裂变 第二卷 龙行 第三十一章 一战阌乡

ld6365 收藏 0 56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85.html


阌乡,紧依陇海线,四周多小山,孙殿英将自己的一个旅六千余人,分别布置在桃村、帝王村、红花寨、孔家营、南故等几个制高点,打算节节抵抗,步步为营,一面消耗蒋世杰兵力,一面等待洛阳刘镇华援军。

每战必亲察地形,是蒋世杰的习惯,看完地图和参谋上报的地形地貌民情资料,蒋世杰带着警卫班和两名刚从高等军事学院见习的作战参谋卓越和侯正坤及一团主官,来到第一个观察点——正对孔家营镇嵩军阵地,自从第一天走进西北高等军事学院,蒋世杰就完全抛弃了原来军阀部队长官养尊处优的作风,行走坐卧,与民联军普通一兵无异,现在他就一马当先,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为了防止敌军狙击,战场上的陕军官兵军衔标志早改成了领微,其它则官兵毫无二处。

来到敌阵地对面的山头上,蒋世杰仔细观察对方阵地布置,在地图上作好标识,一面指出参谋图上作业的错误之处。看着图上的不少错漏,蒋世杰心中感慨,现代之中国,竟然拿不出象样的军用地图,还好省府已经认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正在通过航空、地测的方式积累辖区的资料,不出意外,今年就会拿出精确的一比五万地图。

看着对方的阵地,蒋世杰问旁边的周柏森:“周团长,这一仗你打算怎么打?”

“对方阵地设置有问题,”周柏森直指要害,“防御阵地是一条直线,处处防御,那就是处处防不住,看对方阵地规模,大约是一个加强营兵力,这样重要的突出部支撑点,想守又下不了决心,舍不得花代价投入重兵,是守不住的,虽是高地,但地形不够险,指挥部背靠陡坡,并不是绝壁,我看了一下,地图上标高是六十米,我刚才目测一下,差不多就是这样,坡上林木也没有砍掉,这简直是侦察分队突破的天然掩体。攻上去就是司令部。所以,我打算以一团之全部,以团炮营所有之105重炮12门、七五步炮12门,八二迫击炮24门投入火力准备,以装甲连为先导,步二营、三营全部投入正面攻击,以团侦察连趁夜潜入敌阵地背后树林中,待二营、三营发起攻击后,同步发起对敌司令部之攻击,争取以泰山压卵之势,一攻而克。对方的浅纵深直线阵地,根本没有考虑我方火力攻击之后的有效防御。而且,看不到他们预备队的集结地,也就是说,我们一攻而克,对方是来不及投入预备队的。”

“很好,侯参谋,就以周团长这设想,制订作战方案,两个小时后,拿给我。”说着,站起来拍拍身上的尘土,向来路走去。

第二天一早,天蒙蒙亮,大部镇嵩军还在睡梦中,“轰轰轰”“呜呜呜”几十门各种口径的火炮就打破了黎明的晨雾,天空中划过一道道光弧,团团火光带着炸响的尘烟,肆虐在镇嵩军的阵地上,很多睡梦中的镇嵩军在梦里就被炸飞到天上,这个时代的军阀部队,占领阵地主要还是靠士兵的生命去争夺,大规模的炮火基本上没有,更不用说火炮对射了,蒋世杰基本不用考虑炮兵阵地的转移问题。

猛烈的炮火准备后,二十四辆8吨PT17这种一战元老闪亮登场了,巨大的轰鸣声中,履带卷起漫天的扬尘,“钢铁巨兽”给人的心里震憾不是一般的小。被陕军炮火打乱的镇嵩军甚至还有部分官兵没来的及清醒过来,二十四辆坦克已冲入敌阵,随着一次次短停射击,一个个镇嵩军的火力点被迅速打哑。跟在这些小的可怜的“豆式”战车后面的,是手持98K、半自动、自动步枪的士兵,猛烈的打击迅速击溃了阵地上的防守官兵,周柏森之二营、三营迅速扩大突入口,深入阵地纵深。

就在孔家营阵地被突破后,团侦察连在阵地后面发起了偷袭,身穿迷彩的侦察连官兵手持自动步枪、轻机枪很快就突入司令部警卫连防线,一排子弹扫过去,那些大多装备驳克枪的卫兵,根本不是这种强大火力的对手,短暂的交锋后,侦察连冲入司令部,一阵“乒乒乓乓”的枪声后,司令部沉寂了。

果然如周柏森所料,他集中全团力量,如一柄重锤直砸下去,攻势如摧枯拉朽,短短的三十分钟,周柏森团已攻占了孔家营阵地,经过短暂的打扫战场,蒋世杰在周柏森的陪同下,来到了孔家营司令部,原来,这里不是一个加强营,而是一个团,由于孙殿英部并不是陕军这样的多兵种合成部队,自然一个团的编制也就小于陕军的团级单位。不过一个团对一团,三十分钟解决战斗,已经足够说明这一切了。

接到前线首战告捷的电报,李想却陷入了沉思中,他对抗战中国民军屡战屡败,损失惨重的历史一直耿耿于怀,总觉得历史上日军的战斗力被过分放大了。可现在看着这支自己和龙海几人简单调教和装备后的陕军,在每次战斗面对国内军阀爆发出的惊人战斗力,让他再次反思起为什么二战中国军的地方部队会被日军打的那么惨,想想十几年后,日军面对的中国军队不会比自己现在面对的军伐强多少。李想感觉到胸口象是被压了一块巨石。

