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泽东为何不愿在1948年成立中央政府:不利革命

king6808 收藏 2 1102
导读:本文摘自《同舟共进》2011年第8期,作者:罗平汉 系中央党校教授、博导,原题:《夺取政权:中共的“神算”》 1948年,毛泽东曾预言:同蒋介石的这场战争,可能要打六十个月。这六十个月又可分为两个三十个月,前三十是我们“爬坡”到顶点,也就是打到我们占优势;后三十个月,叫做“传檄而定”,那时候,我们是“下坡”,有的时候不用打仗,喊一声,敌人就投降了…… 1946年全面内战爆发之后,从实力对比看,是国(民党)强共(产党)弱,但毛泽东等中共领导人基于国共人心的向背,明确提出蒋介石是能够战胜

本文摘自《同舟共进》2011年第8期,作者:罗平汉 系中央党校教授、博导,原题:《夺取政权:中共的“神算”》


1948年,毛泽东曾预言:同蒋介石的这场战争,可能要打六十个月。这六十个月又可分为两个三十个月,前三十是我们“爬坡”到顶点,也就是打到我们占优势;后三十个月,叫做“传檄而定”,那时候,我们是“下坡”,有的时候不用打仗,喊一声,敌人就投降了……


1946年全面内战爆发之后,从实力对比看,是国(民党)强共(产党)弱,但毛泽东等中共领导人基于国共人心的向背,明确提出蒋介石是能够战胜的,并多次对战胜蒋介石所需的时间作出预计。


从“参股”到“控股”:“计划用五年解决”


1945年抗战胜利前后,中共鉴于当时的形势与国共力量的对比,曾提出建立民主联合政府的主张。在这年召开的中共七大上,毛泽东在其政治报告《论联合政府》中提出,建立联合政府应分两步:“第一个步骤,目前时期,经过各党各派和无党无派代表人物的协议,成立临时的联合政府;第二个步骤,将来时期,经过自由的无拘束的选举,召开国民大会,成立正式的联合政府。”(《毛泽东选集》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显然,当时中共主张建立的联合政府,用毛泽东的话说,中共还只具有“参股”的性质,也就是使中共就全国性政权而言,从在野党(局部地区是执政党)转变为执政党之一。同时考虑到蒋介石坚持一党专政和个人独裁的一贯立场,及其对联合政府的反对态度,中共还一度有过成立解放区联合委员会,自己另起炉灶成立政府的想法。


中共七大不久,抗战胜利,形势发生重大变化,中共放弃了成立解放区联合委员会的设想,致力于推动联合政府的成立,而这样的政府能否建立,从根本上讲取决于蒋介石及国民党的态度。当时,中共方面对于建立联合政府是抱有诚意的,毛泽东冒着极大的风险赴重庆与蒋介石谈判,积极推动政治协商会议的召开,并在国共谈判中作出了许多重大让步。中共甚至计划将中央机关迁到江苏的淮阴,其中一个考虑是中共领导人参加联合政府后往来南京开会方便。但是,蒋介石最终以全面内战回应了中共的联合政府主张。


当时,虽然在实力对比上,国民党要比共产党强大得多,蒋介石对打败共产党似乎也很有信心,认为国民党有空军,有海军,有重武器和特种兵(这些共产党根本没有),因而可以速战速决,很快解决共产党问题。毛泽东则提出,“帝国主义和一切反动派都是纸老虎”,认为蒋介石集团貌似强大,实则外强中干,是完全可以打败的。1946年7月20日,即全面内战爆发后的第二个月,毛泽东就明确提出:“蒋介石虽有美国援助,但是人心不顺,士气不高,经济困难。我们虽无外国援助,但是人心归向,士气高涨,经济亦有办法。因此我们是能够战胜蒋介石的。全党对此应当有充分的信心。”


全面内战爆发之初,毛泽东制定了不计较一城一地得失、以歼灭敌人有生力量为目标的战略方针,而国民党凭借其人力物力上的优势,一度占领了中共控制的部分解放区。1946年10月,国民党军队占领晋察冀解放区的首府张家口,蒋介石为这一“胜利”冲昏头脑,悍然召开由国民党一党把持的所谓“国民大会”。这个“国民大会”的召开,等于彻底堵死了各党各派与国民党共建联合政府之路,不但为中共所坚决反对,也遭到了民盟等中间党派的拒绝。到这时,联合政府已彻底行不通,中共也就决心通过打倒国民党建立由自己领导的全国政权。当然,这个全国政权虽然是中共领导的,但并非为中共所独占,而是包括各民主党派与无党派民主人士在内的民主联合政府。


