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泪悬棺情 正文 第十三章 狼狈为奸(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61.html


第十三章 狼狈为奸

——作者:与会天下

何翰林转过头来,只见妙绝师太从人群圈子里走了出来。“何翰林,你勾结蒙古后裔,通敌叛国,人人得而诛之。”秒绝说道,紧接着峨眉派、武当派、少林派的弟子们都摩拳擦掌,七嘴八舌地喊着“活着何翰林,铲除卖国贼”的口号,并且做出战斗准备。

何翰林一头雾水,正要辩解。只见哈幺妹不顾哈大王和哈二王的阻拦,站了出来,对着秒绝恶狠狠地说道:“老尼姑,不在你的峨眉山诵经修道跑在我们这穷山僻壤妖言惑众,你究竟有何居心?”

“哪里来的野丫头,竟敢在我面前撒野,看剑!”秒绝说完,气愤地一剑刺了过来。何翰林见状,急忙挡在哈幺妹前面,剑直抵在何翰林的喉咙上。秒绝见状,停下了手,说道:“好一个不怕死的何翰林,不过,今天即使你有三头六臂,我量你也逃不出去。”

“阿弥陀佛,师太暂且住手”,听智真这么一说,秒绝收回武器。智真说道:“何施主,你通不通敌老衲也不想多知道。老衲只想问你一个问题,不知你是否愿意回答?”

何翰林寻思,这老和尚不知道要耍什么花样,不过看今天的阵势恐怕不容辩解。于是,说道:“大师有话请讲,我何翰林洗耳恭听!”

“听闻五皇子饱读经史,是一个明事理、懂大道、忠孝仁义的沙场枭雄......”

“这恐怕不是大师要问的话吧!”何翰林打断智真的话说道。

“不急,不急。何施主,且听老衲讲来。”

“大师有话直讲,没必要拐弯抹角,说一些让在下费解的话。”

“《 诗经.小雅.谷风之什.北山》云:陟彼北山,言采其杞;偕偕士子,朝夕从事;王事靡盬,忧我父母。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智真大师,你该不是来要我听你背诵诗经的吧!”

“何施主末急,老衲只是想问问施主你可曾知道这‘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的含义吧!”

何翰林一想,这话的意思不就是君要臣死吗。于是打断智真的话说道:“大师,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我何翰林是大明臣子也好是窃国之贼也罢,本来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不过,我何翰林不是愚忠之人,也不会这么窝囊地束手就擒。”何翰林说完,又寻思道:今天这这里恐怕不好收场,还是先安顿好哈大王等人,以免受无妄之灾。于是,抓起哈幺妹闪到哈大王的面前。“哈兄,我看今天他们这些武林人士恐怕不会放过我,你等暂时置身事外,保护好你家妹子,我自会与他们周旋,无论出了什么事情你们都不要动手。”何翰林说完,一掌将哈幺妹推给哈大王。

哈幺妹极力挣扎,拼命呼哈,只是哈大王与哈二王死死地抓住她得双手,只能眼睁睁地看着何翰林走到智真等人那边。

“大师、师太、宋掌门、谭掌门、不三不四两位前辈,你们保家卫国、维护大明统治,行大道顺天理本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但是,我何翰林已交出兵权,躬耕山野,早已过上布衣生活,朝廷本应不在计较。可如今却派尔等前来追杀我,难道这不就是逼良为娼吗?我何翰林一生光明磊落,没想到却被朝廷与尔等诽谤成窃国之贼。此等冤枉,是可忍孰不可忍!虽然我与诸位旧有交情,但观今日已经分道扬镳。尔等忠君报国,杀我不算忘恩;我力求苟活人世,杀尔等也不算负义。”何翰林说得振振有词,句句在理,条条是道。

“阿弥陀佛”智真闭眼说道:“哎!老衲只知道‘食君之禄,忠君之事’。何施主,你既然已明原因,还是自行了断吧,免得生灵涂炭、多遭杀孽!”

