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队纪实回忆录 正文 新兵超负荷的训练

陳虎 收藏 1 365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14.html


12月20号,新兵开训,团里简单的搞了个开训动员会,然后我们就开始了我们三个月的新兵训练。


新兵训练刚开始就是搞一些队列训练夹杂着一些体能训练,我们那时候是上午就搞一些基本的军姿,队列训练:立正,稍息,向左向右转,齐步走,跑步和正步是后来才训练的,其实也就是在那走来走去,枯燥的很。


我们训练是在连队门口的一个篮球场上训练,连部门口挂着一个钟表,我们没搞一会训练就抬眼去看看那个表,看看离开饭还有多长时间,总是希望能马上开饭。站军姿可是件苦差事,不受时间地点的约束随时随地都可以进行。二三个小时一动不动的站着,还要挺胸抬头收腹提臀双腿夹紧,双目圆睁直视前方,头顶还倒放顶军帽,以防偷懒。班长还时不时地检查,拍拍屁股看你肌肉绷没绷紧,如果他发现你没绷紧,就会狠狠地掐一把,让你立刻精神抖擞。几个小时站下来,全身僵硬,四肢麻木,说不定什么时候,有人像一根直立木头一样" 嘣" 地一声直挺挺地倒地,连弯都没有。


队列训练是我们新兵连最常训的科目,虽说不复杂,但枯燥乏味至极。一个正步踢腿或敬礼动作要练几遍甚至几十遍才能过关,弄得胳膊和腿整天就像脱节似的,酸疼无力。班长还整天拿把尺子量我们踢腿的高度或挥臂的距离是否符合规定标准,弄得我们平时走路的姿态都像个机器人。但就是这直线加方块的巧妙组合使我们明白了什么是军人服从命令、听从指挥的天职,什么是真正的整齐划一。


如果把全连或全营士兵集合起来走队列,不论是正步、齐步还是跑步,都气势恢宏,英姿飒爽,还高喊口号:严格训练、严格要求、提高警惕、保卫祖国,煞是精神好看。每到那时,我们都为自己能穿上这身国防绿而感到骄傲无比。在训练间隙,各班、排用拉歌比赛调节训练的枯燥和艰苦。不要小看娱乐性的拉歌比赛,它也是考查一个团队是否有协作精神、战斗力是否强的重要一环。如果哪个班排在比赛中外于劣势,班、排长会很生气,让我们反复的高唱。如果再不行,晚上新闻联播之后在俱乐部里" 开练" ,而且很多时候是" 单兵训练".当兵的唱歌,不要求音律准确优美动听,而是比谁唱着亮喊得响。所以拉歌时,一个个抻着脖子喊,青筋毕现,虎虎生风。


我们唱得最多唱得最响的就是《战友之歌》:" 战友,战友,亲如兄弟,革命把我们召唤在一起,你来自边疆他来自内地,我们都是人民的子弟……" 当时唱这首歌的时候,并没有感觉他的旋律是多么高亢内容是多么丰厚,是当作差事一样去应付。


到了下午,就是可怕的体能训练,新兵训练前一段时间都是跑三公里,我们三十二个新兵蛋子围着那个一圈大概400米训练场跑,班长们都坐在操场边上数圈,排长和我们说是跑三公里,但是实际跑的时候,也不知道跑了多远,只知道班长让跑几圈就跑几圈,可是跑到后来连自己都不知道已经跑了几圈,每次跑到班长旁边的时候就问一下自己跑了几圈,其实他们也不清楚每个新兵跑了几圈,你想呀,三十几个新兵,就他们八个班长,而且还有其他连队的新兵也在那跑,他们怎么数得过来,所以有的时候还可以作下弊,我们班的那两个山东的和陕西的家伙长的比较胖,两个都是一米八几的个子,一百七八十斤,所以每次跑都四他们两个在后面,部队里面比较在乎集体,于是我们几个跑的比较快的就拼命的在后面推他们,两个推一个。


别的班上有个东北的小伙子,训练特别的卖命。每次跑都在前面,有的时候他跑到终点了,发现自己班的还有人在后面他就又跑回去拉别人,所以他每次跑的都比我们跑的多,训练成绩也特别的好,排长和几个班长都特别的喜欢他。真正的" 魔鬼训练" 就是体能训练,正如排长所说:这是把你们从一个地方老百姓转变为合格军人的关键。体能训练主要是全幅武装五公里越野跑和四百米障碍。这两项训练的方式正应了班长的那句话:爱兵如爱子,训兵如杀鸡。每天下午一次五公里越野跑。


新兵训练正值严冬,但我们都不敢穿太厚的衣服,因为跑起来会热得大汗淋漓。但刚开始跑的时候会被冻得青头紫脸。因为要在二十三分钟跑完全程,不使出吃奶的劲很难过关。如果不及格,那就得再跑一趟,直到跑过关为止。为此每个人都像拼了命似的跑,而班长们却全身轻松地在后面催促呦喝,他们的样子,在我们看来完全就是国民党匪兵的翻版。那时我总是假想身后有一只狼追着咬我,就视死如归般地向前猛冲,正是这种动力让我在新兵连两个月里没重跑过五公里。如果有实在跑不动的战友,我们也不会看着他坐以待毙,用备用的背包绳捆在他身上,拉着他咬着牙往前冲。一根绳两个人,此生的情谊就在不觉中牢牢地系在一起,分隔久远,也不会忘记了!


