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的小兵哥,你还好吗?(二)

zhuminjie001 收藏 1 98
导读:有了那次“教训”以后,哥几个呢还是同样去“观摩”大军,只是不再“想入非非”,不再尝试进入到部队营地里面去了。班主任老师还特意在一次班会上作为教育童鞋们的“例子”,把我滴老底给揭穿了,真相大白,被大黄几个取笑了好长时间…… 再次见到小杨兵哥是在放寒假前的几天。天气渐渐变冷,家里老母亲牵挂,寄了点钱来叫去买件过冬的厚衣服。那天下午独自一人到市里最繁华的商业街准备挑件“时髦”的衣服(靠,那个年纪已经开始知道臭美了)。 在刚拐进商业街入口的时候,只见一辆绿色带蓬布的“解放牌”军用卡车顺路边停着。三个

有了那次“教训”以后,哥几个呢还是同样去“观摩”大军,只是不再“想入非非”,不再尝试进入到部队营地里面去了。班主任老师还特意在一次班会上作为教育童鞋们的“例子”,把我滴老底给揭穿了,真相大白,被大黄几个取笑了好长时间……

再次见到小杨兵哥是在放寒假前的几天。天气渐渐变冷,家里老母亲牵挂,寄了点钱来叫去买件过冬的厚衣服。那天下午独自一人到市里最繁华的商业街准备挑件“时髦”的衣服(靠,那个年纪已经开始知道臭美了)。

在刚拐进商业街入口的时候,只见一辆绿色带蓬布的“解放牌”军用卡车顺路边停着。三个解放军战士带着“纠察”的红袖标以标准站立军姿在当街中间矗立,很威武、很威严!只是觉得很奇怪的是每人手中都握有一副巴掌宽,金属扣寒光闪闪的结实的棕红色牛皮军用武装带!看他们每个人的穿戴和军容军姿,整整齐齐,没必要再拿一根武装带做备用啊?

小杨兵哥就站在三人中间!显然地,他看到我了。微微地朝我点点头,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掠过脸庞…,我本想很热情地跟小杨兵哥打个招呼,一看那阵势,算嘞啵,人家在执勤,在那么严肃的场合,不合时宜呀!

朝小杨兵哥笑笑,径直走进“新潮流”服装店,买我滴“时髦”外衣去罢。

大约半个小时左右吧,抱着我挑好的衣服走出服装店,一抬头,眼前绝对令人震惊的一幕映入眼帘:刚才还好好地执勤的三个战士,其中有两位正一边一个架着一名穿绿军装(但是没有佩带领章、帽徽)的军人正往军车上拖,小杨兵哥的宽大武装带正朝军人背上抽去……

军人没有挣扎,只是用手护住头部,任由小杨兵哥的牛皮武装带抽在身上,发出“啪、啪”的闷响,那一定很疼啊!军车后面遮挡的蓬布忽地掀开了,抻出两双手,把军人提拎进了车箱……

整个过程当中,没有人发出什么声音,打人的没有出声、被打的也没有求饶。

三名战士整理完弄乱的军服,又恢复了刚才执勤时的严肃劲儿,静静地、标准地站立在当街中间,就象什么事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在小杨兵哥回身的一刹那,他看到了我,看到了因极度震惊而扭曲变形的一张大孩子的稚嫩的脸。还是刚才那不易察觉的微笑,看不出他有什么愧疚和难过的样子,回到他的岗位,继续执行他的任务……

那天回到宿舍,心情久久难于平静。从小到大,解放军叔叔的光辉形象一直都是美好而高大滴呀,怎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他们为什么要打自己的战友?而且打得这么凶?为什么被打的军人不出声,也不求饶?他犯了什么错?

这件不愉快的事以后,又好久没有见到小杨兵哥了。

第二年的夏天,高二秋季新学期开学,我又回到了学校。发现学校周围有了新的变化。原来开阔的操场对面不知什么打起了一道围墙,从教学楼二楼就可看清,原来学校操场外面已经建成了一座军营,整齐的加榴炮排满军营四周的炮库,中间是停放整齐的6轮解放牵引大卡。

听当地的同学说,在暑假时,我校操场外的空地建成了驻地炮团的营房,一个团的炮兵与我们为邻。

从此,我的高中住校生涯的作息时间就与部队密切联系在一起嘞。每天早晨听着炮团的起床号起床,晚上听着部队的熄灯号上床睡觉,不经意间竟养成了部队的作息习惯,现在想想,挺好笑!但就是从那会儿起,对我高中的求学起到了关键的引导作用――良好的的作息习惯,为住校生活和学习提供了好的前提,学习成绩也上来了。

就在新学期开学不久,学校篮球队迎来了一场特殊的比赛――与炮团某连进行一场篮球友谊比赛!所说是部队首长亲自到学校进行联系的,学校领导对此十分重视,校长亲自召集校篮球队员进行动员和训话。大意是这是与驻地部队搞好团结的需要,是军民共建的需要,是充分体现军民鱼水情、一家亲的需要,“友谊第一、比赛第二”……等等。

并且,为此校长大人真是拿出了“血本”,为校篮球队的队员们添置了新球衣、球裤和“回力牌”新球鞋,还特意在新球衣胸口上印上了大大的红色隶书体“二中”字样,背后加印了固定号码(这样做,比赛完后,就不用交回去了,就归你自己所有了,这可是“破天荒”滴头一次啊!)。要知道,在市里举行的全市中学生运动会上,校长大人都没有这样“大方”过,我们校球队的服装还是五花八门――自带!只是在上场比赛时在背后用别针钉上一个临时纸号牌哦!

