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集训队教学意外、使我们又经历了一次“实战”考验

鸡街老兵 收藏 9 20921
近期热点 换一换

1979年在对越自卫还击作战取得预定胜利、撤回国后。部队完成在云南马关县都龙公社边境地区的防御驻守任务,同年5月18日撤回部队营房,8月根据越军在战斗中对我军使用化学武器的战例,为适应在化学武器条件下作战的需要,部队各级指挥员、战士都必须熟悉化学武器杀伤作用的特点,充分研究、学习、演练化学武器使用于战场后对部队作战行动的影响和要求,采取必要的防护措施以保障战役、战斗的胜利。因此,42师组织了防化学武器教学组到各团集训队巡回教学。我和连队另外五人被选中参加在云锡四冶,125团教导队为期10天的防化集训。

第一次被选进教导队学习心情不免有些激动,可听老兵们讲、进教导队不是好玩的,125团有句老话、要知:“苦不苦就到卧龙谷(师农场种田),累不累就进教导队”。但想到能离开连队,少吃几天南瓜汤也值了。(因为自从撤回营房后,正值青黄不接,当地蔬菜供应紧张。部队从外地组织回一大批南瓜,我们连就分来了两卡车,堆积成小山似的,因此一个多月来每天中午除了米饭就是水煮南瓜,晚上也是南瓜煮水送大米。天天如此重复、可是战备训练还得照常进行。用现代人的说法,那是不可理喻的、不可能的是吗?)出发前几个人还特地到驻地工厂仓库去过磅称重,看到底教导队有多累要掉几斤肉(集训回来每人反到重了一斤多)。

开训了,第一天开训动员、编班,师防化科长带领教员与学员们见面,各连队来参训人员之间相互了解、认识、熟悉,整理内务。据说这是教导队的惯例。第二天在作为教室借用的冶炼厂食堂大饭厅兼礼堂里正式上课,随着教员的授课,一幅幅挂图、一件件实物的展示,及一个个战例的剖析。使我们对什么是化学武器的了解从此逐渐深入,随着对化学武器的认识越透、越深,而同时心情也随着紧张、头皮发麻起来。

什么是化学武器——装有毒剂的炮弹、炸弹、火箭弹、导弹弹头、飞机布洒器、手榴弹、地雷及其它容器等叫化学武器。

化学武器是一种杀伤力作用很大的武器,它对人员的伤害主要是由于毒剂的毒害作用引起的。而普通炮(炸)弹则靠爆炸后瞬间弹片杀伤。化学武器其特点就是:杀伤机会较多,杀伤范围大,伤害时间长,战术使用之泛。

实验证明:一个122榴弹炮连用沙林毒剂弹实施一分钟急袭,产生的毒云团所告造成人员严重中毒的面积可迏一至二公頃(15——30亩),比同口径的杀伤弹在同一条件下对人员杀伤面积大二十倍。

什么是毒剂——在战争中用来杀伤人员、牲畜、毁坏植物的各种有毒的化学物质,叫做军用毒剂。通常有:

1.神经性毒剂:主要有——沙林(水果香味)、VX(气味不明显)等,这类毒剂毒性很大,作用快,其中VX对人皮肤渗透能力很强是国际公约禁用的一种毒剂。人在中毒严重时如不及时抢救很快就会引起死亡。当人体吸入了沙林0.067毫克升/分,或VX8.4微克升/分就都会死亡。

神经性毒剂使用时呈气雾状,VX、还能呈液滴状,主要伤害神经系统。人员中毒后出现胸闷、呼吸困难,肉跳、抽筋,典型症状就是三流四缩(即流汗、流口水、流泪,支气管收缩、肌肉收缩、瞳孔收缩、腸胃收缩。)

2.糜烂性毒剂:主要有——芥子气(大蒜味),路易氏气(天竺蔡味)。这类毒剂,毒性较大,渗透力强,中毒后反映有段时间(替伏期),治愈时间较长,如今不知我国是否研制出有什么特效药医治,过去是没有特效医治的。但一般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

使用时呈液滴状或粉末状,主要使人员皮肤染毒,人员粘上0.15—0.2毫克/cm2,蒸发气体薰上2.76毫克/cm2也就会中毒。中毒后数小时染毒处发红,发痒,起水泡、溃烂。(路易氏气染毒后皮肤很快出现疼痛惑)眼睛中毒后,红肿、怕光;呼吸道中毒后流鼻涕,咳嗽,出现类似重惑冒的症状。

