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军连长王直 正文 第三章

1834779914 收藏 0 0
近期热点 换一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06.html


第三章


夜更深沉了。


树木耸立在高远的夜空,它就像一个高大的人,默然站在你的面前,归然不动一样。这里,人迹罕至。各种树木蓊蓊郁郁,并掩映在宁静的黑黝黝的夜色里,遮挡人的视线。此刻,没有风,一丝也没有,仿佛风不存在了。空气静息了,四周仍然沉醉在漫长而静谧,安祥的山林夜色里。


王直连长由于肚子上的伤口疼痛,脚步不稳,并且,时而加重的疼痛使他的脸皱在一起。


之后,出了山林,他把手枪插进腰间的皮带里。用手擦了擦自己的额头,也擦了擦脸上的汗。王直连长左手捂住仍在冒血的肚子。在难受的痛苦中,他忽然看见前面不远处,有一个小村。


他想可以去躲避一下。


而此刻,咱们的王直连长并不确定:美军的追捕怎么样了?他清楚地记得:他是从小道往南进入这片树林,并且,小道上还有两个方向:一条是往北。另一条是随着小道往西。目前,这三条不同方向的去处,都有可能被美军选择性的追来。那么,他们现在走的是那一条呢?假如他们去别的方向呢?王直连长又觉得这不可能。目前,也就只有三条去处。还有一条,是返回的路。是啊,美军是不可能无功而返的。不管怎么说,只有两种情况,要么敌人赶到别处抓他,要么,他们就赶到这个方向而来。如果是前者,就更好。而王直连长就可以放心了。但如果,是后者,敌人就势必往这个方向搜来。但问题是:他们到底去哪个方向呢?这就让人更加疑虑。该怎么办呢?


之后 王直连长匆匆走进村子。


他还是警觉地前后看了看,毕竟,万一出现意外,他能在第一时间作出有利于自己的行动。


然后,他走到村口第一家,想上前敲门。是啊!终于可以找个人家,躲一躲。想到这里,王直连长感到少许轻松了点。


于是,他走到了第一家门前,停住。上前敲门。刚伸出手,就要触到门时,王连长又停住。他还是有顾虑。因为,现在只是一种感觉。虽然,美军还没有追来,并不能说明他们就不想抓捕和放弃这个难得的机会。毕竟,现在刚开始,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呢?谁又知道以后的情况是怎么发展的呢?如果,敌人追上来呢?搞不好自己被抓,而且,由于自己的疏忽,给朝鲜老乡带来麻烦,让他们被美军祸害,这不是更不幸吗?


王直连长决定另想办法。然后,他退出门边,走到离门口一侧的村路上。


无意间,他看见了这户人家房屋后面有片茂盛的菜园。其旁边有几棵大树,隐约可见。在黑黝黝而静谧的夜色里,而且有一种朦胧的神秘感。


王直连长思忖道:这不是,很好的藏身之处吗?于是,他尽快朝房子后面的菜园走去。伏在一处非常茂密的草丛里,靠近篱笆。仍然警觉地注视着村口的路上。只好,看一看再说了。


大约,6至7分钟之后,美军竟然搜寻而来。看来,他们行色匆匆。显然,企图有所获。从他们的神态看,似乎无把握,只是例行公事。


“乔治,这儿是村子”一个美军说。似乎觉得这儿与志愿军没有什么联系。又说:“我想那个志愿军去别的地方了。”


“为什么?”乔治问。


“因为,这里的人不敢收留他。谁都怕被杀头。”


“你真是白痴?”乔治讥讽道。“这儿的人恨我们。他们就要帮助志愿军。”停了下,乔治转过脸来。显然,他自己这样说。但这儿有没有受伤的志愿军,他没有把握。他只能搜,有运气,抓住了,就是上天在帮助他,如果,不行,就作为结束这次巡逻任务的必要之举。然后,“快搜!”乔治小队长吆喝道。



于是,美军就上前挨家搜查起来。就像是睡熟的鸡,被突然闯入的黄鼠狼,搞得惊慌不安地胡乱窜动一样。一时,平静的小村,显得喧闹,不安。吓得人惊慌失措,六神无主。


过了不久,美军失望了。


“乔治,这儿没有志愿军”一个士兵急匆匆地跑来,说。看他的神情,是在说,这儿无人,咱们还是回去吧。


乔治没有回答。他不确定,志愿军伤员是否在这里。现在,志愿军伤员是不在这里了,那只有去别处搜了。目前看来,也就这样。


乔治随意地走到第一家。看了下,又走了几步。他刚好看见房屋后面的菜园。他的眼光停在哪里,他似乎有些含混的感觉。就闲逸地信步走近菜园。而且,一副颇为认真的样子。就像他是在巡检工地一样。其实,他这样,只是想让下属知道,他是严肃认真的。


