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866.html


欧洲,瑞士最大的城市苏黎世,都德花园酒店是瑞士最奢华的酒店,该酒店历史悠久,堪称为苏黎世地标,坐拥一望无际的城市景致、湖泊及阿尔卑斯山脉风光,内设一百多间极豪华的客房及套房,而各房间分布于别具历史色彩的主楼及两座新翼楼中,酒店还设有标准高尔夫球场和一个面积大4000平方米的水疗中心。 水疗中心集欧、日风格于一身,设施包括远眺阿尔卑斯山全景的偌大泳池、男士及女士水疗池、 健身室、活动及瑜伽工作室。宾客可于日式砂浴内安躺于热卵石上享受砂浴的保健效果。护理室可进行一系列疗程,包括美容、修甲、按摩及身体护理。此外,中心更设有两间豪华水疗套房,让宾客于专属的空间尽享舒泰。

而此刻,亿万富豪孙斌先生正陪伴着自己的三个女伴享受着这世界上最奢华的水疗。酒店是普玛预定的,孙斌对于这种奢侈的享受倒是没有什么特别的喜好但也不排斥。钱本来对于孙斌就没有什么概念的,而况且反正自己也算是一个亿万身家的顶级富豪了。所以下了飞机就被酒店的豪华房车接到了这里。经过长时间的飞行,绕着地球飞了半圈,孙斌倒是没有什么身体上的不适,但是三个女孩子可是有些昏昏沉沉的了,就算是倒时差也是需要好好地休息一下的了。

普玛的计划是,休息好了以后,先去瑞士银行看看她的那颗超级大粉钻。然后用半个月或者一个月的时间去走遍欧洲的阿尔比斯山。

一个男人身边有几个顶级美女相伴总是会招来羡慕嫉妒恨的,享受着水疗的孙斌也没有想到,有多少双羡慕嫉妒恨的眼睛盯着他。不远处包房里温泉池内的一个东方男子,透过玻璃窗露出的眼神更是除了羡慕嫉妒恨之外,还多了一些玩味、欲望和占有的混合情感。他近乎恶毒的盯着孙斌,同时一把拉过原本偎在他身边的一个白人美女,左手恶狠狠的揉搓着白人女子胸前丰满的双峰。右手又抓住另一个美貌的黑人女孩的头发,把她的头按向了自己的裆部。

而远在东方的F国也爆出了新闻,关于南海主权已经利用开发的十国会议无果而终。各媒体对此事的报到都非常简单,没有涉及到具体的内容。但据内部人士爆料,原本由F国发起的旨在国际法律上瓜分华夏国南海主权的一次会议,变成了一场集体声讨。七八个国家的代表联手对F国提出抗议,有的国家甚至提出不惜一战也要捍卫自己的国家利益。搞的F国外交部长不知所云。第二天才知道是自己国家的两个石油公司惹出来的事情,总统为止震怒,下令严查两个石油公司的一切账务往来和内部股权关联,最后发现竟然是黑客捣乱。

其实瑞士没有一家银行叫做“瑞士银行”。日常中人们所说的“瑞士银行”,只是对所有瑞士的银行统称。下面四家银行是瑞士最有代表性的:瑞银集团(UBS)、苏黎世银行(Swiss Zurich Bank)、瑞士信贷第一波士顿银行(Credit Swiss First Boston Bank)和瑞士信贷(Credit Suisse)。而马哈穆尔的钱物都是存放在苏黎世银行的。

苏黎世银行的大楼并不很恢宏,但也不能说不起眼。只是很普通的感觉,与周边的建筑同样的风格,融入在了整个苏黎世的街景当中。普玛显然不是第一次来这里了,她很轻车熟路地带着孙斌来到了银行。银行里的服务人员对待所有走进这家银行的客人都非常亲切,孙斌能看出来他们每一个服务人员的脸上带出来的并不是酒店宾馆里面的服务人员那种职业性的不带感情色彩的微笑。他们是很真诚的对每一个来这里的人表示亲切的欢迎,也很正常,来这里的人非富即贵,都是掌控着庞大资金或者拥有价值连城的宝物的人物。

一个职业丽人亲切的带着普玛和孙斌一行四人到了一间小会客室里面,普玛把事先准备好的法律文件和相关证书都拿了出来。女经理认真的核对了每一个文件,确认了所有的文件都是合法的,并且准备的非常齐全。然后恭敬地问普玛:“美丽的女士,您需要我们为你做什么呢?”