1947年7月,以晋冀鲁豫野战军强渡黄河、千里挺进大别山为标志,人民解放军由战略防御转入战略反攻,战争形势日渐朝着有利于中共的方向发展。在这种情况下,毛泽东以其战略家的眼光开始预计战争进程,并首次作出了5年解决国共战争问题的估计。1947年7月21日至23日,中共中央在陕北靖边县的小河村召开扩大会议,毛泽东在分析形势时提出:对蒋介石的斗争,计划用5年(从1946年7月算起)解决,看过去这一年的作战成绩是有可能的。说5年,用不着讲出来,还是讲准备长期奋斗,5年到10年甚至15年。不像蒋介石那样,先说几个月消灭我们,不能实现又说再过几个月,到了现在又说战争才开始。(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毛泽东年谱(1893—1949》下卷,中央文献出版社1993年版;《胡乔木回忆毛泽东》,人民出版社1994年版)这是中共领导人第一次明确提出用五年或者更长的时间打倒蒋介石。


虽然毛泽东估计有可能5年打倒蒋介石,但他并不认为中共此时已具备建立全国性政权的条件。1947年春夏之际,林彪曾打电报给毛泽东,建议考虑成立民主联合政府问题。毛泽东在7月25日复电称:“建立民主联合政府的时机尚未成熟,在第二年作战再歼敌一百个旅左右,攻占中长、北宁大部,平绥、同蒲全部,并向长江流域发展,全国人民更加同情我党之时,可以考虑此问题。”


基于形势的变化,也基于鼓舞全国人民同国民党反动派斗争的信心,1947年10月10日,也就是南京政府的国庆日这一天,中共中央公布《中国人民解放军宣言》(即“双十宣言”),第一次明确提出“打倒蒋介石,解放全中国”的口号,并且公开号召:“联合工农兵学商各被压迫阶级、各人民团体、各民主党派、各少数民族、各地华侨和其他爱国分子,组成民族统一战线,打倒蒋介石独裁政府,成立民主联合政府。”这是全面内战爆发之后,中共首次倡导成立排除国民党反动派在外的民主联合政府。


显然,中共于此时所提的联合政府中,将居于领导地位——不再是“参股”,而是“控股”了。


“爬坡”与“下坡”:吸取江西中央苏区之教训


中共中央在“双十宣言”中虽然发出了成立民主联合政府的号召,但并不等于说成立联合政府已摆上了议事日程,这只是中共与各党各派共同奋斗的一个目标。


1947年12月,中共中央在陕北米脂县的杨家沟召开扩大会议(史称十二月会议),毛泽东在向会议提交的书面报告《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中提出:“中国人民的革命战争,现在已经达到了一个转折点。这即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已经打退了美国走狗蒋介石的数百万反动军队的进攻,并使自己转入了进攻。”“现在,战争主要地已经不是在解放区内进行,而是在国民党统治区内进行了……这是一个历史的转折点。这是蒋介石的二十年反革命统治由发展到消灭的转折点。这是一百多年以来帝国主义在中国的统治由发展到消灭的转折点。”(《毛泽东选集》第4卷,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毛泽东在会议的讲话中还说,从现在到明年一年内,国内形势还会有很大变化,有利于我们。革命的长征已经到了高潮,将来还会更高。高潮主要表现在战争的胜利,但战争仍是长期的,这样大的国内敌人和美帝国主义,不会甘心于失败的。战争还要准备四五年,也可能还要长些。


在十二月会议上,又有人提出成立民主联合政府问题,毛泽东仍认为条件不成熟,会议为此作出两项重要决定:一、中国革命战争应该力争不间断地发展到完全胜利,应该不让敌人用缓兵之计(和谈)获得休整的时间然后再来打人民。二、组织革命的中央政府的时机目前尚未成熟,须待我军取得更大胜利,然后考虑此问题,颁布宪法更是将来的问题。这说明,毛泽东一方面科学地预见中国革命的高潮将迅速到来,中共即将迎来执政全国的局面;另一方面对于建立全国性的政权又持十分谨慎的态度。


