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丽影 第一卷:关山万里护宝行 第十二章:接近目标物

王大三 收藏 0 208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0.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0.html[/size][/URL] 等邵文忠走后,邵敬堂对他大哥邵敬斋说:“大哥,为了您能和张启梦联姻,我看不如来硬的的,我先找人去逼着周慧文嫁给文忠,等这边的事情成了,文学也就死了心了,届时害怕他不答应张家的这门婚事?” “哦,这办法倒是个办法。可如今是民国了,这种逼婚的事情一旦被那些报纸的记者知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90.html


等邵文忠走后,邵敬堂对他大哥邵敬斋说:“大哥,为了您能和张启梦联姻,我看不如来硬的的,我先找人去逼着周慧文嫁给文忠,等这边的事情成了,文学也就死了心了,届时害怕他不答应张家的这门婚事?”

“哦,这办法倒是个办法。可如今是民国了,这种逼婚的事情一旦被那些报纸的记者知道了,宣扬出去恐怕对我邵家名声不利啊。北平毕竟是大城市,不比小地方,要是小地方别说逼婚了,就是抢人也抢了,谁也管不着。”

邵敬斋确实打着和张家联姻的铁主意,但是他也不想让外界对他的邵氏企业指指戳戳的说闲话。

而邵敬堂却想着赶紧用婚姻拴住不成器的儿子,所以他极力撮合着要把周慧文老师娶进家门来做儿媳妇。他看看四下没人便起身凑近大哥的耳朵根,悄悄的说了一番话,让邵敬斋听得直点头。

“好,就这么办了,只要你家文忠娶走了周慧文,剩下文学这边的事情我来搞定便是。”

看来邵敬堂的这个主意颇得邵敬斋的欣赏。


现在的日本人左田终于在北平督军府里拿到了允许他们组队武装搜寻清宫丢失的宝物的特许证,这下他们就可以在华北的地界上趁机寻找本不属于他们的东西了。这消息让关东军大本营很是兴奋,土肥原贤二给小笠原发去了电报,要他派人组队搜寻宝物的时候,趁势将北平、天津、石家庄、张家口和保定驻军情况,布防情况一一侦查下来,为将来日本发动全面的对华战争做好前期的工作。

而小笠原则将这一任务交给了佐佐木惠子少佐,让她带着左田社长手下的得力干将田中着便衣,携带武器现在北平郊区昌平、延庆一带搜寻踪迹,顺便将这两个地区的地形图绘制出来,为军方提供第一手的资料。

佐佐木惠子少佐今年二十四岁,毕业于东京的帝国情报学校,之后和关东军一起侵入了东北,多次参与了关东军特务机关侦破东北的抗日组织活动,屡立战功被提升为了少佐军衔。这次特意被小笠原从东北总部要到华北,从事情报收集和对清宫被劫文物的寻找工作。佐佐木惠子少佐善于化装潜伏,并且胆大心细凶狠。

对于小笠原特务机关长此次对清宫文物判断,佐佐木惠子只支持一半,她认为马继武等宝物的控制者没那么傻,应该来说采取了分批运送的方式已经运走了一部分了。

“哦,惠子小姐,你是这么判断的?”

小笠原和左田都感到了吃惊,小笠原说:“马继武为何不讲宝物一起运走,而要分批那?这样做危险性不是更大更长久吗?”

