部队纪实回忆录 作品相关 部队军语

陳虎 收藏 0 191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14.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14.html[/size][/URL] 马上开始写我两年的军旅生涯。怀恋和回味一下我的部队生活,对一些向部队有着美好憧憬和向往的同志一个诠释;同时也希望能够弥补一下有这个梦想却无法实现的年轻人。   写之前,先介绍一下部队的一些相关知识,让大家看起来不是那么费解。这得先从军语说起。   《中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14.html


马上开始写我两年的军旅生涯。怀恋和回味一下我的部队生活,对一些向部队有着美好憧憬和向往的同志一个诠释;同时也希望能够弥补一下有这个梦想却无法实现的年轻人。


写之前,先介绍一下部队的一些相关知识,让大家看起来不是那么费解。这得先从军语说起。


《中国人民解放军军语》(简称《军语》)共有5227条。如果你能读懂它,你就差不多是一名真正的军人。这5千多条军语,每一条都有特定的含意。看似简单的几个字,有些仅两个字,它的内涵深,外延也广。比如“出发线”、“扫荡”、“向敌前进”、“胶着”、“行军长径”、“换乘”、“假阵地”。 军人的术语叫作军语,军人的语言也可叫作军语,军语是一种密码,一般人破译不了。战争使军语简练、准确、坚决,来不得冗长、模棱两可和半点含糊——它关系到战斗战役甚至战争的胜负。譬如我们连队战友叠的军被、打的背包,内务的整理,那是无言的标准的军语。还有那美妙的军语,军号声,在告诉你“熄灯了”。“起床了”,“出操了”,“集合了”,“冲锋了”。


军语之一:新兵蛋子


虽说“新兵蛋子”有点骂人的味道,但它在军营中的流行程度绝不亚于其他的词汇。如果说当新兵是每个军人的“必由之路”,那么,“新兵蛋子”这个称呼,也自然成了“必喊之名”。“新兵蛋子”像民间故事一样难寻其出处。不过,这一称呼绝对是老兵们发明创造的,新兵绝不会自己叫自己“新兵蛋子”。关于这个词的来历,我个人认为与以前新兵一到部队便剃光头有直接的联系。因为每年入伍体检、政审结束,入伍名单基本确定后,接兵干部便开始一个挨一个地敲打“准新兵蛋子”:“出发前把这头发给我理短些!”口气生硬而又坚决。新兵谁也不敢多说话,然后老老实实去理发。地方理发又不像军营里理发那样“大刀阔斧”,有的理了好几次才合格。新兵一到部队,便光彩照人,很是刺眼。小时候谁剃了光头,大家会开玩笑说和两百瓦灯泡差不多,而这几十个乃至几百个光头不知能抵多少瓦。大家都是光头,也不觉得别扭,你摸摸我的头,我摸摸你的头,挺有意思。和“新兵蛋子”这个称呼一样,新兵剃光头心里怎么也不会很舒服,无论是寒风刺骨,还是烈日炎炎,一律光头对待,也真有些“酷”。新兵做梦都盼着像老兵那样留些头发,早日脱去“新兵蛋子”的帽子。后来,新兵到部队不用理光头了,可这“新兵蛋子”的称呼仍被继续着。反正新兵和老兵不一样,是不是“新兵蛋子”,老兵一看就明白。这个词常被使用于老兵训新兵的时候:“新兵蛋子,才穿了几个军用裤头!”也有兵龄长的也这样训兵龄短的。大多数情况下这只是一句玩笑,以区分兵龄长短,显示一下“辈份”,这与老兵训新兵还不太一样。


