志愿军连长王直 正文 第一章

1834779914 收藏 0 64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06.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06.html[/size][/URL] 第一章 2001年4月的一天,朝鲜长津湖某一角落。 纯净而又清澄的深蓝色的晴空,绝无一丝灰尘和杂质,更没有一缕云彩。就像晶莹,剔透的蓝宝石一样,全然洗涤你的身心。并延伸至广阔的天边。此时,明媚而温暖的阳光庄严地洒满美丽的朝鲜国土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8006.html


第一章


2001年4月的一天,朝鲜长津湖某一角落。



纯净而又清澄的深蓝色的晴空,绝无一丝灰尘和杂质,更没有一缕云彩。就像晶莹,剔透的蓝宝石一样,全然洗涤你的身心。并延伸至广阔的天边。此时,明媚而温暖的阳光庄严地洒满美丽的朝鲜国土……


一对80多岁的夫妻,缓慢地朝山脚走来。


在他们前面是一座不太高的山。山头嘎然而下至前面山脚,山尾向后侧扩展。在高高褐色的山顶上,沐浴着春日的阳光。而在它的山麓里,开满了婀娜,娇艳的金达莱。从远处看去,一片火红,火红的,就像随时要燃烧的火一样。小草嫩绿,嫩绿的,鲜亮而醒目。这里,那里,远处,近处,从山脚周围铺展开来。 和煦的微风迎面拂来,带着山野间潮润的气息和扑鼻的花香。一切就像一个人刚洗浴出来清爽的微风而至一样,令人陶醉,爽朗。


大叔叫王直。曾是中国人民志愿军某部四连连长。还有他的朝鲜籍妻子朴贞玉。两天前,他们夫妻随志愿军访问团到朝鲜。王直大叔迫不及待地和他妻子来到长津湖。因为,王直大叔曾在这里战斗过,他妻子的家也曾在这里。


王直大叔对眼前景色豪无兴致。他走着,不说话。一种曾有的熟悉,深沉的哀思,使他感慨万千。他的心开始加速跳动,他的脸开始红了。就像是一直平静的河流,忽然间掀起冲天的波浪一样。王直大叔,虽然,步履不稳,也然不顾。仿佛他的战友们正朝他迎面走来,带着从战场上,胜利信息,风尘仆仆,面带纯朴,亲切的面容,还有腰系皮带的英武洒脱,刚奋战过的坚韧顽强之躯。也即经历过无数次的战斗,他就难也平静。因为他的战友们就像夜空中的繁星。一个个来,又一个个去。有些悄无声息,消失了一样。



志愿军四连一排排长,王江。王江排长那怕在你的面前,呆一分钟,也要把他的双手扣在腰间的皮带里,似乎他处在作战状态,要收拾美军似的。


19岁的战士,杨玉清。已经和战友们聊得睡着了,都还要聊天。稚气,不经世事,欢快的他。让人喜欢,又让人烦他。杨玉清偶有怪异的想法。能在一人时,让敌人够呛。


三排长沈占山稳妥,就像你身边的山一样。


一排副排长张良智:敦厚,沉默,作战勇敢。


30多岁的机枪手老杨。和战友们呆在一起,不太说话。总默默听他们聊。问他不得了了,他才吐出一,二句话,就不再说了。但对敌人,他猛劲十足。


战士陈孝杰。他19岁,爱说爱笑,心地善良。


马崇武,22岁。平时少语,从不信誓旦旦表白心声。他用自己柔弱的腹部紧贴正在高速横射,来自暗堡里的机枪。让敌人胆寒。


25岁的山里汉子,大发哥。纯朴,爽直,真诚。一眼就领略大发哥宽厚的心底。英勇,正直的大发哥在挑动而又明晃晃的刺刀中,他让自己的战友,贴靠他的身后,以死保护自己战友......


纯朴,心底仁厚,平时沉默少语,当着众人爱脸红的二十岁的战士赵国福,见到美军,异常的顽强,就像火山爆发一样。


面对强大的装备,数倍于自己凶残的美军。中国人民志愿军某部四连连长王直和他的战友们在战斗。


此刻,平静被毁灭紧攥在手里,风害怕地静息了,空气在震荡,整个阵地像被无形巨大的力量倒翻过来一样,飞机在滥炸,炮在乱轰,坦克干脆直碾上来。从远处一瞥,尘土**,火光骤闪,尘土和浓烟像黑夜般遮住烈日的天空。阵地像地下深层已孕育几百年的地震,顷刻间,把王直连长和他的战友们毁灭殆尽一样。


当40多个美军,凶狠逼近已经重伤的一个志愿军时,


当枪弹击中一个志愿军的腹部,肠子流出时,


当一个志愿军俘虏60多个美军时,


当一个志愿军用自己身体堵住正在凶猛狂喷枪弹的暗堡里的机枪时,


当40多个志愿军,人贴人,站在阴暗潮湿的坑道里。因无水,无药,嘴唇干得像裂开的树皮一样,喝自己尿液时。


生与死在这一瞬间,凝固!