“是的,机关长阁下。”

佐佐木惠子说:“分批运送宝物是拖延时间长些,但是危险性不是相对较大而是较小。您想十二箱财宝目标大那,还是分散开来好携带那?肯定是分散带目标更小,隐蔽性更强了。我想马继武此刻已经将第一批宝物运走了,如果不出意外的话,这第一批的宝物应该已经到了宁夏的银川了。但是数量和质量都不会很多很好,因为第一趟也算是马家军在探路了,等走的畅通了,再逐步将大量价值更大的宝物运走。”

因为溥仪的随从向日本人提供了当时丢失财宝的清单,通过清单日本人知道了这十二箱财宝的总重量竟有一千一百公斤重, 因此佐佐木惠子分析的是有道理的,在这兵荒马乱的年月,携带这么大数量和重量的宝物长途跋涉出行而不被发现几乎是不可能的。

小笠原很赞赏佐佐木惠子少佐的分析,他说:“惠子小姐,你分析的很有道理,但下一步你准备怎么办?东京大本营多次催促要我们尽快的找到满洲国宝物的下落,夜长梦多啊,这些东西要是落到了南京政府的手里,或者共产党的手里那就糟糕了。”

佐佐木惠子说:“机关长,根据我们前一段时间的侦查,已经可以断定马继武将在昌平‘无月寺’挖出的财宝转移到了延庆县。因此,我已经让田中他们在延庆进行了初步侦查,对于延庆的道路也进行了暗中监视,还收买了一些支那人做我们的眼线。我之所以判断出宝物已经被马继武运出去一部分,就是根据线报说在我们赶到延庆之前,有人看到两辆负重的马车在众多可疑人员的掩护下前往了太行公路,看样子是去山西的。”

“哦,那会不会是什么镖局的人在护镖啊?”

素有“中国通”之称的左田胜思问道。

“不会的。”

佐佐木惠子说:“镖局的人护镖顶多是长矛大刀和几只长枪。但是据我的线人说那些看起来训练有素,并且腰上全都插着德国造的驳壳枪,还背着快枪,甚至还有几支手提机关枪,其实也就是冲锋枪。这么精良的武器只有军队才会有,而军队要护送两辆马车不必穿便衣的,可以大摇大摆的穿着军装执行公务,而这些人则都是穿的便衣,这就可疑极了,那么这些人会是谁那?我想肯定是马继武的人无疑了,据说他们在过卡口的时候,说的是北平冯大帅的内卫部队,是去太原给阎锡山送礼物的。但通过孙志河的情报看,最近根本没有派任何人去山西执行任务,所以我判断这两辆马车上一定装着清宫财宝,根据目测估计和马车的承重计算,此次马继武第一批运送的宝物应该在四到六箱之间。”

小笠原听到不由的一惊,他伸出大拇指对着佐佐木惠子说:“惠子小姐,你的聪明和能力大大的,我十分欣赏。不过这么说前面被运走的宝物我们就没办法追回来了?损失也是大大的啊。”


佐佐木惠子点了点头:“损失肯定是有的,但也有追回来的机会。我想山西那边阎锡山也早对这批清宫宝物流口水的了,他的手下赵之亮是个狠角色,肯定会对马继武的马车进行各种拦截的,马继武未必过得了赵之亮这关。那么宝物很可能就被截在了山西,然后我们再想办法去交涉。另外,马继武此去能否先过得了东北军宋哲元二十九军防区这一关还很难说那。不过,重要的是那些还没被运走的宝物,这些肯定都是极为珍贵的文物了,我断定诸如像和田羊脂玉的奔马玉雕,元代双贯樽耳青花大瓶,宋代朱扶柬的善本《国之中药大典》及明代唐伯虎的《侍女吟月图》等四件价值连城的稀世宝贝都还没被运出去,而继续被藏在延庆的某处地方,当务之急就是查找到这些宝物的隐藏地点,赶在北平军阀冯明德手下的杜原山和国民政府的柳砚之前找到它们,这两个支那人也不好惹,尤其是那个李汉谋手下的柳砚,她在我们日本读过书,知道我们的性格和习惯,还会说一口流利的日语,很懂我们日本军人的作风,她会不惜一切的赶在我们前面找寻宝物的,这很危险,宁愿被杜原山先找到也不能被这个支那美人儿先找到宝物,不然我们就要愧对大本营和天皇阁下了。”

左田社长说:“惠子小姐,我的不理解,为何杜原山找到就关系的不大那?”

