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职警察组建男性卖淫团伙 指使手下杀死竞争者

中华民族之魂 收藏 0 1378
近期热点 换一换

铁血网提醒您:点击查看大图

当年该犯罪团伙曾在荣丰2008小区7号楼里的一处居室内组织卖淫。本报记者杨天啸摄

曾经在包头市当过警察的乔建杰,却干起了组织同性卖淫的活动。此后因为同行竞争,他指使手下将另一个同性卖淫团伙的头目杀死并分尸。虽然他几度试图凭借职业经验扰乱警方视线,但最终仍难逃法律制裁。日前,乔建杰被市一中院押赴刑场执行死刑。


23岁“爹地”建网站招嫖


2003年初,23岁的乔建杰和21岁的贾全涛在一个无名小酒吧里相识。当时,乔建杰已从事组织男子同性之间的卖淫活动有近3年的时间,但是一直未能形成气候。此后,贾全涛以“爹地”身份加入了卖淫团伙,负责接电话约客人。2004年中,乔建杰又招募了从外地到北京找工作的贺耀威、郭浩以及在520酒吧当服务员的刘学生。最初的两年,乔建杰等人的活动范围主要限于北京,他们在北京的主要工作地点有两处,分别在东晶国际公寓和荣丰2008公寓,淫秽光碟、避孕套、皮鞭等工具都存放在此。2005年5月,贾全涛带着3个人前往成都发展。刘学生带着1个人搬到市中心发展。贺耀威则带着郭浩等人搬进了亦庄东晶国际公寓,并正式接替贾全涛负责北京“少爷”的卖淫活动。


2006年初至年底,为了打开局面,乔建杰专门建了3个网站,一个是kiss论坛,一个是美少年网,还有一个搜同网。这3个网站主要内容是同性恋论坛、同性恋交友、同性恋博客。乔建杰说,他做这3个网站主要是想聚集人气,他在网站上发布提供“少爷”性服务的广告,标明价格和联系电话,放在网页主页上。几年来,总共有三四十名“少爷”在乔建杰手下干过,人多的时候有十几个人,人少时有七八个。陆陆续续有来的也有走的,基本上保持在10人左右。


禁止手下给嫖客打折


“少爷”大部分是从成都的一个劳务市场里找来的,入行前他们必须答应至少要干半年,也不许和以前的朋友联系。除非出台,“少爷”们平时是不能出门的,他们会被反锁在屋里,吃住和衣服都是统一安排,能做的就是看电视、上网和睡觉。一般新来的“少爷”出台,都是由派台人带到服务地点。干得时间长了,有时也会得到派台人的一张写有电话和地址的纸条,自己打车前往宾馆,打车要从工钱里扣除。此外,“少爷”们出去卖淫,不准告诉对方自己的住址和真实姓名。


出台的“少爷”名义上得台费50%,但只能拿到20%的现金,另30%存在乔建杰处,逢年过节可以把存的钱提出去,目的是防止“少爷”们逃跑报警。此外,还有50%由派台人(贾全涛和贺耀威)和乔建杰,各得一半,但所有派台人在派台之前都必须通过乔建杰同意。按照贾全涛的说法,“少爷”每次出台卖淫可得200元至400元不等,两名“少爷”同时服务一位客人可以挣700元到800元。这个价格由乔建杰硬性规定,这是为了禁止派台人给嫖客打折。


此外,乔建杰还给负责人规定了3条规则,第一是不准贪污卖淫钱,第二是不准和嫖客打架,第三是不准吸毒。


为竞争清理“卖淫市场”


2007年春节前,乔建杰在一个叫“鸭子兵团”的网站上发现了另一个同性卖淫团伙,这个团伙也发了很多帖子。乔建杰称,他知道有很多外地人办的小团伙用同性恋卖淫的方式进行抢劫,他认为这样会毁了同性恋卖淫的名声,有碍于自己团伙的卖淫活动。“我想会会这个团伙的头儿”,乔建杰说,如果对方是同行,服软做朋友就算了。如果对方是假卖淫真抢劫,“就准备要他的命”。


在行内有个潜规则,在网上贴的那个要价最高、照片最漂亮的帖子里留的联系方式,一定是卖淫团伙头目的,因此他可以轻易看出谁是“头目”,重点记住两个电话,两个电话肯定有一个是头目的。此后不久,乔建杰在家中与郭浩和贾全涛喝茶。他告诉两人,有很多人在网上卖淫,阻碍了他们的发展。乔建杰说,在一家公寓里有一个王某也组织男孩卖淫,“我把这个人举报了,但他就被罚了5万块钱”。乔建杰告诉郭浩和贾全涛,他准备把这些人绑了,威胁他们把钱交出来,“这些在网上自己卖淫的人,赚的钱到不一定是他们的”,并称,“我在政法系统干了这么多年,知道要想逃过法律的制裁,首先得懂法,不懂法不行,必须要把这些人赶出这个圈子,不能让他们扰乱这个市场”。