这时的陕军,电台已装备到营级单位,尽管只是小功率电台,只能进行营——团——师方式联系。真正能和西安联系的,只是师部的两部大功率电台,但陕军已是全国乃至全世界通信系统最发达的部队了。

李想提起笔来,想了想,写了回电:欣悉首捷孔家营,堪好,望继续努力,再战成功,应注意寻求战机,不应盲目求快,但每战宜速战速决,多打歼灭战,不要争一城一地,以消灭镇嵩军主力为主。

高敬之刘小顺二团一战击溃南故外围之敌,与贺山子三团一左一右成钳形逼近南故之孙殿英四团、五团主阵地,就在两人打算按照昨夜拟定之计划发起攻击时,突然接到高敬停止攻击的命令。

高敬的指挥部设在陇海线上一个小站——里村,两个团长风尘仆仆的骑马赶来(西安汽车修造厂没有开发越野车),一见高敬,两个团长纷纷抱怨起来,对于这个当年还是自己的手下,现在却成为顶头上司的人,两人没有不服气,陕西是个开放民主的环境,在西北高等军事学院里,受过西式现代教育的高敬,对战略战术思想的领悟力,远远不是他们这些出身穷苦,没上过几天书的人能赶上的。问题是现在拿下南故就是张飞吃豆芽,小菜一碟,高敬却偏偏不让打了。就好象一个拳手攥紧了拳头,却打不出去一样难受。

等两人抱怨完了,喝了两杯水,高敬才不紧不慢道:“等你们打下南故,下一步怎么办?”

“那还用问,打阌乡。”刘小顺接道。

“孙麻子那些兵,不行。”贺小山也道。

“那你们说,连你俩都知道他不行了,他会傻得呆在阌乡和你俩拼命?”

“是呀!”刘小顺一拍脑袋,接着又道:“不怕,他跑到天上去,我就追到天上去。”

“糊涂!”高敬道:“你知道你们打的是什么吗?是咱陕西老百姓的钱呀,他们跑上一年,你也追上一年?咱们没那时间,也没那闲钱。”

“高师长,你就快说吧,我点有明白,可又不太明白。”贺山子接道。

“很简单,就是攻敌之必救,围点打援。”高敬一语中的。

第二天,二团、三团一左一右向南故发起攻击,经过一天的“苦战”两个团分别占领了南故豫军阵地的第一道防线,见伤亡“太大”,两个团遂停止攻击,只是时不时用炮火肆虐一阵,这种不定点的炮火,却打的守军不得消停,吃不好饭,睡不安稳觉,天天盼着阌乡的援军。

阌乡孙殿英的老巢,此刻陷入了两难境地,想跑吧,前沿阵地只丢了一个孔家营,防线还算完整,就这么走了又不甘心,南故现在受到两面夹击,急待援军。

孙殿英在司令部里急的团团转,手下一帮人也吵得不可开交,孙殿英情绪越来越坏,气得抓起桌上一只茶杯,狠狠的摔在地上。

忽然副官匆匆跑了进来,道:“旅长,刚才接到帝王村阵地传来的急报,他们的巡逻队与妄想从帝王村北绕过阵地偷袭阌乡县城的陕军先头部队遭遇,我部与其激战一个小时,击退敌军进攻,并趁机转入反攻,击溃偷袭之敌一个团。”

孙殿英大喜,马上命令拿过地图。北面之围既解,南下救援也就顺理成章了。

当天下午,孙部所有机动兵力共计两个半团,向刘小顺之左翼二团发起攻击,刘小顺团一营,也就是被誉为“钢铁第一营”的荣誉部队,以一个营的兵力紧紧的卡住孙部两个半团南下的道路,战斗打了一下午,两个半团没能突破沈鸿一寸阵地。

午夜时,当豫军疲惫不堪正在休息时,早已迂回到他们背后的高敬部打援部队五、六团趁着夜色发起攻击,利用陕军最擅长的夜战,分东北西三面发起多路攻击,同时,北路集团的蒋世杰部四团、七团(骑兵团)也趁夜向帝王村、红花寨的孙殿英部北、中两处防线展开全面攻击,整个阌乡县,打成了一锅粥。

陕军的无线通讯系统在这种复杂的作战环境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让各团各营敢以坚决的勇气大胆穿插,对敌实施分割包围。

经过一天一夜的激战,蒋世杰部四团、七团,高敬部二团、三团、五团、六团共计一万余人多路出击,全歼孙部南故援军两个半团、南故阵地两个团,帝王村一个团、红花寨一个加强营、孔家营两个团、阌乡县一个半团共计约十个团五千余人。孙殿英仅带一个警卫班仓促逃跑,陕军缴获大批的弹药辎重。渑池以西的广大地区,已完全被陕军控制。陕军出关第一战,打的漂亮。

更重要的,阌乡(灵宝的组成区域之一,现整个灵宝已完全掌握在陕西政府手中)矿藏资源有38种之多,尤以金、银、铜、铅、硫铁、大理石、花岗岩、石墨储量丰富。硫铁矿量大质优,已探明储量达4892.1万吨,硫含量在37%以上,灵宝被誉为“黄金之城”、“硫铁王国”、“中国金城”。黄金产量居全国前列,而这些后世的知识,这个时代并不为人所知,李想这下是抓住宝了。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