佐佐木惠子笑道:“左田君,道理很简单,杜原山要是先找到的话,那么财宝一定会被送到北平的督军府里,我们只要稍作压力,冯明德就会乖乖的将宝物送还给我们。但柳砚则不同了,她的李汉谋的人,一旦找到宝物会立刻送到南京政府手里去,我们和他们是没办法沟通的。”

小笠原说:“好,那就按惠子小姐的计划进行,左田君你的人要听从惠子小姐的调遣,为了大日本帝国的利益,我们要携起手来先将这批宝物从支那人手中夺回。”

“哈衣!将军阁下,我一定遵从你们的命令,全力配合惠子小姐完成大本营交代的任务。”

左田在特务机关里的军衔是中佐,其实应该是由他来领导佐佐木惠子的,但既然小笠原机关长发话了,那么他就只能无条件的服从,何况这个家伙一直在觊觎着佐佐木惠子的美貌那。

佐佐木惠子要求左田明天就和自己再次赶到延庆去,支援在那里的田中,因为她感觉事情不会像自己想象的那么简单。

而小笠原则决定明天再和鹭岛领事去北平督军府拜访一下冯明德,先和他说好协助查找清宫文物的事情,告诉他一旦他找到宝物,日本方面将出高出英国人迈克尔四成的价钱收购回去。只有这样才能拉住冯大帅和他们合作,冯大帅可以命令霍卓英的部队严密封锁延庆对外的一切通道,这样马继武在想转移下一批财宝那就没可能的了。


佐佐木惠子的预感还是有一点的准头的,并不是空穴来风。因为此刻的柳砚、金大牙,杜原山、朱大鼻子这分别来来自不同的主子的两只寻宝的队伍都分别来到了延庆县城了。

柳砚在来延庆之前,先去燕京大学拜访了青年文物考古专家贺云麟副教授。

贺云麟接待了柳砚参谋,并告诉她说:“柳参谋,我看到了上次李长官让人送来的清宫丢失财宝的清单,其实这批价值连城的财宝和文物中价值最高的只有四件东西,它们是和田羊脂玉的奔马玉雕,元代双贯樽耳青花大瓶,宋代朱扶柬的善本《国之中药大典》及明代唐伯虎的《侍女吟月图》。总价值在一千多万大洋的这批文物中,这四样才是真正价值连城的,就这四件占了十二箱文物财宝价值的九成以上,而其他的都是一些金银珠宝,象牙玉器,珍珠翡翠等,虽说也是值了大钱的,但比起这四件来那就如同小巫见大巫了。只要将这四件宝物找回,不落到日本人或其他外国人的手里,其他的丢失了也没什么了不起的,但这四样东西是不能丢的,它们可是我中华文明的瑰宝,决不能让它们落入外人之手。”

贺云麟说的也丝毫不假,他能对柳砚参谋这么说,也是受到了上级的指示的原因。上级刘翠林书记告诉他,假如靠我们的力量找不回中华宝物的话,那么也要协助南京国民政府先日本人和军阀之前找到,毕竟这些宝物落在南京政府的手里要比落在日寇或者军阀的手里强得多,因此贺云麟才和柳砚这么说道。

不过,贺云麟对柳砚并不放心,他初见到柳砚时感觉就这么一个苗条漂亮的“国军花瓶”要和狡猾的军阀去斗,和凶残奸诈的日本特务去斗简直难以想象她会取胜。不过通过和柳砚的交流,贺云麟逐渐感到了这个缀着中尉领章的女参谋其实城府很深,说话有条不紊,表达清晰明白,记忆力极佳,看问题也深邃无漏,并且她那双明亮的杏眼中似乎暗藏杀气,看上去有种让人对让她敬而远之的感觉。