军语之二:眼力劲儿


北方方言词汇,但流行范围并不局限于北方。因为《现代汉语词典》中就收入了该词条,注释是:“<方言>见机行事的能力:这孩子真有眼力劲儿,看见我扫地,就把簸箕拿过来了。”从例句可以看出,这个词在使用时有两个特点:一,有话语权的限制。只有在高位者评价低位者时才能使用,反过来用就大为不敬。比如,就不能这样说:“我们领导真有眼力劲儿,看见我坐下,就把茶杯端过来了。”在这里,形成说话双方位置高下的因素可以是辈份、资历、官职、财富或者拳头的硬度,等等。二,是个褒义词。但是这种褒义完全是说话人的主观看法,并不具有客观性。比如,对说话人而言,“这孩子”的“见机行事”显得机敏而善解人意,但在第三者眼里,此举也许是投机取巧地拍马屁呢。因此,当你在生活中听到有人使用这个词时,不妨先假定该词涵义暧昧而有待鉴别。记得在每年新兵下连的时候,这个词在终于熬出资格来的老兵中使用频率较高,被广泛用来鉴定当年新兵的素质状况。如,老兵的脏衣服不动声色地呆在床下的盆中,新兵小张看到了,旋风般地端到水房里去了。不久,小张就得到了老兵们的评价:“有眼力劲儿。”这件事的妙处在于,老兵不能吭声,也不能作任何暗示,完全基于当事双方的默契,否则,就无趣得很。记得在我没有理解眼力劲儿这个词的含义时曾经做出这样的事。一盒“白沙”香烟五块钱,这在新兵连无人不晓。班长模出一块钱暗中塞给当时身为新兵蛋子的我,说:“去给我买包白沙。”我接过钱,眼珠子一转,拔腿向我们部队的服务社(相当于街上的一个小超市)奔去。不一会,又气喘吁吁地跑回,手里仍拿着原先的一块钱,纯洁无辜地望着班长,道:“钱不够。”班长怔怔地翻着白眼,却终于没有吭。显然,这是一桩极其没有眼力劲儿的事。但是,当事双方达成了另一种默契,现在想想也挺有意思。


军语之三:迷糊


迷糊的解释有多种,在军营中的意思也较笼统。曾经刚入伍的时候,我就很迷糊。记得有一次,在班里下象棋,兴致颇高的排长也来与我们下,转眼间,排长已连赢五六个人了。此时,我凑上来,在众目睽睽之下连赢了排长四盘棋,排长闹了个大红脸,大家都说我“迷糊”。有一日,连里放录像,我坐着椅子离电视最近,而连长刚好站在我身旁。班长说:这个兵真迷糊。还有一次,全团正顶着烈日进行施工,团长过来看我们,团长拿出他随身带的水壶,大声说:谁渴,我这儿有水!大家全都说:不渴,不渴。只有我大步上前,接过壶,仰脖就喝。团长拍着我的肩,连说:辛苦了,辛苦了。我却只顾喝水,没有答话。站在一旁的连长瞪着眼:这个兵,真迷糊。我还真的挺迷糊,大义炳然说道:我没迷糊呀,他们都说我迷糊,什么叫迷糊?后来,随着时间的推移,我也成为一名老兵,办事不再迷糊了。再后来,我当上了班长,面对班里一张张稚嫩的脸,也开始说:这个兵真迷糊!(现在想想真的想笑。)


军语之四:冒泡


冒泡,按常人理解无非是指水中的气体浮出水面的动态过程而已,在实际运用中绝非这么简单:试想,一个水泡从水中不知不觉地浮出,自然要打破水面的平静。因此在军营,这个词常常被赋予“出了点儿小情况”、“捅了个小娄子”之类的贬义,属于善意的讥讽吧。当然,每个兵刚入伍时都有“冒泡”的经历:新兵连紧急集合穿反了裤子蹬错了鞋,队列会操转错了方向,打靶剃了“光头”之类,都属于“冒泡”范畴。我第一次听到“冒泡”一词是在新兵刚下连时,连队组织队列会操,全班人员个个摩拳擦掌,都想让“队列标兵班”的流动红旗常驻我们班。当时全班就我一个新兵,大家都围着给我“打气”。老兵何高兴地说:“只要你小子不‘冒泡’,这流动红旗就稳挂我们班了。”副班长也自豪地说:“我们班可一直是队列标兵班。”我的心“怦怦”地直跳。轮到我们在上场了,只见班长口令清晰、声音洪亮地带着全班走向了示范场地,整队报告干脆利落。“第一个内容,立正稍息。”全班配合动作整齐协调。我有些欣欣然,心想这次会操拿第一不会有问题了。“第二个内容,停止间转法。向左——转!”我习惯性地向右转去,卡壳了!明明自己——咳,竟和老兵来了个“面对面”!“又冒泡了!”老兵忿忿地小声嘟哝。我顿时觉得脸红脖子粗,本能地大声喊了句“报告”,班长让我恢复了正常的姿态。也邪门,之后的动作一气呵成,班长的每一句口令我都听得清清楚楚……会操一结束,我便一个人躲在角落里抹“金豆豆”,是呀,关键时候谁让自己“冒泡”,把“队列标兵班”的牌子都砸了。正啜泣间,忽然感觉一只温暖的手搭在了我的肩上,是班长!我无地自容,做好了迎接“暴风骤雨”的准备。不承想班长反倒劝起我来:“没什么,今后会报时不要太紧张了,刚才连队干部还表扬你队列纪律严肃呢。”流动红旗最终还是“流”走了,听说因此班长还批评老兵不该关键时候“冒泡”伤新战士的自尊心云云。这件事对我震动很大,惭愧之余更体会到了关键时候“冒泡”的危害,从那以后无论干什么工作我都告诫自己要头脑特别清醒、特别冷静,“冒泡”的事也很少发生。说句心里话,我也很感激我那位云南的的老班长,是他让我从“冒泡”事件中振作起来,以良好的精神状态开始了自己的从军之路。


