义绝九重天 正文 第六十六回、再寻丐帮

凡夫小子 收藏 0 1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size][/URL] 八郎就差点没说江山又不是你家的,你能做得了主的话来。高良语也脸红的退到了一边。 高良语、谷栋可不知道孟明视、西乞术、白乙丙三将三败于晋,最终为秦穆公一战胜强晋,使得秦穆公终成春秋五霸,秦国由此强大的故事,但也不好意思问,就以目示意,希望博文能回答。博文见了,心说,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81.html


八郎就差点没说江山又不是你家的,你能做得了主的话来。高良语也脸红的退到了一边。

高良语、谷栋可不知道孟明视、西乞术、白乙丙三将三败于晋,最终为秦穆公一战胜强晋,使得秦穆公终成春秋五霸,秦国由此强大的故事,但也不好意思问,就以目示意,希望博文能回答。博文见了,心说,你们这不是自找没趣吗?可是也不能看着自己的兄弟吃瘪,于是说道:“将军是可自比孟明视,更强过孟明视,将军战败,非战之罪。将军当时上面有老令公领导,令公之上又有潘仁美,潘仁美之上更有太宗皇帝,兵权不在将军手里,将军战败理当比孟明视还要冤枉,毕竟他当时是一军之帅。八将军,虽然我朝皇帝未必便如秦穆公大度,但赵家历来却是以恩义立国,想太祖皇帝时就对杨家有所恩义,开始修建天波杨府,太宗皇帝更是给杨家三岁的孩童都有品阶,太宗皇帝更是给杨家修建了上马牌坊,下马牌坊,无论文武百官,只要到了天波杨府门前,都要文官下轿,武官下马,历朝以来,只有杨家才享有如此的殊恩。将军怎能说大宋皇帝无恩又无义?”

八郎朗笑道:“世人只知杨家的风光,却不知杨家的苦楚。杨家那可是用满门的男子性命换来的,也是杨家男女老幼起五更、爬半夜熬出来的。功高莫过救驾,为了赵家,杨家同时就牺牲了两兄弟替代,更有三郎惨死。其他人不是每人都惨死一回?杨家若要富贵,哪里不可得?就是我在这里,想要富贵,可以开口即来。别看此时这里门庭冷落,想要它热闹起来还不是我一句话的事情?”

其他几位兄弟还没博文书读的多呢,高良语也不灵光了,谷栋、米环就更没词儿了。

八姐道:“你不回去,可是因为你已经当了驸马?贪恋美色你才不回去的?”

八郎摇头道:“非也!我不是什么驸马,信不信由你。至于公主是否美丽,那都不在我的眼中,更与我没什么关系。我不回去,只是为了要报恩而已,我只剩下最后一次,报完恩,我就可以回去了。你急什么呢?”

八姐道:“大宋正在受辽人的蹂躏,让咱们缴纳岁币,你要是回去了,他辽人可敢?为国为家你都该快点回去,不能看着祖宗的江山被异族欺辱。”

八郎道:“爹爹虽然死了,但杨家还有三杆枪在,又何必惧怕小小的辽国?辽国称得上英雄的又有谁了?杨家只要尚有一杆枪在,何怕辽人猖狂?”

八姐道:“杨家哪还有那么多的人了?只剩下了六哥一人了。辽国虽小,但能人众多,有大元帅韩昌和左右元帅萧天佐、萧天佑兄弟二人,咱们南朝就已经无人能敌了,还有其他耶律斜軫、耶律休哥等人。三年前韩昌和六哥在黄土坡前大战三天三夜,最终还是因为马失前蹄,才束手认输。六哥这才让他写了议和文书,准许他退去,为此六哥只得坐镇三关,防止韩昌用兵。韩昌倒也老实,果然遵守宋朝有六郎一条枪,就永不进犯中原,他就一直屯兵三关之外,无时无刻不思量进犯中原,和六哥一直在三关对峙。哪知这边六哥刚退了辽兵,那边真宗皇帝却妄自用兵,在澶州被困,亏得四处的军兵一起赶往救驾,把萧太后和率兵的耶律休哥打败了。六哥一人浑身是铁,又如何能抵挡得了如狼似虎的辽兵?你快些回去帮他忙吧。”

八郎冷冷道:“辽人之中,也只有韩昌尚能算得上个人物,其他也就是萧天佐、萧天佑兄弟了,至于那些耶律族人,算得上什么狗屁英雄?即便是韩昌,他又哪里是七哥的对手了?当日两狼山,若不是他依仗兵多将广,又是事先算计好了诡计,七哥又怎能不是他的敌手?至于那些耶律族人若是让六哥抵挡,尽可以让他们大败而归,又有什么好惧怕的?七哥可是又闯了什么祸事,被朝廷罢免了?那不还有五哥吗?他也照样可以胜得了韩昌。大宋怎会如此不济,竟让辽人杀入到了境内?”

