郝律师办案札记 正文 第三节

5956825 收藏 0 0
导读:本文全文阅读地址:[URL=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55.html][size=14]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55.html[/size][/URL] 第三节 中午一点,长途公共汽车终于到了省城。王刚公务在身,要将小偷押回公安局突击审讯。小苟、小朱和王刚道别后也分别回到自己宿舍。 第二天,小朱打电话给郝铭遥,报告说自己已经回到了省城,询问有什么事需要帮助,并且请示下一步工作安排。郝铭遥告诉她二审只是书面审、可能

本文全文阅读地址:http://book.tiexue.net/book_17955.html


第三节

中午一点,长途公共汽车终于到了省城。王刚公务在身,要将小偷押回公安局突击审讯。小苟、小朱和王刚道别后也分别回到自己宿舍。

第二天,小朱打电话给郝铭遥,报告说自己已经回到了省城,询问有什么事需要帮助,并且请示下一步工作安排。郝铭遥告诉她二审只是书面审、可能不开庭,让她先把二审辩护词写出来。等自己处理完那件事再送交省法院,然后根据情况再做下一步安排。

小朱根据郝铭遥的安排。按照事实不清的思路写写好了二审辩护意见之后,郝铭遥也把那件事处理完了。两人找到省法院白天亮,交上了辩护意见。白天亮看完之后说:“要是惠涛根本没有作案时间,这个案子就得发回重审了。”

果然,辩护意见交给白天亮不到两个月,省法院的发还重审裁定下来了,惠涛故意杀人案又重新回到了平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孙春丽得知消息后挺高兴:“这回可好了,重新审理惠涛就能活了!”

郝铭遥泼了她一盆凉水;“现在还不好说。发还重审的原因是有些证据还需要搞扎实,并没否定惠涛没杀人。”

孙春丽问道:“那怎么才能证明惠涛无罪?”

郝铭遥回答道:“这还需要查证很多事实。当然,要是梁晓燕现在站在法官面前,就不用大家忙活了。”

小朱问道:“现在我干什么?”

郝铭遥笑了:“干什么?先休息。一张一弛嘛!”

小朱没法好想,只好等着惠涛案件重审通知。闲暇之余想到闺中女友马兰解闷。她一进门,就看见马兰一脸愁容,不由张口问道:“马姐,怎么啦?那么愁眉苦脸的?是不是牛哥不要你啦?”

马兰说话带着哭腔:“我的两个老乡中大奖了。”

小朱奇怪地问:“噫!这不是好事吗?你愁什么?怎么?是不是看见人家发财你眼红啦?告诉你,不管什么东西,该是你的它跑不了,不该是你的,你想也没用。”

马兰推了她一下:“你胡说什么呀?我的两个老乡为中的大奖打起来了,你也不给出个主意!还好朋友哪!”

小朱笑了:“我怎么知道他们为钱打架呀?怎么,分赃不均?”

马兰告诉小朱说:“我那俩老乡是堂兄弟,都在省城打工。论辈份,他俩还得叫我老姨。昨天他俩看见卖彩票的,就想试一把。何新兜里只有五块钱,何荣又给添了五块。何新拿十块钱买了五张彩票,谁知瞎猫碰上了死耗子,一下子中了个二十万元的大奖。何新掏出一百块钱给何荣,说是刚才借他五块,现在二十倍归还。但是何荣不干,说刚才是俩人共同出钱买奖券,现在中奖了,俩人应当见面分一半。两个人各执一词,就打起来了。他们到我这里来讲理,可我会什么?你是律师,给出个主意吧!”

小朱有些感慨:“噢,又是因为彩票出事!这东西在中国绝迹几十年,现在又冒出来了。”

马兰有些好奇:“怎么是又出来了?我光知道欧洲有个摩纳哥赌城专卖彩票,听说他们哪儿什么东西都会成为彩票,一不小心就会中个大奖。怎么?中国以前也有?”

小朱有意炫耀自己的知识:“怎么没有?中国还是彩票的老祖宗哩。我们老祖先玩彩票的花样就是很多。什么赛马、支骰子、打双陆,都是赌博。赌博时可以直接用钱,也可以把本金换成纸、竹子做的筹码,然后用筹码再去赌。用现在的说法,这个筹码就是彩票。”

马兰呦了一声;“这不就是赌博吗?”

小朱回答道:“没错。正因为彩票的性情实际是赌博,所以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就长期禁止彩票了。不过,从1987年开始,民政部有获准重新发行彩票。“

没等小朱说完,马兰就抢着问;“怎么?国家又准许赌博啦?”