3.失能性毒剂:主要有——毕兹(BZ)无味,是使用较多的一种毒剂。这类毒剂主要使中毒人员暂时失去正常的活动能力,一般不会有生命危险,使用时呈烟状,中毒后出现瞳孔放大、脉快、口干、肢体无力,走路不稳、反应迟钝昏睡或失去正常活动能力。

4.全身中毒性毒剂:主要有——氢氰酸(苦杏仁味),氯化氢。这类毒剂,气味不明显、毒性较大,主要是破坏人体细胞组织,造成肌肉缺氧死亡。作用快,有时中毒几分钟后就会出现闪电似的倒下。人体吸入0.7毫克升/分就会死亡,中毒严重时如不及时抢救,有生命危险。该毒剂使用时呈蒸气状,中毒后出现口舌发麻、面帮及嘴唇呈觧红色,头疼、呼吸困难,抽筋、瞳孔散大。

5.剌激性毒剂:是目前使用较多的毒剂。主要有——CS(催泪、胡椒味),苯氯乙酮(荷花味),亚当氏气(DM)等。这类毒剂能强烈剌激眼睛和呼吸道,引起大量流泪、打喷嚏和皮肤剌痛,剧烈咳嗽。戴上防毒面具或离开毒区十几分钟症状即可减轻和消失,没有生命危险。

6.窒息性毒剂:主要有——烂萍果味的光气(CG),双光气(CP)。这类毒剂它能伤害肺部,引起肺水肿。使用时呈蒸气状,中毒时出现流泪咳嗽但很快“好转”几小时后(替伏期)再发作,出现呼吸困难,面部青紫,咳痰、吐泡沫等。中毒严重时能产生窒息引起死亡。

另外美军在越南战争中还大量使用了除莠剂(消除田间杂草药剂)毁坏农作物和森林使植物叶子变黄,枯萎、脱落。人员吸入,误食或皮肤大量接触,可能会出现头昏、眼花、全身无力、皮肤发红、发痒等症状。如今越南还有该毒剂产生的严重后遗症无法消除。

毒剂的作用时间及中毒途径

根据毒剂的物理状态,使用后成为气体状、雾状、烟状、液滴状和粉状。

当毒剂呈气体状、雾状和烟状使用时,作用时间短、挥发快,一般只有十几分钟或几十分钟。叫做暂时性毒剂,又叫速杀性毒剂。

这类毒剂有:神经性毒剂、失能性毒剂、全身中毒性毒剂、剌激性毒剂。主要是使空气中染毒,经呼吸道使人员中毒。

有些不易挥发的毒剂呈液滴状和粉状使用时,作用时间较长,能维持几十小时至十几天以上。叫做持久性毒剂。

这类毒剂有:糜烂性毒剂、VX、CS等。主要使地面、装备、物体染毒,经皮肤使人员中毒。但液滴状的蒸气也能使空气染毒,经皮肤、眼睛和呼吸道使人员中毒,误食染有毒剂的食物和水也能引起中毒。

通过一天的理论学习、对化学武器的种类、性能、使用,的确有了深入了解,从而不禁也使人毛骨悚然。难怪在对越自卫还击作战中,我们团守卫军部时,在越南的391高地上,看见那些用卡车从山脚旁公路上往国内拉的烈士中有些战友,人体完好、皮肤发白没有血迹,原来据说是中了毒剂弹。那时根本没有意识到毒剂弹威力有这么大,都还半信半疑的没当回事。

开课第二天为了使我们学员对化学武器的理性认识和感性认识有深刻提高,上课后、首先在我们坐得整整齐齐的队伍中间施放了一枚烟雾弹,使大家体会烟雾弹的作用就是迷盲和显示目标,对人体没有多大伤害。等烟雾散尽后接着又施放了一枚据说是教学用的剌激性毒剂(苯氯乙酮)手榴弹。目的是让大家认识毒剂手榴弹的使用原理、方法、作用和气味。

随着青白色烟雾缭绕,一阵荷花的清香味扑鼻,不禁使人多吸上几口,过了一会就在大伙都还陶醉荷花的清香中,这时不知是谁、首先轻轻的咳了一下,结果这下可不得了了。如同多米肋骨牌一样,五、六十个学员坐在那一个接着一个的打喷嚏、咳嗽起来,开始教员还笑着对大家说都体会到什么是剌激性毒剂了吧。大家都边咳嗽边回答,尝到滋味了。

