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路军的地方部队---区小队

八一军刀 收藏 3 2687
导读:我军解放荷泽县城以后,根据地内残存的几个大一点的日伪据点里的敌人非常恐慌。像郓城,巨野,嘉祥,济宁据点里的伪军,都是日军收编的原国民党军、土匪、反动的会道门组织。日军投降后,这些伪军被国民党改编为三个保安旅、一个特务团和四个保安大队。由大汉奸刘本功指挥。刘本功被国民党任命为山东暂编第二保安师的师长。这些敌人在国民党政府不断地给他们打气撑腰中,经常以‘正统国军’自据,他们出城后,每到一处都是大肆抢掠老百姓的财物牲畜,还猖狂地叫嚣‘先杀猪后宰羊,临走带个花姑娘’。他们不但不向我抗战军民缴械投降,反而

我军解放荷泽县城以后,根据地内残存的几个大一点的日伪据点里的敌人非常恐慌。像郓城,巨野,嘉祥,济宁据点里的伪军,都是日军收编的原国民党军、土匪、反动的会道门组织。日军投降后,这些伪军被国民党改编为三个保安旅、一个特务团和四个保安大队。由大汉奸刘本功指挥。刘本功被国民党任命为山东暂编第二保安师的师长。这些敌人在国民党政府不断地给他们打气撑腰中,经常以‘正统国军’自据,他们出城后,每到一处都是大肆抢掠老百姓的财物牲畜,还猖狂地叫嚣‘先杀猪后宰羊,临走带个花姑娘’。他们不但不向我抗战军民缴械投降,反而经常袭击根据地的地方部队。

1945年12月29日,冀鲁豫军区第7纵队的第19旅包围郓城、第20旅包围巨野县城。31日上午,19旅在地方部队的配合下,一举攻克郓城县城,歼灭保二旅敌人2000多人,俘虏700多人,抓获旅长张福同。1946年元旦,我军第20旅攻克巨野县城。在作战中,县大队、独立营跟随55团、56团作战,区小队和村民兵在战场外围布下天罗地网,严密盘查出关卡的人员。我们的区小队一部分人在城西北方向设卡布防,所在村庄的民兵与积极分子配合我们,在七、八里地的警戒段上,村里用玉米桔杆为我们分别搭建了5个棚屋,屋内以玉米杆铺地做地铺。每个棚屋为一个哨所,设立明岗暗哨和流动哨,我和武班长在据中的棚屋内作指挥哨。一切布置完毕后,武班长又让民兵在指挥哨棚的后面十几米处,挖了一个长方形的、一米深的土坑,挖好土坑后,大伙瞧着这个土坑,越看越像个埋死人的坑。谁也不敢乱问。

武班长把队伍分为5个班,每班十几个人,再配上这个村的民兵和积极分子,每个班就有了20来人。各班带走后,武班长对我们这个班的几个公安员讲了这个土坑的作用。大伙儿听后,都会意地抿着嘴笑了。31日早上,我和一个叫张 根的公安员跟着武班长在几个岗点转转,回来的路上,就听着从县城方向传来几声炮响,停了几分钟后,接着就是万炮齐鸣‘咚….咚…’、‘咣..咣..’……。一会儿、又传来几声巨大的爆炸声。激动人心的冲锋号吹响了……..。我们一边注视着警戒区域,一边议论着战事的进展。

由于战斗前,各个区给县城周边村庄下达了不允许外出的戒严令,所以路上几乎没有人。晌午饭以后,枪声慢慢稀疏下来,但是,零散的枪响不断。‘同志们,’武班长高声对大家喊道:‘除站哨的以外,大家都进棚子休息吧!’

我们这里戒严了四天,元月4号早上才撤岗。查获5个化装外逃的伪军。其中一个被公安员击毙。这是元旦那天下午发生的事,我们查获的外逃伪军,都要去掉腰带,让其双手提着棉裤子,派人押解到临时俘虏收容站去。这天下午派公安员张 根和这个村的一个叫大牛的 积极分子共同押解一个伪军去收容站,路上,张 根闹肚子拉稀,走了一半路的时候,在一个破砖窑边又要拉,大牛就命令俘虏不要乱动,他说:你要敢跑,我就一砖头‘拍’死你!这一句话,暴露了他自己没有武器。俘虏问他有香烟没有,他回答没有。俘虏说我裤兜里有一包,你要抽,就必须让我也抽一支。大牛想,只要不跑就中,就到俘虏身边掏烟,当时,俘虏坐在一堆烂砖头上,大牛一支手伸进俘虏的裤兜里,这时候,俘虏举手一砖、狠狠地拍在大牛的脸上,打了个满脸开花,大牛一声惨叫,仰面倒下,俘虏提着裤子就跑了。正在拉稀的张 根一听不对头,提着裤子拿着盒子炮就跑了过来,俘虏已跑出30多米开外,‘站住!’张 根连喊三声:‘再跑就开枪了!’俘虏继续奔跑,张 根甩手就是一枪,俘虏一头栽倒在地。再看大牛,满脸是血,拿起砖头就跑过去,奶奶个熊,看我不揍死你!张 根边系裤带边跟过去。逃跑的俘虏已中枪死亡。张 根派大 牛去附近的村里找来村长等一些人,把这个俘虏就地掩埋。俩人回来后,在向武班长叙述这一过程经过的时候,武班长皱皱眉头问,你没有擦屁股吧?臭气熏天的。张 根的脸‘腾’地红了,不好意思的说,当时情况紧急,顾不上了。武班长表扬了大牛几句后,又说道,这样吧,大 牛,你和张班长去你家里,你俩都收拾收拾再回来……。