据贾全涛和郭浩交代,乔建杰曾告诉他们,自己曾当过警察,懂公安破案的一些事,听乔建杰的就坏不了事,所以他们做什么事都听乔建杰的,不掺杂自己的思想。此外,乔建杰还两次教贾全涛人体解剖,并把贾全涛和郭浩叫来,给贾全涛示范用绳子绑郭浩。材料显示,乔建杰确实做过警察,包头市公安局昆都仑区分局政办室出具的《包头市公安局关于辞退乔建杰的批复》证明,乔建杰于2001年11月5日被包头市公安局辞退。


冒充嫖客骗绑竞争对手


2007年2月27日中午11点多,乔建杰决定动手。此前,他已经准备好一把匕首、一根麻绳、一卷胶带和8副手套。乔建杰让贾全涛买了一张手机卡,以嫖客的身份给“头目”小刚(化名)打电话。两人约定,先到小刚家里去接人,再去贾全涛选定的地点卖淫,乔建杰和郭浩则回东晶国际的房间内等候。


当贾全涛将小刚带进屋后,3人把小刚摁倒在地,用麻绳捆上放到床边。随后乔建杰逼问小刚:“你们共有几个人干这个?有几处房?客人的电话本放在哪了?”小刚一一作答,并给了乔建杰两把钥匙,让他去查看。乔建杰让贾全涛和郭浩看着小刚,他拿着钥匙去了小刚所说的地点。


由于一处地点有门禁进不去,另一处有一只狂叫的恶狗,乔建杰认为小刚故意骗他。“他根本没有说有门禁、有狗,也没说小区有摄像头”,乔建杰认为,小刚是给他下套,他还在小刚家里发现一把匕首。因此他觉得这个人是个祸害,将来肯定有危害,于是决定杀死此人。


指使手下杀人分尸丢弃


回到东晶国际公寓后,乔建杰让小刚躺在厕所的地上,拿起一个枕头垫在小刚的头下,并把枕套套在小刚头上。为了不让小刚喊出声,他在小刚嘴里塞了一个电池,并用胶带把嘴缠住。


据贾全涛供述,当时乔建杰对他说,“这个人必须死,如果不死他肯定会去报案,到时候你我都难逃”,边说边帮他戴上手套,让他别紧张,然后把刀递到他手上,告诉他,“扎他的脖子,扎下去以后向前一推”。随后,乔建杰走出卫生间,又对郭浩说:“你再去给那个人紧紧绳。”贾全涛进了卫生间,走到小刚的头边,郭浩按住小刚的腿。贾全涛闭上眼,持刀向小刚的脖子扎了下去,又按乔建杰教他的向前一推。“当时我的左手扶在小刚身上,扎了以后感觉他的身子在抖动,没有出声,大概动了一分钟就不再动了”。


此后,乔建杰说,“我去买箱子,你们俩做好装箱准备”,意思是让两人分尸。乔建杰取来箱子返回东晶国际公寓,一进屋就闻见一股血腥味,贾全涛正在厕所里分尸。装箱后3人搬着3个箱子下楼装车,随后回屋睡觉。凌晨三四点钟,乔建杰叫醒贾全涛、郭浩,一起开车出去抛尸。他们从京津塘高速上了五环路,在距京沈高速的大牌子不到一公里处扔了第一个箱子,在北五环扔了第二个,在西五环外一个加油站的小屋旁边,他们扔完了第三个箱子。


被抓后写纸条串供避罪


3人作案后潜逃,乔建杰、郭浩、刘学生于2007年3月15日在四川省成都市被抓获归案。第二天,贺耀威在北京被抓获。几天后的19日,贾全涛在四川省内江市落网。被抓后,乔建杰依旧不肯罢休,他千方百计地写纸条,叫手下和他串供保命,并称,“预审想跟我斗,没那么容易,我要跟预审斗到底”。

证人龚某和蔡某当年分别负责看守和采买,以及向各个监室发放物品。乔建杰利用这两个人向郭浩传递纸条,龚某将纸条从乔建杰处接过,再交给蔡某,蔡某再把纸条转给郭浩,交纸条时他做了一个揉的动作,意思是让对方看完扔掉。据蔡某讲,纸条折得和指甲盖差不多大。


据郭浩供述,负责发东西的人给他一张纸条,告诉他“看完后扔掉”。这张纸条是乔建杰给他的,上面的内容是让他说作案杀人时不在现场,乔建杰让他到汽车上拿咖啡,并说没有参与组织卖淫,只有这样才能保命。郭浩说,纸条看完后就扔到厕所便池里用水冲走了。司法机关提讯他时,他就是按乔建杰给他的纸条上的内容讲的。


不久前,法院以故意杀人罪和组织卖淫罪,判处乔建杰和贾全涛死刑,郭浩无期徒刑。以组织卖淫罪判处贺耀威有期徒刑13年、刘学生有期徒刑12年。日前,两名死刑犯被执行死刑。


本报记者孙思娅






转自新浪军事











本文内容于 2011/9/26 9:55:23 被中华民族之魂编辑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