可接下来事情就不是那么简单了,开始全体学员们只是坐在那一般的咳嗽,可是一会就发展到越咳、越猛咳,越咳、越剧烈的咳,咳得全身肌肉都抽动,胸口疼痛。咳得都象虾公一样倦着咳,坐立不安的。这个时候别说举枪瞄准、能坐好把枪握稳都算有毅力了。要是在战斗中,这么样个咳嗽法,别说暴露目标就是敌人到了跟前没缓过劲来的话也难于有力量与敌人搏斗。

接着就连教员也跟着咳嗽起来,看情况不对劲赶紧解散,让大家到室外吹风缓解。口令一下,全体学员一窝蜂似的冲出饭堂兼礼堂的教室跑到外面。在有风的空旷地上几十号人摆着不同的姿势,如同交响乐一样咳嗽咳个不停。

半个小时过去了这种状况看似有增无减,带队领导和教员都觉得迷惑不解,按理说那点教学用弹的含毒量没这么利害,吹吹风、换换气就没事了的,看似大家咳嗽咳得有点夸张了吧。随即领导、教员们似乎又明白什么了,赶紧返回上课的饭堂里拾回那枚使用过的毒剂手榴弹,擦拭干净一看标签,果然真相大白。原来是枚实弹。

本来上课用的是含量15%(苯氯乙酮)的教学烟雾弹,可眼前的确是枚含量75%的(苯氯乙酮)实弹。我们中彩了、在教室里、在整齐的队伍中间一枚我军自己装备的剌激性毒剂实弹就在我们身边意外的“开花”了。也就是说我们如同在坑道里被敌人打进了一枚毒剂弹。大伙实实在在的饱尝一顿意外的毒气大餐。

在室外通风荫凉处,全体学员休息了一段时间后中毒症状逐渐消失。大家相互之间谈论这次难得的体会、感受。可是只要有一个人喉咙发痒咳嗽一声,就会引起连锁反应似大家接二连三的跟着咳起来。由于大伙喉咙痒咳嗽、打喷嚏停不住,课也没法上只好各班带回休息。中午开饭因大家咳嗽都咳得胸疼气短的,所以也没多少人去吃饭。各个宿舍里也是如同结核病房似的咳嗽声不断。随后司务长来给每人发了一口缸白糖让大伙自己冲糖水喝,润肺、缓解症状。

下午理论课也没法上,只好安排实际操作课,检验各人穿戴防毒面具正确性。在教员讲解示范完要领后,各人自己戴好防毒面具走进一个帐篷里呆上两分钟,可有些个别人就是那么随便,不当回事似的不检查好防毒面具就应付着进帐篷结果时间没到就两眼发红、流着泪冲出帐篷,着实让大伙笑料一番,原来在帐篷里放了一盆氨水,谁不认真检查自己的防毒面具只有被勲出来的份。这又充分说明在化学武器的打击下,如何防护绝对来不得半点马虎,光喊口号是战胜不了自然科学的。

半夜一辆救护车开到了教员宿舍旁抬走了一位教员,第二天哨兵把此事传开了,本来大家已平静的心情又紧张起来。都以为是白天中毒太深了造成的要送医院治疗。上课后,师防化科长作解释,原来在前些天的上一个教学点,那位教员在课后蹲着清洗器皿时,当时正值中午烈日当头,没注意将装过芥子气烧杯放在屁股旁,结果被蒸发的芥子气体勲了屁股中毒了,当时觉得只一点点残留毒剂没多大事,只作了一般消毒处理,结果昨夜晚(潜伏期)毒性发作,(因79年那时对芥子气中毒还没有医治的特效药)只好连夜送到昆明军区医总医院救治。可这发生在教员身上的意外事故,又一次让我们认识到糜烂性毒剂的杀伤威力。

教导队领导同时对昨天在课堂上所发生的教学意外表示歉意,也说明了(苯氯乙酮)那是暂时性的剌激性毒剂,这类毒剂对人体只是短暂剌激呼吸道,如同被烟呛了一样,没有过多的伤害和潜伏期。大家不必恐慌,安心学习。

往后日子、取消了体能训练而每天只是早上象征性的跑跑操,每晚都有肉吃(在那个0.42元/天伙食费的年代。连队里每星期、只有礼拜六晚饭才见肉星),晚饭后教导队如不放电影就组织到外面看。那段日子除了学习就如同在疗养院了。由于一开始上课就接二连三的出现意外,反而促使我们对化学武器的防护的学习更加自觉、专心。

化学武器的局限性和防护

化学武器虽然是一种杀伤作用较大的武器之一,但它也有它的使用局限性:

