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队纪实回忆录 正文 我去当兵完全是出于偶然

陳虎 收藏 0 66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14.html[/size][/URL]   我试着回忆讲述一下在部队两年的经历,可能我的经历比不上许三多那样富有传奇色彩,更比不上我是特种兵里面的精彩集训,更多的只是平淡,但是平淡中我却体会到了各种辛酸和人生百味.这个小说带有一定的虚构成分,但是部队的生活基本上是属实的.[其实部队和监狱没什么两样,基本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14.html


我试着回忆讲述一下在部队两年的经历,可能我的经历比不上许三多那样富有传奇色彩,更比不上我是特种兵里面的精彩集训,更多的只是平淡,但是平淡中我却体会到了各种辛酸和人生百味.这个小说带有一定的虚构成分,但是部队的生活基本上是属实的.[其实部队和监狱没什么两样,基本没有区别.同样都是以改造人为目的,只不过一个是头顶光辉,一个是头顶罪恶.]



我去当兵完全是出于偶然,因为我从来没想过我有哪一天能够去部队参军,更何况我自己也没有觉得自己是个当兵的料。那时我完全没有当兵的欲望,仅仅是因为想换一个活法。想起当初的决定,谈不上是庆幸还是伤感,只是觉得人生真的让你琢磨不透,富有辛酸。


07年我中专毕业之后和女朋友去了东莞,进了一家电子厂打工。我一直是个对任何事情都提不起兴趣的人,很枯燥,我从来没有想过以后干点啥,哪怕现在我此刻写这个回忆性质的小说的时候我仍然还是个没有理想的人。在厂里上班跟周围的同事或者是朋友也都不温不热,甚至于跟女朋友在一起我也是很麻木,不知道为什么,我什么都不会去想,真的跟行尸走肉没有两样。有一次,好像是晚上吧,我跟女朋友拌嘴之后,独自跑到楼顶,一个人坐在那里,就只往天上看。突然,手机铃声响了,我一看是老妈打的赶紧接:“喂,妈,怎么了,有事吗?”我一直认为我妈只要没事基本上是不会给我打电话的。


“怎么好久也不给家里打电话了?现在上班怎么样了?在外面还习惯吗?”老妈又开始唠叨起来。


“还好,吃的好住得好睡得好。一切都好!”虽然在外面的日子苦了点,但是报喜不报忧这个道理我还是知道。


“恩,那就好。天气冷了,要注意多穿衣服啊。对了,妈给你商量一件事。”这还没进入冬天,老妈已经唠叨上了。


“恩,知道了,知道了,什么事赶紧说吧!”不知道是受不了老妈这一贯的唠叨作风,还是跟女朋友吵架的缘故,我显得很毛躁。


“儿子,当兵你去不去?现在武装部在招人了!”老妈终于把话扯到了正题上。


“当兵?当什么兵?我懒得去!!”我只想挂电话了,现在。


“你要是想回来当兵的话就跟你女朋友商量下,早点回来,马上该征兵体检啦!”老妈显得有些急。


“好啦,好啦,我知道了!”说完,我挂了电话。


又坐在那里数了一会星星,突然觉得天气一下子冷了起来,于是我就下楼了。


“有种你就别回来啊,还真以为你不死回来了!”一开门,就听见泼妇骂街似的。


“那我收拾东西滚,行了吧!”我不由得火气只往脑门子冲。


我们都在气头上,我硬是把我的东西收拾好了放在床边,我瞟了一眼她,她嘴角抽动了一下,好像是要说什么,但是又憋了回去,紧接着,我又发现她的眼圈开始红了。不过我已经习惯了这种麻木的日子,我连哄她的意识也早已消退。


我硬着头皮又朝她说了声,“我真的要走,我妈让我回家去当兵!”


“是骗我的还是认真的?”她的分贝一下子降低了好多。


“恩,真的,刚才在楼顶接到我妈的电话我妈跟我说的。”我装作很淡定。


“那你决定了吗?”她的语气带着哭腔。


我没有回答,因为我自己也没有给自己一个答复。但是我突然有些想去了,我想换一种活法,因为我真的对现在的生活没有一点兴趣,不论是工作环境还是和她在一起。


“恩,我要去”我竟然下意识的脱口而出。


“能不能不去?”她的语气几近哀求,说完又一把拽着我的胳膊。


“我真的想去,你会支持我的吧。”我语气很坚定。


她没有再说什么,只是淡淡的说了句“那明天我送你吧!”


虽然我觉得她的语气有点赌气的感觉,但是我仍然说了声好。


第二天,她红着眼送走了我,火车才刚启动,就接到她电话,说的什么我是一个字没听清,就听到她在电话里哭得一塌糊涂。(写到这里我好像又回到了那个时候,心里还是会有点酸)


回到家里,爸妈赶紧给我找关系,每天奔波,到处打探消息,我的体检、心理测试等等这些征兵项目每个都轻松过关,尽管征兵项目的制度很严,体检完了就天天呆在家里看士兵突击。剩下的就是爸妈的奔波,去到处拉关系。


最后我终于通过了,爸妈好像还塞了不少钱。我通过征兵以后,去武装部领到了新兵作训服,然后家里就开始大张旗鼓的接客,酒桌上,我醉的一塌糊涂,他们都以为我很开心,其实,我心里也还挂念着一个人,我舍不得她,更舍不得这个家。


看了士兵突击,更加坚定了我去参军的信念,已经被征上了,这下生米已经煮成熟饭了,妈的,硬着头皮上!(后来去部队了有次我还骂着我是被士兵突击骗来部队的)07年12月8号,我们这批新兵要从家里武装部出发了,那天,好多亲戚送我,爷爷奶奶也都从老家赶了过来,我当时却真的没有舍不得的感觉,我知道这个可以有,但我真没有,不知道为什么,大概那时我真的让生活给生活麻木了。我看见老妈和奶奶的眼睛好像都红了,于是我在车窗边上笑着对他们说:“没事的,不用担心我,不就两三年嘛”(那时候武装部说我们这批兵有可能是三年,后来去了才知道纯属谣言)爷爷也在车窗外喊,让我去部队要好好干,给他们争气!我笑着点了下头。我看见周围的那些人,一个个跟老妈老爹哭得死去活来,又不是去打仗,搞的跟生离死别一样。后来去了部队三个月以后我又想起了今天,其实这个时候我应该给爸妈他们一人一个拥抱。后来我走了,听说女朋友给我妈打电话了。就这样,我看着他们向我挥手再见,越来越模糊,直到消失在后视镜里。其实我舍不得她,更舍不得这个家。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