王直连长见乔治正走近自己。他忍痛立刻拔出腰间皮带里的手枪,准备战斗。


同时,他立即思忖道:难道这个小队长发现了什么?他为什么刚才停留在房屋边,难道他仅仅是看一看吗?还是产生了某种疑问。如果,是这样他就不会走,而是再次搜查他身后的住家。设法找出线索,抓住志愿军,自行立功。如果,真是这样,他就不会是现在这种神态。但他没有发现什么,仅仅是随意走动呢?这两种情况,哪一种最有可能呢?王直连长犹豫起来。不过,他知道时间不容他多想,他立刻决定,只要乔治发现他,他就先打死对方,顺后面的山逃离这里。


此时,乔治已走近菜园,


沉着的王连长放低自己的脸,尽量让树叶草丛,遮挡自己。他思索道:美军军官为什么还要走近?难道他觉察到什么了吗?难道他看见我。否则,他为什么走近自己,难道他是想确定一下他的怀疑吗?难道是自己判断错了吗?。


然后, 王直连长开始紧张起来。


而乔治忽然开亮电筒。向王直连长身后边的菜地照过去。


王直连长更是身贴草丛,控制自己的呼吸。准备最后一搏。


这时,明晃晃的电筒光照过来。然后又移开了。


与此同时,远处的一个美军不耐烦地喊道:“乔治,咱们走吧,”


于是,乔治答应一声,转身就走开了。


王直连长终于松了一口气,他知道自己安全了。于是,他把手枪擦回腰间的皮带里,决定找朝鲜老乡。他刚起身,肚子一阵痛,头一昏,就倒在菜地里。



第二天,大清早。


从房屋里走出一个美丽,文静的朝鲜姑娘。


她来到菜园,摘菜。准备煮早饭用。当她走进自家菜园,一眼看见躺在地里,昏迷的英俊,勇敢,亲切的王直连长。姑娘见是志愿军,立刻,快步走近王连长。一看:他插着手枪的腰间皮带一侧的肚子上,军衣被血染红一小片。姑娘蹲下,轻声喊道:“志愿军同志,志愿军同志。”没有回应。她又喊,也一样。她就用手轻轻碰了一至两下昏迷中王连长的肩膀。


过了会,王连长醒来,天已亮了。面前是一个姑娘,正关切地看着他。


“你醒了。”姑娘说。


王连长看了看她,脸上露出温和,亲切的笑容。姑娘立刻放下篮子,把王连长扶起。王连长趁势,忍住疼痛把身子往上伸高,以便让姑娘背起自己。之后姑娘背着王连长,立刻回自己的家。


进了们,姑娘立刻喊道:“妈,妈。”

阿妈妮立刻从房屋里走出来。一看是受伤的志愿军,赶紧说:“贞玉,快把志愿军背到里屋去。”


然后,她们匆匆到了里屋。


阿妈妮帮着把王直连长放在地铺上。看到受伤的王连长,阿妈妮心都碎了。这些志愿军为了朝鲜人民,为了朝鲜的土地,和美国侵略者战斗。他们是多么了不起的军队,多么好的人。


阿妈妮见王连长肚子上的伤口,血正从军衣里浸透出来,她赶紧说“贞玉,快去打一盆热水来。拿一块干净的布。”说完,阿妈妮心情又有些沉重。见王直连长难受,头也不回又赶快催促:“快去,贞玉,”就担心王连长再痛一次,他的伤势就加重一次似的。


阿妈妮看见英俊,慈祥,勇敢的王连长就感到亲近。好像邻里诚实,健壮的青年。又仿佛跟她的儿子似的。可是,她没有儿子。当她看到王连长就觉得胜似她的儿子。


阿妈妮小心翼翼解开王直连长的衣服,一眼瞧见王直连长的肚子左边,有一处小的伤口。血已经染红了它,看来伤势非常重。


这时,朴贞玉,急匆匆端上一盆热水,放在地铺旁。她把一块布交给妈妈。阿妈妮把布浸进水里,后拧干水,小心而轻柔地擦净王连长肚子伤口上的血迹。这样,就更好地减轻了王连长的痛苦。


王直连长看着阿妈妮这样洗净自己的伤口,而且,无微不至,不禁心里一热,眼睛开始红润了。


之后,阿妈妮给他敷上家里治伤的草药。又用布轻柔地盖上,抬起头来,对女儿说:“你把志愿军同志的腰稍稍抬起,我好把布条递过去。”


“妈妈,我知道了。”贞玉说完,身子挪近王直连长,用双手轻轻抬起王连长的腰。阿妈妮就把布条从王连长的背部递过去,用右手接住,绕了四圈。之后,把王连长的伤固定好。


她们尽量不碰着王连长的伤口,不愿意看着王连长又一次出现痛苦。仿佛不愿意痛苦来加深打扰王直连长似的。


过了十多分钟,她们为王连长包扎完毕。


整个过程,完全小心极了,就像在泥泞的山道上,谨晓忖微地走着,生怕不小心,就滑倒在田里一样。


过后,阿妈妮去灶房煮饭。朴贞玉就守候在王连长身边......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