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骗子的伎俩之一:高价租房的人

华东老军迷 收藏 29 11675
导读:骗子的伎俩之一:高价租房的人 骗子,一种让人恨的咬牙切齿的人,历来遭人所愤恨、唾弃。骗子的“骗”字,按照权威的词典所定义,是指“用欺蒙的手段谋得、获取;用诺言或诡计使人上当”。那么,骗子的“子”字,则是在名词后面后缀的象素用字。所以,“骗子”这个称号的定义就简单明了了:是指用狡猾的手段或欺诈的办法,特别是利用他人的轻信、偏见来获得金钱、地位或者是达到其它目的的人。如果按照我们老百姓比较约定俗成的说法,则把“骗子”俗称为“骑着马、扛扁担的人”。 对于从事行骗这种勾当的人,应该说,我们当中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骗子的伎俩之一:高价租房的人

骗子,一种让人恨的咬牙切齿的人,历来遭人所愤恨、唾弃。骗子的“骗”字,按照权威的词典所定义,是指“用欺蒙的手段谋得、获取;用诺言或诡计使人上当”。那么,骗子的“子”字,则是在名词后面后缀的象素用字。所以,“骗子”这个称号的定义就简单明了了:是指用狡猾的手段或欺诈的办法,特别是利用他人的轻信、偏见来获得金钱、地位或者是达到其它目的的人。如果按照我们老百姓比较约定俗成的说法,则把“骗子”俗称为“骑着马、扛扁担的人”。

对于从事行骗这种勾当的人,应该说,我们当中的绝大部分人都会对其嗤之以鼻,如果认识他们,也会形同陌路、唯恐避之不及!同时,相信读者诸君在社会生活中曾经遭遇过形形色色的骗子,或许会一不小心而“交了学费”。曾经听到有些曾经上当受骗的朋友在经历过之后,不无感慨地说:“他奶奶的,骗子所说的一切都是假的,唯有骗子本身是真的!”。有鉴于此,下面,本人打算就所经历及其了解到的真实的案例,加以回忆、整理、写作出来以飨读者。写作此文的目的,就是希望读者诸君不要被骗子天花乱坠般的“三寸不烂之舌”、尤其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儿”所蒙蔽,用明亮的眼睛、聪慧的头脑来识别形形色色的各种骗子,保护好自己的血汗钱。

好了,闲言碎语不多讲,下面开始说正题。

在我们所熟悉的地理环境中,一个城市的城乡结合部,历来都是人员复杂、情况多样、治安案件高发的地带。在这些地方,一个是居住了大量的外来人口或者说是进城务工的人员;另外,不可否认的是,某些心怀不轨的人,也看好了这样的地方。这种人看好这个地方的目的,一是混迹于那些打工的农民工兄弟之间,利用管理难度大的特点,进行“偷、摸、拾、拿”;二是一旦行为败露,也方便自己隐藏在这个群体之间。就我们这个城市来说,在其它地方存在的这种现象,在我们这里当然也不例外。

在我们市西部的郊区,有不少大型生产企业。在这些企业当中,无一例外地都招收了许多本地以及附近县的工人。家在本地的工人自然就方便多了,不论是上、下班,或者是吃饭睡觉,都能够骑着摩托车、或者电动自行车回家。而那些外地来的、或者是远处乡村的工人,则要靠完全靠自己来解决这些问题。吃饭方面相对简单一些,在那些企业附近,小饭馆儿星罗棋布、品种齐全、花样繁多、经济实惠。当然了,在这些地方就餐,食品卫生和饮食安全就往往被抛在了脑后。

至于住宿,则是在工厂附近的民居租赁房屋。一般来说,像打工的年轻人,则是三三两两地进行合租;如果是夫妻二人,则是自己独租。郊区的房屋大多是平房,一般是东家居住在正房(堂屋)。如果主人家是四合院,那么东屋、西屋、南屋这些配房如果没有人居住,则东家会选择出租。一个房子如果长期不住人,会缺乏“人气”,对房屋自身不好;另外通过出租还能够收取租金补贴家用。至于租房的价格也根据房子的具体情况等等不一。

李师傅是我们这里某大型农机生产工厂的退休职工,家住在城乡结合部。他的家里只有他与老伴儿老两口居住。他的孩子们都大了,各自有了自己的小家庭,平日里也就隔三差五地回家看看老人。在李师傅家的周围,很多人家都把空闲的房子出租了,但是李师傅一直没有出租。有时候老伴儿也唠叨,说“咱们两个‘老鸟’闲着房子干嘛呀,还不如租出去呢”,但是,老李师傅一直不同意。他的意见是,自己有着稳定的退休金,也不缺这两个钱儿花;另外就是如果出租了,那么与陌生人同住在一个院子里面,会有着很多的不便之处。所以,他家的多余房屋一直空闲着。

这一天,李师傅给老伴儿说,自己去市里理发,顺便去菜市场捎些菜回来。于是,李师傅骑上了自己的老年三轮车,慢慢悠悠地出了家门。过了不长的时间,李师傅家的大门被“啪、啪、啪”地叩响了。李夫人说,“来啦,别敲了,谁呀?”她来到大门口,打开了供反锁大门用的小圆窗,隔着门弯下腰往外一看,只见大门外面站着一男一女两个陌生人。

李夫人问道:“你们找谁呀?干什么的?”

