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钟 番外(类OVA) 穿越正传 第六节

海飞龙 收藏 0 10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6862.html


陈捷仔细一看,却发现是两只海豚,嘴上还绑着刺刀。陈捷立刻想起以前学过的战史,安南军队的确有用过海豚来对付突袭海里潜入的敌方蛙人的先例,没想到这次给自己碰上了。陈捷想干掉这两只海豚,但是陆地上他是大英雄,在海里属于客场作战,灵活性,速度完全落了彻底的下风。

陈捷缠住一只,勉强应付,另外一只朝小吴和龚磊冲了过去。两人根本无法躲闪,海豚嘴上的刺刀一下刺中了龚磊的大腿,小吴挥舞匕首,却根本无法砍中灵活的海豚。陈捷看着心急,但是自己这边也就是个刚刚应付,实在没办法去帮助他们。

龚磊意识慢慢觉得模糊了,意识到刀上肯定有毒,他也是个军人世家出身,他知道这次自己是在劫难逃了,心想一定要完成这次任务,一定要把战友的遗体抢回去!这时候海豚又冲向小吴,龚磊一边游到小吴的面前,一边掏出了一个插好引爆器的C4炸弹,刚刚掏出来的时候,正好海豚赶到,刺刀深深的刺进了他的腹部,他人也被海豚撞的很远,但是他的手死死的拉住海豚的鳍,引爆了炸药,一声闷响,龚磊和那只杀手海豚同归于尽了。

陈捷见状,悲痛不已,但是龚磊的招数也提醒了陈捷。他躲过那次海豚的一次突刺,拦腰把它一抱,却发现滑溜溜的,抱住都很勉强,不要说抱住以后再展开进攻了。陈捷想了一个办法,游到小吴那里,做了个手势,陈捷心里说对不住了兄弟。把两个先牺牲了的战友遗体分别挡在自己身前,当海豚冲过来刺中遗体的时候,陈捷和小吴同时把出匕首,深深的刺进了海豚的身体,狠命划开了很长一条口子。鲜血顿时弥漫开来。

小吴和陈捷这才松了口气,拖着遗体,游到安全距离以后,按动了起爆器,钻井平台工地顿时沉入了水中,上面去查看的一些人员也纷纷落水。

这时候陈捷接到了刘洪的通讯,告诉他们的气垫船已经被发现了被迫撤离,另外告诉陈捷一个新集结点,让他们快点赶到,海军的战斗机已经起飞这边对这个区域进行攻击了,最多还有两分钟。

陈捷和小吴浮出水面,见海面都是安南人的一些快艇,于是只好再潜入水下,慢慢的前进,这样的速度显然不够脱出,海军的战斗机准时赶到,对那艘工程船和一些搜查快艇进行攻击。陈捷和小吴一边游一边骂娘,不知道是不是海军的人听到陈捷他们骂问候他们的妈妈,一颗重磅炸弹丢下来,在彻底炸沉那艘工程船的同时,也直接把小吴和陈捷他们给震晕了过去。

陈曦坐在卓衍的病床前,看着脸上缠满纱布的卓衍,越看越心疼。消炎,缝合等等处理了好几天,卓衍还发了几天的高烧,不过现在终于稳定下来了,等着拆线就可以出院了。陈曦不禁咒骂那个歹徒为什么那么残忍,刀刀往别人身上脸上招呼,还下手那么重,伤口那么深,别的不怕,这一破相对那么爱美的卓衍来说是多么大的打击啊。

终于等到可以出院的那一天,陈曦,黄静,陈隽都在,连在湖南新化的文心兰闻讯也抽空赶了过来,当纱布一层层的揭开,卓衍的脸庞露了出来,她的右脸上多了三道很明显的伤痕,让她几无瑕疵的面庞荡然无存,当卓衍看了一下手中的镜子,哎呀了一声,把镜子丢到捂着脸哭了起来。在场的人无不动容。连久别的文心兰都没有劝好卓衍,医生于是把她们都请了出去,说病人需要安静,就留下了陈隽。

小陈隽这次却一反常态的没有哭,她紧紧咬着嘴唇,想着事情,然后拉着卓衍的手,喊了一声:“妈妈,别哭了。”

卓衍一下愣住了,惊讶的看着陈隽,陈隽撒娇般的坐在病床边抱着卓衍,说:“妈妈,谢谢你又救了我,我长大一定报答你!”卓衍眼泪又下来了,这次则是高兴的眼泪。但是过了一会卓衍又说:“可是我现在成了丑八怪,没资格做你妈妈了,等你爸爸回来,你跟他说,我要离开了。”说完,开始换衣服准备出院,陈隽哭闹着不让她走,卓衍含着眼泪狠着心不理会陈隽,也不管陈曦她们了,自己戴上墨镜和口罩上了一辆出租车回到了自己家里,把自己给关了起来,连班也不去上了。

