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我是特种兵之 怂恿新兵找团长告状 主任因此被处分

边关冷月1006 收藏 42 10976
导读:战友江林的经过几天的思想波动,终于大彻大悟,走出了情绪的低谷!慢慢恢复了往日的风采,无论世事如何变迁,生活还得继续下去。当团里新兵训练结束时,给我们基地分了八个新兵,当听到这个消息时,没有多少激动的心情,当时和战友在议论,不知是哪些运气差的人分到了我们这里,在这里当三年兵,算个什么兵哟!实际上就是穿着军装的农民! 当新兵来到基地后,吃饭的人一下增加了一桌,让当炊事员的大军很不舒服,等安顿好新兵的住宿后,主任让江林和他研究人员分配问题,最后让我们自己在新兵中挑,我当仁不让地挑了一个乌鲁木齐的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战友江林经过几天的思想波动,终于大彻大悟,走出了情绪的低谷!慢慢恢复了往日的风采,无论世事如何变迁,生活还得继续下去。当团里新兵训练结束时,给我们基地分了八个新兵,当听到这个消息时,没有多少激动的心情,当时和战友在议论,不知是哪些运气差的人分到了我们这里,在这里当三年兵,算个什么兵哟!实际上就是穿着军装的农民!

当新兵来到基地后,吃饭的人一下增加了一桌,让当炊事员的大军很不舒服,等安顿好新兵的住宿后,主任让江林和他研究人员分配问题,最后让我们自己在新兵中挑,我当仁不让地挑了一个乌鲁木齐的城市兵,看着身体很好,然后种菜的一人分到一个新兵,给炊事班也分了一个新兵,大军看到给自己也分了一个新兵,情绪一下好了起来。这个新兵的任务要艰巨些,不光要配合大军做饭,等到开春了还要当“鸡司令”,喂养鸡场的几百只鸡,不过现在小鸡还没有买。被我们挑剩下的最后两个兵,分给“猪司令”跟着养猪。看着新兵惶恐不安的表情,从他们身上仿佛看到了自己当年的影子!

由于自己在新兵连受到班长的欺侮,我们对新兵好了许多,生产基地是后勤中的后勤。那时基本上是主任管不了我们,只能管他自己,我们老兵自己管自己。从一开始便注定这批新兵当不了一个合格的军人!我带一个新兵,有了新兵后,我们不但要自己管自己还要管新兵。为了给他亲近感,我亲切地叫他“建奎”,省去了他的姓。没用多久,他们便少了那份拘束,慢慢适应了松散的一日生活制度。我和其他战友将新兵带到地里,让他们看以后将属于他们的“战场”。由于去年冬天积肥还不够,等新兵到后,团里又派车给我们从养鸡场拉鸡粪。新兵的到来,让我和老兵们便彻底解脱,所有的体力劳动,都让他们去干,让他们接受基地最好的锻炼。而我和其他老兵,则跟着地方的农技员学习塑料大棚种菜技术。我们只掌握理论,口头指挥就行,实际操作就让新兵去干。

人多力量大,没用多长时间便将剩下的肥积好了,主任便安排我们去组装养鸡场的鸡笼。全是现代化的养殖方法,将鸡笼装在曾经的营房里,一排排整整齐齐,甚是壮观!我和江林等老兵看了图纸,给他们装了一组样品后,便让新兵去干,无聊时再转去看看,检查一下他们的工作进度。

由于冰雪还未融化,不适合种植,基地又没有多少事可做,我们大多数时间都是躺在床上睡觉,有时也和新兵在一起打打牌,娱乐娱乐!对待新兵,除了让他们多干了体力活外,在其他任何方面,我们都没有欺侮过他们,就连衣服也不好意思让他们帮着洗,都是我们自己动手。想想我们刚下连队时,帮班长和老兵洗了近一年的衣服,当时自己的心里,恨得咬牙切齿,却又不敢表露出来,只能在心里暗暗地骂娘!将心比心,还是自己动手好。说实话,当时我们还是很爱自己的兵,虽然每个老兵手下只有一名新兵。

就在新兵安装鸡笼的过程中,我和其他老兵在房子里睡觉,主任去检查进度,看到一个湖南新兵在玩,批评了他几句,没想到那新兵刚到基地别的什么没学到,把我们不尊重领导的坏毛病学去了!也许是我们几个老兵在一起谈论主任被他听见,我们很少叫他主任,一般都是直接叫他名字,这本来是违反条例规定。当主任批评他时,他居然胆大妄为,一点都不给面子地顶撞主任,看着其他新兵在一边幸灾乐祸的嘲笑,让本就在我们老兵这里受了窝囊气的主任,面子上过不去了,为了维护他的权威,主任上去给了那个兵一耳光!那新兵哭泣地给大军讲,当大军气愤地对我们说:“他妈那个*,打狗还要看主人呢!居然连我的兵都敢打,老子去收拾他。。。”我们赶紧将战友拉住,让他别冲动,也替那新兵鸣不平,他一个干部凭什么打我们的兵?为了让主任得到一次教训,我和战友商量给新兵出谋划策。

团里明文规定,干部和战士打架的,无论有没有理由,必须先处分干部,老兵和新兵打架的,也一样先处分老兵,然后再调查事情经过,如果是战士或新兵不对,批评教育战士或新兵。我和几个老乡商量后,把挨打的新兵叫来,问了他事情的经过,怂恿地对他说“无论你做错了什么?主任也没有打你的权利,并且团长明文规定不允许打兵,他今天打了你,你不会去找团长告状呀!”大军也跟着说“要得,妈那个*,去团长那告他!”当时我们很生气,并不是太认真说这事,只是想发泄一下心中的怨气。说完后,我们该干嘛干嘛,冷静下来后,觉得新兵确实欠收拾!想想新兵没那样傻,不会真去找团长告状。哪知这新兵一听,有道理,等我们到外面去玩时,他真的跑到团部,找到团长告了主任一状!当他回来给我们说他去找团长告状后,我们还以为他在开玩笑,想到他刚从新兵连下基地,没有去找团长告状这个胆。

可等到团长来电话叫主任去他办公室时,我们知道这事搞大了。许久后主任回来,将自行车狠狠地往地上扔,回到屋里,江林和他住一间房,进去问过后才知道,团长狠狠训了他一顿,将他一顿臭骂,然后让他等候处理。我们以为最多在全团军人大会上批评他一下,没想到召开军人大会时,团长宣布给我们主任一个警告处分。当着全团军人的面,也将那告状的新兵好好骂了一通!团长说:“**打你不对,按照纪律该处分,你也不是个好东西,你是个好东西他也不会打你。。。”!听得我们脸上直发烧,无地自容!看着主任受了处分,心里有种说不出的滋味,冷静想想有点内疚!

书生气十足的主任,刚出身社会,没有社会经验,遇到了这群没有任何追求的兵,注定了给他的军旅生活带来了一段不光彩的岁月!和我们相处的几个月里,让他碰了不少壁,吃了不少亏,让他苦不堪言!

本文内容于 2011/9/26 19:47:26 被边关冷月1006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后勤生产基地虽也是兵,只是紧张的训练和劳动之区别,然对一个军人来说脫离了部队的正规化管理,面对日出而作,日落而息的生产基地要说思想没有波动也是不切实际的。

42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