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修成为阻碍俄罗斯共产化的最大障碍

扫射你 收藏 0 220
导读:苏修在经过苏联的执政时期后,被人们所抛弃。 因为它已经变异和腐败了。 他的目标,已经从为人民奋斗,变成了角逐权利,排挤内斗。 共产新生力量,只会被其异化和压制。 最典型的莫过于勃列日涅夫的贪腐案。 勃列日涅夫女婿丘尔巴诺夫贪腐案是苏联上世纪80年代轰动一时的案件。丘尔巴诺夫从一个普通技工开始,不断钻营,一路升迁直到苏联内务部第一副部长。丘尔巴诺夫在担任内务部副部长期间,结成了一个庞大的关系网,贪污了大量国家财产。1987年1月14日,丘尔巴诺夫被捕。1988年12月
近期热点 换一换

苏修在经过苏联的执政时期后,被人们所抛弃。


因为它已经变异和腐败了。


他的目标,已经从为人民奋斗,变成了角逐权利,排挤内斗。


共产新生力量,只会被其异化和压制。


最典型的莫过于勃列日涅夫的贪腐案。


勃列日涅夫女婿丘尔巴诺夫贪腐案是苏联上世纪80年代轰动一时的案件。丘尔巴诺夫从一个普通技工开始,不断钻营,一路升迁直到苏联内务部第一副部长。丘尔巴诺夫在担任内务部副部长期间,结成了一个庞大的关系网,贪污了大量国家财产。1987年1月14日,丘尔巴诺夫被捕。1988年12月30日,苏联最高军事审判庭判处丘尔巴诺夫12年徒刑,没收全部财产。


高凤仪着《勃列日涅夫女婿罪行始末记》,北京理工大学出版社1989年6月出版。作者查阅了大量原始资料,比较详细地记录了丘尔巴诺夫发家、贪腐、没落的全过程。


一、攀上高枝


1936年11月11日,丘尔巴诺夫出生在莫斯科一个普通的五口之家,父亲是莫斯科市某区的党委书记,母亲是家庭妇女。


丘尔巴诺夫中学毕业之后,进入一家飞机工厂做技工。丘生性活泼,头脑机灵,当上了团小组长,车间团支书。在苏联普及中等教育的运动中,丘尔巴诺夫曾经被工厂送入技术学校学习。毕业之后,丘的工作接二连三发生了一连串变动。1959年,他作为表现优秀的基层团干部被选拔到莫斯科市列宁格勒区团委当干事,随后调任莫斯科团市委任督导员。同年考入莫斯科大学哲学系函授班。不久被俄罗斯联邦内务部劳动局任教育处处长助理。在莫斯科大学函授班学习期间,他与一位叫塔玛拉的女同学相爱成婚。1963年,他们有了一个活蹦乱跳的小儿子。1964年,丘尔巴诺夫从莫斯科大学哲学函授班毕业,被调到苏联共青团中央宣传部任处长。几乎与此同时,他相当突然地宣布与塔玛拉断绝婚姻关系。从此对这对被遗弃的母子,丘尔巴诺夫再也未曾看过一眼。丘尔巴诺夫离婚之后,长期单身,家里女友盈门,每日不断。


