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742.html



11日上午,刘永义、胡玉乘车前往嘉定,他们把方案交给了陈诚。

“装甲汽车?”陈诚翻看着方案,“装甲汽车在作战中用处不大,在华北,我们的装甲汽车参加了战斗,全军覆没,战果基本没有。”

“这个战例我们讨论了,我们认为,装甲汽车表现不佳主要是设计的原因,旧装甲汽车是设计来对付红军的,红军有枪无炮,所以,旧装甲汽车只能防枪不能防炮,碰上有枪有炮的日军当然吃亏了。”

“你们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我们重新设计了装甲汽车,新装甲汽车只在前、左、右安装装甲,顶部和后部敞开,前部装甲20毫米,倾斜放置,能防日军的37毫米平射炮,左右装甲10毫米,能防机枪子弹,这样,与日军交火就不会吃亏了。”

“上部敞开?敌人扔手榴弹怎么办?”

“我们带上步兵,每辆坦克带一个班的步兵,用来赶走靠近坦克的敌人。”

“装甲汽车的越野能力很差,你们怎么解决这个问题?”

“双管齐下,第一,选择平坦、干燥的地面做战场,第二,用卡车装上简易桥梁跟在装甲汽车后面,遇到壕沟时,步兵从卡车上取下桥梁并迅速架设。”

“嗯……”陈诚继续翻看着手中的方案。

“你们想得很周到,好吧,我同意你们的方案,成立装甲车队。”陈诚最后说道。

陈诚写了一个命令:成立11师装甲车队,由刘永义任队长,胡玉任副队长。

陈诚在上海弄到了很多汽车,他拨给装甲车队12辆美国GMC十轮卡车,国军过去的装甲汽车就是用这种卡车改装的,这种卡车全长6.93米,宽2.32米,高2.24米,采用GMC270型4.4升6缸汽油发动机,发动机最大输出功率104马力,最高时速71千米,最大行驶里程385千米,驱动形式为6×4,标准载重量为2.5吨,但即使运载两倍于承载能力的重量,卡车也照样飞驰向前。

下午,刘永义、胡玉带着12辆GMC十轮卡车得意洋洋回到龙江仓库。

陈诚虽然给了12辆十轮卡车,却只配了12名驾驶员,备用司机和维修保养人员一个没给,刘永义于是派人在上海街头贴广告,招收12名司机和50名维修保养人员。

刘永义给金陵兵工厂的厂长李承干打电话,告诉了改装装甲汽车的事情。

“你的想法很好,现在把卡车开来南京吧,马上组织人员给你改装。”李承干答应道。

刘永义接着给刘金生打电话,报告了卡车去南京的事,他要刘金生帮忙联系一些运往南京的货。

“好的,马上给你联系,现在去南京的人和货很多,这件事问题不大。”

三个小时后,刘金生打来电话,已经联系好了,两车人、十车货。

“今晚十点出发,过会我亲自来,带你的车去装人装货。”

“好好,告诉货主,每辆车三个弟兄押送,保证安全,对了,老规矩,给你一成的中间费,哈哈哈哈。”

放下电话后,刘永义叫来了萧金,他要萧金带一个排押送货物去南京,卸下货物后,车子开到金陵兵工厂去改装。

“我和胡团长后天乘飞机去南京,跟李厂长谈改装的事情。”刘永义说道。

六点钟,刘金生开着车子来了,带刘永义的卡车去装人装货。

七点钟,华仁生带着一群老板来找刘永义,他们很热情地请刘永义出去喝酒。

华仁生等人是为工厂内迁的事情来的,他们接到了国民政府的命令:把工厂迁往湖南、云南、四川等地。

这些老板不想把工厂迁往内地,工厂去了内地,原来的供货渠道没有了,销售渠道也没有了,还要对付当地的地头蛇,这样的前景让老板们不寒而栗。

“那些做枪做炮的才应当迁往内地,我是做衣服做面粉的,迁往内地干什么?国军缺我那点衣服、面粉?”华仁生首先诉苦。

“我是做西药的,虽说对抗日很有用,可我的原料渠道在上海,去了内地,原料弄不到了,工厂也就没法办下去了。”

“还有我。”

“还有我。”

老板们一个接一个向刘永义诉苦。

“刘县长,想想办法让我们留在上海吧,留在上海一样可以为国家出力,对了,你说的那个‘保利公司’我跟很多人说了,他们都极感兴趣,你让我们留下来,这个‘保利公司’一定可以搞起来,为国家走私大批武器。”华仁生请求道。

“可是,让你们内迁是蒋委员长的命令,我只是一个小小上校,能帮你们什么忙?”

