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40.html

新鲜的大白菜送上,今天3400字,另外特别感谢书友lx524160107他为本文提供的资料将极大地充实本文的内容。还有,呜呜,为什么这两天的点击率下降的这么快,为什么啊啊啊。



6月5日,海参崴当局要求释放其在哈尔滨领事馆被捕人员,表示愿意以缩小中东铁路局长权限作为交换条件。

13日苏联增兵海兰泡,吉林省当局亦调兵赴瑷珲增防。

17日苏联增兵满洲里附近,万福麟派第三旅增防呼伦贝尔。

6月22日—25日,张学良在沈阳召开对苏会议,决定改编陆军屯兵吉蒙边界,接收中东路方法等问题。

7月7日,张学良抵达北平与蒋介石会晤,商谈有关中东路的对策,会谈内容如何,外人不得而知,但蒋肯定对收回中东路表示支持。

7月10日,东三省当局在中东铁路沿线各地配置军队,没收铁路电报、电话,查封苏联商船公司、贸易公司、火油公司等,将中东铁路管理局叶木沙诺夫、副局长艾斯孟特等苏联高级官员全部免职,令范其光代理局长,解散苏联职工联合会、共产青年团、妇女部、童子军等团体,逮捕苏联人200余名,制造了震惊中外的“中东路事件”。

13日,苏联就中东路事件向南京政府发出为期3日的最后通牒。同时黑龙江省城齐齐哈尔自7月1日至13日经由轮船发往萝北、瑷珲、乌云、奇克、逊河等县公文邮件,均被苏军扣留。

15日中东路货车停驶,乌苏里铁桥被苏方破坏,吉林、黑龙江军队开往五站、满洲里。

宅男也是在这时候接到开拔的命令的,收到钱的宅男也没多耽搁,早已准备多时的他当天就带着所部12000余人向满洲里进发。

“呜……”随着一声汽笛的长鸣,火车驶离了站台,“哐当、哐当……”坐在头等座位的宅男好奇的打量着四周的情况,来到这个世界之后,宅男这还是第一次坐民国时期的火车。得益于收回了中东铁路,宅男这一次行军来了一次铁路机动。

“唔唔,羡慕、嫉妒、恨啊!为什么民国时期的火车车厢就这么豪华了,简直和后世的飞机里的头等舱有得一拼,而且列车车厢里还不允许超载,没有神马站票的说法。”后世大学四年挤了四年火车的宅男对于中国的火车可是怨念甚深的,华夏特色的成90度角的座位、没有节制的站票、随意的误点……可以说每一个坐过硬座的华夏百姓都对这些印象深刻。

虽然很羡慕现在的火车制度,但是宅男心里也跟明镜似的,民国时期的火车有能力买票的大部分都是中场阶级以上的人群,那时候飞机还不是那么安全,社会里的权贵出行大部分都是乘坐火车,理所当然的火车里面不会像后世那么又挤又脏,这就跟后世的飞机服务很好是一个道理。而且那时候,普通的穷人也没多少机会去坐火车,即使到非坐不可的时候,他们也会选择一种比较省钱的方式——扒火车。

不提宅男心里的感慨,这次增兵满洲里,宅男把自己的老本全部拿了出来,两个全日械的4500人制的步兵团、炮兵团、师直属各部队总共12600人,只留下了看守基地的500名生化兵,就连手上目前最有科技含量的五辆八九式中战车宅男也咬着牙拿了出来,“娘的,这次可得给老毛子放放血,要不怎么对得起哥穿越一次,我可不想后世的华夏版图再成了一只被阉割的大公鸡(黑瞎子岛真好位于鸡冠子上,那里少了一块,学过生物学的大大们都应该知道那意味着什么)。”

民国时期的火车速度还是比较慢的,咣当了一天半,宅男所部才来到满洲里,一下车,宅男就看到站台上有人迎接,没成想还是老熟人梁忠甲。

“哎呀,梁将军,您怎么等在这里?翟某人怎么当得起您亲自来迎。”对于梁忠甲,宅男还是很敬佩的,虽然对他的生平了解不多,但是敢于和老毛子真刀真枪干的人没有一个不是真英雄。

“哈哈,翟司令,你这话就见外了,什么当得起当不起的,咱们军人之间还需要讲究这些多虚礼干嘛,我说当得起就是当得起。咱们也算是不打不相识了,过去虽然我们有一些冲突,但那都是私怨,现在是国战,还望翟司令能放下芥蒂与我携手一道卫国戍边。”梁忠甲爽朗一笑,他那血脉里山东汉子固有的爽朗在这一刻显露无疑。

果然不愧是在历史上留下姓名的人,这种风度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几句话就将过去的恩怨揭了过去,还让人对他心生好感,果然有名将风度,宅男也没再推辞,同样坦诚的说道,“既然梁司令如此大人大量,我翟楠要是还计较于个人恩怨,岂不是太不分世事了,请梁司令放心,翟某人这次上前线来就是来保家卫国的,只要你梁司令吩咐,翟某定当听令而行。”

