东西还是假不收。他自认为和人打交道处关系是没有问题的,怎么一到这儿就不灵了?要说在这县城,就属他玩得开了。像他这么大的半大小子,多少有几个都是尿不到一壶里去的。但是江朋绝不,所有哥们都通吃,没有一个人说他不行!认识新朋友,绝对要不了三天,江朋就能混得滚瓜乱熟。当然,江朋也有他自己的方法,台球场、篮球场、酒桌,这一套下来,基本上都是哥儿们啦!

“谢谢!”岳向阳看到江朋不高兴,心里更加没底,慢吞吞的往楼上挪。


216房间,杨如风正在和班长段涛分析兵员,来征兵的这个地儿,是个贫困县,但是报名应征的人却真不少。城镇兵和非城镇兵,报名的几乎一样多。杨如风还细心地发现了一个情况,虽然这儿是国家级贫困县,农民们都在山里头谋生活。但并不代表城里的老板就不富。比如刚才进来的那小伙子江朋,就是一个包工头的儿子,混身上下一身簇新,举手投足之间俨然有了小老板的气派。尤其是敬烟的动作,只见手腕一抖,食指一弹烟盒,烟就刚好蹦出了过滤嘴,一气呵成,非常娴熟。杨如风和段涛说不会抽,只见他手腕再一抖,那烟便自动回去了。进入情况他还快,进门出门的时候,双腿绷得笔直,僵硬的“报告”、“敬礼”一个也不少。虽然显得有些不伦不类,但还是能看出一股机灵劲儿来。段涛说,那小子眼神活儿好,别看他没盯着你看,但只要你有一丁点动静,绝对逃不脱他的眼睛。段涛这么说是有理由的,他整理档案时,一个登记表飘了下来,正要弯腰去捡。江朋已一个箭步射了过来,说声“我来”。段涛正弓着腰,江朋已经双手举起递给了他。

房间外面,敲门声再次响起,杨如风抬头道:“进来!”

岳向阳碎步进门,扫一眼两人,低头说:“首长好!”轻轻的将油瓶放在脚下,就默不做声。

杨如风和段涛互望一眼,明白了来者的意思,马上招呼:“来,快请坐!”

“嗯!”岳向阳答应了,却站在那里没动。

“高中毕业,是五旗镇南条子村的吧?”杨如风认真的翻资料。

“是的!”

杨如风站起,就势拍着岳向阳的肩膀说:“来,随便坐!”

“谢谢首长!”

两个人挨着坐在一起,岳向阳更显紧张了,低下头看到自己脚上厚厚的尘土。段涛倒过来两杯热水,又在旁边仔细的削苹果,苹果皮连成一圈打起卷。

“过来聊聊天我们特别欢迎,怎么还带东西呢!”杨如风看见了那瓶亮澄澄的菜籽油,明白了对方心思。

“我……我家里也没什么,这是一点心意。”对于梦想的渴望,他无法具体表达,只想把东西送出去,只有送出去,岳向阳心里才踏实一些。再说了,来之前,父亲已经把话搁那儿了,说把油送出去那是一项政治任务,关系到前途。他的父亲岳望喜绰号老三,可是另外一种人,动不动就喜欢来一两句毛主席语录,经常用宏观的语言指导行动,满是山里人的狡黠。拿村长的话说就是,那个老三不好对付!

“心意我领了,但我们是有规定和章法的,这个你理解吧!”

“首长收下吧,这都是我家里自己种的菜籽,可香了!”见接兵干部不收,岳向阳心里沉甸甸的,视线又落在油瓶上。

“你想想看,你家里的菜籽种了以后才能有收获,我们怎么能不劳而获呢,对不对?”

“首长你收下吧,我拎了80里路才拎过来的。”

一个干干净净的水果递到跟前,段涛冲岳向阳点一下头,微笑。岳向阳不好意思的接过来,说声“谢谢”,拿在手里却不吃。

“吃啊,甜着呢!”段涛说。

“嗯!”岳向阳开始小口小口的咬。

杨如风出一口长气,说:“我给你讲一个故事吧,愿不愿意听?”

“嗯,愿意!”

“古时候,宋国有一个人得到了块宝玉,想献给宋国的大夫子罕,子罕说,我以不贪为宝,你以玉为宝,你要是将玉给了我,我们两个人的宝就都丢了。”说完意味深长的看着岳向阳,“任何东西都来之不易,包括这瓶油,你明白我的意思了吗?”

岳向阳深深地低下头,说:“我明白!”眼里却满是母亲含辛茹苦的样子,来时,母亲将油小心倒进瓶中,生怕洒下一滴,外面还用塑料袋套了一层又一层。这些场景一闪而过,心里的困顿和挣扎开始无边漫延。

楼下,江朋考虑怎么向父亲交差,磨蹭了半天,才跑到前台去给父亲江大春打电话。

“杨指导员原则性太强,我是下功夫了,可是真请不来啊!”江朋皱眉诉苦,手上把玩着一支笔。

“这点小事都办不妥,看叫人怎么放心,那以后去了部队,可是你一个人的前程!”

“我知道,要不然你亲自出一趟山。”

“啥?这事也要让你老子我出山,你老子大小也管着工地百十号人,和指导员也算是个平级,这事就得锻炼你。”

“行行行,知道了,那他不来我能怎么办?”

“怎么办,鸿轩楼的包间已经订了,你说怎么办?退是不能退的,你请不来接兵的去给我请武装部的人,生拉硬拽也得给我请来一个。”

“这天马上要下雨了,还请?”

“请,下刀子也给老子请!”

“啪”江朋将电话挂了,“给我来瓶可乐!”一边看外面天色,一边坐在沙发上不慌不忙的等岳向阳下来。

窗外的雨像豆子砸地,雾慢慢在雨中渗透,却经不住雨滴的摔落,一下被捅个通透。岳向阳明白了接兵的意思——他们不愿意收下这瓶油,便自觉起身,提起油瓶说道:“我该走了,首长们先忙!”

段涛站起身看窗外,“雨下得太大了,要不你等会儿雨小些再走!”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