“能的,一定能的,刘县长是高人,一定能帮我们解决问题。”

“对对对,刘县长是高人,‘出云’号在上海闹腾了两个月,谁都对它没有办法,刘县长来了,一炮就把它打得粉碎,刘县长对付‘出云’号都那么轻松,帮我们这点忙肯定没问题。”

老板们一个接一个给刘永义戴高帽。

“好吧,我帮你们想想办法,不过,不能保证成功。”

“太好了,太好了,刘县长肯帮忙太好了。”

老板们如释重负。

“刘县长是能人,有您出马,事情一定能成。”

“对对对,一定能成。”

“刘县长,这件事你一定要抓紧,时间不多了,上头要我五天后搬迁。”

“五天?你还有这么多时间?我三天后就要搬迁。”

“我更惨,两天后就要搬迁。”

“好好好,抓紧时间,不过,你们也得想办法让上头给你们缓一缓,这件事怎么着也得花四五天,两三天办不下来。”

“好好,我们想办法,想办法。”

一直喝到晚上十点,这场酒宴才结束。

回到办公室后,对着墙上的地图,刘永义思考起来。

12日上午,方克龙带着人员和设备来到了龙江仓库,他们着手修起了大炮。

刘永义给王起凤打电话,请他过来一叙。

王起凤来了,刘永义引他到大地图前。

“王参谋,上海战事我分析了一下,我们的情况很危险,七十万大军挤在上海这片狭小地域内,东面是大海,北面是长江,南面是钱塘江,一旦日军从我们后方登陆,七十万大军将成为瓮中之鳖。”

“我同意你的看法,现在的情况是:每一天,我们消耗一个师,敌人消耗一个联队,照这个趋势消耗下去,就算日军不登陆,最先崩溃的也是我们,崩溃的时间大约是这个月的月底。”

“不能再打下去了,我们必须撤退,把部队撤到吴福线、锡澄线,利用坚固防线来阻挡日军。”

“陈长官也这样认为,他劝过委员长几次,可委员长听不进去,他不肯放弃上海,他正在调桂军、东北军和川军,他想依靠这些兵力继续战斗下去。”

“桂军还勉强可以,东北军和川军靠不住,他们的战斗力太弱,指望他们保住上海是妄想,我认为,我们应当用‘一二八’的方法来解决现在的问题,我们把上海交给国联,让国联来管理上海。”

“我们想到一块去了,我也这们认为。”

“太好了,我们一起草拟一个报告,向委员长陈述利敝,劝说他放弃上海。”

刘永义派人叫来了胡玉,胡玉也赞成他们的意见。

三个人着手写起了报告,报告共分三部分。

第一部分分析目前的战况,指出存在日军从国军后方登陆的危险,即使日军不在国军后方登陆,照现在的趋势发展下去,国军也将首先崩溃,崩溃的时间大约在10月的月底。

第二部分提出了解决方法,第一,立即派遣四个军、十万人进驻吴福线、锡澄线、乍嘉线、苏嘉线,构筑、完善阵地工事并做好战斗准备;第二,放弃上海,把久战疲惫的部队后撤到吴福线和锡澄线后面休整;第三,以扩大公共租界为条件,让英国政府和美国政府出面阻止日军占领上海,把上海交给国联管理。

报告的名字是“上海战事分析及我们的意见”,刘永义、胡玉、王起凤在上面签了名。

报告写完后,已是下午四点钟,

“我们马上去找陈长官,征求陈长官的意见,陈长官同意了,说服委员长就容易多了。”

他们乘小车直奔嘉定。

看了他们的报告后,陈诚表示赞同。

“用这种方式结束上海战事是最好的结果,不过只剩二十天了,不知道时间还够不够。”

“催一下外交部那些人,让他们快点干。”

“说的是,催他们一下,明天我去面见委员长,你们跟着去吧,当面向委员长陈述你们的意见。”

13日上午,陈诚带着刘永义等人乘飞机飞往南京。

见到蒋介石后,陈诚递上了“上海战事及我们的意见”。

蒋介石一边翻看报告一边问着问题。

其实,蒋介石早就有心用“一二八”的方式结束现在的上海战事,只是现在的战争规模是上次的十倍,结束代价也将是上次的十倍,上次签了一个“上海停战协定”被人骂成汉奸,再签一个代价十倍于“上海停战协定”的“新上海停战协定”,肯定要被骂成大汉奸。

蒋介石打起了小算盘:最好有人先提出这个“汉奸”建议,他再顺水推舟,这样,可以让提建议的人分担一部分责任。

看着刘永义的报告,蒋介石高兴起来,这下好了,有人提“汉奸”建议了。

不过,刘永义的官太小,承担不了多少责任,幸好他是陈诚带来的,陈诚的官够大,可以为自己承担很多责任。

装模作样质疑一阵之后,蒋介石被“说服”了,接受了刘永义的建议。

“我马上召开会议讨论这个方案。”蒋介石说道。

下午,蒋介石召开会议,讨论刘永义的方案,由于大家对上海战事的严重性有了充分的了解,这个方案很快被通过了。

会上,蒋介石命令张群:立即与英国政府和美国政府接触,以扩大租界为条件,请英国政府和美国政府出面调停上海战事,同时命令何应钦:立即调四个有战斗力的军来上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