丘尔巴诺夫在团中央宣传部干了6年,最重要的收获是结识了苏联内务部部长谢洛科夫的大儿子、团中央宣传部长伊戈尔。二人称兄道弟,过从甚密。


1970年6月,丘尔巴诺夫离开团中央,调任苏联内务部劳改局政治部主任,官阶中校。据传伊戈尔为丘尔巴诺夫的这次升迁帮了不少忙。


1970年9月,一个周末的晚上,丘尔巴诺夫在一次朋友聚会中认识了苏联最高领导人勃列日涅夫的女儿加莉娅。两人交上了朋友。从此,飞黄腾达的大门向丘尔巴诺夫敞开了。


加莉娅是莫斯科赫赫有名的风流女郎。年轻时她与一位马戏团演员结婚,不久离异,又与莫斯科文学艺术界的浪荡公子们混在一起,名声狼藉。她的父亲勃列日涅夫对她也无可奈何。


结识加莉娅之后,丘尔巴诺夫断绝了与前女友们的一切往来,专心追求加莉娅。1971年4月17日,丘尔巴诺夫和加莉娅正式结婚。勃列日涅夫对女儿的婚事极为满意。


丘尔巴诺夫攀上高枝,从此开始了飞黄腾达的历程。


二、飞黄腾达


这对新人婚后的亲密关系持续了一段时间。不久,加莉娅旧“病”复发,又开始了原来的浪荡生活。丘尔巴诺夫无可奈何,只好视而不见,将自己的闲暇时间尽可能在岳父身边度过。勃列日涅夫对这位乘龙快婿非常满意。这一切为今后丘尔巴诺夫的不断升迁打下了基础。


婚后不久,勃列日涅夫就向内务部长谢洛科夫建议,提拔丘尔巴诺夫为内务部主管人事的副部长。丘尔巴诺夫资历浅薄,工作毫无建树,从一个中校级官员一跃为副部长,当然难服天下人之心。谢洛科夫通过多种渠道向勃列日涅夫建议收回成命,并允诺为丘尔巴诺夫的前程做出最佳安排。


在谢洛科夫的安排下,1971年4月,丘尔巴诺夫晋升上校军衔。同时,丘尔巴诺夫的背景在内务部广为人知。


1973年11月,37岁的丘尔巴诺夫晋升少将军衔。


1975年-1977年,丘尔巴诺夫担任苏联内务部内务军总政治部主任。


1976年苏共25大上,丘尔巴诺夫被选举为苏共中央检查委员会委员。


1977年10月,41岁的丘尔巴诺夫晋升中将军衔。


晋升中将之后,丘尔巴诺夫无法满足现有职位,觊觎副部长的宝座。1977年10月,内务部主管人事的副部长尼基金被突然解除职务,调任另职。1977年11月,丘尔巴诺夫当上了内务部主管人事的副部长。


当上副部长两年之后,1979年12月,内务部第一副部长巴布金神秘自杀身死。1980年1月,丘尔巴诺夫升任内务部第一副部长。1980年10月,45岁的丘尔巴诺夫晋升上将军衔。在当年的苏共26大上,他被“选举”为苏共中央候补委员,兼任苏共中央检查委员会委员。


当上第一副部长之后,丘尔巴诺夫得陇望蜀,妄图当上内务部的一把手。勃列日涅夫不顾重病,亲自出马,建议提拔内务部长谢洛科夫调任苏联部长会议副主席,同时建议苏共组织部长选拔一位能够接替谢洛科夫担任内务部长的“合适”人选。但是苏共政治局对谢洛科夫任命并未通过,丘尔巴诺夫当内务部长的愿望没能实现。


丘尔巴诺夫和他的岳父一样,是一个勋章迷。从1972年到1981年的10年间,他先后获得了只有做出重要贡献者才能得到的红旗勋章和红星勋章,还有17枚各种奖章和苏联内务部功勋工作者称号。此外,还有苏联的兄弟和友好国家领导人和内务部门负责人为讨好而白送的26枚各种奖章。更令人啼笑皆非的是,1980年,莫斯科举办奥运会,内务部一批干警因为维护治安有功而被授予国家奖金。丘尔巴诺夫与此事无关,居然在获奖名单中名列榜首。


一人得道,鸡犬升天。丘尔巴诺夫如火箭一般上升,他的三亲六故也大沾其光。他的妹妹及第一个妹夫在意大利、英国等发达国家工作数年;他的弟弟不懂外文,居然在苏联驻日内瓦联合国机构工作数年。他的父母,则从普通住宅搬到一套舒适阔气的公寓住房。