中国人民志愿军:他们沸腾的血液,像剧烈飞冲岸上岩石的海浪;他们燃烧着美丽的青春,像高昂跳动的生命的律动。他们用手中简陋的武器,也把自己当作武器杀伤大量敌人。以一个人或几个人的血肉之躯,与敌人强大的武器较量,进行不对称的战斗。


这显示了他们决心杀死敌人的强大意志;这显示他们不畏强暴,战胜敌人执着的信念。他们震慑敌人的气势,他们极度英勇顽强的身影,他们纯朴诚实,他们正直勇敢,他们亲切,刚毅的脸庞,他们用牺牲,鲜血带给那里的人们希望和幸福,并倾情保卫那里的人们。他们使战火熄灭,使摧残生灵的侵略者灭亡。他们让朝鲜的土地更加秀丽动人,让优雅,宁静,安宁长留花一般的国土。




1951年4月末的一个傍晚。朝鲜长津湖,白马山。



已近春夏。


山上满布碧绿的野草,能到小腿。山里十分的静谧。就像天亮前那段朦胧的时间一样。此刻,树木似乎低下了头,地上小草要睡着了,空气静息了,世间万物仿佛提早沉入梦乡。


一个29岁的志愿军指挥官,带着两个战士,非常谨忖,沉着地来到山林边。


他叫王直,是志愿军某部四连连长。29岁多了。1米75的身材。他纯朴的个性,令他厚道;他的聪明,令他干练,机智;他的沉稳,令他深思熟虑,沉着在胸;他闪烁的眼光,令他坚毅;他正直勇敢的秉性,令他冲锋陷阵;他英俊的脸庞,令他慈祥,善良。


然后,他们开始进入山里。


王直连长走动的坚实步伐,在黄昏的光线下,腰间的皮带正不时闪亮。


大约,6至7分钟。他们来到了一处浅草边,前面是一处大土坡,坡上边有个小土包。其前面是头伸得老高的丝毛草。


王直连长立即小声道:“快,趴下。”于是,他们卧倒在地。王直连长警惕地盯着小土包。他觉得,假如小土包有某种形式暗堡,这确实是由高到低都很舒服的打击范围。所以,必须警惕。这样,才更好地避开被打击的风险。这是处于战争中的军人,须牢记的规则。


于是 王直连长决定绕过去,尽量避开小土包。


他用手擦了擦自己额头,又盯了会上面的小土包,仍是与先前一样。他静了下,对身边的两个战士说:“跟着我。”


“是,连长。”两个战士低声回答。大气都不敢出,就生怕被敌人发现似的。


同时,王直连长加紧注视小土包的状况。担忧,紧张开始加剧。因为,这里非常的陌生,如果遇到意外的突发情况,就会给侦察任务带来麻烦。而一切都不确定,也就增添了更多的困难。这是王直连长想尽量避免而不希望发生的事。


当他们爬过小土包时,王直连长才放心。就像他挑着担子,只有到达目的地才轻松一样。


“这下好了,我们终于安全了。连长。”陈孝杰如释负重地说。刚才,他还手脚在抖,害怕从小土包某一角落射出子弹,打着他。现在疑心是多余的了。因此,他不由得一阵轻松之至。


王直连长用手擦了擦自己的额头,站着,没有回答。他再次回头注视一下土坡上的情况,见没有什么异常,才回转身。一看,前面是开阔地。全是茂盛的野草,非常的醒目,诱人。


王直连长拍了拍身上的土渣。对陈孝杰,周占海说:“快点。”停了一下。他又忽然意识到什么。就郑重地告诫他俩。道:“你们说话要小心。这树林是传音的,很远都能听清楚。如果,是敌人,情况就会更糟糕。这会给我们带来危险的,明白吗?”


