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中的姊妹花 正文 五、小青跟红菊相处得已难舍难分

陈正举 收藏 0 144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0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04.html[/size][/URL] 却说李世武狼狈不堪地从地上爬起来,你们·······他气得说不话来,其实他无话可说。说什么,人家以为你是土匪呢!李世武嘴里说不出,心里却说,这个田红菊要成妖妖了,可不能小看她了! 老爹田成奇回家听说红菊鞭打了李世武,几乎将李世武的脑袋踩碎。他知道虽然李世武当时没有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04.html


却说李世武狼狈不堪地从地上爬起来,你们·······他气得说不话来,其实他无话可说。说什么,人家以为你是土匪呢!李世武嘴里说不出,心里却说,这个田红菊要成妖妖了,可不能小看她了!

老爹田成奇回家听说红菊鞭打了李世武,几乎将李世武的脑袋踩碎。他知道虽然李世武当时没有跟红菊过分计较,可李世武是个心胸狭窄、好记仇的小人。红菊那一鞭他一定会记恨在心。田成奇唯恐他不在家,红菊再破门而出,去招惹是非,再也不将红菊锁在家里,而是走到哪里将她带到哪里。

一天,田成奇上山锄地,也带红菊一起上山锄地,但不准她穿铁鞋,更不准她带钢鞭,只让她扛一把锄头。

红菊欢天喜地地跟老爹上山锄地。那块穇子地,已锄过三遍,这回是锄四遍。地里已没多少草,多锄一遍地,只是为松土保墒。

红菊一看,地里没草,锄起地来,潦草得很。她按照爹教的方法,抡起锄来,前腿弓后腿蹬,唰啦啦,很快就锄到老爹的前头。

田成奇见她锄地潦草,许多地方连地皮都划不破,还将绿油油的穇子,锄得东倒西歪,便不住地提醒,让她锄得慢一些,仔细一些。

红菊有些不耐烦说,耳朵都出茧子了,还说,还说!仍我行我素,锄得潦草马虎。锄一个来回,又一个来回,田成奇被她远远拉在身后。

红菊锄一阵儿,就扔掉锄头,跑到地头去喝水。

六月天,在炽烈的阳光炙烤下,红菊身上汗水小河一样流淌。她当然渴了,她捧起茶水罐,一阵龙吸虎饮,然后,又弄一些水,将全身泼湿,赶紧跑到地里,再去锄地。

红菊一边锄地,一边兴致盎然地看被她惊飞的小虫,还有蚂蚱,更让她感兴趣的是那些蝴蝶,色彩缤纷的蝴蝶,在她身边翩翩飞,翩翩飞。有一只黑白相间的花蝴蝶,很想落在红菊前边那棵穇子上,可它刚刚触到一片穇子叶,就被红菊恶作剧的锄头惊得落荒而逃。呀呀呸,我看你能逃到哪里?红菊扔下锄头就追。她追出穇子地,翻过一道山梁,追进一条沟里。

那条沟,名叫跌死驴沟。顾名思义,沟很深,能跌死驴。能跌死驴,也能跌死人。深深的跌死驴沟里常年流水不断。清凌凌的流水滋润得沟里草深林茂。这里不仅长草长树,还繁衍生长葛藤。葛藤蓊蓊翠翠,绿云翻滚,将整个山沟都覆盖起来。这样一条沟,是百鸟虫蝶的天地,也是动物的天堂。这条沟里,有蛇,有毒蝎子,还有人脚貛,红毛狐狸,白毛老狼。

那只美丽的蝴蝶飞进跌死驴沟,如鱼游大海,任您有天大本事也奈何不了它。

红菊沮丧之极,气愤之极。就在她沮丧气愤的时候,她看见一只小狗。那只小狗左腿流血,一瘸一拐。一瘸一拐的小狗两腮上各长一撮白毛,楚楚可怜。

红菊叫着,呀,小乖乖,你怎么成小瘸子了?说着,抱起那只小狗。红菊抱起那只小狗,再无心锄地,抱着它回了家。回到家,她赶紧给小狗抹上刀疮药包扎好。她怕老爹不让她养狗,就将那只小狗用粪筐子扣在她的床底下。看看老爹没回家,忙撕一块煎饼给它吃;可小狗闻闻,不吃,还将受伤的左腿提起,抖抖索索,显出很疼的样子。