三、驸马爷的领导风格


丘尔巴诺夫对内务部工作并不感兴趣。


丘尔巴诺夫晋升副部长后,对业务并不熟悉,照理应该勤奋学习,力争胜任本职工作。但是他对业务根本不感兴趣。从进入副部长办公室的第一天起,他从来就没有听取过老资格专家的情况介绍,也从未认真研究和规划过内务部干部队伍的长远建设。他对掌管的人事工作完全外行,也没有很大的兴趣。他从不自己动手起草文件和讲话稿,当秘书们把起草的文件送到面前时,他常常连看也不看一眼,就大笔一挥签字。


丘尔巴诺夫虽然不具备管好大事的能力,但却乐于在一些小来小去的方面花费力气。当上副部长不久,他就亲自下达一道命令:从即日起,内务部办公大楼内禁止吸烟。平时闲来无事,他就跑到大楼走廊里,拦住那些帽子戴得不正、皮鞋上有灰的军官,狠狠教训他们一通。


自从当上副部长,原来就非常看重仪表打扮的丘尔巴诺夫更加注意自己的风度。他下令内务部总务局长为自己专门找到一名兼搞美容的高级理发师。每天早上八点半钟,进入办公室后的第一件事就是由理发师梳理吹风。


丘尔巴诺夫当上副部长,马上做出规定,任何人要向他请示工作,必须首先经过他的秘书。而且早上上班后一个小时内(整容时间)和午饭后的二个小时内(睡午觉时间)任何人不得打搅。于是,在他的办公室外面经常同时有几个警官手持公文排队等待召见,而从他的办公室里则常常传出他高声训人的声音。


仗着自己驸马爷的特殊身份,丘尔巴诺夫在各种场合都我行我素、肆无忌惮。克里姆林宫的宴会,他常常不请自到;迎送外国高级代表团的隆重仪式上,他经常抛头露面,主动出席。


按照规定,政治局委员一级的干部乘坐的专车是黑色的吉尔牌高级轿车,同时配备一辆伏尔加派警卫车在前鸣笛开道。副部级干部配备的专车是黑色“伏尔加”普通轿车。1980年初,丘尔巴诺夫就任内务部第一副部长,立即向部长谢洛科夫提出要求,要求配备一辆“海鸥”牌专车,遭到部长拒绝。丘尔巴诺夫在部长办公室拿起部长的电话,直接给部长会议主席柯西金打电话,直接提出要求。柯西金无法拒绝,第二天,丘尔巴诺夫就得到了一辆崭新的“海鸥”牌轿车。


丘尔巴诺夫喜欢到苏联各地视察旅行。丘尔巴诺夫不管走到哪里,都受到国家元首级的待遇。他到外地视察,走一路喝一路出尽洋相。有一次到某地视察,灌得酩酊大醉,人事不省。这可吓坏了当地的官员,十万火急地招来医生,打针灌药,折腾了大半夜。待丘尔巴诺夫终于恢复知觉,哪还顾得上视察,马上派专机把他送回莫斯科。


丘尔巴诺夫就是这么一个人,在各地视察过程中出尽洋相,但是他本人不以为耻,反以为荣。


四、专横跋扈,打击异己


借助岳父权势爬上高位的丘尔巴诺夫心里很清楚,内务部里的许多人了解他的底细,也对他的种种恶行深为不满。对这些人,丘尔巴诺夫的态度毫不含糊,排斥打击,决不宽容。


1976年,内务部政治思想教育工作局局长扎祖林少将主持编写了一本有关内务部系统思想政治工作经验的论文集。内务部内部发行之后反映不错。于是扎祖林又将原书进行了必要修改,准备送法律出版社出版大量发行。


一段时间以来,内务部作风涣散,歪风盛行。这都是与丘尔巴诺夫任用亲信拉帮结派打击异己等作风有关。1979年的一次内务部意识形态工作会议上,扎祖林当着部长谢洛科夫、副部长丘尔巴诺夫以及全国内务系统的同事,对丘尔巴诺夫进行了同志式的批评。丘尔巴诺夫怒不可遏。当天,内务部领导就签署了解除扎祖林职务的命令。