来人连忙回答:“阿姨,你好。我们是来租房子的。”

“什么,租房子?俺们家里没说出租房屋呀!俺不租。”

来人解释说:“阿姨,我们租房子不是住人,而是当仓库用。我们愿意付高价。”

一听这话,李夫人把大门打开了。来人继续喋喋不休地说:

“阿姨,是这样的。我们两个人在市区里面做生意。外面通过物流公司发来的货没有地方存放。所以就想着来郊区找个合适的地方当仓库。我看您这里的房子很好,位置也很方便。所以就想租下来的。您放心,价格不是问题,我们也可以先预付半年的租金。”李夫人忙不迭把两个人让进家里,来到了堂屋坐下。然后她又把老头子平时不舍得喝的好茶叶翻出来,给两个人沏上了茶。一男一女很有礼貌地连声感谢。这时,李夫人打开了“话匣子”:

“唉,不瞒恁俩说,我倒是一直想往外出租。叫恁说说,俺们老两口住在堂屋就行了,别的房子都闲着呢。可是俺那个死老头子说什么也不同意出租房屋,说什么家里住着不认识的外人会很不方便。为这事儿俺俩可没少拌了嘴。看恁俩这么实打实地想租房子当仓库用,又不是住人,等老头子回来后我给他说,他不会再拒绝的。不晓得恁打算出多少钱呀?”

来人交换了一下眼神,男人说道:“阿姨,我们既然想租,就不是仨月半年。我们打算长期租下来。您看看,我每个月付给恁老人家1000元怎么样?”一听这话,老太太心里一阵激动:我的老天爷,人家真是大方呀。在这附近,像这样的房子,租金的行情也就是在每个月500至600元左右。李夫人转念又想,不对呀,他俩干嘛这么慷慨大方呀?不会是骗子吧?可是我一个老太婆他又能骗什么呢?

看到李夫人神色狐疑、半天没言语,男人似乎看透了她的心思,忙解释说:“阿姨,是这样的。我晓得现在的租房价格。我为什么会多给您老人家钱?主要是节省了看仓库的费用。您想想,我现在如果雇一个人看仓库每个月需要发多少工资呀?有您老人家在家里帮着看货,就等于我节省了一个看仓库的。我既节省了开支,您老人家又增加了租金收入,咱们这是双赢哪!”

各位朋友,您想想,一个老太太哪能承受住这样的“忽悠”,早被人家的“三寸不烂之舌”侃“晕”了。心里的防线完全崩塌了,因此,就完全相信了那些骗人的“鬼话”。只见李夫人顿时满脸笑容,连说“行、行、行,就这么着吧。”这时,趁李夫人不注意,男人给了同伴女人一个眼神,那个女人立刻领会了他的意思。她站起来说:

“阿姨,您老人家领着我看看房子去吧?看看还用不用收拾啵。”

“好、好,我拿钥匙去。”说完,李夫人进了里屋拿钥匙,然后领着那个女人出了堂屋来到了西屋进行实地查看。这个时候,女人千方百计拖延老太太的时间,“东扯葫芦西扯瓢”、“拉着尼姑喊嫂子 —— 没话找话说”。而这时,坐在堂屋里面“喝茶”的男人也没有闲着,他立即窜进了里屋,把所有的抽屉、柜子翻了个“底朝天”。做完这些勾当后,男人回到座位上,咳嗽了一声,同伴女人立刻意会,忙拉着李夫人的手,不住地摇晃,以示亲热。同时“千叮咛、万嘱咐”李夫人说:

“阿姨,就这样吧,这个事情就定下了,俺俩下午就来交房租。俺们先交给您半年的。您可千万不能再租给别人啦!”然后,两个人很有礼貌地道别了。出了大门后,骑上放在门口的自行车扬长而去。此时浑然不觉的李夫人站在门口,一直目送那两个人出了自己的视线,这才心里“美滋滋”地转身回了家。

再说李师傅理完发、又顺便从菜市场买了一些菜后,径直回了家。一见面,夫人就兴高采烈地对他说:

“哎,老头子,刚才有两个小年轻来租房子,人家说是当仓库,不住人。我答应了,人家一个月给一千块钱呢。你可不能拒绝呀,人家下午就来交租金。”

“天底下会有这么好的事儿?是两个什么样的人?他们为什么愿意出高价?放着600块的不租来咱家租1000的,难道缺心眼儿不成?!”

“什么缺心眼儿呀,人家说了,在这里存货不用再找看仓库的了。节省了一个人的工资呢。”

“你呀,就知道拿着鸡毛当令箭,给你个棒槌当针用!脑袋瓜子得转一转。哎,老婆子,你的耳环呢?”

老太太抬手往两只耳朵上一摸,当时大惊失色:“可是呢,我的金耳环哪里去了,早晨洗脸时还在耳朵上呢?!”李师傅顿时想起了什么,连忙走进里屋,凌乱不堪的情景让他心凉了半截::“老妈子,你快过来看看,你上当了!”后来,在被翻的凌乱的物品中经过确认,李师傅准备给孙子上学前班交的几千块钱学费不见了踪影,老太太的一对金耳环也不晓得什么时候被不知不觉掳走。这到好,“高房租”没见到一分钱,还白白损失了这么多。老两口在报警后又提供不出有价值的线索,再加之城乡结合部目前没有安装“天网”监控系统,所以,这类案件破获的难度很大。为此,李师傅老两口被气得大病了一场!

(本文完)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严格意义上,这应该算小偷才是,骗子可不要自己动手做,只要动口就行了,都是别人主动送来的。

(该帖子发自铁血军事Android手机客户端)

这种被骗应该算不上贪便宜,只是通过一个人的花言巧语稳住老太太,另外一人实施盗窃,严格来说是被盗而不是被骗。

2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