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队纪实回忆录 正文 新兵连的第一项功课--" 叠被子"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14.html


在车上,我还是异常的平静。接送我们的汽车从县里到市里火车站的时候已经有好多新兵在那集合,有陆军的,武警,还有就是我们那个空军后勤部队的,因为我们是那年走的第一批新兵,所以那天的送行仪式格外的隆重,当时的接兵干部是个上尉,后来到了部队才知道,他是我们团里的一个连职干事,夜里十一点多,我们登上火车出发了。在火车上我们县里都坐在一起,相互调侃。聊了一会得知,我们县上的同一批新兵一共十几个人,我和其中的几个是去空军后勤,其余的有武警,有陆军,还有去二炮的。接兵的干部在车上让我们把吃的吃完,喝的喝完,下车最好别带任何吃的,就是带去了也会被没收,于是我们开始把带的零食堆在了桌子上,像个小山,随便拿了吃。火车一路向北,终于,它在北京西站的铁轨上停止了.下火车时,接兵的军官让我们把没吃完的东西和烟,酒,牌之类的东西都扔了,又强调了一遍说是带去了也是用不了的.我低下头看了看我手里那些没吃完的食品,又用手把它们往包里面塞了塞.十号上午七点,我们在北京西站又转乘团里派去的卡车。我们是团里第一批到的新兵,到了团里,下了卡车各个连就开始抽签分兵,我和我们县里几个分到了一个连,然后一个干部领着我们到了连队,这个干部也就是我们后来的新兵连长。


新兵连对于我、对于当过兵的人究竟意味着什么,我一时无法说清。但我知道,如果把军旅生涯比喻成士兵的人生大剧,新兵连则是它的序曲,也是军旅岁月最具代表性与象征性的时光,其中蕴藏了深厚的岁月情怀和人性感动。三个多月的新兵连训练,把我从一个普通的社会青年培养锻炼成了一个合格、优秀的士兵。新兵连是每个当兵的人最难忘的艰苦岁月。记忆中,新兵连生活有苦有乐、有笑有泪。当中发生的事都像是在昨天,历历在目。


我和我们县里的小赵分到了一个班,我和他是一个学校的,但比他大一个年级。由于他比较黑,我每次都叫他黑子,后来我和他成为很要好的哥们。班长是云南的,也比较黑,不过没有黑子那么黑,这是我的第一感觉。


我们把床铺收拾好以后又排队去饭堂吃饭.


"你们肯定是吃面条!"班长笑着说.


"为什么?"一个瘦瘦的新兵不解的问。


"下车吃面条,上车吃饺子嘛!"


"什么意思?"


"以后就明白了."(后来才知道这是部队的规矩,下车是刚来,吃面条.上车是退伍要走了,吃饺子.简单的说,刚来用面条招待你,退伍时用饺子送你. )


到了饭堂果然是吃面条,我一边吃一边左顾右盼,略微有些惶恐,不知道为什么会有些不安.


吃过饭,回到班里以后,班长先让我们做过自我介绍以后又开始教我们一些基本常识,比如见到班长要喊班长好,哪怕是在厕所里面.见到垃圾主动拣起来.别人有困难要主动上前帮忙.等等…然后就是教我们叠被子.因为是新被子,所以很难叠成标准的方块.怎么叠都像是没发好的馒头.然后拆了铺平了开始压被子,把棉花压实了好叠一些.


这就是我们新兵连的第一项功课--" 叠被子".班长在床上进行仔细的示范后,就让我们依葫芦画瓢。我们这帮刚出家门的半大小伙子,在家时很少有人叠被子的,转眼之间就要来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弯,不仅要叠被子而且要叠得像刚刚刮刀的豆腐一样方方正正,真不是一件容易事。所以我们十几个战友在一张大通铺上前伸腰后撅屁股地拼命" 擀压" 被子,把被子里的棉花压实,然后就是叠方块拉直线抠棱角。心灵手巧的用一天的时间就能把被子叠得初具规模,虽说和班长要求的质量还有一段差距,但也让班长心存欣赏,换来一句“孺子可教”。当时我们大部分新兵都感到很高兴,心想如果新训大部分时间都做类似这样的简易事情,那新兵连生活也没什么可怕。可是没过两天,我们短暂的侥幸就化做泡影。有个别的战友,无论他怎样用功,被子叠得依然像个" 汉堡包" ,刚开始,班长还有点耐心,时间久了,班长的耐心消失了,他的被子就会在内务大检查的时候放在地上当典型,如果受到排长或连长的批评,他的被子定会在某一时刻从窗口义无反顾的飞出去。随着时间的推移,被评为内务标杆的被子越来越少从窗口射出去的被子却越来越多。所以我们总是使出浑身解数把被子叠成" 豆腐块" ,有的在被子里面加木板还有的洒上水,生怕一时疏忽,班长把你的军被来个"乾坤大挪移".那时我们就清醒在意识到,什么事情尽量不要往好的方面打算,天下没有免费的晚餐。


晚上,躺在生硬而又十分凉的木板铺上,有一种进入监狱的感觉。此时也特别想家。在部队,夜晚就是想家的代名词。


“嗖!起床!楼下集合!”还沉睡在美梦里的我,不得不迅速的从背窝里爬起来,到了楼下后才发现袜子都穿反了。


“和昨天一样去那边压背子,以后每天自己5点准时起床,以后我是不会在叫了!除非你的背子能叠的我认为过关了,可以晚起一会,如果说你能5分钟叠成我的标准你就可以六点起,因为我们正常6:00起床。排头的把人带过去”。因为班长不在,我们几个可以一边小声的说着话,一边推背子。没有班长看着,时间相对过的快一点,由于没有昨天哪么卖力的推,耳朵和脸冻的特别的痛。接着昨天的按排顺序,刚吃完早饭就听到一声哨响“各排组织训练。”


这也许就是地狱生涯的开始吧。“动作快点,下个楼磨磨蹭蹭的,楼上的跑起来。”排长个不是很高,但是很严肃。


六点把被子叠完,还是劣质的被子。然后要出操跑步了,在班长、排长催促的骂声当中,我们集合在操场开始出早操了。跑步跑的累得够呛,回去还得打扫卫生,擦玻璃,扫地,拖地,只要是看得见的地方不允许有一点灰尘,这就是打扫卫生的标准。打扫完卫生,又列队去饭堂吃饭,吃饭打饭要排队,要自己洗碗,吃完还得像木桩一样站着看别人吃完了一起列队走回连队。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