扎祖林没有低头。他来到苏共中央,就此事提出申诉。苏共中央接受了他的申诉,扎祖林又回到工作岗位,但是只有短短的几个月。1980年。内务部又一次签署了解除他职务的命令。扎祖林被解除局长职务,连降数级。此后,扎祖林主编的书籍正式出版了,署名却是:丘尔巴诺夫主编。


克雷洛夫将军是一位富于改革精神的内务部部务委员。他于1967年就调到内务部,在部长的主持下,大力推行各种改革措施。这样就与丘尔巴诺夫不断发生冲突。丘尔巴诺夫施展各种手段,将克雷洛夫排挤到内务部科学院大人院长。就这样,丘尔巴诺夫还是不放过他。1978年,内务部组成了一个由丘尔巴诺夫领队、70人组成的工作检查委员会,对内务部科学院进行全面检查,并很快发现了一系列“经济问题”。克雷洛夫被迫以健康原因辞职。1979年4月19日,克雷洛夫退役回家。第二天,克雷洛夫全副披挂,在科学院自己的办公室自杀身亡。


顺我者昌,逆我者亡。为了建立个人统治,丘尔巴诺夫就这样在内务部里排斥异己,一次又一次地暴露了他丑恶的嘴脸。


五、欲壑难填


1980年11月13日,是内务部谢洛科夫的710岁生日。苏联全国内务系统上下齐动员,为部长大人准备生日贺辞和生日礼物。这是一个讨好上级的绝佳机会。送什么好呢?丘尔巴诺夫的亲信卡利宁告诉他,苏联财政部的金库里面收藏着一块精致异常的金表,是过去外国领导人送给苏联领导的礼品。怎样把这块金表搞出来?两人一合计,想出了一个可以掩人耳目的锦囊妙计。丘尔巴诺夫通过关系,让这块金表摆上莫斯科一家珠宝店的柜台,标价4000卢布。卡利宁守候在珠宝店柜台,迅即买下这块金表。两个合伙将这笔账记到送给非洲某国领导人的账上。然后丘尔巴诺夫安排卡利宁守候在部长办公室门口,等其它副部长都离开部长办公室之后,阻拦其它人进入办公室。丘尔巴诺夫将这块昂贵的金表戴到了部长的手腕上。


丘尔巴诺夫自从当上副部长之后,开始大肆从乌兹别克共和国等地收受贿赂。丘尔巴诺夫被捕后,查处的受贿金额达65万卢布,实际收受的贿赂,可能连他自己都不知道到底有多少。


为了勒索贿赂,丘尔巴诺夫使用各种手段敲打他的索贿对象。他曾经做过一个试验。在视察乌兹别克的布哈拉州期间,丘尔巴诺夫在州委第一书记卡利莫夫陪同下一起走进一家商店。店里的顾客虽不认识丘尔巴诺夫,但是知道来的肯定是大人物,就向他抱怨商品短缺、生活困难。丘尔巴诺夫利用这个机会狠训卡利莫夫,整整一整天脸色阴沉,扬言向莫斯科报告这个“严重问题”。卡利莫夫吓的浑身筛糠,当晚摆下宴席,向总书记女婿大献殷勤。酒过三巡,卡利莫夫悄悄递给丘尔巴诺夫一万卢布。直到这时,丘尔巴诺夫才露出笑脸,用手拍拍卡利莫夫的肩膀说,“好吧,我的书记同志,那件事我就不再向莫斯科报告了”。


当然,这只是一个小小的伎俩。更重要的是丘尔巴诺夫可以利用自己手中的权力,为行贿者谋取个人好处。丘尔巴诺夫和地方各级官员沆瀣一气,为贪污腐败大开方便之门。丘尔巴诺夫收受的最大的一笔贿赂是1982年乌兹别克内务部长送给他的20万卢布。乌兹别克的地方官也通过行贿得到丘尔巴诺夫的保护。勃列日涅夫去世之后,苏联当局查处了乌兹别克加盟共和国贪污盗窃案。整个70年代,这个贪污盗窃集团瞒天过海,每年向苏联中央政府虚报棉花产量几十万吨,总计谎报45万吨,骗取国家60亿卢布,其中有20亿卢布被这个犯罪集团侵吞挥霍,其中在这些罪犯家里搜出的现金就达4200万卢布。


