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方龙狂 第一卷 第二十七章 无法解释

zwj3993261 收藏 0 13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6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66.html[/size][/URL] 很快的日军阵地上就传来了稀稀拉拉的枪声,秦海和古满全在望远镜中还看到,一些战士边搜集枪支弹药,一边捂着鼻子呕吐,便对政委道:“看来鬼子死的很惨,有的战士在呕吐。” 三营回信号了,没有发现异常,秦海对各营营长命令道:“全团压上,迅速打扫战场,之后立即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66.html


很快的日军阵地上就传来了稀稀拉拉的枪声,秦海和古满全在望远镜中还看到,一些战士边搜集枪支弹药,一边捂着鼻子呕吐,便对政委道:“看来鬼子死的很惨,有的战士在呕吐。”

三营回信号了,没有发现异常,秦海对各营营长命令道:“全团压上,迅速打扫战场,之后立即转移,这里不是久留之地。”

新七团各营冲上日军阵地时已经没有枪声了,三营报告他们消灭了包括伤兵在内的300多名鬼子,鬼子已经没有丝毫战斗力了,好像都吓破了胆。

看着到处都是筛子眼的鬼子尸体,团长秦海对参谋长古满全低声道:“这到底是什么武器?威力这么大,今天的事儿对我们不知是福还是祸。”

“是啊,从尸体都带撕裂伤来看,应该是极为先进的微型炸弹一类。团长,那赶快向旅部汇报吧,随便请示下一步的作战任务。”

“不,还是等打扫完战场再汇报吧,看是否有什么发现?”

战场打扫完了,逃到远处的一小股日军也被歼灭了,没有发现什么异常,倒是缴获的枪支弹药堆积如山,六七十挺轻重机枪让秦海感到有暴富之感。

这时,派出去的侦察员急匆匆的跑来报告道:“首长,我们发现重大情况,在日军炮阵地不远处的一个山沟里,到处都是鬼子的死尸,太吓人了,好像都被碾子碾过一般都是扁的,肠子肚子全都挤出来了,排长请首长过去看看。”

“什么?”秦海大吃一惊,那个方位是在自己的侧翼,竟有日军出现……。

“政委,这真是邪门了,今天好像是鬼子的忌日,我还是过去看看吧,怎么也得想办法弄清今日的蹊跷,否则旅长还不得骂死咱们。”

“老秦,你和参谋长过去吧,我留在这儿。嗯,要注意安全。”政委道:

来到那个小山沟,秦海都恶心了,难以相信眼前的一切都是真的,满山沟的日军尸体真的都是扁扁的,表面的衣服好像被火燎光了,满身都是血红的,许多尸体的眼球都迸出了眼眶。

秦海和古满全一连翻看了几具尸体,都无法看出是什么武器把鬼子伤成这样。

侦察排长报告道:“我们发现这里之后,只消灭了50多个半死不活的鬼子,我们排里有个略懂日文的,从日军的身份牌上认出这是日军的秋野联队,其他的发现没有。”

望着晴朗的天空,秦海不禁心中暗呼,这是苍天在助我,否则这些鬼子一个冲锋,新七团就没了。

回到政委那里,秦海苦笑着道:“没有重大发现,看来只有等着挨骂了。不过政委啊,今天我们可是得到了苍天的佑卫,好险了,那个小山沟里足有一个联队的日军,要是没有“天降霹雳”我们新七团就真的完了。”

政委皱着眉道:“可这个解不开的结儿也太让人压抑了,我们无法断定你说的“天降霹雳”是敌是友啊。”

“应该是友,至少不是敌。”说到这儿,对参谋道:“向旅部发报,就说我们已完成阻击,请求下一步作战任务。”

参谋有些不解的道:“团长,就这么简单吗?”

秦海道:“今天的事你能解释清楚吗?电报上说的越多越解释不清。”

在120师新编旅旅部,看完新七团的电报,旅长大发雷霆道:“乱弹琴,这是什么鬼电报?没头没脑的。”黑着脸对参谋道:“命令新七团说清楚些。”

随后对政委道:“这个秦大混蛋,他还以为那个田岛联队是秫杆儿呀,一镰刀搂倒一抱,那是日军的精锐。轻描淡写的就说完成了任务?是消灭了还是打跑了?也不说清楚。”

政委看着电报道:“秦海是个鬼溜子,奸着那,他不会无故发来这样的电报,看来很有玄机哟。”

“首长,紧急情报,日军一个联队去向不明,很有可能是奔新七团去了。还有,刚刚破译出来的日军电报表明,田岛联队曾两次请求增援,想要一举消灭新七团。”机要参谋急切的报告道:

“什么?”旅长大吃一惊的道:“不好,秦海大咧咧的,弄不好恐怕要吃大亏了。快,马上发报,命令他们……?”