1.受天候条件的影响——天候条件对化学武器的使用效果影响很大,不利的气候能使其杀伤作用大大降低,有时甚至无法使用。如:风向不利是不便使用的。风速过大会将毒气云团迅速吹散,不易造成伤害浓度。气温高时地面上毒剂容易挥发扩散,持续时间短。严寒时某些毒剂会冻结失效。下雨会冲散染毒空气、冲掉毒剂液体、使某些毒剂水解。下雪能将毒剂液滴暂时掩盖,使毒剂不能及时起作用。

2.使用毒剂的条件——要风向稳定,地表温度、风速小,晴天才能使用。因此多在清晨、黄昏使用能发挥最大作用。相反不利条件就使毒剂发挥的作用很小。

3.地形条件影响——在山谷、洼地和丛林中,染毒空气 不易传播和扩散,因而杀伤范围小,但滞留时间长。高地、开阔地、水面染毒空气扩散快,因而杀伤作用面积大但持续时间短。

4.战况、防护器材影响——敌我双方近战,特别是处于犬牙交错态势时很难使用化学武器。各种防护器材(制式、简易器材)均可防护毒剂,也可急救治疗。

对化学武器的防护:预先做好防护准备——在战役、战斗中,敌人为了获得化学武器使用的最大效果,总是强调在对方不注意的时机和地点。以突然袭击的方式,大量地使用而且主张与核武器和常规武器结合使用。因此部队对化学武器的防护和对核武器的防护一样,都是我军战斗保障的重要内容之一。为了保障部队避免和减少被敌人化学武器的损害必须预先做好充分的防护准备。

1.及早的做好对化学武器的防护准备,可以防患于未然,早准备和迟准备、没准备是大不相同的。这次开办防化集训队就是接受自卫还击战的教训。亡羊补牢的。

2.有的放矢、抓住重点——在不同类型的战斗中,在各个不同战斗阶段,敌人为了达到一定的作战目的对化学武器的使用总是要选择有利的时机和目标,采用有效的手段和方法,并按照其通常使用的原则实施袭击,这就为我军有针对性做好防护准备提供了判断基础。

一般说:当部队进入集结地域或占领进攻出发地点时,敌人为了破坏我进攻准备可能对我实施杀伤性毒剂袭击(如,窒息性、全身性和神经性毒剂)。

当部队在开进通过桥梁、隘路时,敌人为了阻碍我军行动,可能会实施迟滞性化学袭击(如,糜烂性毒剂)。

当部队担负坚守防御时敌人为了疲惫我军可能对我实施扰乱性化学袭击(如,剌激性毒剂)。

特别是敌人发起冲击或冲击前通常结合火力准备实施化学袭击(如,神经性、失能性、全身性毒剂)。

上述情况下若部队忽视防护准备,将会遭到严重损害,因此必须对要害军事目标和易遭袭击的时机,场合,搞好防护准备切不可麻痹大意。

3.侦察与发现——及时发现敌人准备和使用化学武器的情况,是做好防护的重要前提:为此战斗中要求各军兵种、各级指挥员要采取各种侦察手段及时查明敌人化学武器的布置和配置情况积极组织各种有效火力和手段,摧毁、破坏敌人的化学武器,以制止其使用或削弱其使用能力,除组织专门侦察发现敌人使用化学武器,迅速通报,以使各步兵分队及时采取防护措施。同时当发现有:

