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一九四二 第一卷 第十章(3)

辛十三郎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1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15.html[/size][/URL] 余彪神秘地出现在渔阳,杜原感到非常奇怪,他目光随着余彪移动,发现他走向离这儿不远,一家名为“北海道”的日本酒馆。 北海道酒馆,一幢日本风格的建筑,屋檐下挂着一排纸糊的红灯笼,上面“北海道”几个白字特别显眼。 门前站着鬼子的岗哨,不远处有几个便衣特务在游荡。 渔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15.html


余彪神秘地出现在渔阳,杜原感到非常奇怪,他目光随着余彪移动,发现他走向离这儿不远,一家名为“北海道”的日本酒馆。

北海道酒馆,一幢日本风格的建筑,屋檐下挂着一排纸糊的红灯笼,上面“北海道”几个白字特别显眼。

门前站着鬼子的岗哨,不远处有几个便衣特务在游荡。

渔阳沦陷后,日本浪人开了这家酒馆,驻渔阳日军军官经常在这儿聚会。

余彪默默观察着周围的地形,杜原不解,余彪为何会对那家酒馆感兴趣。


杜原收回目光,渔樵斋掌柜的提着茶壶来到他面前。他利用给杜原端茶送水的机会,悄悄向杜原介绍情况:“今天的情况有点儿不对劲,所有的交通要道,都加强了戒备,鬼子司令部、军营都是双岗双哨……喏,你看连鬼子军官常去的北海道,也布满了明岗暗哨……呵对了,三十七师的李汉亭,现在也在楼上的雅间里。”

杜原诧异了:“李汉亭,他是请客还是赴宴?”

掌柜的:“都不像,就他一个人,好象在等什么人……”

杜原:“反常……你盯紧了!”

掌柜的无奈地说:“他不让人近身,端茶送水都由他的侍卫!”

杜原思索着:“呵,这么神秘?”他想起刚才与张小姐的对话:

杜原:你刚才说……谁要来?

张小姐:日本人的口风很严,连李汉亭都不清楚!

杜原:不会吧,李汉亭是渔阳驻军的最高长官,日本人还防着他?

张小姐:哼,高处不胜寒哪!

杜原对掌柜的说:“……我得到消息说有大人物要来,你这儿是交通要道,所有的车都要经过这儿,你看仔细了!”

掌柜的:“好咧!”

掌柜的用眼神向杜原示意:“看你的绸缎庄……”

杜原扭头望去,他从未见过的一男一女两个年轻的卖艺人,在绸缎庄前用绳子拉着圈子准备卖艺。

掌柜的说:“这两个人从未见过,也不知是从哪儿来的;前几天店里的人看见他们在华严寺一带活动,今天转到这儿来了!”

杜原回答:“你注意一下他们的行踪,最好能摸清他们的身份!你还听说什么?”

掌柜的:“江湖上传闻,浪子燕青来了!”

杜原:“浪子燕青……传说中的那个义侠!”

掌柜的:“是。”

杜原:“此人来无踪,去无影,知道的都是捕风捉影、道听途说……想办法多了解些他的情况!”

掌柜的:“难!谁也没见过他,就是现在他从你我面前走过,也不认识!”

一五大三粗的汉子带着几人大摇大摆地进入酒家,他在楼梯口留下一个人守着,然后径直往楼上走去。

掌柜的看见杜原在注意那个人,便告诉杜原:“这个头上有着一撮白毛的人名叫曾桐,是宪兵司令部新上任的便衣队队长。他原来是军统的人,被捕后叛变,现在当了汉奸,是条无恶不作的疯狗。”

杜原点着头,冷眼瞄着上楼的曾桐:“今天来渔阳的人不少,你多个心眼!”

掌柜的离开杜原,去招呼进入店里的客人。


渔樵斋楼上。

曾桐令手下守着楼梯口,他走到一间站着两个侍卫的雅间门前,向侍卫点点头,然后轻轻敲着门。

室内响起一声威严的声音:“进来!”

曾桐推开门,一眼看见身着便衣的李汉亭坐在圆桌前。他几步走上前去:“师座,卑职奉命前来!”

李汉亭指着圆桌前的凳子:“来,坐!”

曾桐:“卑职不敢,还是站着听命!”

李汉亭:“你到了渔阳,也不来见我,非得要我下请柬?”

曾桐:“不敢!小的几次到了师部门口,都没敢进去……”

李汉亭:“为什么?”

曾桐:“怕师座不肯赏脸见我!”

李汉亭眼睛看着别处,曾桐说的是实话,今天若非想知道是什么人来渔阳,他还真的不想见这个人:“你离开我几年了?”

曾桐认真地想想:“三年了!”

李汉亭缓和了口气:“曾桐,你改换了门庭,日本人对你如何?”

曾桐看了一眼李汉亭,所问非所答:“师座,我参加军统前在你手下当差,你对我恩重如山!”

李汉亭:“知道就好……还算有良心!”

曾桐试探地问:“师座召见我……”

李汉亭沉吟再三开了口:“满大街都是军警,你这个便衣队长也忙得鸡飞狗跳的……”他盯着曾桐的眼睛:“你们在忙活什么?”

曾桐:“日本人命令全城加强戒备,卑职估计有重要的人物前来……”他疑惑地看着李汉亭,李汉亭在渔阳举足轻重,城里的大事他不会不知道。一看李汉亭的神情,又像毫不知情,便犹豫地问道:“师座不知道?”

李汉亭为日本人把他蒙在鼓里而气恼,但又不能让曾桐知道鬼子对他也保密:“天皇老子来了,也就这么大回事儿,与我何干?我叫你来,是要你瞪大眼睛,把看到的告诉我!”

曾桐迟疑地望着李汉亭:“是!”

李汉亭若无其事地说:“其实,也没有什么大事……人一上了点儿岁数,喜欢恋旧,经常想起随我出生入死的人来……知道你也在渔阳,就想见见……”

曾桐感激涕零:“小的从来就没有忘过师座!”

李汉亭:“我身边缺少你这样的人,耳不清眼不明……”

曾桐感动地说:“只要师座用得着,小的甘愿鞍前马后!”

“有你这句话就够了,我心里有数!”李汉亭拿出一筒用红纸封好的大洋:“穿戴要像个人样,别丢人现眼的!”

曾桐感激地接过大洋:“是。”

李汉亭:“今天渔阳城里会很热闹,一旦发现重要情况,立即向我报告!你去吧!”

“是!”

曾桐恭敬地后退着出了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