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秋风阵阵] 腾冲黑色记忆(3-2)“国魂”》

素行天下 收藏 9 717

[face]《腾冲黑色记忆(3-2)“国魂”》


回首中华民族联合抗战誓死保卫疆土的艰难历程,催人泪下。六十七年前战火硝烟,六十年后慷慨激昂,却不知身在何方?当战争的沉思叩问历史,谁又能替我解释过去的肝肠寸断!沦陷带来悲伤,抗日凸国魂,但热爱和平的人们从来不指望战争。因为,战争不但让你失去疆土和财富,更多地是让你失去鲜活的生命。为把战争的历史交待清楚,老朽根据多方面史料汇总,如实撰写了腾冲“焦土抗战”的全过程:

腾冲城的城墙本来就坚固无比,加上日军两年多来日以继夜的修筑扩充,城内到处是碉堡、战壕,整个腾冲城犹如一座巨大的钢铁堡垒。腾冲城古有铁城之称,在钢铁四角城下,战死的英魂多。据《陆军第54军滇西攻势作战机密》透露,军长阙汉骞曾致函李根源:“腾冲不愧铁城,而四角不仅是铁,且是钢。寇筑工事最坚强,催陷极其费力,我攻下此数据点,死伤将士颇多,先后有数千人”,可见攻城之艰难。

1944年5月27日,远征军第二十集团军以及五个预备师的兵力,开始对腾冲城内的日军进行正面反攻。然而,敌人凭借腾冲城坚固的城池和来凤山作为屏障进行对抗。日军筑有坚固工事及堡垒群,在城内利用民房家家设防,街巷筑堡,(现存一座明代紫铜大钟,曾被日寇当作堡垒,坚不可摧。)

1944年6月23日,远征军司令长官卫立煌电令第二十集团军,在空军协作下直插腾冲坝子,向腾冲城外的宝凤山、来凤山等四个日军坚强阵地发起进攻。

1944年7月26日,在空军掩护下,国军以优势兵力向来凤山堡垒群猛攻,血战三日,付出重大牺牲;

7月29日,国军飞机七架,轰炸城内之敌。敌三百余人反扑,被国军步炮击退;

7月10日,国军主力开始向来风山突击,伤亡惨重;

7月12—16日,国军继续进攻来凤山,敌人凭坚固工事顽抗,有城内之敌增援,国军进展甚微;

7月26日,国军飞机18架,轮番轰炸来凤山及城内,地面部队配合进攻,占领营盘坡、文笔塔等敌阵地。敌军伤亡六百,国军伤亡千余人;

7月28日,国军飞机五十七架,分四批轰炸来风寺及城内之敌。促使地面部队占领来风寺;

7月29日,国军飞机七架,轰炸腾冲城墙十分艰难,由于城墙是由负有弹性的腾冲火山石垒砌而成的,炸弹落下会产生反弹,往往坠落在目标以外,打击不到要害部位。直到研究出“带爪勾”的弹头,始产生军事威力,城墙才被相继炸塌。

7日30日,国军飞机三十八架,协同作战,继续向城内投弹。并迎头痛击饮马水河、拐角楼之三百日寇反扑;

8月2日,国军以4个师的优势兵力向腾冲城发起攻击,通过飞机大炮轮番集中轰炸和组织工兵掘壕爆破。日军凭明碉暗堡之坚固工事及稠密火网负隅顽抗,并施放毒气。国军被敌火力所阻,遂在东南城墙缺口用竹梯强行登城,伤亡严重;

8月3日,国军又从西南城角缺口登城,无法立足,牺牲惨重,后用飞机轰炸助战,登城将士与敌人肉搏,国军将士用血肉之躯堵住敌人枪眼占领了城头。

8月6日,国军将士前赴后继,直接登城,伤亡过大;

8月7日,国军、盟军飞机协同作战,促使国军胜利登城;

8月9日,战斗被牵制在城墙之上,连日无战果。日军村井太郎投降时报告:剩千余日军被围困,无法逃出,军心动摇;

8月10日,国军击退敌军突围数次,双方伤亡很重;

8月12日,国军飞机四架,夜间向城内投燃烧弹,日军六次突围均被击退;

8月13日,国军战机十八架,轰炸和扫射日军堡垒群,日军连续突围,被击退;

8月14日,国军冲入城内,展开巷战,死伤无计,代价惨重;

8月15日,国军在炮火掩护下猛攻,战斗惨烈,损失严重;

8月16日,国军对日军城墙防线进行猛烈轰击,日军一四八联队长藏重康美大佐被炸死。

8月17日,美国空军重型轰炸机第一次投入轰炸,日军重创,腾冲战场出现转机,国军自缺口突入城内,日军利用碉堡处处抵抗,战斗激烈;

8月18日,盟军飞机轰炸英国领事馆,国军占据城西、城南六个阵地;

8月19日,国军占领敌军医院;

8月20日,在空军协同下,县预备二师入城参战;

8月21日,国军各部奋力扫荡城墙之敌,继续巷战,寸土必夺;

8月22日,盟军空军出动战斗机六十架,轰炸扫射西北角阵地及桥头堡“拐角楼”;

8月23日,敌堡火力强大,国军进攻受阻,战斗激烈。城内主力与城隍庙、文庙之敌血战,突破敌堡九座并攻占高等小学;