金钱,像流水一样流进丘尔巴诺夫的腰包。丘尔巴诺夫每次从乌兹别克视察回到家里,清理行装,他的衣兜、手提箱、旅行包里面到处都是钱。有些钱,他甚至不知道是谁送的。


六、可耻下场


丘尔巴诺夫的种种劣迹在其岳父当政时就已经引起了苏联人民的强烈不满。


1982年11月,勃列日涅夫去世。失去了保护伞,丘尔巴诺夫的好日子也到头了。


勃列日涅夫去世之后,安德洛波夫就任苏联新领导人。随后,内务部长谢洛科夫贪污腐败案被查处。1983年12月13日,谢洛科夫自杀。费多尔丘克就任内务部长。不久,丘尔巴诺夫被免除内务部第一副部长职务,转任内务军副司令员。1986年8月,丘尔巴诺夫被解除在内务部担任的职务,9月他被内务部正式除名。


1987年1月14日,丘尔巴诺夫被捕。丘尔巴诺夫被指控贪污受贿65万卢布(按当时汇率约合105万美元),这在当时已经是一个惊人的金额。


在审讯过程中,丘尔巴诺夫极力否认他的犯罪事实。最后,经过法庭辩论为法官确认查实的受贿金额仅仅为9万卢布。


1988年12月30日,苏联最高军事审判庭以受贿和滥用职权罪,判处丘尔巴诺夫12年徒刑,并没收其财产。


1995年,叶利钦总统的特赦令使丘尔巴诺夫的刑期提前5年结束。出狱后,丘尔巴诺夫在一家工厂当夜间司炉。加莉娅已同他分道扬镳,他现在一无所有。


丘尔巴诺夫从一个普通技工当上驸马爷,一跃成为内务部第一副部长,最后被查处,锒铛入狱。出狱之后不名一文,个中滋味只有他自己能够体味。


************************


丘尔巴诺夫就是苏联的太子党。应该说,丘尔巴诺夫并不是什么苏联时代贪腐的特例。实际上,1985年戈尔巴乔夫上台之后,有更多的干部、高干子弟通过各种手法贪污国家财产,这些人在苏联解体之前就完成了初步的资本原始积累,在风云激荡的叶利钦时代,他们合伙瓜分苏联人民的财产,一跃成为富可敌国的寡头。


丘尔巴诺夫也不是高干子弟或亲属爬上高位的特例。勃列日涅夫的儿子小勃列日涅夫就是对外经济贸易部的副部长。在苏联时期,“老子英雄儿好汉”的事例实际上是非常多的。


追根溯源,苏联的丘尔巴诺夫现象可以追溯到赫鲁晓夫集团对共产主义事业的背叛。苏联自赫鲁晓夫掌权以来,形成了一个高高在上、享有巨大特权的官僚资产阶级。戈尔巴乔夫时代的官僚资产阶级就是搞垮苏联、享受苏联解体的巨大红利的寡头集团。


《勃列日涅夫女婿罪行始末记》这本书比较详细地描述了丘尔巴诺夫发迹、堕落、垮台的历史轨迹,整本书的内容还是不错的。但是从本书的字里行间,可以看出作者对西方民主制度的迷信。例如,作者认为,“父母掌权、儿子当官的现象在发达资本主义国家早已经绝迹”——毫无疑问,这决不是西方政治的真实面目。作者还吹捧勃列日涅夫之后的苏联领导人打击腐败的决心和行动。实际上,苏联领导人对贪污腐败的打击是有限度的,这从丘尔巴诺夫漫长的受审过程及其量刑完全可以看出来。另外,新一届的领导人打击前一届领导人时期的贪污腐败行为,同时又会产生新的、更大的贪污腐败集团。这是苏联实行修正主义路线的必然结果。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