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军连长王直 正文 第二章

1834779914 收藏 0 12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06.html[/size][/URL] 第二章 此时,仍没有风,四周完全暗黑了。一起更是静默。静得来,就像整座山都要睡着了一样。 王直连长走在前面,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06.html


第二章



此时,仍没有风,四周完全暗黑了。一起更是静默。静得来,就像整座山都要睡着了一样。


王直连长走在前面,周占海,陈孝杰在后面跟着。他俩还想聊。


突然,枪声响起。


周占海,陈孝杰顿感意外,而且,突如其来。事情在不经意间发生了。


周占海看见:连长身子,晃悠两下,倒在草丛里。


周占海就像触电般迅捷跨出一,两步,跳到草丛一侧。以免机枪伤到自己。他定眼一看:草丛中,有一个暗堡,在自己连长脚下。上面露出十几公分的氺泥盖子。



周占海紧急思索起来:如果敌人再射,自己的连长就必死,绝不能让自己连长遭到第二次射击,也绝不能让自己的连长被敌人机枪打死。他是很好的连长,就是自己死,也不能让自己连长死。


于是,周占海疾步冲到自己连长面前,起脚,踢开自己的连长,脱离暗堡孔。然后,他迅速弯腰,操起放在地上的冲锋枪,抵近暗堡孔,狠狠射击。与此同时,暗堡里的机枪立刻还击。枪声响过后,周占海踉跄了一下,倒地。


王直连长赶紧爬过去。看见周占海肚子上有一个较大的伤口。血大股涌出。


于是,王直连长赶**出急救包,准备包扎周占海的伤口。但心里急,不知怎么做。王直连长情不自禁地把周占海抱在怀里。他感到,喉咙被什么东西塞住。说不出话来。过了好一会儿,他哽咽地说“小周,死的该是我。”


周占海很痛苦。脸渐渐地变成了白色。但他很坦然,道:“你是好连长。”

“你才19岁啊!”王直连长多么不希望自己的战友离自己而去;多么不希望自己战友受一点伤;多么不希望自己的战友有任何危险。

但是,看到周占海肚子上的伤口鲜血涌流,他的心就像被人用手紧紧攥住了一样。王连长立刻说,“我背你去医疗队。”


周占海显然预感到自己离死近了。更加留恋,遗憾。道:“连长,你每年,一定要在我的坟上添把土,......之后,周占海慢慢地闭上了双眼。



刚才,他们还是三人,现在,只剩下王直连长和陈孝杰了。


年轻有为,心地厚道的周占海,就像星星闪亮之后,消失在深邃高远的夜空,再也看不见了。


之后, 王直连长和陈孝杰把周占海埋在暗堡旁。


此刻,夜色深沉了。


王直连长几乎不说话。和陈孝杰离开暗堡。


他十分悲痛。虽然,他作战多年,当自己的战友为了保护他而牺牲时。每次,他都痛心。他们也是人,他们也有自己的思想,更重要的是:他们也想活,也留恋美好的生活。向往甜蜜,天伦般的人生。但是,就在他们正是面临着美丽的年轻光华时,像升起的朝阳时,像充满活力的蓬勃大树时,年轻勇敢的生命,就嘎然而止了。就像一道彩虹,短暂亮丽后,就消失了一样。


过了多久,王直连长才恢复点常态。他知道,周占海的牺牲,清楚表明:白马山上,布防神秘。只要其存在,就会对每个志愿军战士,造成致命的威胁。狡诈的敌人利用天然屏障巧妙掩饰自己的布防,在不经意间,置对手于死地。而自己毫发无损,真是煞费苦心。


为了更好地搞清敌人的布防,王直连长决定再进行侦察......


二,三个小时之后,他把侦察到的布防要点,记录在小本子上。之后,他才和陈孝杰匆匆下山。


尽管王直连长沉浸在悲恸里,但他不得不强忍在心。他还是机警地注视四周的情况。仍不时用手擦了擦自己的额头。


正接近山脚时,陈孝杰看见前面有大块石头,他想歇一歇。因为,陈孝杰汗流满面,身心疲惫,脚也酸痛,说道 :“连长,咱们歇一下吧。”



王连长观察了四周的情况,用手擦了擦自己的额头,点点头,


于是,他们就坐在石头上。



“连长, ”陈孝杰总想安慰自己的连长。说:“这事都过去,就不要再伤心了。”


王连长双眼看着夜色,心里哀痛而郁闷。他说: “刚才,小周还在积极地进行侦察工作,还和我们说话。唉!他已经不在了。”他停下,几乎说不下去了。过了几分钟,才又说:“我现在还坐在这里,还在呼吸,还在和战友说话......”王直连长哽咽了,两滴眼泪,从他的眼眶里落在他的衣服上。他马上转过脸去,用手擦去眼泪。任无尽的悲痛像倾盆大雨袭击他的身心。过了很一会,又说道; “他就这样的不见了!”


“ 唉 ,周占海才19岁”小陈感慨道。


王连长又说:“我们战士,平时,有些弱点和毛病,有些散漫。但他们在关键时候,很勇敢,顽强。都是不错的人。”


“连长,你对战士们也不错啊!”


“我不行。”


“连长,”小陈一下想起了什么,关心地问自己的连长。“连长,你的脚怎么样了,还痛吗?”


“唉,一点擦伤,没什么。”王直连长根本没当回事,就像他没有受过伤似的。




小陈听连长说得多简单。认为,是不想说出实情,不愿麻烦自己的战友。其实,从内心来说,他多么想帮助有脚伤的连长。如有必要,他也会跟周占海一样用生命保护自己连长的。小陈还是不放心,问:“连长,你脚还痛吗?”


