兵王之王 第一卷 神秘兵符 第三十六章 炼狱2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58.html

“喂,什么意思?”如坐针毡熊小兵伸长脖子追问道。

“睡了一觉之后,我突然想起,整个空地的四周貌似都被我埋了地雷,你们想出去是不可能了。而且当遥控器失效之后,这些地雷彼此之间便会自动编织成一张压力感应网,只要任何一个点上的压力持续超重五秒钟,便会引起全部地雷的爆炸!至于所能承受的压力值究竟是多少,我也没有试过,不过,我的建议是你们最好采用匍匐的姿势行进,身体尽量紧贴着地面,那样压力会小得多!还剩下不到一分半钟的时间,Good luck!各位!”

“嘟!——”的一阵刺耳的长鸣之后,整个林子里顿时又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

不知是绝望了,还是被吓懵了,众人直接摇身一变,转而一个个成了搁浅的海龟,无论怎么挣扎,四肢却就是僵硬的一动也动不了。

“嘀!嘀!嘀嘀!嘀嘀嘀……”

偏偏此时,旁边又冷不丁的响起一阵急促的滴答声。一朵沉重的阴云骤然间飘荡至每个人的头顶。

“靠,没时间了!”

“怎么办?怎么办?……”

“地雷不会真的要爆炸了吧?”

“呜呜……”

无限复制的恐惧之下,有的人紧张的喘不过气来,有的人则语无伦次,有的人干脆失声痛哭。

一时间,整个场面显得异常的嘈杂、混乱,

“操!——都他娘的给老子安静点!”眼看着就要失去控制,终于,被吵得头都快要炸了的熊小兵再也受不了了,“噌!”的一下跃起身,冲着还在嚷嚷个不停的一些人发出恶狗一般的咆哮。

猛然间,几乎所有人都被熊小兵那掺杂着浓烈杀气的奇迹举动吓得瞠目结舌,尤其是刚刚他那带着一丝狰狞的冰冷面孔,竟然与之前的黑大个颇有几分神似,以至于一些个想要出言顶撞的家伙皆是情不自禁的乖乖低下了头去。

此时,滴答声又响了七、八下,每响一下,都像是地狱的丧钟敲打在众人的心头。

有的人干脆已经闭上了双眼,静候着锋利的破片从自己的胸膛划过,并随之将自己切成若干块,然后一点点被硝烟与烈日烤成焦炭。

相反,面对着一步步逼近的死神,熊小兵却是一秒比一秒的冷静,只见其继续冲众人怒吼。

“有谁愿意排在第一个?”

除了与他相识的四人,其他人没有一点反应。

“有谁想等死?”

全部都摇了摇头。

“OK!”

熊小兵快速的扫了一眼整个空地,然后二话不说,当即重新趴回到地上,咬牙第一个朝前方爬了出去。

临走前,头也不回的吼了最后一句:“不想死的就他娘的跟在后面,撑不住了提前吱一声,大不了一起玩完!”

在他之后,二虎愣也不打的跟了上去,眼镜、王俊、朱葛也都无一例外的紧追了上去。

“是孬种,就给老子趴着别动!”最后一个跟上的朱葛爬出发前还不忘拧头撂下一句狠话。

“哧啦!——”

朱葛的话音未落,熊小兵一边的袖口上便径直的被划开一道长长的口子,虽然只是在其小臂上留下一道淡淡的青紫色淤痕,但声音传到那些还在犹豫不决的人耳里,却仿佛在无形之中拼命的撕扯着他们各自麻木的神经。

“哧!——”

这一次,熊小兵就没那么好运了,一不小心,左边大腿内侧便被一块暗藏的石头扎破,滚烫的鲜血瞬时染红了整块石头。

从头至尾,熊小兵却一直视而不见,仍旧只是一停不停的拼了命前行,似乎早已忘记了痛楚,不过,仔细观察还是会发现,每爬一步,前者的面部肌肉都会剧烈的抽搐一下,同时额头也会随之密密麻麻的泛滥出一层新汗珠。而当汗珠滴落到身下的石块之上,随即又会如同一滴水滴到了油锅里,“吱吱!”的折磨人的神经。

“哧啦!——”

“吱吱!——”

“噗嗤!——”

…………

旁边的滴答声已然催命似的在敲,犹豫一秒即距离死神更进一步,是痛痛快快的死,还是无比痛苦的活着,自打进入林子的那一刻起,众人就一直艰难的在做这道选择题。

事实证明,勇敢的直面死亡,甚至做到超然境界,远没有表面看上去那么简单,此时此刻,哪怕有一丝的希望,只要那个人还没彻底绝望,十有八九会将其当成救命稻草一般死死抓住,并且极易爆发出惊人的求生潜能。

不出意外,剩下的所有人再一次毫不犹豫的选择了后者,当急促到极致的滴答声戛然而止的那一刻,整整匍匐了一圈的熊小兵抬头刚好瞧见最后一个移动身躯朝前爬去的人的脚后跟。

桫椤树顶,黑大个饶有兴致望着下面空地上由若干个“凹”型连接成的人体长城,赞许的点了点头,然后将双手背在脑后继续酣睡。

与此同时,众人面临的真正考验也才刚刚开始。

自打熊小兵与最后一名对接之后,便再也没有了所谓的排头兵,从而真的成了牵一发而动全身。

只要有一个人停下或稍微迟钝一下,整个队伍的节奏便会立即被打乱,说不定接下来空地上便会立即胳膊、大腿四处乱飞……

对于一个才组建了不到十个小时的队伍而言,这无疑是一个极其严峻的挑战。

除了要精神高度集中之外,肉体上同样少不了痛苦的折磨。

因为听了黑大个的建议,即使熊小兵已经竭尽所能做到蹑手蹑脚、如履薄冰,但还是两圈不到便伤痕累累,衣衫褴褛。

又爬了两圈,其整个正面便已经血肉模糊,不堪入目,外加上身下炙热石头的烘烤,不论是爬过的路线上,还是自己身上,全部红黑一片,分不清究竟是蒸发后的血渍还是被烧焦了的死皮。

与之相比,最让众人难以忍受的,还是时间上的漫长煎熬。

由最开始的趴着,三圈之后换成侧身匍匐,直到整个手臂鲜血横流不得不仰面朝天,接着迎头暴晒至肚子上的伤口翻得犹如两根挤在一起的香肠之际,才又行尸走肉一般机械的抬起另一只手臂继续前行……

没有人出声喊疼,更没有人说支持不住,此刻,众人的脑海之中,除了“不能停!”这一个念头,便再也没剩下任何一样东西。

因而,整个队伍就这样一直不知疲倦的艰难向前蠕动。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