梁忠甲脸上笑了笑,他并没有把宅男的话当真,这么多年的军旅生涯已让他不会再轻易相信别人的承诺,没有再在这个问题上纠缠,梁忠甲一指旁边一个同样顶着少将军衔的中年人对宅男介绍道,“来来,我给你介绍一下,这位是17旅的旅长韩光第,以后我们都是一个锅里搅勺的弟兄,大家……”

“什么?韩光第!”一听到这个名字,宅男惊讶的差点失声叫出来,没想到今天竟然能一次性碰到两个历史名人。

韩光第,原名玉楼,字斗瞻,又千翘,1915年改名为光第,1895年10月31日(光绪二十一年九月十日)出生在黑龙江省双城县西关镶黄头屯(原属吉林省),祖居辽宁大连金州区泉水眼村,清嘉庆年间移居到双城堡。而立之年(1927年)因作战英勇擢升为奉系少将师长,次年率部防边,驻扎在东北满洲里、扎兰诺尔一带(今属内蒙古)守卫中东铁路。在1929年爆发的中东路事件中面对苏军的猛烈进攻,苦战一昼夜,面对危局,其数度亲自上阵拼杀,最后在指挥战斗过程中壮烈殉国。

“他就是韩光第?”看着面前这个相貌平平的汉子,如果不是事先知道历史,宅男根本联想不到对方就是几个月之后指挥麾下将士与苏军血战的英雄,这也与哥心目中的英雄形象差距太大了吧,宅男不由得为自己心目中的一个偶像的坍塌而感到伤悲。

梁韩二人是宅男唯一知道的有关中东路事件的人物,主要是因为他们两人打得都很悲壮,梁忠甲率部与苏军激战六昼夜,最后弹尽粮绝兵败投降,韩光第亲临前线指挥不幸阵亡,所部将士也大多数牺牲,可以说整个中东路战事中最能体现华夏军人气节的战斗就属这两次了。

“…翟司令,你说是不是啊?”梁忠甲的一句问话让宅男从沉思中惊醒过来。

“哦,是是,梁将军说的话甚为有理。”宅男刚才心思全都用在回忆梁韩二人的生平上去了,梁忠甲后面的话他根本没有听清楚对方到底说了什么,一听梁忠甲问自己意见,慌忙的称是,不料自己话一出口,周围的人都古怪的盯着自己。

“呵呵,看来我们翟司令是看上了我韩侄女啊!怪不得我刚才说了半天话翟司令也没什么反应,这一说到我韩侄女,翟司令就这么热情,感情是我这大老爷们没有人家美人有吸引力啊,哈哈!”梁忠甲此话一出,周围的人再也忍不住了,纷纷笑了出来。

“这,,,”面对周围众人的笑意,宅男一时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这都哪跟哪啊,美人,在哪呢?我怎么没看见。

看着宅男一副不解其意的样子,周围的众人笑得更欢了。

“哼,傻瓜!”一声娇呼从人群中传了出来,宅男这才发现不知何时韩光第旁边已经立着一位俏生生的女孩,此刻正嘟着嘴怒气冲冲的瞪着自己。只见她梳着两条大麻花辫,一身民国时期女学生的衣着打扮,浅蓝色的上衣、及膝的黑裙子、白袜黑布鞋,恰到好处的勾画出一位清纯动人的女学生模样。

“哇噻,制服诱惑耶,还是民国时期的校服。”此时的宅男已经是一脸猪哥模样了,半张着嘴,不停地吞咽着口水。

宅男的这副模样显然激怒了佳人,俏脸一寒,转过身就要离去。

“放肆,你怎么这么没有礼貌,还不快给你梁叔叔和翟司令道歉。”虽然韩光第对宅男如此肆无忌惮的盯着自己女儿看心里也不舒服,但是毕竟对方没有做出什么过分举动,以后大家还要共赴国难,不由得大声制止了女儿的任性举动,同时也是提醒宅男不要太过分了。

“爹爹,他……”

少女委屈的话语还没说完就被韩光第出言打断,“还犟嘴,你这丫头真没规矩,好了,还不快下去,别给我在这里丢人了。”

“你,你们都不讲理,我找娘去,呜…呜…”少女没想到父亲会如此严厉,不由得掩面哭泣着跑着离开了站台。

“哎呀,我这女儿平时被我宠坏了,不懂礼数,让大家见笑了。”韩光第满脸歉意的对着梁忠甲和宅男二人说道。

少女的举动让现场的气氛有些尴尬,最后还是梁忠甲打了个哈哈把事情翻了过去,“哈哈,韩侄女年纪尚小,有些任性是理所当然的啊,哎呀,你看我这记性,都大半天了,我们还站在这站台上干嘛,走走,去我那里,今天我要为翟司令接风。”

刚才发生的事,宅男嘴里虽然没说什么,但心里跟明镜似的,韩光第看似在训斥他女儿,实际上是在故意让他女儿离开,“哥有这么可怕吗,用得着像躲老虎一样躲我吗。还有你老梁也太坑人了,问什么不好,偏偏问我人家小姑娘漂不漂亮,这下我在人家心目中的形象可全毁了。”宅男已经从随行的百合子嘴里得知了刚才梁忠甲问自己的什么话,不由得哀怨道,“嗯,怎么百合子今天也怪怪的,好像是在生气,我这会儿没惹她啊,嗯,等会儿得小心点,我可不想再做空中飞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