“是,连长。"周占海道。 周占海,一个18至19岁的战士。留给人少年老成的印象。他似乎没有紧张,害怕的感觉。仿佛,他是与朋友上山来玩耍的。他活泼,心眼好,爱聊天。他能敏锐地意识到自己指挥官的动作意图。比如:当自己连长拿枪,他就会给他准备子弹。


接下来,他们快速跑动。


过了会,前面又是一处小土包,其前边生长着几颗小树,茂密的树叶几乎遮挡着后面的小土包,在暗淡的树荫下,显得阴森森的。


王直连长赶紧低声道:“快扒下。”于是,他们迅速卧倒。


周占海非常不解地问“连长,怎么又趴下。”


王连长喘着气,他用手擦了擦自己的额头,警觉地盯了下土包前的小树,确定无异常,他才回过脸,解释道:“这是第二次遇到土包,特别是其前面有小树,具有较强的隐蔽性。更重要的是:在敌人没有发现我们行踪前,更要小心。”


周占海觉得他们面临的状况,非常的神秘,疑惑。你说没有敌人,似乎他们在你的身边。你说有敌人,又没有瞧见。就像有人如影随行一样。


周占海想了想,猜测道:“敌人的手段一定多,使我们防不胜防。”


陈孝杰说:“看来,这山上,一定布着许多机关。”


王直连长用手擦了擦自己的额头,说:“所以,在敌我不明的情况下,要十分小心。以防被敌人发现,搞不好,就会给侦察任务,增添变数。”说到这里,王直连长又盯了下小土包。他示意,从另一侧过去。



之后,他们爬过去,到了一处平地。


“连长”陈孝杰累得喘气,说道:“我们休息一下吧!”


王直连长擦了擦自己的额头,确认安全了,他才点了点头。说:“好吧。”然后,他们就坐在草地上。而王直连长走到一边去,坐在一块石头上。


天暗黑了,四周正渐渐地模糊起来。


暮色中的树木,在清黑静静的山里,凸显其墨绿来。围周十分的静默,安宁。静的来好像马上能让你安然入睡似的。又恰如在和平环境,没有战斗,没有敌人,他们到山上就是来玩耍的。



周占海,和陈孝杰索性聊起来。经过这几次的紧张,不安,他们更想要松弛一下。



“太累了,我肚子有些饿了。”周占海有些嘟着嘴说。


陈孝杰擦着脸上的汗,忽然,问周占海:“周占海,你才18岁吧?”


周占海没等对方话音落下,立即说:“不,我19岁了。”就怕别人怀疑他年龄小了,去领导那里揭发他似的。


陈孝杰叹息,说:“你太小了。这个时候,应该在家过安乐日子,不该在战场上。”陈孝杰显得有些怜惜。仿佛他是一个智者,善意地告诫一个涉世未深的年轻人。


“我家里有两个哥哥,我妈说,他们只能一辈子干农活。认为,我不一样。一直都看好我。”周占海听对方这样说,他不理会。而且,他还踌躇满志地即时抒发自己心声。



“看好什么?”陈孝杰有些不明白问。



“ 就是有出息,所以,我很想当兵。为我家增光。比一生呆在农村好。美国鬼子太可恶了,杀了多少朝鲜百姓,我要参加志愿军消灭他们。” 周占海年轻有为的脸上,充满着爽直,眼光含着气愤。是啊!他最恨作恶的侵略者,肆无忌惮地又烧又杀,作恶多端。但同时,他也要做出一番事业来。以后回家,脸上都有光。而且,他一心就要当兵。做梦都是:穿起军服,腰系皮带,拿起枪,打击敌人。好像他天生是当兵的料。



“但是,上战场,是要死人的。”陈孝杰想给他扑冷水,看看周占海对死是怎样看待的。



“怕死,要是这样,我就不会在这里和你聊天,更不会和你们执行侦察任务。”说完周占海一副不当回事的样子。虽然,他很年轻,总给人少年老成的样子。宛如他从小历经太多的人和事。显得纯粹,洒脱,绝不拖泥带水。仿佛在他的精神世界里,从无死这个字。之后,他们又继续聊。


王直连长抬头望了下天空,而天就要黒近了。就像是一块庞大而厚厚的布悄无声息地正慢慢盖住了天一样。


王直连长,站起来,用手擦了擦自己的额头,对他俩说:“小周,小陈,别聊了,走。”


“是,连长。”周占海不禁大声说。


陈孝杰赶紧用手碰了一下他的肩膀。小声说:“这么大声干什么?不怕敌人听见吗?你忘了连长说过的话吗?”


“我,我一时忘了!?”周占海恍然大悟。


“好了,咱们走吧,”王直连长也不计较。他用手擦了擦自己额头,示意:“跟我来”


于是,他们朝前面茂盛的野草,快步走去。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