1.敌前沿阵地或第一线部队突然配发防护器材,解毒药品或佩戴防护器材作业,或突然后撤、进入防护掩蔽工事。

2.敌纵深炮兵、导弹发射阵地、机场和卸载点等地之一发现有特殊标记弹药。

3.敌突然实施隐蔽指挥并加强警戒措施和地面气象的观察,突然由进攻转为撤退,在黄昏、拂晓或我方处于下风方向且风速不大时。

4.当敌人进攻或防御时为其发起冲击或反冲击制造条件在炮火准反准备后数分钟。

5.发现敌机低飞机翼下喷出烟雾与撒农药相似。发现以上情况80%的可能敌人要使用化学武器。

在未能预先发现而遭到敌化学武器袭击或在战斗行动中遇到染毒区时及时发现空气、地面是否染毒也很重要:通常用听、闻、看,来观察敌人是否使用了化学武器。

1.听:毒气弹爆炸声音低沉,当听到低沉的爆炸声后就要做好防护毒气弹的准备了。

比较:毒气弹、炸声低沉,弹坑浅而小,弹片大而少。普通杀爆弹、炸声清脆,弹坑大而深,弹片多而小。

2.闻:在空气中突然出现某种气味,並惑觉到眼睛模糊、流泪,口舌麻木,呼吸困难,胸闷,皮肤发疼、发痒等都可能是敌人已使用了化学武器。

3.看:毒气弹、爆炸呈青、白色的烟团,气雾团,烟团较小烟雾较浓。而普通弹爆炸后的烟团是根据爆炸地形土色同样的硝烟味。

染毒征候:主要看弹坑附近周围地面植物、物体有无异常情况和不正常的变化。如:沙林毒剂、在水中和水一样,在树叶、石头上与露水一样,在地面有潮湿现象。芥子气毒剂、在水中呈菜子油,有一层油膜状,在叶子、石头上发亮油状,在地面也有油状。

由于小动物反应比人灵敏、反应快,稍有一点毒剂动物就会出现反常,各种中毒症状明显,。水源染毒时鱼类就会出现活动加快、翻塘,蚂蟥乱爬现象。昆虫、小动物等中毒严重时都会相继死亡。

迅速准备进行防护:迅速与准备地进行防护是一个不可分割的整体。只求迅速不求准确,达不到防护目的,只求准确不求迅速,同样会失去防护意义。这是因为化学武器,尤其是速杀性的,对人体的伤害多是瞬间发生作用的,而且毒性大、作用快。因而要求部队在遭受敌化学武器袭击时必须迅速、准确、不失时机的进行防护。

如:敌使用速杀、剌激毒剂,应先防护呼吸道,后防护皮肤。

如:敌使用持久性毒剂,则先防护皮肤后防呼吸道。

当接到化学警报或发现敌人用毒征候时。应迅速戴上制式防毒面具、手套。或用预先准备好的简易防护器材,(如:多层口罩中间涂抹肥皂,使用时要湿水)保护呼吸道与眼睛。尽量站到上风方向,避开染毒地域。同时还要注意对高浓度初生毒云团的防护、躲避(在此初生浓雾团中任何防毒面具都是无效的)。当敌人使持久性毒剂时除保护好呼吸道与眼睛外,还要披上雨衣、塑料布等,并且用稻草等就便器材包裹腿脚,防止毒液滴直接沾染在腿脚上。

世界上一切事物无不具有两重性,化学武器虽然是一种杀伤作用较大的武器。但它也有它的可防性,局限性。而且是可以防护、救治的。在战斗中只要认真掌握它的特点与规律,做到战略上藐视、战术上重视,严格执行各种防护规定预先做好充分防护准备,迅速、准确地进行有效防护就能迏到保存自己,消灭敌人的目的。

学过化学的可能都知道,所有含毒性的物质主要都是由酸性物质组成的。因此它在强碱面前都是会被化解。所以说对各种毒剂的急救、消毒除了各种制式消毒剂外,在我们身边随手可得的肥皂水、洗衣粉、石灰粉、草木灰、鸡蛋清等等。都是很好的防毒、解毒、消毒剂。

当毒剂袭来时,就是在没有制式、简易防护器材情况下,有实战证明,拉泡尿在手巾上捂住口、鼻迅速离开染毒地段。那也就是最好、最实惠、最方便的有效防护。

为了让我们学员能更好的直观了解、化学武器的毒杀与救治。教导队买来8只狗,让学员们分为4个小组用狗做直观的中毒及抢救试验。

在一个直径10cm装满清水的大烧杯中,教员用针头滴入了两滴沙林毒剂,搅混后用注射器给狗各打20多毫升毒剂。不一会狗就出现了神经性毒剂的中毒症状。典型症状就是三流四缩(即流汗、流口水、流泪,支气管收缩、肌肉收缩、瞳孔收缩、腸胃收缩。)看着狗中毒后的痛苦状况,在倒地后掩掩一息、就要死亡一刻。

教员随便叫了一名学员从随身携带的防毒面具挎包里拿出急救盒,从铁盒内取出解磷针,(也叫急救针,是一支内有高压药水能自动注射的解毒针剂),随手在狗的肌肉上扎入后、捻破针颈的封隔,解毒剂就自动地注入了狗的体内。过了一会就看到狗又站立了起来,中毒症状也慢慢消失了。

大伙看到整个试验过程了后,彻底明白了原来中毒与抢救的效果就是那么明显、来得急去得快。刚才紧张的心情一下就放松了,就要求从做了一遍,看着狗中毒倒地、滨临死亡,解毒后又起死回生、活蹦乱跳。觉得特好玩。