“要杀我何翰林,哪有那么容易!”何翰林说着,一跃到了人群外,摆出架势:“尽管放马过来!”

“贫尼领教了”秒绝说着,一剑横刺过来。何翰林一闪躲开了。片刻,两人战成一团,不到一盏茶的时间就打了十几个回合。秒绝招招要人性命,何翰林冷静沉着,逼得秒绝步步后退。猛然间何翰林飞起一脚,正踢向秒绝师太胸口,踢出两仗开外,秒绝败下阵来。重重地摔在雪地上,摔得披头发撒。

不四一见,对不四说道:“哟,还没看出来这老尼姑还有几分姿色嘛!”

不三忙笑道:“你说要是咱哥俩抱着这老尼姑睡一晚,嘿嘿......”

秒绝见状,气得恨不得杀了不三不四,但却又被摔得浑身疼痛,骂道:“你两个嘀咕什么,还不快上!捉住何翰林,你两个也有功劳。”

“上!”不三不四齐声说道,然后转身对着峨眉派众女弟子说道:“女的不上,把衣服全部脱光!”

紧张的现场被这不三不四一闹顿时轻松起来,人群里有人开始唏嘘,只是那峨眉派的女流们羞得满脸通红,哭笑不得,举剑向何翰林猛刺过来。

搏命之时,那有手下留情之说。何翰林七伤拳左突右撞,肘、膝所到之处,剑血横飞。片刻时间,几个峨眉弟子就被当场击毙,剩下的女弟子都不敢靠近何翰林。不过,何翰林身上也几处挂彩。

“阿弥陀佛,老衲得罪了!”智真说完,伸展着伏虎罗汉拳向何翰林袭来。

冷静站在一旁的邓小邪却猛然闪到何翰林前面,左手紧握着刀,伸出右手拦住智真,冷眼注视着地上。

“施主,莫非你也要来插上一杠?”智真收拳说道。

“放人!”

“邓兄弟,你且置身事外。这是我何翰林的事,没必要把你牵连进来。”何翰林说道。

“我不能看见一个英雄豪杰死得不明不白!”邓小邪冷冷说道。

宋福友见邓小邪前来帮忙,于是喊道:“大家一起上,诛杀何翰林!”见邓小邪在场,三山五岳的好汉们都面面相觑,无人敢动。

宋福友一急,命令道:“诛杀何翰林,凡捉拿者赏金五十;凡放走者满门抄斩、诛灭九族。大家一起上!”

所谓‘重赏之下必有勇夫,督战之下莫敢后退’,众好汉们一起抄起家伙厮杀过来。

杨二大吼一声“翰林兄,我来也!”一个箭步冲到众武林人士的面前,不分青红皂白,抡起混铁棍照着来人就是一顿乱打。片刻之间,几个躲闪不及的武当弟子被打得脑浆迸裂、惨死在地。

这边的何翰林和邓小邪两人靠背而战,已击毙十余武林人士,邓小邪一刀砍掉智真大师的右手,智真痛得在地上就地打滚,边滚边喊:“箭阵,箭阵......... ”

猛然间,平静的雪地里窜出人头,一群身披白袄张弓塔箭的人站在了五十步开外,半月形围住场中打斗的人。

此时,场外的哈大王、哈二王、朱红毛等人哪能耐得住寂寞,都纷纷加入战斗。场内是刀光剑影,箭如飞蝗,厮杀声不断,惨叫声连天.........

“住手!”一个刚健有力的喊声从远处传来,紧接着马蹄声不断。场内闻声停下了战斗,场外弓箭手也暂停了放箭。

只见,残阳边飞来一队人马,马蹄所到,雪花四溅。为首的是一个年轻帅气的官人模样,头戴乌纱,脚蹬皂靴,身穿红袍。

何翰林定眼一看——郑和!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