军语之五:整理内务


《现代汉语词典》的解释是:“集体生活室内的日常事务,如整理床铺、按规定放置衣物、做清洁卫生等。”显然,内务不仅仅指叠被子。但为什么在军营里大家都这么看呢?这恐怕是因为:一,叠被子是内务活动中惟一的“技术工种”,其目标是将软塌塌的被子塑造成四棱见角、方方正正的“豆腐块”,这是很不容易做到的;二,不知从何年何月开始,“豆腐块”成了我军的标志性特征之一,对解放军战士而言,会叠被子跟会打枪一样重要。因此,叠被子这件事就从内务诸事中脱颖而出,干脆以偏概全地成了内务的代名词。没当过兵的头一回看见“豆腐块”,往往会惊讶不已:“被子怎么会搞成这个样子?”疑心重的还要上手捏一捏,以确信它也是由布包着棉花构成的。这时候,他们一般想不到去问:“被子为什么要搞成这样子?”但新兵们会问。当初习整内务的新兵被那条面目可惜的被子整得失掉了新鲜感时,往往会乍着胆子问一句。这时,便是班长们显示口才的时候。口若悬河唾沫乱溅,说的是:叠被子,能养成军人追求整齐划一的良好习惯;叠被子,能培养军人一丝不苟的战斗作风。就是说,醉翁之意不在酒,叠被子之意不在叠,而在探索一种形而上的境界。听班长如此一说,新兵们重新打量操练已久的被子,便有一种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的感觉。当然,也有个别班长缺乏耐心,不爱答理新兵的提问,只是木着脸一遍遍将人家叠不成形的被子扯散。这种班长带出来的兵或许被子质量会更好,因为扯得多了,新兵就怕被扯了。整理内务,要害在一个“整”字。据一代代军人实践经验的总结,形成水喷、板夹、脚踏、手掐诸法。叠好被子,技巧固然重要,体力也是不可或缺的,尤其是对付面包一样膨松的新被子,要把它放在地上拼命的打,压,把被子的棉花给压实了才有利于叠被子。叠被子也要使出浑身解数“整”出一个来,然后被我们小心地供奉在桌上,晚上睡觉钻进褥子里不敢去碰。我当时叠的被子晚上真舍不得把它铺开来睡觉。当然,这是最初的情形了。


军语之六:是


内务条令规定:军人在接受上级命令时,要答“是”。一个简单的“是”字,就是军人高度服从意识的集中体现。初到部队的新兵,如果说学到的第一课是听到首长喊自己的名字时要答“到”的话,那么第二课就是接受首长的命令后要答“是”。然而,“是”似乎在新兵中听到的更多一些,老兵往往只在队列训练、集会等正规、集体场合才肯说出这个“是”字。兵当老了,往往就将这个“是”字做出了许多变通。比如,有的用“行”来代替,有的用“好”来代替,还有的用“知道了”、“我知道”、“可以”、“好吧”等来回答比自己职务高一点点的“上级”的工作安排。其实,所有这些替代语,所表达的意思与“是”在执行结果上是基本一致的,但却有着更丰富的心理内容;没有把兵当到那一步、那一种特定的兵龄与职务的人,是无法体味出其中复杂而微妙的内心反应的。当然,这种种变通也只适用于比自己职务高一点点的“上级”,或者说是在老兵心目中不算什么上级的上级。如果是老兵心目中真正的上级,老兵们还是能够瞪起眼来答“是”没商量的。


军语还有很多,这些只是一些皮毛罢了。接下来我要开始写了,当然,我是以小说的形式,不免有虚构的成分,但是我会把我真实的军旅生涯展现给大家,希望大家能够多多支持,多批评和提意见.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