八姐哇的一声大哭了起来,说道:“你还不知道七哥已经被潘仁美害死了?杨家哪还有活着的七郎了?七哥在两狼山杀出重围去找潘仁美搬救兵,被绑在高杆之上,乱箭射死了。六哥好不容易到京城告了御状,才算给七哥报了仇,但却把六哥自己也身陷囹圄之中,后来还是诈死瞒名,却又因韩昌攻宋,无人能敌才又出世,到了边关,做了三关大帅。你可知道,娘有多想你?现在只剩下你和五哥、六哥了。五哥出家当了和尚,你不回去,他也不肯回家了。六哥还要镇守三关,也是有家难回。”

八郎听后险些晕倒,大叫一声道:“痛死我也!七哥既不在了,我回去就更没意思了。我无时不思念回去之后,好陪他一起喝酒、练枪。看来我今生是无望了,我不回也罢。想我杨家,既有救驾之功,六哥还如何能身陷囹圄?就是有了天大罪名,尽可以以功折罪了。”

八姐道:“本来潘仁美该死,却被他女儿拼死抵赖,硬说八王同意潘家以功抵罪,发配到温州即可。却哪知潘仁美却连京城都没出,就躲在潘府之中,还是青天寇准给献的计策,假作搜索逃跑奸细,才把潘家父子赶出了潘府,被六哥、我和九妹半路上给劫杀了。万岁说杀了潘仁美也就杀了,但不该把潘家全给杀了,潘龙、潘虎、潘昭、潘祥却没罪过,潘家也是对大宋有功之臣,这不等于把潘家灭了门吗?于是要杀六哥,也要灭杨家的门,还是八王等十大王爷拼死保奏,才救了六哥的性命,却被发配温州,倒替了潘仁美。后来还是老娘心灰意冷,让六哥诈死瞒名,才得以活了下来。”

八郎满面怒色道:“要知道他赵家如此不义,当初在金沙滩我们父子只管自己杀出即可,何必费尽心机救那忘恩负义之人?亏得四哥投降了,他才有了顾忌,不敢把杨家怎样。若是没有四哥和我留在北国,他赵家早把咱杨家当真灭了门不可!如此不义的狗屁皇帝,你还来找我去保他作甚?更亏了五哥没有再回杨家,否则杨家是一点根基都没有了。”

正在这个时候,只见不远处的屋里突然亮了一盏灯,接着又多了一盏,并且后来这盏竟出来了。房门一开,只见一年轻貌美妇人提着灯笼出来了,边走边问道:“将军,可是有朋友来访,何不请他们到屋中一坐,也好避避寒,取取暖。请!”

众人借着灯笼微弱的灯光一看,只见一年轻妇人,穿着一身粗布衣裳,竟是一身汉人的打扮。那身粗布衣裳,只有穷苦的农家才如此而已,竟连八姐的都不如。再往脸上一看,眉清目秀,国色天香,但却一点脂粉的痕迹也没有。如若她出现在大宋境内,谁也不会怀疑她竟会是辽人。

八郎垂头道:“不用了,你回去休息罢。这里不用你多事。”

那年少夫人向着八郎福了一福,说道:“将军,贱妾早已醒了,都已经听得明明白白了。既然是将军家里来人,咱们如何能不招待呢?好赖也要喝杯热茶才能走呀。”

八郎道:“我们叙旧,你实在不便于参与,你还是进去照顾孩子吧。”

少年夫人却好似没听到八郎讲话一般,来到八姐对面,弯腰福了一礼,然后开口道:“这位是八姐吧?该是宗涟的姑姑了,孩子正在里面睡觉,不妨进来看看吧。至于你劝他之事,的确与我无干,我也没资格要他如何,一切都是他自拿主意。到屋里喝杯茶再走吧,我这里清苦,连个像样的厨师都没有,就不能留你们吃饭了。请!”说完伸手延客。

八姐见到自己的情敌,却没想到会是这样,一副温柔娴淑的样子,若在南朝,也是贤妻良母,本来的满腔恨意,打算见面就杀了她,现在却一下子化为乌有了,再也恨不起来了。于是说道:“多谢你了,既然孩子睡着了,我们就不打搅了,免得吵醒孩子。我们告辞就是。”

铁镜公主道:“没关系,小宗涟可没那么娇气,就是吵醒了也不要紧,小孩子,哭就让他哭好了。”

八姐道:“哪个孩子哭了母亲不心痛?咱们大人何必又无端的让孩子哭?好了,我走了,你们保重。”说完,也不跳墙了,直接向大门走去。


回到酒店之中,五人一起连声叹息,谁也不肯率先开口说话。沉闷了许久,博文开口道:“八郎并不是不想回中原,只是他义气深重,一定要报恩之后才回去。古有关云长降汉不降曹,今有杨八郎救辽不降辽,他和关帝都是义气千秋的大英雄。他不是也说了吗?若要再继续为大宋尽忠,须要了断他的恩义之后么?可是他哪里有机会?又要等多久才能等到机会呢?他等得起,咱们大宋可是等不起。咱们还得另外想法子,既然已经过了约会的日期,却一个人也不见,不知道大师兄和五大门派的人哪里去了,真是急死人了。”

高良语道:“其他人没来,那是让那个老瞎子给劝回去了。但五大掌门绝然不会,毕竟这次是他们发起的,怎么也不会放弃的。咱们上了一次当,但咱们不能失去信心,咱们还得找丐帮的人帮忙才行。上次的那个乞丐是假的,但真的丐帮弟子未必就都走了,咱们必须要找到真的丐帮弟子,才能得到消息,否则怎们在这里傻等下去也不是办法。只要咱们找到了丐帮弟子,得到了几位掌门人的消息,无论是进还是退,咱们都可以想法子了不是?”

