板凳狗

唐风2009 收藏 0 9938
导读:船,呜的一声,一左二右三倒车,出发了。过了马蹄礁,海水就慢慢的由黄变蓝,由蓝变黑了,眼见的青岛海边的楼群汽车,慢慢的又浓变淡由大变小,最后成窄窄的一条,然后消失在天边就不见了。 俺的心就象离开亲娘的孩子,看着船舷流失的白色泡末,眼泪汪汪,苦悲悲的。 水手长大黄鱼扯裂个嗓子喊拉,起来,起来,补网拉,补网拉! 水手们有气无力穿好救生衣的倾巢而出,缠线的缠线,拉网的拉网,补网的补网。远远看来也是一派热闹景象。 俺的船有大小二十几口人。船长,荣成人,外号叫虾耙子;大副,海阳人,外

船,呜的一声,一左二右三倒车,出发了。过了马蹄礁,海水就慢慢的由黄变蓝,由蓝变黑了,眼见的青岛海边的楼群汽车,慢慢的又浓变淡由大变小,最后成窄窄的一条,然后消失在天边就不见了。


俺的心就象离开亲娘的孩子,看着船舷流失的白色泡末,眼泪汪汪,苦悲悲的。


水手长大黄鱼扯裂个嗓子喊拉,起来,起来,补网拉,补网拉!


水手们有气无力穿好救生衣的倾巢而出,缠线的缠线,拉网的拉网,补网的补网。远远看来也是一派热闹景象。


俺的船有大小二十几口人。船长,荣成人,外号叫虾耙子;大副,海阳人,外号叫大海米;俺,叫面光鱼。还有叫骡子的,叫马的。反正船上净是动物。


虾耙子有一壮举,俺们水手都想收拾他。那天,在海上,韩国的船靠过来了,韩国船员举着画报,打着手势,那意思是要用黄色画报换我们的酒喝,我们这边的小水手也很激动啊,拿酒瓶子比画着,谁知道虾耙子把我们的船开跑的风快,害得韩国船撵都撵不上。


大副大海米有一壮举,这次回家结婚去,他小媳妇,欢天喜地的和他入了帐帷,准看准摸不准动,那大海米一气,下了床,喝了半斤烧酒,把小媳妇绑了,强行进入,嘿嘿,完了,小媳妇懒洋洋的狐媚媚的说了,还要。惊的大海米立马阳痿。


水手长大黄鱼也有一壮举,这大黄鱼本来是偷鱼的老手,一开始,也就小打小闹,拿包拐点,拿点,再发明了,把冬天那大衣掏空,象插子弹似的,能插个七八十斤,再最后,不知道从哪里雇了条小船,半夜过来靠上,望外拉鱼了。这不,被公司保卫处盯上了。


俺也有一壮举,俺在船上养一条小狗,这就是我们的主角---小板凳。这小板凳狗,是我在舟山收桃花港的时候拣的,小东西那时掉在海里,差一点淹死,俺把它弄回来,当孩子一样拉撒着,这不,俺的小板凳狗口味也改了,不吃肉也不肯骨头,也改吃鱼了,并且鱼刺还卡不着喉咙;走路也改了,一开始是跑直线,现在呢,四条小腿,走起来都拉趴拉趴的,也不怕船晃动了,谁半夜喝醉了,吐了一地,小板凳就出现了,欢天喜地的舔的干干净净的,也醉醺醺的睡去了。小板凳的卧室呢,就是我们船员的铺位,有谁值班去的时候,小板凳就爬谁那里睡,半夜有时候你下岗,一摸,你的被窝里有毛毛的一团,你揪出来就是一脚,小板凳绝对不生气,找个窝,再睡去。小板凳有个好处,绝对不在屋里撒尿拉屎。当时虾耙子说了,不让在船上养狗,俺为这还跟虾耙子干了一架。俺这狗在青岛小港的时候,还咬跑二个偷鱼的那。你说这狗能没有功劳?