于是,篮球队队员们知道了这次比赛的重要性!强烈要求教练加大训练力度,力争在比赛中取得好成绩。但是感觉教练老师并不怎么热情,淡淡地说道:正常训练就可以了,又不是争什么比赛名次,而且,在比赛时,大家要注意保护好自己……

教练老师的冷静,并没有影响到球队训练的热情。除了平常安排的正常训练课以外,队员们都自发地利用课余时间组织半场或全场的对抗性训练,热火朝天,每天都到天完全黑下来看不清为止!

终于,在一个星期五的下午,迎来了部队某连的球队。

战士们清一色的蓝运动短裤和白色无袖汗衫,汗衫上三个醒目的红色大字“尖刀连”分外夺目!从身体状况上看,明显滴比我们这些学生娃强健得多!一溜地“小平头”,十分精干。

热身过后,比赛正式开始。两队各五名主力首先出场。

小杨兵哥赫然就在其中!

小杨兵哥见到我,握手,象老熟人一样打呼:“嘿,没想到我俩在这里相遇呵!”。

第一次见到小杨兵哥如此灿烂的笑容。也不知说些什么好。只有“嘿、嘿”干笑两声作为回应。

一声哨响,比赛开始。说实话,兵哥们的球技确实不怎么样,不敢恭维。甚至连基本功都还过不了关,这从他们运球、带球、投篮的动作和攻防组织上就可明显看出。但兵哥们有一股子闯劲和凶劲,勇往直前的闯劲和凶劲!这是我们这群学生们学不来,也学不会的,自然在心中产生了一丝畏惧。

上半场未完,已经有两名同伴被“放翻”下场了,一位满脸鲜血,门牙磕掉两颗;一位膝盖青肿,走路都非常困难…,唉,看那样,真是“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啊。

上半场结束,兵哥队领先4分。中场休息,校长、教练老师关切地对我们队员讲:大家不要拼那么凶嘛,友谊第一、比赛第二嘛,还是要保护好自己,不要整伤了,对你们家长也不好交待。

现在,终于知道了教练老师为什么不那么热情了,他也是为了学生们好啊。

那边呢,连长也在大声呵斥,嘈杂之中隐隐听到连长说:干什么啊?嗯?这是跟地方学校的比赛啊,是一群学生!不是在老山战场上、也不是跟兄弟连队比赛。这是首长交给我们的任务,团结、友谊是第一位滴,干吗整那凶,嗯?把学生们伤严重了,你们咋交待啊?嗯?…

连长双手叉腰,上半身倾朝围着的战士们,兵哥几个象做错事的孩子,低头听着连长的训斥,没有人吭声。

连长训完话,走到这边来看看两位同伴的伤势,对校长和教练老师说道:“唉,对不住了,这帮小崽子们野惯了,战场上象老虎一样,咋到了地方还老虎一样呢?这不敌友不分了嘛。”校长急忙对连长说“没事、没事,刚叫校医检查了,只是皮外伤,首长不要往心里去。学生嘛,还是单薄了点。”嘴里虽这样说,但是脸上那表情可以明显看出对战士的“凶猛”的不满……

下半场继续比赛,明显滴感觉到兵哥们的动作“文明”多了,也跟我们一样一招一式,快攻,联防、盯人的防守阵势地认真滴来了几个回合。但鉴于上半场的教训,同学们还是放不开手脚,平时的水平也发挥不出来,最终以8分的差距输给了兵哥们。但也没有人再受伤了。

球赛结束后,两队组织了合影。小杨兵哥专门站到我的旁边,搂住我的肩膀来了一张。这张珍贵的合影,在后来一次次的搬家过程中最终遗失了。

晚上,学校特意留住部队球队进行了聚餐和联欢。在学校食堂大厅,校长和连长都做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大意呢都是些军民团结、鱼水情深、军民共建文明城市之类的话,现场气氛热烈。

学生们不允许喝酒,兵哥们呢本来可以喝酒,但由于学生们不喝酒,他们也不好意思喝白酒,每桌只来四瓶啤酒,由学校会喝酒的老师每桌一位陪着。

而且听说他们连长的酒量大得惊人,在团里,全团没有几个喝得过他的,团长、政委等主官都不是他的对手,但我们校长不喝酒,人虽陪着连长,也只是端着白开水在那忽悠,可以显明感觉到连长意犹未尽……

那次欢聚,终于了解到关于很多小杨兵哥的经历和往事……

(未完待续)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