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家级贫困县投资5000万元建寺庙景区,挪用水利款

中广网娄底9月26日消息 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湖南娄底新化县是一个国家级贫困县,当地旱涝灾害频发。在今年5、6月份长江中下游五省持续的旱情中,新化县水稻和经济作物大面积受旱,4万多人和1万多头牲畜饮水困难,当地的水利设施亟需投入。


然而即便是这样,新化县的水利资金近日却被克扣和挪用,挪用的资金变成了“景区建设”的捐款,用于修建寺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


国家级贫困县投资5000万建寺庙


湖南新化县槎溪镇拟建的熊山寺包括大雄宝殿、圣帝殿、齐殿、观音殿、天王殿、娘娘殿等。按照规划,建成后可以实现每年门票、香火、住宿餐饮收入约1400万元的效益。


记者来到了熊山寺的施工现场,但映入记者眼帘的不是热火朝天的建设场景,却是一派冷清。几处新修建的主殿、门楼上脚手架还没拆,建筑工人已不见人影。熊山寺一位留守工地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古寺景区建设已经暂停了,而停工的原因是缺钱。


看守人员:现在主要那个甲方资金没到位,暂时停工了,停工两个多月了。那个五千多万现在差好多嘞,一千多万没付过,只付了几百万。


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修建熊山寺需要前期投入总计五千多万元人民币,目前的资金缺口大概在3000万元左右。而这些钱主要依赖社会各界的捐款。


资金来源主要依赖社会各界“捐款”


为了筹措所谓的“捐款”,湖南新化县槎溪镇去年就开始行动,统一给各村的村干部开了会,让各村筹集资金:


记者:下面行政村有个捐款的活动?


支书:是的。


记者:什么时候开始的呢,这个事情?


支书:去年嘛,2010年开始的,县里面到各个乡镇,各个乡镇到各个村里面。


知情者说:实际是克扣国家拨付的水利款


那么,具体到政辉村究竟需要捐多少呢?据村支书介绍,政辉村有村民2400多人,属于大村,因此分到了1万块钱的捐款任务,而规模小一点的村分到6000或者8000元的捐款。据知情人告诉记者,政辉村所“捐”的这一万元,实际上是被上级部门强行从国家拨给的水利款中扣走了。


支书:我们这个村多一点,我们是1万嘛,最多的可能就是1万,有些地方是8千或者6千。我们没办法。镇里面有钱被扣掉了。


记者:现在这个情况,咱们村是我们主动交的,还是强制的?


支书:我们是搞了一个项目,项目有1万五没有给我们,他们把1万扣掉了。


记者:给了五千,什么项目啊?


支书:我们去年水利项目,维修水利。


记者:咱们村的交了吗?


支书:交了,不交不行,他作为一个政治任务来认定。硬性的呗。


镇长说:捐款性质是“自愿捐款”


记者随后来到了槎溪镇政府,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书记到新化县开会了,而镇长也下村去了,家里没有领导在。记者辗转找到了槎溪镇镇长曹泽辉的手机号码,通过电话,曹泽辉解释了这次捐款的来龙去脉:


曹镇长:我们大熊山古寺的建设是我们县里的一个旅游项目,大部分投资是政府那边来的,我们县委向社会经商的老板、公益事业的人士建议他们踊跃的捐款,我们根据县里的意见,在全镇也开展了募捐活动,都是自愿的,是指导性的计划,不是指令性的。


镇长说捐款性质是“自愿捐款”,但如果是自愿的话,各个村为何会有6000元、8000元或1万元不等的指标呢?对此,曹泽辉镇长反复强调这是“指导性”任务,而非强制:


曹镇长:下了一个指导性的任务,这个指导性的任务,有些村已经超额完成任务了,有些村没有完成任务。


记者:那还是下了任务了。


曹镇长:是个指导性的,有些村已经超额完成任务了,因为他的老板多,村干部出力,有些村他没有完成任务,指导性任务完成可以,不完成也可以,这个是指导性的不是硬性任务。


完不成捐款任务要扣钱


既然是“指导性任务,完成也可,不完成也可”,那又为什么会强行克扣水利款呢?曹泽辉面对记者的提问,断然否定了这种说法:


曹镇长:没有,没有。不可能扣钱的。


带着疑问,记者采访了新化县槎溪镇政辉村的会计和出纳。会计还给记者拿出了一张当时捐款的收据,收据上的捐款时间是2011年6月7日。收据名称是湖南省行政事业单位往来结算收据,在收款项目一栏写的是捐款,而金额是一万元。在这张收据上,盖有新化县槎溪镇财政所财务专用章。


据了解,政辉村一共应该收到3万5千元水利款,却被以这样的方式克扣了一万元。村子里虽然没有拿到足额的水利款,但为了解决燃眉之急,去年村里垫钱先把水渠修好了。


记者:咱们村修水利拨一点款下来么?


出纳:是。


记者:水利项目款,大概有多少钱?


出纳:水利项目是3万5千块钱。


记者:扣了1万么?


会计:整个是3万多块钱,给了我们2万,差一万。


记者:然后扣掉了1万。


会计:这个东西我们又没钱交。


记者:那么你们修了一个灌溉渠道?大概多长?


出纳:一公里。


记者:什么时候修好的?


出纳:去年啊。


不交捐款扣驻村干部工资


和政辉村的情况相似,许多其他的村子也收到了“捐款”的指标。记者采访中了解到,对于交不上捐款的村子,镇里还会克扣驻村干部的工资:


记者:如果完不成呢?


支书:完不成的话,干部两、三个月的钱就被扣掉了。


政辉村村支书告诉记者,大熊山林场古寺景区的兴建动工以后,自己去过一次,那个时候,还只是在修路。在他看来,修建景区的钱,无论如何不应该用这种方式来募集。


村支书:作为一个县委,一个县政府把修寺庙作为政府一项任务下达,都是不对的。



我国农田水利骨干工程大多建于上世纪50年代到60年代,经过几十年的运行,不少工程都超过了规定使用年限,现在有效灌溉面积是48%,也就是全国有一半以上的耕地还缺少基本的灌排条件,今年的中央一号文件和7月结束的中央水利工作会议都提出要将进一步加大农田水利的投入,落实好从土地投入中提取10%用于农田水利建设的政策。


可以想象,今后会有大笔的资金流向农田水利建设,如果每个地方都能随意从里边扣一笔钱的话,国家粮食生产的水力基础在何时才能夯实呢?“满天神佛”是否真的能保佑百姓免受水利失修之苦?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