“有点痛。”


“那我背你。”


“不,我只是破了点皮,没有伤着骨头,算不了什么......


他们又坐了会。王直连长认为歇得差不多了。对小陈说:“小陈,咱们走吧。”


“连长,再坐一会吧. ”小陈不想走,还想多歇会儿。


“咱们必须赶回驻地,何师长还在等侦察结果。 ”王直连长说完,干脆起身。于是,他们朝山下走去。



当他和小陈走下山脚,上了一个小路。 刚要往回走,忽然,前面出现7至8个美军, 正用电筒寻路。电筒明晃晃的光线正照他俩身上。


“有人 ?”一个美军惊愕地大喊,并愣在原地。后面的美军也站住。一切似乎太突然。令美军意想不到,就像这面是平地,一转过身,就是悬崖一样。


正在敌人呆楞时,王直连长闪身路边,背靠一块岩石。立即,从腰间皮带里拔出手枪。小陈紧跟其后,脸上略带有些慌张的神色。王连长用左手擦了擦自己的额头,沉稳如山。


“乔治,前面有两个志愿军。”美军士兵说。刚才他还非常的六神无主,现在稍微恢复常态。


“你怎么知道是志愿军?”乔治小队长有些疑虑。


“他们身着志愿军的衣服,匆忙的样子。”这个士兵非常肯定。


“ 你确认吗?”乔治半信半疑地问。


“对。他们就是志愿军。”士兵再想了想,说。还是肯定。


但乔治,不轻易下结论。他眼珠一转,狡 诈地说:“先抓住他们。”他的意图是:只要抓住两个志愿军,一切就清楚了。但是否能抓住志愿军,他还是无把握的。因为,虽然他们人少,但是,对方也很厉害。


于是,这些美军朝他俩追来。


王直连长意识到:不能被敌人抓住。如果,被近距离缠上那就危险,这样,情况会更糟糕。问题是:被抓是小事 ,而情报落在敌人的手里,会造成 我志愿 军在战场上的重大损失。那周占海的牺牲,就毫无意义。


于是,王直连长就立即开枪,打倒一个美军。后面美军又跑上来。王直连长又连连射击,美军惊恐,立即卧倒在地。趁这个时机,王直连长赶紧转过脸来,对小陈低声说:“快走!”


而小陈却认为是报仇的好时机。忙说道:“现在正好为周占海报仇!”


“ 不,”王直连长持否定态度。“现在不是报仇的时机,如果我们被抓住,那一切努力都白费了。报仇,有的是机会。”显然,现在最重要的是利用不多的时间,摆脱敌人。而不是呆在这里,与敌人纠缠。王直连长知道,再谈下去,就危险了。于是,他向小陈示意立刻走开。然后,小陈见连长的脸色凝重,严肃。顿感事情危急。就和连长转身往后跑,


到一个拐弯处。王直连长立即从军衣口袋,掏出小本子。 说:“小陈,你带上本子。立刻走!”


“不,”小陈倔起来。“连长,你走,我掩护你。”


眼瞧着,敌人就要追上来,王连长急了。“快走!”


“我不!”


“你还听不听命令!”王连长严厉的说。十分的焦急。小陈从未见过自己的连长这样紧急,仿佛一切都危险。感觉事情刻不容缓,必须服从。于是,就点了点头。王直连长又进一步叮嘱小陈“记住,一定要亲自把本子交给一排长王江。如果,我没有回来,交代王江排长替我指挥。”


“ 是,连长。”


“好,快走!”在王连长紧急催促下,小陈迅速离开,消失在路边夜色的山林。


当小陈刚离开,美军就追上来。


王直连长果断射击,打倒两个美军。乔治一看,倒地的尽是自己的部下,不禁非常的气恼。比志愿军人多,人没抓住,反而被对方打倒几个人。似乎手下的士兵不起作用。乔治懊恼地叫喊:“给我抓住他们,要活的!”看来,乔治不希望失去捕获志愿军的机会,这毕竟是升官的好时机。但这种机会大多在战场有,而平时就少。能不能抓得住,就难说了。


不过,乔治不管这些,他就要非抓住这两个志愿军不可。



之后美军边向王直连长射击,边冲过来。


王直连长立即决定脱离敌人的追捕。紧接着,王连长连连射击敌人。趁机转身,想朝后跑。突然,一颗子弹射来,击中王连长的肚子。他身子晃动一,二下,尖锐的疼痛,使他差点摔倒。他竭力稳住。左手捂住冒血的腹部,转身跑开。


刚跑过拐弯处,王直连长就迅速拐进路边黑黝黝的山林里。


敌人追上来,已无人了。


“这人呢?”乔治一下惊愣起来。本已到手的猎物,却飞了。


“刚才还在,怎么就......”一个美军简直不相信自己的眼睛,惊呆了。


“他妈的,志愿军肯定跑了。”乔治恼怒起来。他怎么接受得了这个结果呢!:志愿军居然跑了。这等于他升官的梦,就难以实现。不过,他是不甘心放弃的。他要紧抓住眼前的线索,攥住不放。就像落水的人拼命都要抓住岸上的草一样。同时,乔治毕竟是从美国西点军校毕业的优秀生,他非常快地冷静下来。他认为:志愿军不会跑多远?只要及时行动,一定会抓住。“沿路边一带搜!”他发出命令,一下恢复了自信。



于是,美军正好从王直连长逃跑的方向搜寻。


看来,已经受伤的王直连长,再次不经意间被追上。危险正在逼近王连长, 他能逃脱敌人的追捕吗?他被抓住的可能性又有多大呢?在这个非常陌生的山林里,他 ,又能最终脱险吗?至少目前看来,王连长凶多吉少。而危险像台风一样,正在紧随而至。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