红菊问,喂,你疼吗?你吃什么呀?不吃东西,腿伤怎么会好?要吃肉吗?家里还有半只野兔,就撕一块给它吃。

小狗闻闻那块肉,慢慢吃起来。

红菊叫,小乖乖,喜欢吃肉啊!红菊家的老牛正奶着一头小牛。红菊便去挤一些牛奶给小狗喝。

小狗喝得津津有味。

自此,红菊瞧着老爹不在家,就挤一些牛奶给小狗喝。红菊家很少吃猪肉。红菊就要老爹给她打野兔来喂小狗。这只小狗好福气,又吃肉,又喝奶,伤处很快结疤,只是行走起来,仍然一瘸一拐。

那只小狗很快跟红菊熟和,等老爹不在家,红菊就抱着小狗,在院子里玩,在屋里玩。小狗跟红菊亲热得形影不离。红菊亲切地管小狗叫小青。

不久,一个问题出现了。就是夜里在红菊家院子周围,不断有狼嚎,嚎叫声凄切嚣张,传得很远。

村民担心狼祸害小孩,一到天黑,就赶紧关门闭户,不让小孩子出门。

尽管这样,问题还发生了。有一夜,锁柱家少了一只羊。又一夜,秋菊家少了几只鸡。

有一天晚上,红菊终于发现了问题。她透过窗户,看见两只狼,一前一后跳进她家院子。

两只狼这里闻闻,那里看看,最后走近红菊睡觉的小屋,人站起来,扒着小屋的窗户,瞪着绿莹莹的眼睛,舌头伸到外边,哈达哈达地直喘粗气。

尽管红菊有的是力气,还有一身武艺,仍吓得失声大叫,狼呀!

田成奇听到红菊的叫喊,起来开门一看,也呆住了,醒过神来,挥起钢鞭,大喊,畜牲,走开!田成奇只是虚张声势,没有真打。他深知狼一般不进村,人不危及它们,也不会伤害人,谁要一旦伤及它们,它们就会招来同伴群起而攻之。也不能把狼打死在家里。民间有种说法,狼死绝地。狼死的地方,如果是野外,那个地方日后就会寸草不生;如果是死在家里,这家就会家破人亡。因此,田成奇才虚张声势,只想把狼下走。

那一刻,田成奇的喊声很大,甩打钢鞭的声音也很响,一边甩打钢鞭,一边将手中的火镰在墙石上,蹭得火星子乱迸。

狼怕铁器响,更怕火光。狼听到铁鞭哗啦作响,看见有火星子乱迸,冲着田成奇龇了几龇牙,离开了红菊的小屋。

红菊听到老爹走出院子,也穿衣开门,挥舞着钢鞭,跳进院子,大叫一声,呀呀呸!拿命来!鞭子闪电一样,奔其中一只狼而去。那鞭子要打到狼的腰,狼的腰上,腰会断,打着狼头,狼的铜头铁脑袋会碎。

田成奇见状,急忙喊,住手,不要惹它们!我们睡觉时灵醒点儿就是了。说着,就要回屋;可他走几步,又折回,问,狼怎么会专趴在你的窗户上?

红菊说,我也不知道呀!是不是因我屋格外香,我屋里可是有一盆石竹花。

田成奇摇摇头说,狼是不喜欢花的,昨天,你去锄地,没有招惹它们?

红菊说,没有呀,昨天我连根狼毛也没看见。

田成奇要进红菊屋里看个究竟,红菊一下子横在他的面前。她不想让老爹知道她房里藏着一只小狗,说,爹,人家都是大姑娘了,您怎么随便进人家的屋。

田成奇不想深更半夜惹女儿不痛快,也就没强进女儿的屋,便回屋睡觉。可他躺下不久,就听到他家的猪尖利地叫起来,一声又一声。他叫声不好,翻身起床,拿着钢鞭跑出来。

红菊也听到猪的叫唤,跑到院子里一看,一只狼正叼着她家的一头壳郎猪,跳出院墙。那头壳郎猪比那只狼重得多,狼却能轻易将猪叼过墙头。

红菊一纵身,跳过墙头,惊奇地发现,狼没有咬着架子猪的脖子,而是咬着猪的耳朵,用尾巴不住抽打猪的屁股。猪在狼的驱赶下,惊恐万状地向前跑。实际上,狼是借助猪的力量,跳过墙头,然后,快速地向村外奔跑。

狼奔跑得快,红菊奔跑的速度也快似流星闪电。红菊很快追上狼,呀呀呸!泰山压顶般一鞭子抽过去,没有打到狼,却把狼前边的一块大石击碎。

狼吓得哇呜叫一声,丢下猪,落荒而逃。

红菊仍不肯罢休,还要追,被随后赶到的田成奇制止。

田成奇百思不得其解,狼为什么不断来骚扰他家?直到第二天,田成奇看见一只小狗从红菊的房间跑出,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

那只小狗,青灰色,尖嘴巴儿,竖耳朵,尾下垂。它不是一只小狗,而是一只狼羔子。

红菊把狼羔子抱回家,老狼循着狼羔子留下的气味找来了。

田成奇大惊,你从哪里捡的狼羔子,赶快还到哪里去!