陈捷醒过来的时候,发现自己在一个无名岛的海滩边,自己嘴边居然还有一只小螃蟹举着夹子对着他,他没客气,一手抓过来把螃蟹撕开,把里面的肉丢进了嘴里,脱下潜水服以后,陈捷先打开 GPS看自己所处的位置,幸好,在大宋领海。于是他放心的开始联络总部,而后联系小吴,但是却联系不上。陈捷不由得担心起来,这次行动代价太大了,正郁闷着呢,忽然听到后面有一声很压抑的咳嗽声,于是他连忙抽出手枪隐蔽在岩石后面,严密的注视着传来声音的树林。

没过一会,却传来了小吴的声音:“陈捷,是你吗?”陈捷一愣,但是也没敢探身,说:“是,你是小吴?你怎么知道是我?”小吴说:“我们的潜水衣啊,你丢在身边5米处,我认出来了。

陈捷还是比着手枪慢慢的站起来,小吴也从树林里出来,陈捷笑了,说:“你也在这里啊。”小吴说:“我先发现你的,只是没有确认你的身份,我一直瞄着你,要不是我受凉咳嗽了一声让你发觉了。”陈捷说:“你怎么到这里来的?”小吴说:“被海军那帮混蛋给炸晕了,醒来就在这个海滩上了,你呢?”陈捷说:“差不多,我已经求援了,你我联系不上。”小吴说:“嗯,我的通讯设备坏了,我以为我走不了了,没想到运气还不错,碰上你,最要紧的是设备还没坏,呵呵。”陈捷说:“嗯,这里不是说话的地方,我们还是先躲进树林里,等救援部队来吧。”

两个人捉了些小爬虫,螃蟹,贝壳作为食物,至于水实在没办法,两个人各自把自己的尿尿用袋子简单过滤了下喝掉,小吴喝了一口,皱眉头说真恶心,陈捷说:“心里作用,再说即便恶心也比海水来的安全,你凑活喝吧!”这时候电讯来了,说海军已经警戒好附近海域,让他们设法提示侦察机。于是陈捷和小吴搭了个柴堆,点着了火,一架直升机根据引导降落了,陈捷他们确认了半天才出来,上了直升机,辗转回到了国内,

这次作战虽然完成了目的,但是却造成了不小的伤亡,最后就分析为情报不完善,没有预想到敌人有意外的应对措施,从而造成了三亡两伤(陈,吴算轻伤)的重大损失,发了一纸报告,让红狼部队加强水下训练和情报分析的完善。

刚开完分析会,陈捷打开手机,发现被陈曦他们电话给挤满了,陈捷连忙打过去,得知了事情以后,立刻赶到了陈隽的学校把陈隽接了回来赶到了卓衍家。

卓峰去公司做事,卓一飞为了陪伴情绪低落的女儿留在了家里,陈捷过去按动了卓衍家大门的门铃,管家问了以后,通报给卓一飞,卓一飞想了一下,说:“让他进来!”

陈捷进来以后,卓一飞上下打量着他,陈捷是匆忙从基地出来的,一身戎装并没有换下,卓一飞称赞的说:“你就是衍衍喜欢的那个军人吗?果然一表人才,气质不凡啊。”陈捷说:“不说这个没用的了,卓叔,我想和小卓说说话好吗?”

卓一飞摇了摇头,说:“我这是第二次见衍衍这样了,第一次是被许家退婚,那才她把自己关了几个月才慢慢的复原,这次也是一样,除了佣人送饭上去能够见到她以外,这几天我和她都没说上三句话。这孩子心很重的,而且她最爱美,现在脸上成这样,真的够她受的。”

陈捷痛心的说道:“她还不是为了我的孩子。”陈隽认识卓一飞,喊:“卓爷爷!”卓一飞把陈隽抱起来,对陈捷说:“隽隽很可爱,我们一家人都喜欢她,尤其是衍衍,不是我自夸,我们卓家人都是重情重义的,衍衍这样我是很赞赏她的。”

陈捷点了点头说:“嗯,的确,从我第一天认识她起,就知道她这人很正直,很重义气!所以,这次,我一定要给她一个交代!”陈捷想了想,说:“卓叔,你帮我照顾一下隽隽,我出去一下马上就来!”

陈捷出门先到花店预订了一大束玫瑰花,利用店员制作的功夫,他跑到金店,用他几乎所有的积蓄买了一枚很考究的钻戒,而后飞快的赶到了卓家。

卓一飞看着陈捷手上的东西,明白他要做什么,赞许的笑了,人小鬼大的陈隽也坏坏的看着爸爸笑了起来。

陈捷上了二楼,来到卓衍的房间,酝酿了半天,终于敲响了她房门。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 被封杀的中日军事模拟:轰炸东京 为祖国而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