我们查获的第3个伪军,是2号那天的午饭前,这家伙混在走亲戚的人群里,硬帮着人家几个妇女提东西,企图蒙混过关。在哨卡被查获,这人上身穿棉袍,下身棉裤,头戴一顶破毡帽,一身城里人打扮。在公安员的一再盘问下,强装镇定,一口咬定‘路条’可能是在路上掉了。让他解开棉袍搜查的时候,武班长在一旁看着,又让他拉起裤腿看了看。武班长看出了名堂,正色地对他讲:眼下是作战期间,抓着穿军服的敌方人员是战俘,抓着穿便服的敌方人员非特即奸。特务奸细一律就地枪毙。你老实说,你是什么人?这人沉默不语。忽然,武班长一挥手,厉声说道:‘拉过去,毙了他!这是个奸细。’两个队员上前拧着这人,公安员拔出盒子炮,在大腿上一蹭,就打开了盒子炮的机头。领着他们往土坑那里走去,来到土坑边,公安员大吼一声:跪下!那人一看,埋人的坑都挖好了,吓得‘扑通’一下跪在地上,连连求饶:‘我说实话、长官!我是保二旅的班长,我不是奸细呀!我投降了,贵军是不杀俘虏的呀……’

‘带过来吧!’武班长在棚屋边站着,摆了摆手。据这人交待,当时,攻城的炮一响,他就找个机会,溜到一个熟悉的居民家里,换上预先准备好的便服,等战事结束后,再溜出城外。他说,他们的弟兄都是这样干的。

把这个人押解走以后,公安员问武班长,你怎么断定这个人是敌人的?武班长笑了笑,说:‘这也是我的新发现。’然后又严肃的对大家说:‘他们在熟人家里换便服的时候,一般是不会换内衣内裤的,在搜查这个家伙的时候,我一眼就看出他里面穿的制式内衣,这样的内衣,群众是穿不着的。’接着对我命令道:‘小三,你马上去南面的两个班,把这个新发现告诉他们。’

‘是!’我转身向南边的哨卡跑去。

1946年1月13日这一天,在美国人的调停下,国民党和共产党签订的停战协议正式生效。战场上的枪声停了,可是,敌人在暗中对解放区的破坏,一刻也没有停止。

-一天,我跟着武班长从区里开会回来。武班长就招集张 根他们专搞行动的几个人开会,介绍了县公安连在新区破获一个敌特组织。据特务交待,有两个同伙已潜入到老区,但是姓名不知,任务不详。据分析判断,敌特到老区后,首先要和已潜伏的同伙联系,站住脚后才能开展行动。上级要求我们先从已经自首登记过的人员中排查与监视……。散会后,大伙在屋里闲聊时,我说我见王书记又换了一支新枪,还是‘撸子’枪呢。张 根问,你咋知道的?我看见的呗,以前的枪套是快枪套,现在是全牛皮的枪套。

‘小三呀,’武班长坐在炕上,嘴里叼着一支烟卷,手里划着火柴、连着划了两根才点着烟。‘你这小子,整天就操这点心呀!’

‘我……’

他见我不言语,就说,见过我枪吗?说着从棉袄的左袖筒里摸出一支小手枪,在手里晃晃。我一看,不由自主地惊叫一声:小马枪!(小号的马牌撸子)‘过来看看,’我连忙过去,接过枪,握在手里,心里激动着,想:这枪我用着正合适……

‘怎么样,小三,说说这枪咋样?’几个人在逗我。

我把玩着手枪、爱不释手,嘴里却说:‘哎呀,这是小孩的手枪,还不如盒子炮带着威风呢。’

‘呵!又想你的盒子炮呀。’武班长知道我的心思,‘放心吧,你二哥回来后,会给你把盒子炮调换过来的。不过呀,在战场上要注意缴获的。

一听这话,我心里就来气。我忿忿不平的说:‘有次打据点的时候,我可是冒着枪林弹雨呀,弄了三杆‘三八大盖’子,被李干事用‘三大纪律、八项注意’全给我收走了,也没有给我调换我的老套筒,最后只给我戴了一个大红花。’

‘嘻—嘻,’‘嘿—嘿,’‘哈—哈’几个人都笑了起来。

我心里觉着委屈极了,见他们都笑我,我扭头就往屋外走了。低着头走到院子门口,正要往台阶上坐,就听有人喊我,抬头一看,是公安队的老王,骑着自行车过来了。

‘小三,武区长在吗?’

‘在屋里,你怎么回来了?’老王是在李村集那一带蹲点的,我就问了一句。

‘有紧急情况,’说完就把自行车推给我,迈着大步就往屋里走了。

我接过自行车,本想骑着遛一圈,转念一想,哦,有紧急情况。赶忙推着自行车跟了过去。

这个紧急情况是,李村集上一个杂货店的掌柜的,以前是伪政府的职员,日本投降后,带着老婆女儿,回家开个杂货店。已经向政府做了自首登记。前天,有个在日伪警察局的熟人来找到他,说,将来天下还是国民党的,现在有美国人撑腰,马上就要开始军事行动。要他把眼光看远一点,过几天有人联系他的等等。掌柜的考虑一天,就偷偷给我们的村公所写了一封信,村长给了公安员老王。

武班长判断,这个人应该就是潜入我区的那两个特务之一。我和张 根跟着武班长到区里汇报后。回来的路上,武班长告诉我说,我二哥他们小组回来了,他们从5个人的名单上勾掉了4个,另一个跑到国统区了。我不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只关心二哥回来后,能不能再把盒子炮给我换回来。失望的是,武班长说,二哥现在被派往新区搞武装工作,一时间回不来。

晚上,我跟着武班长,带着6个专搞行动的公安员,冒着严寒向大堤方向李村集奔去。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3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现代战争即时战略:有坦克 有航母 有战机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