小朱回答道:“不是又准许赌博,这是把彩票赋予了新的内涵,把它变成一种慈善事业。彩票也就重新红火起来了。到现在,彩票的年销售额已近400亿元,从业人员高达几十万”

马兰有些怀疑:“我看这是换汤不换药,叫法不同罢了。彩票既然就是赌博吗,政府发行它干什么?”

小朱解释道:“这叫变废为宝,化腐朽为神奇。第一,发行体育彩票、福利彩票是国家的一种公益事业,不是私人赌博。依据相关规定,彩票机构不得采用承包、转包、买断等形式对外委托彩票发行和销售业务。第二,根据国务院的有关规定:彩票募集资金的返奖比例是销售额的50%,彩票公益金是销售额的35%。也就是说,国家发行彩票所得绝大部分还是用于彩民自己。不像赌博,所得尽归庄家。第三,彩票的定价只有两元钱,不致危及彩民的切身利益。”

马兰听入了神:“中奖率那么高,明天我也买去!”

小朱笑了起来:“你要是为中奖,可就麻烦喽!彩票中奖率的确有50%,这只是发行彩票的促销手段而已。要是大家都中不着,谁还买彩票去?可你光听这一半,怎么不算算,还有50%中不着奖呀!买这东西只能偶尔为之,万一中了,算你运气大,不中呢?就当是拿两块钱献了爱心。千万不能没结没完的为中奖而去买彩票。北京有个女会计,拿公款买彩票。结果大奖没中上,反倒给自己买来一大堆废纸和一个贪污犯的罪名,买进了监狱。这就划不来了。”

马兰打断她的话:“说别人干什么?到现在你还没回答我的问题哩!”

小朱问道:“我那俩大侄子买彩票时有什么证人?俩人有书面约定吗?”

马兰说;“没有,全都没有。要有还问你呀?”

小朱为难地说:“那就不好办了。只能按民法里的公平原则二一添作五,每人十万。”

马兰说:“我也想这么劝他们,可他们不听呀!”

小朱笑了笑:“他们俩能上你那里要求解决问题,是相信你这个姑姑办事公道。要是我说,你就给他俩做这件好事。你可以告诉他们,尤其是那个叫何新的。如果他俩谁也没证据证明自己的主张,就只能一人一半。谁不信,谁就去打官司。到时候得给一审二审两级法院交两笔诉讼费,要是双方都请律师,还得给律师交一大笔代理费。而且什么时候能打完这个官司,那就没准了。如果他们觉得这样划算,就准备把二十万花光拉倒!”

马兰有点疑惑:“打官司真得花那么多钱吗?”

小朱说:“咳,那不是劝他们不打官司嘛。你再告诉他们,要想不花钱,也不那么费功夫,就好说好商量。也省得将来街坊四邻,亲朋好友背后骂他们见钱眼开,认钱不认人。要是平分了,尤其是那个何新,得到的好处要比少拿十万块钱多的多!你要是调解成功了,老天爷让你多活几岁,死了以后阎王爷还可让你少下几层地狱。”

马兰听小朱这么一顿胡侃,还真动了心。她倒不是怕阎王爷让她下多少层地狱,而是想要真的调解成功,她在乡亲们中间的威信就今非昔比,鸟枪可以换炮了。想到这里,她准备按小朱的办法试试。

第二天,马兰兴高采烈地对小朱说:“你那个办法还真行!他们哥俩高高兴兴地把钱平分了,还说我是包公再生,非给我两万块钱不可。”

小朱见自己出的主意管用,也挺高兴。她问马兰:“怎么,你要啦?”

马兰摆摆手说:“我哪能要这个钱!我跟他们说,你好也甭感谢我,大家只要按法律办事,什么问题都好解决。这钱我是不能要,如果你俩觉的过意不去,就把它捐给希望工程,给孩子们买点书,也算你好积了阴德。一说积阴德,他俩每人又拿出一万,真捐钱去了。小朱,你还真有办法!”

小朱笑着说:“我有什么办法!还不是我们郝主任说过,中国人喜欢做善事,积阴德。如果你抓住这个活思想,好多事都不用去法院。行了,马姐。就冲你力劝他们俩言归于好,还劝他们给希望工程捐了四万块钱,我保证让阎王爷从地狱里再给你提上两层。”

马兰被小朱气的哭笑不得:“你什么时候当了阎王奶奶?竟敢当阎王爷的家!”


0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热门话题

更多
广告 国产军事战争模拟 新增南极洲地图 核武参战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