豫西名医楚贡珍与皮定均将军(二)

bdfys 收藏 0 182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荥阳崔庙沦陷为敌战区初,日伪政权指明让楚贡珍在本乡担任本地区为保长.楚贡珍推说身体不好坚决不做.皮定均闻讯后和徐子荣商量由皮定均亲自去做楚贡珍的工作:"大哥,这个保长你不做,别人也会去做,可不如你做对我军有利,再说你身份别人比不了,比任何人更便于工作".于是令他利用这个身份为我军秘密工作.打这以后楚贡珍的家既是公开医院,又是情报站还是后勤供应站,白天应付敌人,夜间接待八路军.

一天,八路军的侦察员孙化勇来取情报时,被一汉奸小头目跟踪,见进了楚贡珍家,没敢跟进去,便带人一直在外路口守侯,准备抓捕侦察员.另一团丁得知后亲自去劝说小头目:"从大哥家出来抓住和进大哥家去抓有啥区别?你以后还咋面对大哥呢?"小头目一想,觉得确实不妥,便带着人撤走了.


还有一天夜里,皮定均派人到家里给部队取药品,刚进门一会,几个日伪军就来敲门,两个战士立即拔出盒子枪就准备往外冲.楚贡珍赶紧拦住,镇静了一下迅速做出判断,指挥两个人分别上了阁顶和与下院窑洞相通的地洞里,然后才去开门.原来是镇上的日军让两个伪军抬着一个日军伤兵来看病.两个战士一直等到楚贡珍给伤兵处理完抬走后,才出来带上药品安全离去(此地洞05年夏季雨大,与下院相通的窑洞已被冲塌一半).


又有一天楚贡珍接到情报和皮定均的指示赶往刑场去营救被俘的十名抗日战士.当楚贡珍立即拖着虚弱的身子柱着手杖,急速赶到刑场时已有两个战士被推入废煤井杀害了,幸存的八位战士被他营救出来.这个情报是楚贡珍亲自在日伪皇协军内发展的地下情报人员楚志祥送出的.


有一次楚志祥听楚贡珍说八路军后方医院缺乏手术医疗器械,就背着楚贡珍私下带着弟兄们化装袭击了近百里外的一个日军医了机构,缴获了电台和许多医疗器械直接送给了楚贡珍.楚贡珍虽不主张这样做,但事已至此只得保护他的抗日积极性,将电台和器械等立即全部送到部队和后方医院.这事果然引起日军对楚贡珍的注意,因为周围使用手术器械的医生不多,于是日军带人到家里搜了两次,并带着受袭的军医将楚贡珍家里的手术器械一一进行了辨认.此事随着日军的投降而结束.


抗战胜利后各地都在进行镇压汉奸运动.国民党反动武装也常以杀汉奸为名,杀害我党地下工作人员.当时有好几个为我军或我党工作过的伪保长被杀.出于某种考虑党的地下县委书记任利民派李更业密秘安排楚贡珍暂时外出躲避在翟沟堡垒户白发旺家一段时间,以免不测.果然没几天就有从外地流串过来的国民党武装人员到家中指名要抓"汉奸"楚贡珍.反映出党的地下组织当时对楚贡珍的重视和保护.


随着国民党反共的步伐加快,在国统区到处捕捉共产党人,李子华在开封许楚高中组织学生反对国民党打内战,被怀疑是共产党,在被抓捕前成功逃出.由时任荥阳县地下县委书记的任利民秘密安排他化名李世英,到楚贡珍家以当徒弟学医为掩护隐避下来.


1948年4、5月份解放荥阳的华东野战军某部参谋长时任荥阳县人民政府第一任县长的李县长,在地下党的安排下与楚贡珍取得联系,指挥部和县长临时办公室也设在楚贡珍家的石屋里,并与楚家吃住在一起。李县长再奉命攻打开封前,将地方事物交给地下县委任利民管理。临走时约定等全国解放后,要亲自来接楚贡珍和他的长子楚世英(当年仅12岁)到部队工作。


任利民身份公开后兼任荥阳县县长。重点整顿社会秩序和内部纪律,当时六区长因拐带妇女,被李更业查出后处于枪决。


不久上级又安排组织地方武装参加淮海战役,楚贡珍也被任利民编入南下部队并配发一匹枣红马,李子华随从。临集结前楚贡珍忙于安排南下随队事宜,不慎劳累过度,导致旧病复发,越近集结日期越急,病情越加重,最后没办法只好先派李子华随队南下。楚贡珍身体等能骑马时,早已无法赶上部队,但党的组织关系也没留下来。


全国解放后,当年随皮定均从军的文书郑子振在湖北被任命厅级干部,他嫌官小跑回家乡。楚贡珍知道后非常生气严厉批评他的逃跑行为,当时新中国到处都很缺干部,这时撂挑子是不对的,并劝他立即回到了工作岗位。


1953年镇反运动中,有不明真相的人“揭发”当年杀害十名抗日战士时,楚贡珍也在场了,虽然当时新任的庞县长和县王法官也都觉着这事不大对劲,可有许多群众在刑场的确见到过他,加上皮定均和任利民当时都难以及时联系上,被救的的战士也无法联系。楚贡珍有口难辩,问题一时弄不清。也是农历二月二被错关入大牢审查达半年之久。一直到秋天那个杀害抗日战士的日伪皇协军小队长王场归案后,才澄清了是营救的事实。虽然立即释放了楚贡珍,可本来身体就很虚弱的他,连气带病从牢里抬着回了家。当时组织上安排他到郑州卫生学校主持工作的通知送到家时,他已昏迷不省人事,没几天就与世长辞了。


时隔不久,楚志祥也被捕入狱,虽然他确实做过对抗日有益的事,但他唯一的知情人和介绍人楚贡珍也已去世,无法证实而被当地政府处决。


后来听县里人说皮定均54年从朝鲜回来后也曾派人来接过楚贡珍,要他到部队医院工作。到县里才知道他已病逝,便到坟上培了培土,才遗憾地回去。


文革中岳统勋被打成反动军官,后找皮定均做证:他是跟我军合作抗日的军官,而被解放免受批斗打击。


文革中还有一些受到冲击的干部,到家中要找楚贡珍,想请他证明一下当年被俘时被楚贡珍营救的过程。可他们所被救的时间、地点,多数都是现仍健在的楚贡珍之妻张秀云女士根本都不清楚的,可见楚贡珍营救过的抗日战士远不止那八个。


楚贡珍的一生是魏岗村人们为他感到骄傲的一生,他的功德就象那座石屋一样任凭风雨和岁月的磨刷,将无声地挺立在豫西的土岗上。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