之所以如此,很大程度上也是吸取当年在江西时期过早地成立中华苏维埃共和国的教训。1931年11月,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在江西瑞金宣告成立。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作为一个全国性的政府,面积人口都很有限,虽然模仿苏联组建了政府的各个部门,但这些机关有的仅具有象征意义(如外交人民委员会)。既然已是一个“国家”,自然就有了相应的疆域,作为这个“国家的武装力量”的红军,就承担了守卫疆土的责任。如此一来,使原本灵活作战,尤其善于运动中歼敌的红军,一方面由于国民党的堡垒政策无法进行外线作战,另一方面又担心一旦自身转入外线作战,国民党军会乘机占领苏区(这将意味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就没有固定的疆土了)而不敢离开根据地。因此,中华苏维埃共和国成立之后,中央苏区的反“围剿”战争,就已经不单是从军事上打破敌人“围剿”的问题,而是在反“围剿”的同时,必须千方百计扩大这个共和国的疆域,至少要不惜一切代价守住这个共和国的疆域。第五次反“围剿”初期的冒险主义,反“围剿”后期的“御敌于国门之外”的保守主义,都是由此而来。正因为害怕这个共和国的丧失,故而在反“围剿”的过程中患得患失,既不敢大踏步进入国民党统治区,亦不敢大踏步后退诱敌深入。在越来越被动的形势下,要想保存革命的有生力量,唯有战略转移即长征一途。历史证明,过早地建立中共领导的全国政权,并不利于革命进程的推进。


1948年3月21日,毛泽东在《关于情况的通报》中进一步提出:“本年内,我们不准备成立中央人民政府,因为时机还未成熟。在本年蒋介石的伪国大开会选举蒋介石当了总统,他的威信更加破产之后,在我们取得更大胜利,扩大更多地方,并且最好在取得一二个头等大城市之后,在东北、华北、山东、苏北、河南、湖北、安徽等区连成一片之后,便有完全的必要成立中央人民政府。其时机大约在1949年。”(《毛泽东选集》第4卷)


虽然中共中央并不打算在1948年成立中央人民政府,但随着战争形势的日益向前发展,中共还是开始了执政全国的准备工作。1948年3月,毛泽东离开陕北前往晋察冀与中央工委会合途经山西临县三交镇时,曾说:同蒋介石的这场战争,可能要打六十个月,六十个月者,五年也。这六十个月又可分为两个三十个月,前三十是我们“爬坡”到顶点,也就是打到我们占优势;在后三十个月,叫做“传檄而定”,那时候,我们是“下坡”,有的时候不用打仗,喊一声,敌人就投降了。(《杨尚昆回忆录》,中央文献出版社2001年版)同月,刘少奇在中央工委会议上也指出:目前的形势是准备和争取全国的胜利,不应只在口头上、思想上、精神上来准备,而且要在组织上、政策上、干部上、机构上、具体办法上来准备。4月30日,中共中央发布纪念“五一”劳动节的口号,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发出了“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各社会贤达迅速召开政治协商会议,讨论并实现召集人民代表大会,成立民主联合政府”的号召。中共的这一号召立即得到了全国各民主党派、各民主人士和海外华侨的拥护。此后,在国民党统治区和香港等地的民主人士,陆续北上进入解放区。


“铲地基”到“起房子”:“已完全有把握战胜国民党”


到1948年6月底,经过两年的作战,人民解放军的总兵力,已由原来的127万发展到280万,同国民党军总兵力的对比,已从战争开始时的1:3。37,变为1:1。3,并且经过新式整军风运动士气高涨;武器装备也得到极大改善,已经具备攻坚作战能力。解放区的面积已达到135。5万平方公里,占全国面积的24。5%;人口1。68亿,占全国人口的37%,在广大的老区、半老区已经完成了土地改革。为此,中共中央和毛泽东判断,再过三年左右就可从根本上打倒蒋介石了。7月18日,中共中央在《关于揭破敌人的和平阴谋的指示》中指出:“依据过去两年的作战成绩,加上今后的更大努力,执行正确的军事政治经济文化各项政策,大约再打三年左右,就可以从根本上消灭中国的反动势力,在全国范围内建立人民民主共和国,我们自己及全国人民就可以永远过和平自由幸福的生活了。”(中共中央档案馆《中共中央文件选集》第17册,中共中央党校出版社1992年版)


