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血一九四二 第一卷 第十章(2)

辛十三郎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1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15.html[/size][/URL] 杜原拿出一包烟给卫队长:“卫队长,多日不见!” 卫队长看了看烟的牌子:“这么好的烟!” 杜原将烟塞在卫队长手里:“喜欢就拿上!” 卫队长:“这不好吧?” 杜原:“不就一包烟嘛,拿上!” 卫队长撕开烟封,抽出一支点燃吸着,顺手将烟揣进衣袋:“你的生意是越做越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15.html


杜原拿出一包烟给卫队长:“卫队长,多日不见!”

卫队长看了看烟的牌子:“这么好的烟!”

杜原将烟塞在卫队长手里:“喜欢就拿上!”

卫队长:“这不好吧?”

杜原:“不就一包烟嘛,拿上!”

卫队长撕开烟封,抽出一支点燃吸着,顺手将烟揣进衣袋:“你的生意是越做越好了!”

杜原:“这都是托朋友们的福!”他对张小姐说:“张小姐,你要再不来,我还得去找你呢!”

“找我?”张小姐看了一眼店里挤满了妖娆的年轻女人:“哟,你这儿都快成长三堂子了!”

杜原故作严肃:“你把我杜原看成什么人了!我给你说,店里订的蜀锦来了,我给你留了两匹!”

张小姐一听来劲了:“真的,什么色的?”

杜原:“火红,我从没看见过有这么漂亮的蜀锦!”

张小姐迫不及待了:“快带我去看看!”

杜原看见载着鬼子的军车源源不断开来开去,在陪张小姐进入绸缎庄时轻声问她:“又要打仗了?你劝劝李师长,让他学精一点儿,八路的子弹不长眼睛的呵!”

张小姐:“打什么仗,连打了几次潼关都败下阵来!我听他说,今天有重要人物来渔阳,这是日本人在加强保卫!哎,听到就是了,别到处乱说!”

杜原一愣:“重要人物?呵,我一个生意人,才不管这些事呢!”


杜原请张小姐进入店里,叫伙计拿来两匹包着的蜀锦,他解开包布,火红色的蜀锦出现在张小姐面前。

“太漂亮了!”张小姐叫了一声,捧起蜀锦在身上比划。

杜原恭维地说:“你这身材再穿上用这蜀锦做成的旗袍,不知要害死多少人!”

张小姐哼了一声,两眼放光,一脸的得意,从手提包里取出一叠钱扔在柜台上:“我全要了!”

杜原亲自张罗着包好蜀锦,把张小姐送到门前。

张小姐突然想起一事:“杜老板,我家原来住的那个宅子,我想租出去,你朋友多,看谁……”

杜原一听动了心,明白张小姐说的是她父亲留下的宅院,鉴于她现在的身份,将来用作秘密的据点非常合适:“你说吉祥巷四十七号?”

张小姐:“嗯。”

杜原:“我记在心里,过几天听我的回话。”

张小姐:“那就先谢谢你了!”

“不客气……”杜原一看,大街上到处都是便衣特务。他为张小姐拉开车门:“你刚才说……谁要来?”

张小姐摇摇头:“日本人的口风很严,连李汉亭都不清楚!”

杜原一愣:“不会吧,李汉亭是渔阳驻军的最高长官,日本人还防着他?”

张小姐哼了一声:“哼,高处不胜寒哪!”说罢。钻进小车。

杜原向张小姐摆摆手:“好走!”

满大街荷枪实弹的军警在布防与检查来往行人,杜原望着如临大敌的日本人在心里问道:“X计划、华严寺、贝……来渔阳的人,是谁?会不会与此有关?”


十字口,与绸缎庄相隔几个铺面的服装店。

店老板是个胖乎乎、秃了顶的老男人,脸上戴着一副圆圆的眼镜,站在店门前观望着街上的动静。

一身着便服的男子进入店里,翻看着摆在柜台上的衣服。

胖老板走上前去:“您看上哪件了?”

男子随便捡了一件衣服,将钱放在柜台上:“不用找了!”

胖老板应了一声:“那就谢了!”待买衣人走后,他拾起钞票,看到钱里夹着一小纸条,上面写着几个字:惊蛰已到,结束冬眠。

胖老板追到门口,买衣的人不见了踪影。他欣喜地呐呐而言:“惊蛰一到,万物复苏……五年了,终于等到了!”他度出店外,将放在街沿上晒太阳的一盆菊花搬起,准备放回柜台上去。


杜原从市长夫人与张小姐那儿得到消息,她俩都说有大人物要来渔阳。这两人身份不同,消息不会有假,他想进一步应证这个情报,便要伙计照料好店里,说他出去一会儿。

杜原穿过大街,走向渔樵斋酒家,路过服装店。

服装店老板看到杜原过来,殷勤地向他笑笑。

杜原向他打了个招呼:“好,李老板,拾掇花呢?”

李老板笑笑,放下手里的菊花盆:“杜老板好!难得遇到个晴天,让花见见太阳……”他用眼神向杜原示意穿梭不停的鬼子军车:“又要打仗了?”

杜原淡淡一笑:“在商言商,不问国事!”

李老板连连点头:“对,不问国事……”等杜原走过,他默默望着杜原的背影。


杜原走进街口的酒家渔樵斋,还不到吃饭的时候,店里客人不多。他向掌柜的要一壶白酒,一碟卤肉,一盘花生。渔樵斋是杜原备用的联络点,掌柜的是自己人。杜原望着站在服装店门前的李老板,轻声问掌柜的:“那服装店的李老板,他的背景查了没有?”

掌柜的:“查了。此人五年前就在这儿经商,据了解他的人说,是个老实本份的商人,没有政治倾向,除了做买卖,对任何事情都没有兴趣……”

杜原看着手捧菊花,仍在观察街上情形的的胖老头,心里起了疑惑。杜原来渔阳开设绸缎庄后就见过这个人,但始终看不透他隐藏在眼睛后面的东西。此人刚才还在问自己是不是要打仗了,说明他有着强烈地好奇心,并非不问世事的人。

须臾之间,掌柜的端来杜原要的酒菜,杜原对掌柜的说:“那个李老板,不像你说对任何事情没有兴趣,我看他有着强烈地好奇心,只不过深藏不露而已……这个人可疑,再查!在我们身边,不能有不明不白的人。”

掌柜的放下酒菜,答应着走了。

杜原慢慢吃着饮着,观察着街上鬼子的动静,从四面八方来到这儿的人。

一头戴礼帽,身着黑色皮风衣,年约三十出头的汉子从渔樵斋外走过。杜原认出是军统华北站站长余彪,心里不由一惊,他怎么会在渔阳?

抗战开始以后,杜原就调离部队,负责华北地区的情报工作。

国共合作,一致抗战,杜原在天津与余彪经常合作,互通情报。那时余彪只是副站长,此人是个性情中人,敢作敢为,曾给杜原留下深刻地印象。

日本人破获军统华北站时,余彪正好回重庆述职,很快他就回来接任了站长。杜原也因日军进攻潼关,调到了渔阳活动,就再也没有见过余彪。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