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 血染长空 正文 十章 血战台儿庄(3)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59.html


李大全接到命令后;把头上的帽子一把拽扔在地上;几步走到门外的喊道:“一连长、三连长!”

“有!”两个满脸灰土的大汉立刻放下手里的事情,从不同的方向跑过来齐声喊道。

“司令部警卫连编入你们部队!通知部队集合,带其弹药,跟我上!”李大全厉声呵斥道。说完,他从腰间的枪套里拔出毛瑟枪推开保险,带着一群士兵走了出去。

日军突破城东角阵地后,随即在附近范围内建起了大量的工事;周围拉起了蛇腹型的铁丝网。李大全带着一百多人趁着夜色和日军展开了巷战。

巷战持续了一天,从天黑打到天亮,又从天亮打到天黑;不吃饭、不睡觉;一场激烈的巷战俨然把不大的庄地变成了一个血与火的世界!

日军没有见过这么疯狂的敌人,到处都是爆豆般的枪声;他们不明白中国军队到底有多少?往往他们刚刚击退一波,还没有来得及休息,又有一批中国士兵抱着冲锋枪和炸药包冒了出来……短兵相接的战斗往往最为惨烈!这么一天折腾下来,那些刚刚进城日军是筋疲力尽、伤亡惨重。一个个都张开着疲惫不堪的眼睛警惕地盯着四周。指挥福田上尉气的更是破口大骂。战斗持续到现在,他的部队伤亡近一半;阵地面积也减少了三分之一;后勤保障一度出现断层……这支被十六师团视为“尖刀”的先遣队在这里遭到中国军队疯狂的攻击。

狭路相逢勇者胜!反复激战,中国军队终于将日军压迫在城外廓的大庙附近;可他们为此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至当天晚上,李大全所在的营已战死二百多人,受伤者更是不计其数。赵轩逸带领的守城部队已战死两千多人,部队减员超过一半。

虽然经过多日苦战,日军并没有取得实质性的进展。李宗仁发电时来询问赵轩逸有关事宜,他接到电令后,想了想点燃起一支烟,对发报员说道:“向李长官发报:我部抗击日军多次进攻。至今时,重要阵地皆在我军掌控之中。可我部伤亡惨重,妄求派相关部队增援。完毕!发吧。”说完,他深深的吸了一口烟,烟气随着空气在屋子里慢慢上升,最后消失在空气之中。

李宗仁接到带电报后,就部署了二十七师于台儿庄以东黄林庄一带;三十师及独立四十四旅部署至台儿庄以西的顿庄闸、万里闸一带。这些部队接到命令立即向指定地区运动,不断和赵轩逸部协同。同时,第五战区还以司令部的名义请求驻扎在汉口、常德等地空军支援。

就在中国军队大规模调兵遣将的同时,日军先头部队的第六十三联队和第三大队也开始疯狂的向刘家湖地区开进。台儿庄地区形势更加严峻!

空军第五大队奉命支援台儿庄。可就在初期作战意图的问题上,高翔鹰却和众多军官的观点大相径庭、相差甚远。

上官清及一批保守军官认为:台儿庄会战空军应辅助陆军,他们应该停在机场接受陆军随时请求的援助。可高翔鹰并不这样想,他认为空军不应该只作为陆军的支援兵力;空军应该充分发挥自己良好的机动性,主动出击歼敌。他们要在空中赢得战争,这样的话他们对入陆军的支援效果会更大。在这一点上,高翔鹰和他的那个老对手黑岩次郎倒是不谋而合。也许是因为两个人都受到意大利“杜黑制空权”理论的影响;他们都看到了空军在战争中重要作用;值得肯定的是在那个时代能有这样的思想是难能可贵的。

上官清看到高翔鹰这样一意孤行,简直不能理解;他在会议上气急败坏的对高翔鹰说道:“长官,我们是奉命协同陆军的;你这样做是要违反上级命令!退一步说,我们总共有多少飞机?日军又有多少飞机?万一老本打光了怎么办?说句自我惭愧的话,我们连最基本的城市防空都很难保证!哪里有能力跑去轰炸日军基地?万一被日军升空拦截,我们的损失是无法估量的啊!还有,我这里有个数据,想必大队长比我更加了解这些东西;但是我还是要读一读给大家听。”

说完他从随身携带的文件包里拿出几张油印的纸张,站起来大声地读道:“南京保卫战至今,我空军不断损坏;又不断补充!但整体实力已经大大减退。至今时我军全部作战飞机为217架;主要机型为E——15双翼战斗机97架,E——16下单翼型战机62架,图波列夫SB——2轻型轰炸机62架,TB——3战机及其他共11架。再加上苏联的援华飞行队不过三百来架!我的大队长啊,你那什么去轰炸敌军啊?”