博文道:“你说的也不无道理,咱们是不能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还得和丐帮弟子接触才行。只是咱们该如何找丐帮弟子呢?”

谷栋道:“这一次咱们可不能在街上随便找个花子就问了。我想这样好了,不如我也打扮成花子,到街上要饭去,我一定会分辨出哪些是真要饭的,哪些是假要饭的,哪个可能是真的丐帮弟子,哪些是假的丐帮弟子,只要咱们联系上了真的丐帮弟子,就不用发愁找不到几位掌门了。你们看可好?”

八姐道:“你脸上的伤还没好呢?怎能让你再去,还是我去吧。”

谷栋道:“这点小伤算什么?没关系,还是我去好了。你个女子怎方便?”

米环道:“大哥还要在这里坐镇,你又有伤,就叫二哥去好了。”

高良语也道:“三弟还是我去吧,你歇着好了。”

谷栋笑道:“咱们弟兄本来就是我功夫最差,若是拼杀,还要指望两位哥哥多出力呢。这些皮毛小事正好用我,四妹和八姐乃是女流,哪能装扮花子,还不脏死了?另外装扮花子,如果白天得不到消息,晚上还要继续,二哥怎能回来陪四妹?我这就收拾一下,马上就去。”

谷栋把身上的衣服扯破,然后脸上又抹了些锅底灰,找了个碗,敲破的边沿,又折了根树枝当打狗棒,家伙事儿就齐了,偷偷的跳墙跑了出去,到街上行乞去了。

别人行乞要饭,乃是专门找一些衣衫光鲜有钱的主儿,可是谷栋却两眼贼溜溜的只看那些街上的要饭花子,看谁才真正的要饭。他在街上转了一上午,终于发现了街头拐角的地方有个老化子,躺在冷风中,懒洋洋的捉着虱子,既不要饭去,也不观看路人。谷栋心中暗道,这个有门,于是继续留意。

这时他也发现了,一些叫花子是真心乞讨,而有一些却是和他一样,只是留意四周人群,却并不去讨要东西。到了快吃午饭的时候,那些并没要饭的花子,转眼间就都不见了。谷栋忍着饥饿,继续留心查看。到了午饭过后,谷栋发现了一些小花子,拿着许多要来的剩饭来到了老花子面前,一起摆放在了地上。老花子在这些五花八门的饭菜里胡乱挑了几样最差的先吃了起来,然后一擦嘴,也没多说,示意其他人吃,自己却又躺下了,呼呼大睡了。那些小乞丐,由大到小依次挑选最差的饭菜先吃。

谷栋远远望见,心道,这个应该是丐帮弟子了,否则那些假花子肯定是不会吃那些要来的东西的,也没那么多规矩可守,就是有规矩也是掉过来的。

丐帮乃是天下所有要饭的花子组成的帮派,在帮中也是分三六九等的,不是每个人都是平起平坐的。那些要饭的都是小乞丐,而那些大乞丐都是坐享其成的,等着小乞丐讨要来之后就吃,但是吃是可以,却不能挑好的吃,只能挑最差的先吃,依次才能轮到下面的乞丐。倘若下面的乞丐在外面受欺负了,那叫花头还是要出头给小乞丐撑腰的。丐帮就是这么一个等级森严的组织。

谷栋施施然的走了过来,就要开口打招呼,可是旁边的一个小叫花却先开口道:“哪里来的混账东西?冒充我们丐帮弟子也就算了,竟又敢前来骚扰,不收拾你是不行了。咱们打!”说完也不管三七二十一,和其他小叫花一起动手,把谷栋按在了地上,一顿狂踢。

谷栋抱住了脑袋,护住了头脸,叫道:“各位慢打,我有话说!”可是那些小叫花哪管那么多,先打完了再说,接着又是一顿暴打。等把谷栋打得奄奄一息了,这才罢手。此时谷栋早已是浑身的泥土,虽然抱住了脑袋,还是被小乞丐们把脸面给打破了,鲜血直流。

谷栋见小乞丐不打了,这才慢慢爬起,说道:“诸位,我是来找丐帮的。”

老乞丐闻声坐了起来,说道:“只身一人走天涯,没钱喝酒更无茶!”

谷栋听了不解,呐呐道:“您老这是什么意思?我没听懂。”

周围的小叫花听见了,也不多说,上来又是一顿暴打。老叫花见谷栋已经快被打得断气了,就摇手示意不要再打了,喝问道:“你是谁派来的?快快招来,免受皮肉之苦!”

谷栋有气无力道:“我是华山派蔡博文的义弟,叫谷栋,我是他派来的。我来找丐帮弟子,打听消息的。”

老化子道:“你既是中原过来的,怎会不知道咱们的切口?你肯定是冒充的。弟兄们,给我继续打!”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