接着大伙干脆选代表,自己动手做起试验来,那几只狗可就遭殃了哟,反复被中毒后、又被解毒。最后看着狗被解毒反应慢时,大家就争着拿解磷针要往狗身上扎,看着这种要浪费解毒针现象,队领导及时终止试验。当大伙正在集合整队时,嘿、有两条狗竞然挣脱绳索摇晃着跑进了操场外的玉米地里躲藏起来了。这下有事可做了,全体学员只好把玉米地围着、找狗抓回去。免得做过试验的狗又会出什么咬人意外事故。

当晚炊事班把8只狗的血放尽、内脏去掉,煮了一大行军锅香喷喷的狗肉。开始有不少人宁可吃素菜也不勇敢的往肉盆里伸筷子。哈哈,这就美美地让我们两广和一些少数民族兵们饱餐美味了。吃饭到一半,看着我们及教员们各自围着满菜盆的狗肉、津津有味的吃着只是遗憾没酒时,这些清高,胆小的人们才慢慢的上前、围着肉盆也夹起狗肉吃了。咳、当兵的那有这么多的穷讲究啊。不是吗?

集训要结束了,为检验学员们对化学武器防护知识的掌握程度,搞了次小演习。队伍被带到一个划定区域,突然前方传来有响亮的、低沉的爆炸声。哦、这是在受到炮击中伴随有毒剂弹的特征,。随着有夹杂剌激味的烟雾飘来,大家迅速戴好防毒面具,在前进中当发现草丛中弹坑旁有油渍物时大家都判断是染有.糜烂性毒剂。接着就赶紧穿上雨衣、打好绷腿,没穿高腰解放鞋的找来芭蕉叶包裹腿脚面。然后摘取了大量的阔叶树技铺在可疑地段上迅速通过。

当全体通过沾染地段后,相互检查发现在雨衣、绷腿、鞋面上多少都沾上了星点状油渍物,想起早前被送医院的教员,大家还是紧张的赶忙从水壶里往事先准备好抹了大量肥皂的毛巾中倒水,擦拭油渍消毒。

恰恰就有个别心理承受能力差的学员、偏偏又穿着低腰鞋,看见绷腿与鞋子之间袜子上染有大片油渍时,崩溃似的冲到导演组吵闹着非要制式消毒液。(其实导演组就站在沾染区外,连防化服都没穿就能说明什么了)被闹得没法,导演组只好提前宣布刚才染毒区内的毒剂是梱缠在炸药包上的氨水和酱油模拟的。

大伙听后,刚才那严肃、认真的紧张劲头,一下子就松懈了。纷纷摘下防毒面具,脱掉雨衣(在炎热的气候,穿戴这些行军那真是活受罪啊)一场精心准备的小演习就这样被打扰、吵闹后,不得不提前结束了,因为往下的救护、搬运伤员……等课目都再也不会有逼真效果,失去了演习意义。

短短十天的防化集训学习结束了,时间虽短,但我们还是学习到了不少防护化学武器的知识,从对化学武器的一知半解,到对化学武器的深入了解,亲身感受到中了毒剂的滋味。看到了模拟受化学武器毒杀后的抢救。充分认识到了化学武器虽然是一种杀伤作用较大的武器。但它也有它的可防性和局限性。并不是什么可怕的恶魔,只要认真对待,必定都是可以防护、救治的。所以今后一旦遭遇到化学武器的袭击就不会惊慌失措的去面对了。




本文内容于 2011/9/26 15:40:05 被小编a13编辑

[ 转自铁血社区 http://bbs.tiexue.net/ ]

15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精选

热门评论

刚经历过战争的军队,训练贴近实战,等参加过战争的老兵陆续退役后,训练标准就随之降低。


我们训练工兵爆破,用减装药的爆破器材。我第一次爆破工事,人象傻了一样,哆嗦着几次着点不着10公分的导火索。导火索冒出火花后,腿有些软忘记了还能跑,在战友呼喊声中连滚带爬地进入5米外的战壕里,被炸药包炸的黑了眼。排雷使用装真引信,雷体内没有装药的地雷,教员一宣布,大家感觉就有些不一样。趴在地上,安全地取出地雷后如释重负,后背全湿。我练习排除诱雷,手会抖的厉害。


我们战友训练先后重伤两人。有一个战友伤及要害,从战术训练场到公路有近两公里的山路,战友轮换着抬着跑,才及时送去抢救。

9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