每次跑完五公里,战友们都像无脊椎动物似的找个有太阳的地方齐刷刷地躺下来,闭上眼睛就能睡着,而且全身松弛相当舒服。我们当时编了一句广为传颂的顺口溜:五公里后歇一歇,嫦娥来了也不接。五公里越野跑带来的身体极度疲惫是随着路程的延伸一点点出来的。而四百米障碍带来的体力透支的痛苦会瞬时爆发出来,让人痛苦不堪。障碍跑的及格线是二分十秒,如果是简单的奔跑那当然不在话下,但是在四百米的路程中要跨过五步桩,翻越高板墙,扑过地坑,爬过铁蒺藜网、跑过独木桥等八个障碍,而且要跑一个来回,没有一定的速度和耐力很难过关。在新兵连后期,班长为了我们在考核中获得好成绩,把二分十秒的及格线给压缩成一分五十秒。


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跑完全程而产生的痛苦,没有当过兵没有跑过障碍的人无法想象。记得当时我在二分之内跑下全程后,站在那里连胆汁都吐出来了。我的一个战友更是说了一句惊天动地的话:班长,你让我去死吧!超强的体能训练,使我们体力消耗相当大,战友们的食欲也随之大增,像芝麻开花一样节节高。我的一个山东籍新兵战友,身高一八五体重一百六十斤,最多时吃掉十二个大馒头,当时我就想,天呢,都吃到哪去了?吃过饭我还摸着他的肚子问他里面是什么感觉。我笑着问他,大哥,你属什么的。直到现在我仍认为是个奇迹。我们那时不仅吃得多而且相当快,可以用" 风卷残云" 来形容。如果你动作稍稍慢一点,就会菜去盘空,只剩下吃白饭的份了。


战术训练是" 魔鬼训练法" 中比较受我们新兵欢迎的科目,虽然训练很累但是间歇性的累,一拔训练完毕另一拔才开始训练。但疼和脏瞬间就取代了间歇性的休息,给你来个阴阳平衡。在我们宿舍楼后边的训练场地上全是那种鹅卵石的地面,卧倒、起立、高姿、侧姿、低姿匍匐前进、瞄准射击天天轮番上演,不到一个来回全身内外都是砂子,到处是伤口。地面上的石子被我们翻腾得一天比一天多,在匍匐的过程中会被硌得呲牙咧嘴。如果是持枪匍匐前进,更难过,枪托不是碰到膝盖就是磕到腰上,再加地上遍布的小石子作祟,身体总是被弄得青一块紫一块。如果动作不够规范,都不用班长说,只看他的眼神,就自动地从头再来。就这样也没有人叫一声苦,都默默的隐忍着,倾情诠释" 流血流汗不流泪" 的军人作风。


白天的超负荷训练已经累到连呼吸感觉都不是自己的了,六点开饭的时候,我们连列队唱歌的力气都快没了,排长还一直在边上喊,让口号喊的更响一些!吃饭的时候,我才刚拿起筷子,吃了一口饭,排长又喊停!我拿筷子的那一刻也停格在那里。我想应该是我们口号没喊响故意整我们的吧。我们又饿着肚子回了连队。还好我在列队之前,偷偷把两个馒头塞进了口袋里。


晚上学习条例条规几个小时之后,又打水洗脸,我刚用水湿了一下脸,又听见排长的吼声:“停”,就这样,我们又把水倒了直接上床睡觉。紧急集合是在深夜。哨音突然响起,我们条件反射般地从床上弹起,迅速地穿衣打背包,在黑暗中摸军壶寻挎包找腰带。由于夜里黑漆马虎的什么也看不见,所以整个就乱了套,他喊你穿了我的裤子我叫你拿了我的腰带。当我在黑暗之中下床穿鞋时,就听四川籍的一战友大喊:我的孩子(鞋子)呢,我的孩子(鞋子)呢?我们大家都愣住了,班长说:" 叫什么叫,快找,你的孩子在你老婆肚子里呢!" 十几个半大小伙子狂笑不止。时间到开灯检查时,情形更是令人啼笑皆非,有的人裤子穿反了,有的人穿着别的人衣服,我把袜子都打在了背包上面。但是我认为那种笑没有嘲笑的意味。


在班长的一声令下,我们又趟在床上。确认班长睡着了,我偷偷跑到厕所,把压在枕头下不像馒头的馒头拿了出来吃。饿坏了的我认为这两个馒头是世界上最好吃的馒头,吃着吃着,我心里很不是滋味,突然就很想家了.




3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1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