“我需要把这个账户消掉,存款我已经通过网银转走了,我现在是要先看一下保险柜里面的东西。或许我还需要继续租用一段时间你们的保险柜,但是户主的名字需要按照这些法律文件做一次变更。”普玛从容的告诉女经理她的要求。

“好的,我需要您提供保险柜的密码,核对之后,我就可以带您去库房了,在您查看保险柜的时候,我会亲自去帮你处理销户和变更手续的。”虽然是来办理销户的,女经理依然非常亲切的提供着服务。

“没问题。”普玛快速的在键盘上敲出了一串数字,显得非常熟练。

核对无误,跟着漂亮的女经理,四个人经过一个走廊,来到了一间满是小抽屉的大厅。女经理带着他们在一个小抽屉前停了下来。核对了小抽屉上面的一串数字。用钥匙打开了抽屉。

孙斌暗自诧异,都说瑞士银行的保密工作很安全,可是这打开保险柜就这么简单?岂不是很轻松就可以拿到这些抽屉里的财宝了?正在暗自腹诽文艺作品中描绘的机关重重,各种高科技保安措施无所不用其极的安防原来都是忽悠人的,却见那个女经理拉开了抽屉,普玛从抽屉里拿出了一个信封,和一把剪刀。检查了一下信封的开口处,然后用剪刀剪开了信封。

孙斌这才明白,这只是一个保险柜的钥匙,信封是存放物品后封起来的,由于客人不方便带着钥匙,所以把钥匙也寄存在这些个小抽屉里。银行的服务还真的周到,每个抽屉里都放了一把小剪刀,很人性化的服务。

普玛拿出钥匙,四个人又跟着女经理进入了一个电梯。女经理还专门为孙斌解释了一下,这样的小电梯整个银行里面有十几部,为了安全,每次只能有一个客户的客人专用。电梯是向下而不是向上的,因为保险柜在地下室里。走出电梯,地下室里面的光线调整的非常人性化,感觉不到与上面有什么差异。

女经理带他们一路通过了几道大门,每个大门都是精钢打造的厚实无比。但是与孙斌的想象再次大相径庭,这里没有电影电视里面描绘的高科技的手掌指纹扫描或者瞳孔确认之类的环节,有的只是不同的钥匙,纯机械的锁头,在门岗的钥匙和女经理的钥匙同时旋转以后才会打开。在普玛这个黑客看来,这反倒比所谓的高科技更加安全。起码向她这样的电脑网络技术顶尖高手,在这种纯机械的大铜锁面前时无处发力的。

最后,在一间独立的小房间里,他们终于看到了想要的东西,两个标着一串数字的金属手提箱摆在了普玛和孙斌面前。这两个保险箱小巧精致,提着它,就像平时你提着一只公文箱那样简便。锁眼看起来与普通银行的双重锁无异,有两个锁眼,一个供客户的钥匙,一个供银行的钥匙。普玛告诉孙斌,实际上,里面还隐藏了第三个锁眼,只有用特制的钥匙才能开启。这第三个锁眼将锁牢牢固定在保险箱上,哪怕你开启了锁头,也无法将锁从保险箱上取走,防止了偷锁复制钥匙的可能性。而且锁眼都是激光切割,每把锁都独一无二。

女经理用银行的钥匙拧过了两只保险箱,对普玛说:“您可以在这里查看您的物品了,如果有需要,请按这个按铃,我们的工作人员会马上过来为您服务。”

看到孙斌警觉的巡视着这个房间的每个角落,女经理笑着补充了一句:“这间屋子是没有监控设施的,请您放心。你的保险箱里存放的任何物品我们银行都不知情。”说完就退出了这个小屋,搞的孙斌有些尴尬的冲普玛笑着解释:“呵呵,习惯了。”

普玛等女经理关上房门,立刻原形毕露。把刚才在外面表现出来的大家风范淑女气质统统抛在了九霄云外。迅速拿出钥匙打开了两个保险箱。

一束夺目的红色光芒在室内灯光的映照下显得异常神秘,三个丫头几乎同时瞪大眼睛发出啦高分贝的尖叫。房间本来就很小,再加上这三个亮嗓子同时发声,孙斌感觉这声音的杀伤力比一颗手榴弹近距离爆炸毫不逊色。暗自嘀咕,女人怎么见了宝石都是一个德行呀。普玛是个钻石控孙斌已经有所感觉,他都不记得被普玛记了几笔帐欠了她几颗大钻石了。怎么珠儿和丽儿今天也发了疯一样,完全颠覆了这一段时间给孙斌留下的美好形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