贺云麟想要是这样的女人能被争取过来为党的事业工作,那么华北的地下党组织将如虎添翼了,不过自己是没权利作出决定的,他想等见到了刘书记再把自己的想法告诉他。


现在柳砚清楚了这批文物的关键之处,她想日本人也一定从现在的伪满洲国皇帝溥仪的随从那里了解到了这一点。那么这十二箱里的精髓也就是这四样东西了,假如光把这四样东西打成包的话,恐怕一个箱子都盛不满,也就是说极易转移,很显然现在的马继武还不了解这点,否则他一定会不顾一起的先把这四样占了全部文物价值百分之九十的东西偷运走,只要隐藏好可以乘火车直到兰州去,那事情就难办了。因为马家军要保留着这些文物还好,但显然他们也是想拿这些国家宝物去换取军需物资和武器弹药,扩充自己的实力,这是很糟糕的事情。

但是这个秘密柳砚感觉自己不能去和李汉谋主任讲,她多了个心眼儿,担心的是一旦这个秘密被流传出去,有极端私心的人会将其占有己有。所以柳砚想等找到这些珍贵文物后再说。

当天晚上柳砚就骑马赶到了延庆,金洪强在住处向柳砚汇报道:“柳参谋,我们的线人告诉我,两个月前延庆的大报恩寺有异常活动的迹象。住持和尚观月让人关闭了后院的无极塔,然后夜里有和尚听到后院无极塔那里有很长时间的响动,快到天明的时候才回复了平静。而据说无极塔下有地宫,是放置佛祖舍利的地方,我想会不会是马继武将财宝转移到了这里?”

柳砚听后一愣,她解下了腰间的武装带,将武装带和手枪一起放在了桌上说:“老金,你是怎么判断的?”


金大牙对柳砚道:“柳中尉,我看这事儿有门儿。据我了解,这个观月住持和尚是青海人,早年接受的是藏传佛教的真传,后被藏人派到北平和清朝佛教交流就留了下来,最后发现了藏传佛家和内地佛教的相通之处就在延庆这里扎下根来潜心研究了。据说,他原本也姓马,很可能和现在的马步芳的同族,就凭这点他就有可能接纳马继武帮他隐藏东西。”

柳砚点点头:“金队长,说的好。我同意你的判断,那么我们的重点就是严密监视大报恩寺的动静,看看下来他们还有什么活动。但是要注意不能让日本人佐佐木惠子和左田知道这里的情况,不能让他们抢了先。”

金洪强说:“柳中尉,这多危险啊。现在冯明德这个软骨头已经答应了日本人武装查找清宫宝物了,其实就等于承认了这批宝物为伪满洲国所有了。万一他们抢先了我们还不好和他们硬夺,我看不如马上调集人手将大报恩寺翻他个底朝天,我就不信找不到宝物,毕竟那么多箱的东西并不是好藏的。”

柳砚摇了摇头:“不行金队长,我们不能这么干。”

她说:“现在我们并没有确凿的证据,一旦公开搜查找到东西,会引起很强烈的反响,佛教界的人和信徒们将会控告到南京政府去,上面会责难我们的,我们不能给党国的脸上抹黑。”

“那怎么办啊?”

金大牙道:“要是让日本人找到了这里,那事情不是更糟糕吗?”

柳砚沉思了一下,青春而睿智的脸上表情凝重,半晌她说:“我们马上开始暗中探查大报恩寺的无极塔的秘密,设法进入地宫去。这些事情必须在保密的情况下进行,不能过于惊扰了寺里的和尚们。我们这样办,今天夜里我和你带上几个弟兄穿上夜行衣翻墙进入到了无极塔下,寻找秘密地宫的入口。你不是已经收买了两个小和尚了吗,待会儿你设法把他们叫出来,我和他们亲自谈谈,请他们晚上配合我们的行动。”

“好,柳小姐您安排的十分紧凑合理,兄弟我佩服。那我马上去办此事,今天晚上我们就查它个水落石出。”

金大牙说完告辞了柳砚,去了大报恩寺,而柳砚还在房子里沉思着一些细节问题。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