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让边疆不再遥远”赴云南特派记者王欣报道,9月22日,在告别静谧的边疆小城瑞丽之后,记者一行人随武警边防支队官兵来到了“边疆行”的下一站——腾冲。腾冲位于云南省保山市西南部,其西邻缅甸,同时容纳了全国闻名的魅力古镇和顺。由于毗邻的缅甸地区情势复杂,此地的边防工作也比其它口岸严峻得多。


猴桥口岸条件艰苦 干部亲自上前线检查


与瑞丽不同的是,腾冲猴桥口岸与腾冲市区尚有62公里的距离,其间多为崎岖的山路,为边防支队的人员调动增添了困难。在一个多小时的颠簸之后,记者来到猴桥检查站,发现边防战士的住所仅为一座二层砖楼,附近除了公路之外只有陡峭的山壁。据副教导员黄开仕透露,猴桥检查站一带不久前刚发生过塌方,位于附近的一所小学也因此而废弃。


据了解,腾冲武警边防支队的在编人员分为两个小组,每组在猴桥检查站驻守15日后方可换班。检查站副站长唐绍明表示,猴桥边防站地理条件险恶,荒山中不通网络,“很多年轻人呆久了会被逼疯的”。而腾冲郊区一带长年阴雨,几乎有三成战士都患有不同程度的风湿病。由于水源中含有过量的金属元素,很多战士在久留之后还会患上肾结石。


在边防战士住所的几百米之外,即上世纪90年代刚刚翻修过的猴桥。记者路过检查站时,两位军衔不低于上尉的干部正在对过往车辆进行检查。唐绍明介绍说,边境检查属于体现主权的执法行为,一般的战士是不具备此资格的,因此前线的检查工作几乎全部由支队中的干部完成。


缅甸三股力量僵持不下 边防形势严峻


在谈到腾冲口岸的安全形势时,唐绍明副站长指出,与腾冲隔界相望的是缅甸密支那地区的甘拜迪市。该地区名义上由缅甸军政府控制,但缅甸的另外两支武装——独立军和边防军也在附近盘踞。尽管边防军在表面上归顺政府军,但该武装的首领并不愿意为打击独立军而损耗自身实力,因此三方一直以来都处于紧张的僵持状态。


唐绍明表示,附近缅甸地区的紧张情势为猴桥口岸的边防工作增加了巨大的压力,边防官兵须时刻提防战事爆发后难民大量涌入的局面。此外,中缅边民的跨境交往十分频繁,但是嫁到中国的缅甸妇女却无法上户口,双方的特殊关系给管理增加了困难。


记者在猴桥上停留片刻,发现这座狭窄的石桥上车辆过往十分频繁,其中以货运卡车为主,中国与缅甸牌照的车辆各半。据黄开仕副教导员透露,缅甸政府军为了压制独立军等地方势力,正在限制中国方面的大型货车通关,这使得附近的边防形势进一步复杂化。


界碑处可见缅甸小镇全景 中国手机信号良好


告别猴桥口岸之后,记者一行沿着一条泥泞的小路继续向前推进17公里,才来到真正的中缅国界线。这里坐落着中缅边境南方3号及4号界碑。4号界碑位于湿气很重的山岭之中,旁边还树立着一座象征着中缅两国人民友好的纪念碑。


记者登上界碑旁边的一座高坡,远处山下的缅甸甘拜迪镇已可一览无余。虽然没有望远镜,但不难看出该镇的建筑以蓝色屋顶为主,其材质与中国地震后搭建的临时板房较为相似。镇中的建筑里偶有白烟升起,与雨后山中的云雾交织,形成了一派云缭雾绕的景象。


据唐绍明副站长介绍,缅甸边区的多数通讯站其实都是中国修建的,双方使用的也是同一套信号体系。记者拿出自己的手机,发现信号确实是满格,全然不像是在一座偏远荒山中应有的现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