1948年9月8日至13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西柏坡召开会议(即九月会议)。毛泽东在分析国际国内形势后指出:“我们的战略方针是打倒国民党,战略任务是军队向前进,生产长一寸,加强纪律性,由游击战争过渡到正规战争,建军五百万,歼敌正规军五百个旅,五年左右根本上打倒国民党。”(《毛泽东文集》第5卷,人民出版社1996年版)这里所说的5年左右打倒国民党,是从1946年全面内战爆发后算起的,预计到1951年中便可完成消灭国民党军主力的任务。对于这一问题,他在为会议作结论时又补充说,所谓蒋政权就是表现在他的军队上,我们一时打不到江南去也不要紧,蒋的力量80%在江北,消灭了他的力量,也就算把他打倒了。在这次会议上,毛泽东还讲到了成立中央政府的问题。他说:“中央政府的问题,十二月会议只是想到了它,这次会议就必须作为议事日程来讨论。”“政协今年下半年或明年上半年要开一次会,现在开始准备。战争第四年将要成立中央政府。这个政府叫做什么名字,或叫临时中央政府,或叫中国人民解放委员会,其性质都是临时性的中央政府。究竟叫什么,到那时再定。”(《毛泽东文集》第5卷)


同年10月10日,毛泽东为中共中央起草了《中共中央关于九月会议的通知》,将这次会议的基本情况和决定向全党通报,并且指出:“根据过去两年作战的成绩和整个敌我形势,认为建设五百万人民解放军,在大约五年左右的时间内(从1946年7月算起)歼敌正规军共五百个旅(师)左右(平均每年一百个旅左右),歼敌正规军、非正规军和特种部队共七百五十万人左右(平均每年一百五十万人左右),从根本上打倒国民党的反动统治,是有充分可能性的。”“现在,我们正在组织国民党区域的这些党派和团体的代表人物来解放区,准备在1949年召集中国一切民主党派、人民团体和无党派民主人士的代表们开会,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毛泽东选集》第4卷)


形势的发展比人们预料的还要快。1948年10月31日,辽沈战役尚未结束,毛泽东就在致林彪、罗荣桓等人的电报中提出:“中央九月会议规定五年左右建军五百万,歼敌正规军五百个旅,根本上打倒国民党的任务,因为战争迅速发展,可能提早一年完成。”11月2日,辽沈战役结束。此役共歼敌47万人,使东北全境获得解放。更为重要的是,辽沈战役的胜利使军事形势发生了重大变化,使“人民解放军不但在质量上早已占有优势,而且在数量上现在也已经占有优势”。到这时,国民党的全部军队包括陆海空军、正规军非正规军、作战部队和后勤机关在内,只有290万左右的人数。人民解放军则增至300余万人。毛泽东认为“原来预计的战争进程,大为缩短。原来预计,从1946年7月起,大约需要5年左右时间,便可能从根本上打倒国民党反动政府。现在看来,只需从现时起,再有一年左右的时间,就可能将国民党反动政府从根本上打倒了”。


基于这一估计,召开新的政治协商会议、组建中央人民政府提到了议事日程。1948年12月30日,新华社发表毛泽东《将革命进行到底》的新年献词,明确提出:“1949年将要召集没有反动分子参加的以完成人民革命任务为目标的政治协商会议,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的成立,并组成共和国的中央政府。这个政府将是一个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之下的、有各民主党派各人民团体的适当的代表人物参加的民主联合政府。”(《毛泽东选集》第4卷)1949年1月6日至8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在西柏坡召开会议,讨论形势与任务问题,会议通过的《目前形势和党在1949年的任务》的决议中指出:“整个国民党在长江以北的战略上的战线已经崩溃,国民党在其统治区域内是处在极大的混乱和崩溃的状态中。我们已经完全有把握地在全国范围内战胜国民党。1949年和1950年将是中国革命在全国范围内胜利的两年。”


毛泽东在会上提出了中共新一年里的十七项任务,包括召开中共七届二中全会,准备召开政治协商会议,成立中央政府,宣告中华人民民主共和国成立。1月8日,他在会上作结论时说:“如果完成了全国革命的任务,这是铲地基,花了三十年。但是起房子,这个任务要几十年工夫。”(《毛泽东传(1893—1949)》,中央文献出版社1996年版)于是,中共加紧了“起房子”即执政全国的准备工作。随后召开的中共七届二中全会和筹备新政协,就是其中的重要准备。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东风,东风:目标韩国首尔 导弹准备发射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