其实上官清说这些话也并不是因为他贪生怕死,而是和他为人的风格有关。上官清是个处事谨慎、循规蹈矩的人;在官场里,他能左右逢源;在战斗中,他也能披挂上阵……因此,在军队中的威望极高;甚至要高过高翔鹰。

可高翔鹰并不买他帐,他认为他和上官清只是在战术观点上有些不同,其他的都没有分歧,所以对待上官清他也就没那么多的拘束。在不可耐烦的听完上官清发言后,他一下从椅子上跳了起来,单手插腰大声的对着上官清回驳道:“你说的这些都是借口!我们去袭击日军陆军驻扎地和空军基地,切断日空军对其的支援就是对陆军最好的支援。你说我们飞机少!这点我毫不避讳。的确,我军和日军在装备方面相比是有很多不足;空军的差距尤为明显。国力衰微,也只有如此!可要是单单因为这方面原因就不敢主动出击;被动的等待敌人前来,岂不是更大的失误。

我等身为军人当以固守疆土为己任!现今国土沦丧,难道我们就守在这半壁江山固守耗尽?收复失地是军人不可推卸之责任。如果连这点都做不到,匡扶中华从何谈起?‘三民主义’有何作用?依我看,我们的军队和国民在面对强敌就是多了分怯懦,少太多刚强!”

高翔鹰不愧是个博古通今的军人,他的一番言论驳的上官青等人哑口无言;可他们虽然口上不说,心里却是十分不服气;坐在会议室最边上的姚文瀚轻蔑的笑了一下,然后就坐在那里继续摆弄手里的钢笔。

其实这支部队经过这些年的不断战斗和磨损,老的飞行员已丧失殆尽;现在坐在这个屋子的军官,除了黄瑞生还算和高翔鹰认识早些外;其他的几乎全是后来调入的。就连上官清本人还是会战初调来的。所以高翔鹰的很多观点是得不到军内响应。

高翔鹰见众人没有反对,就顺势说道:“下面——我宣布作战命令!”

啪!与会军官瞬间笔直的站了起来。

高翔鹰接着说道:“空军第五大队今日起,第二十五中队及轰炸中队主要作战任务改为支援台儿庄地区之战斗。其他部队留守机场继续担任防卫武汉空务。完毕!”

“是!”说完,众军官齐声答道,然后就依次走出了会议室。

待到人都走得差不多时候,黄瑞生单独留下来和高翔鹰说道:“队长!恕我直言,你的这个作战方案很难行得通!”

高翔鹰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然后又摊开双手做了一个无所谓的姿势说道:“说来听听!”

黄瑞生不急不慢的说道:“顾问室和防空厅不同意,一切都无从谈起!”

高翔鹰听到后,仿佛猛然间醒悟,是啊!自己太大意了,多年的官宦生涯,他太明白这其中的猫腻了。军队之中,等级、关系、实力……一切的一切都在继续存在着,并且都影响着任何指挥官的决策。

说完,黄瑞生便掏出一支香烟递给高翔鹰,他自己又点燃了另一支烟。高翔鹰接过烟后,猛吸了一口,又吐了出来,顺着烟雾他苦笑般的说道:“国难当头,我只能做到尽力而为之!别无他求。至于其他的,高某管不了那么多了!”

就在高翔鹰召开会议谈论的前一天,日军大本营针对华中方面的日军颁发了第五十九号作战令。在作战令里,特别指出了华中地区航空部队应全力支援陆军在台儿庄附近的战斗。

黑岩次郎接到这个命令后;依然保持一幅平静的外表,可他内心却如同翻滚的油锅一样,他梦寐以求要一举消灭中国空军的机会终于来了!黑岩急忙电令分散在不同区域本州大队的主要军官集合在上海,他要进行一次彻夜畅谈军事部署会议。

会上,黑岩和往常时一样,绷着一副铁青的脸庞,似乎这个计划并没有使他兴奋一样。双手依旧扶着一把他引以为傲的军刀,身体笔直坐在会议室靠北的位置,他用那双鹰眼似的双眼不时的扫视着坐下的每一个军人。

长长的会议桌两边整齐的坐满了手戴白手套、身穿呢子军装的来自各地的航空部队军官。他们有的刚下飞机,有的刚脱去飞行服……但所有人的目光都一律向着北方看齐。

会议进行了一夜;在这一夜里,华中方面的航空部队作了重大的部署调整;日军一次性增加了八个侦察中队、七个轰炸中队和三个战斗中队;华中地区战机总数达到了近三百架,在数量上占据了很大的优势。

黑岩次郎要依靠这些战机不断地对中国军队的阵地、后方战略重地和居民居住区进行了一次次惨绝人寰的轰炸。但是,在中苏空军的联合抗击下,日军并没有消灭中国空军。倔强的中国空军反而在这一直到抗战结束都与之展开了一场场令日军刻骨铭心的恶战。

这些战斗的场景后来被人们永远的铭刻在历史的画卷中。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