8月24日,国军陆续攻占日军西门阵地、东南角阵地及城内武侯寺、城隍庙、文星楼、县政府、秀峰山,将日军压缩到城东北角;

8月25日,日军趁下雨突围未遂;

8月26日,日军在城内死守,国军牺牲很大,战斗力逐步减弱。

8月27日,国军增援东门防务,与日军激战;

8月28日,国军占领武侯祠六次得而复失;

8月29日,国军各部与敌酣战,夺取武侯祠,歼敌七十,敌松冈中尉等三人自杀;

8月30日,二十集团军手令:与敌决一死战,限五天肃清敌寇,违者军法从之;

8月31日,国军各部队进行激烈的巷战,反复争夺;

9月1日,国军肃清西门内外日寇;

9月2日,日寇强烈挣扎,趁夜反扑,被粉碎;

9月3日,敌机十架,空投弹药给城内困敌,掩护全线突围,被国军击退;

9月4日,日军一部突围被击退,战斗仍然激烈;

9月5日,日寇总部实施“解围计划”解困不了腾冲守军;

9月6日,国军各部在城内相继英勇战斗,缴获日军大批新武器;

9月7日,国军攻克县政府,进攻“拐角楼”受阻;

9月8日,一个日军军官和三个士兵向国军投降,另俘虏日军五人;

9月9日,击毙日寇六十人,俘虏田岛少佐及一名台湾籍翻译白炳联等四人。白炳联提供情报:敌机将在明日援战、日军焚毁联队军旗等;

9月10日,敌轰炸机四架、战斗机六架,袭击国军攻城部队,国军飞机和盟军飞机迅速追歼,发生激烈空战,击落敌机四架;同日,远征军敢死队从城墙缺口登城,强占敌堡二座。有三百余日军突围,国军痛击,最后攻占日军桥头堡“拐角楼”;

按:我家老宅就在腾冲城外西北角拐角楼,日本兵曾把拐角楼当成桥头堡,在我家祖宗堂下面挖防空洞躲避轰炸。远征军反攻时,我的家被飞机炸弹和炮火重创,弹痕累累,“体无完肤”,六十七年来,腾冲老宅家堂和厢房板壁和檐柱上一直残留着的无数弹孔。

9月11日,敌机三架,向敌空投军需品。残敌如困兽,强行突围,国军杀敌六十,获步枪六十二支,橡皮艇三只,军需若干;

9月12日,顽敌二百一十三人再次突围,被击退。日军一兽医官及三名士兵向国军投降;

9月13日,顽敌据守城墙脚之钢骨水泥工事内,日军代理联队长官太田大尉向师团长诀别道:“我等辜负军、师长期待,深感歉憾,现已焚毁军旗,准备全体一齐冲入敌阵。”随后焚烧密码本,破坏无线电通讯设备,欲带领余部拼死突围,为时已晚,眼见国军枪口临头,无奈自杀身亡。残敌无首,四处乱窜,均被歼灭;

9月14日,国军拔除日军在腾冲城东北角的最后一个暗堡,仍有数名残敌反扑,敌我双方,肉搏厮杀,至晚上彻底消灭城内日寇。

《腾冲抗战记要》称:“攻城战役,尺寸必争,处处激战,山川震眩,声动江河,势如雷电,尸填街巷,血满城垣。”经四十二天“焦土抗战”,于9月14日光复腾冲。歼灭日军三千余人;我军阵亡官兵八千六百七十一人,地方武装阵亡千余人,盟军阵亡将士十九名。

纵观腾冲战局,惊心动魄,鬼魂哀嚎。1944年9月14日这一天,是腾冲人民自豪的一天,也是悲恸的一天。战争给无奈的腾冲人民留下来的不是幸福,而是一片废墟、一片焦土和一无所有。一代又一代人的悲伤,让高黎贡山为之震动,让大盈江叠水河瀑布鸣之不平。俗话说,生意一次不成还可第二次,而抗日将士的生命只有一次,牺牲了再也无法挽回;用两万多中国人的鲜血和生命,交换日军一个联队不划算,难道抗日将士的生命就是这样不值钱?!因而,腾冲抗战是一次赔本的大“买卖”。战斗中一个战士倒下不足为奇,但两万人牺牲在一个小战场难免有些说不过去。“人如蚁命”,今后谁敢去“卖命”呢?当然,为国捐躯是光荣伟大的,但盲目地牺牲实际上是把人当“炮灰”。战争伤亡体现不了人权和尊严,腾冲之战是生命与军备的消耗战,腾冲战役“输多胜少”,怎能算“赢家”?!滇西战场是中国抗日战争的重要战场,是第二次世界大战中缅战场的组成部份,腾冲抗战是滇西战场惨烈的一个案例,名副其实的“焦土抗战”值不得过分的骄傲。

战争有悲伤,抗日凸显国魂。时光给人类历史留下的一道道印痕,让两党、两军英烈的热血洒在为之献身的国土上;今后谁也不希望,时代激流再把这一切冲跑;曾经的焦土,随着岁月的更替改变着颜色,但英烈们为国捐躯洒下的热血永远是红的。历史要求我们讲真话、做真人、去伪存真。重读腾冲黑色记忆一是为了雪洗国耻,二是不再相互残杀生命永保太平,三是双方都“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2011.9.19. 观茂 写于腾冲国殇墓园[face=楷体_GB2312][B][/B][/face][/face]

本文内容为我个人原创作品,申请原创加分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2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