风浪逐渐的大了起来,天黑黑的象一口锅,罩的天昏海暗,海浪呈黑色在慢慢的涌动,酝酿着一次比一次大的疯狂,白色的沫子顺着船舷飘动,搅起漫天的腥气,耳边只剩下咣咣的海浪打船体的声音。


我们这条扑捞船只在这个浩瀚的大海里,渺小得象棵草,艰难的象蜗牛顶这还浪一点一点前行。头顶的海水哗哗的浇下来,彻骨的冷。


一条毛毛影子传了出来,歪歪扭扭的往后角子那方向走,俺知道,小板凳要去拉屎了,这小板凳很讲卫生,它的大便必到后角子那地方。


俺把小板凳挡住,俺说,就在甲板上拉吧。


小板凳不懂,歪歪的看了看我,呜呜了几下,又走。


没有几分钟,后甲板大黄鱼和老骡子打起来了,大黄鱼捂着脑袋来船长室哭诉,说老骡子把他脑袋打了那么大的一个包。老骡子急了,说,他码箱子的时候,一箱子打在正在拉屎的小板凳身上,把小板凳打海里去了。我急了,哭爹喊娘的到了后甲板,哪里还有小板凳的踪影,看的漫天的巨浪和黑黑的张牙舞爪的泡末。就这海浪有十个小板凳也卷海底去了。


老骡子到驾驶室去磨讥,想让虾耙子把船掉头去找,被虾耙子吐了一脸:“想死啊,你这船一掉头,立马就产生摇侉,还不被海浪打翻?”


虾耙子坚强的立在那里,把住舵,呈15度角对准海浪,船一颠一颠的,象在骑马。嘴里咕咕哝哝:“不就一条狗吗,死就死了呗。”


那天晚上,大黄鱼可遭罪了,我下去踢了他好几脚,骂了一通,小驴子也骂了一通,做饭的老张吸着烟卷给大黄鱼上了个政治课。这老张我不喜欢,太派来,你说他做饭的也时候叼了个烟卷,烟灰长长的,就不怕掉锅里?


我们跑了一天一宿,到达济洲岛以南的这片海域。这时风平浪静,艳阳当照,海鸥飞翔,晴空万里。这里水是冷暖交接,地质良好,盛产刀鱼、黄鱼。我们就在这里开始水下耕耘,下网捕捞。


就听的驾驶室里值班驾驶员一声惊叫,船长,船长,看,看!


远远的一个小黑点,一点一点的涌来,慢慢的近了,近了-------是小板凳。


这一惊非同小可啊。这一天一宿,上百海哩啊,还能是个活的吗?


上网,上网,不知道是谁在喊。拿竿子,拿竿子,拿网兜,也不知道是谁在叫。“都穿救生衣,穿救生衣,谁不穿罚款五十!”这是虾耙子在喊。


也不知道是谁下的海捞的,还是用网兜兜的,小板凳就这样被捞上来了,天那么冷,小板凳身上的毛,都冻住了,他的苍白的舌头耷拉的嘴的外面,口里有海水流出来,肚子鼓的很厉害,有时候突然抽搐了一下,嘴里的水就吐的更多了,它的眼睛很勉强很勉强的睁了睁又闭上了,它的小腿,习惯性的抽搐着,还保持着划水的姿态。


几百海里啊,小板凳你是怎么找到我们的,海里也没有航标啊,你是不是也看到很多船,你也没有上去,你就赶我们的船?你放弃了自己多少的生的机会啊,那么小板凳,你知道不知道,万一你找不我们,你不就死悄悄了?你是在用你的性命来和我们团聚啊!我哭了,老骡子也哭了,老张也哭了,虾耙子船长赶紧拿来了一个大棉袄,七手八脚的把小板凳包好,我们就象看自己孩子似的,百感交集。


没有几天,小板凳又恢复如初了,我们没有事钓海鸥的时候,它就在甲板上跑来跑去,很享受我们钓海鸥的乐趣,在大风浪的时候,我们专门把小板凳囚禁在前舱,不许他出来走动,吃饭的时候,老张还把鱼刺给小板凳剔出来,恨不的喂给它吃。


回港的时候,公司书记老朴来了,小板凳很嚣张的狂吠,不让生人上船,老朴很惊奇,“怎么船上还养狗?真是个不错的小狗啊,呵呵”老朴见了小板凳就直咽唾沫。


第二天,公司保卫处来人了,宣布船上不许养狗的事宜,然后把小板凳强行带走了。


我清楚的记得小板凳走的时候的眼神,绝望、无奈,对我们充满留恋。一直不肯走,保卫处的人,在后面用脚踢它屁股走。弄的我们眼泪汪汪的.


我们以后再没有见着小板凳,听有人说,小板凳送人了;也有人说,小板凳自己跑了,到海里去找我们,失踪了;也有人说,老朴是朝鲜族人,喜欢吃狗肉,小板凳成他的美食了。


听到最后,我们的脊背都感觉嗖嗖的有凉气。


干航海这么多年,这一条狗,对我来说印象是最深的了。




14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大型核武军事模拟 坦克 装甲 战机 航母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