“不用了。”旅参谋长一脚跨进门里道:“旅长,这是新七团的最新电报。”

“啊,是什么内容快说说?”旅长急了。

“新七团汇要:10月17日上午11时,日军田岛联队和刚刚赶到的秋野联队,遭到了不明来历的空中轰炸而全军覆没,我部已打扫完战场,正在休整和补充弹药。九峰山阻击战我部只伤亡不到两个连,全团战斗力不但没减反而大大增强,士气正旺,特此请求新的作战任务。”

首封电报发出后,政委沉思片刻后道:“老秦,现在,我们团可以说是旅里唯一可以机动的兵力了,如果我们不说清楚情况,旅长恐怕难以放心的进行新的战斗部署。”

秦海道:“有道理,算了,也就别保密了,只是这情况啊,还真难以简单的说明。”于是就紧接着发出了第二封电报。

而旅长这回更吃惊了:“什么?两个联队的日军这么快就全军覆没了,还是轰炸?嗯,是谁轰炸的怎么不说清楚?”

政委道:“别责备了,日军两个联队被消灭,这也是个意外的巨大胜利。至于原因嘛?肯定是秦海他们也弄不清是谁干的,这不,电报上说是不明来历的吗?既然他们没有伤筋动骨,你就考虑安排其新的作战任务吧?”

旅长的脸阴转晴了,哼道:“我早就考虑好他们的任务了。你们看,我们旅的战线从雁河、老槐庄一直到雁峰山一带,遏制着三条公路,都是日军进攻忻口的补给线,我们已经掐断了两条,这最后一条日军肯定会重兵把守和护送,而土围堡是日军最前沿的补给中转站,也是我们最后的攻击目标,战斗可能会很惨烈。我们的战略预备队只有秦海这个团了,正好他们的位置是在整个战线的支点上,就让他们向东移动20里,隐蔽待命,随时准备奔袭土围堡。”

政委表示同意,而参谋长建议道:“新七团的缴获颇丰,就让他们尽量换装补充,火力强大,攻坚力才能强大,嗯,我们也该有一个火力强大的突击团了。”

不用旅里下令,“鬼奸鬼奸”的秦海早已让部队挑最好的武器换装,光轻重机枪就增加了100多挺,迫击炮和掷弹筒也装备了24门,火力在八路军中恐怕是最强大的了,甚至不弱于同等编制的日军。

接到旅司令部的最新作战任务后,新七团没有做到全员隐蔽待命,因为前出的侦察排送回了紧急情报,日军两个中队正在追歼一股不明的抗日武装,还沿途屠杀了100多当地的百姓。

同胞被屠杀,秦海怒了,他决心消灭这股鬼子复仇。

政委担心道:“要消灭这300多日军至少需要二个营的兵力,耗费一天的时间,万一旅里的攻击命令下来……?”

参谋长古满全道:“政委、团长,我看不会影响新的战斗任务,从旅里发来的敌情通报上看,其他各团的作战目的还没有完全达到,今明两天是不会向我们团下达攻击日军土围堡补给中转站命令的,其二,这股日军的位置和土围堡的位置与我们呈等边三角形,我们把这股日军消灭后就地休息,接到攻击命令后直接奔袭目标。嗯,还有其三,消灭这股日军也等于消灭了土围堡的最后援兵,土围堡也就成了待宰的羔羊。”

古满全的的分析释去了政委的担心,他继续道:“让我带一营去吧,再加上团属炮兵连,嗯,我想, 4小时后就可以结束战斗。”

这场战斗毫无悬念,骄横的日军根本就没想到会有中国正规军出现。此时日军的两个中队,已把那支抗日武装包围在陶庄的一个大院里,眼看胜利在望,因此,两个中队的鬼子通过猜拳确定了一中队负责攻击,二中队可在这个大庄子里逍遥快活。

这个庄院墙高坚固,一中队一时还不能立即攻下,而二中队士兵们三两一伙开始搜抢财物、强奸妇女,他们认为周边没有中国军队,所以作恶起来放心而又大胆,却没想到,一支怒火满腔的八路军部队“恶狠狠”的扑来。

新七团侦察排排长非常精明,有很强的战术意识。他知道附近没有大股日军,眼前的鬼子是孤立之敌,团长肯定会下决心消灭他们,因此,他带领侦察排的20多个战士死死的缠住了鬼子,始终掌握着鬼子的动态,一旦团主力赶到,即可发动迅雷不及掩耳的攻击将其彻底消灭。

被包围在陶庄陶家大院的人,是股民间的抗日武装,他们多次袭击日军的伤兵车队,引起了日军的震怒而被追杀。现在被围在陶家大院,突围出去已经不可能了,他们决心与鬼子死拼。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