红菊咬钢嚼铁地说,不,它受伤了,我要给它养伤!

田成奇说,你不还给老狼,老狼一定不会善感罢休的!

红菊说,它们敢,我就一鞭就将它们抽死!

田成奇说下天来,红菊也不不愿送走小青。

晚上,两只老狼又来了。

红菊跟老爹将两只老狼赶出好远,才回来睡觉;可爷俩睡到半夜,被他们家的小牛惨叫声惊醒。他们起来一看,小牛让两只老狼叼走了!

小牛再小,也有几百斤重,狼怎么能叼走呢?

原来,两只老狼去河里衔来水,一口口,将牛棚的外墙润湿,掏一个大窟窿,走进牛棚,将小牛从那个大窟窿里拉出去,然后一只老狼伏在牛背上,咬住牛的脖颈儿,一只老狼在牛的后边,咬牛的屁股,小牛就载着老狼,惊恐万状地叫着,疯狂地向村外跑。等到田红菊父女追上,两只老狼早已逃得踪影全无。那头小牛,连惊带吓加流血,已气绝身亡。

一头小牛是红菊的半片家当。田成奇心疼地直捶脑袋。

红菊又疼又恨,像疯了一般,东一头西一头地漫山遍野寻找老狼,要向老狼讨回血债;可她跟老爹找遍田家峪的沟沟坎坎,也没找到两只老狼。两只老狼像在人间蒸发了一般。

原来两只老狼将红菊父女调出,又悄然折回红菊家。它们回到红菊家,就去撕咬红菊睡房的门。小青被红菊关在她的睡房里。

红菊父女回家发现,红菊睡房的门,几乎让狼咬穿。

红菊没有想到老狼为救它们的孩子机关算尽。这时,红菊才想到老爹对她说过的话,是多么有道理。她要不把小青还给老狼,就会家无宁日,村无宁日;可真要让她送还小青,她着实割舍不下,也放心不下。因为小青的左腿还未好利索。怎么办?我要打死这两只畜牲!

那天,天黑不久,两只老狼又来到红菊家。两只老狼不动声色地趴在红菊家墙头上,闪动着绿莹莹的眼睛,随时都要袭击红菊。

红菊看得分明,没去惊动老爹,穿上铁鞋,手提钢鞭,猫着腰,悄悄靠近墙头,呀呀呸,挥鞭一个顺风摆柳冲着一只老狼抽去。

那只老狼急忙一缩脑袋,一只耳朵就被红菊的鞭梢齐齐抽去。

两老只狼一看不妙,心有不甘地叫喊着,落荒而逃。

说时迟那时快,红菊跃向前,飞起一脚,将一只狼的大腿踢断。失去耳朵的老狼,一看同伴腿断,回身咬着那只断腿老狼的脖颈拽它拼命逃窜。

就在这时,田成奇赶来喝住了红菊说,你打死它们一只,它们回来两只。老辈人说,众狼一心,你就听老爹的,把狼羔子还给它们吧!

第二天,红菊给小青的伤处抹过药,又杀一只鸡,让小青吃跑喝足,就送小青回死驴沟。

红菊走近跌死驴沟,清清楚楚看见葛藤下,两只老狼虎视眈眈地望着她。她将小青放下,向跌死驴沟里一推。

小青不想下到沟里。小青跟红菊相处得已难舍难分,回转身一口咬住她的裤腿脚不放。

红菊禁不住流出眼泪说,回吧,不回,你爸妈还要找我们麻烦的。那一刻,红菊突觉小青不是在撕她的裤腿脚,而是在撕她的心。她跟小青的情义已入心发芽,以至于很长时间,都放不下小青,一有机会,她就拿一块肉,半只兔子,来到跌死驴沟,呼唤小青。有几次,她真把小青从跌死驴沟里唤出来。小青长大了,只是它的腿有些瘸。

田成奇见红菊将小青送走后,整日无所事事,关在家里关不住,领到外边一眼看不住,就惹出是非来,便决定送红菊去学堂读书。没有想到,红菊一入学堂,惹出的是非更大。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