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楚雄吸毒州长有多名情人 狂热追求政绩工程

jiwuy 收藏 0 167
导读: [B]州长也吸毒?云南省楚雄州原州长杨红卫的“事迹”令人咋舌。[/B]   云南省专案人员向《经济参考报》记者透露,“吸毒州长”杨红卫的根本问题在于“三狂”:一是狂热,不顾实际招商引资上项目,狂热追求政绩工程;二是狂妄,视纪律、法律为“儿戏”,甚至威胁要给纪检监察部门“断炊”,全然没有“敬畏之心”;三是狂欢,极尽寻欢作乐之能事,吸食毒品,与数十名女性有不正当关系。   因为狂热,杨红卫已经不能有正常的分析判断能力;因为狂妄,他已经没有了正常的为人处世礼仪和基本的价值判断;因

州长也吸毒?云南省楚雄州原州长杨红卫的“事迹”令人咋舌。


云南省专案人员向《经济参考报》记者透露,“吸毒州长”杨红卫的根本问题在于“三狂”:一是狂热,不顾实际招商引资上项目,狂热追求政绩工程;二是狂妄,视纪律、法律为“儿戏”,甚至威胁要给纪检监察部门“断炊”,全然没有“敬畏之心”;三是狂欢,极尽寻欢作乐之能事,吸食毒品,与数十名女性有不正当关系。


因为狂热,杨红卫已经不能有正常的分析判断能力;因为狂妄,他已经没有了正常的为人处世礼仪和基本的价值判断;因为狂欢,他摧残了自己的身心。“三狂”破坏了一个地方的科学发展、道德风尚、良好形象,最终也毁灭了他自己。


“豆腐渣”工程引出腐败窝案


目前,云南纪检专案组已经初步查实了杨红卫的违纪违法事实:近五年来,杨红卫先后收受贿赂1000余万元;巨额财产来源不明,杨红卫与妻子余赛英在昆明、个旧、弥勒等地有房产17套,在澳大利亚墨尔本有房产6套;对项目违规、土地违法以及灾后重建房质量问题负有主要领导责任;吸食毒品,与多名女性有不正当*关系。


从地震灾区的民房恢复重建工程,杨红卫腐败案逐渐浮出了水面。


2009年7月9日,楚雄彝族自治州姚安县发生6级地震,造成6个县31个乡六十余万人受灾,一万余间房屋倒塌。震后,国家财政拨款扶持灾民房屋重建。按照规划,姚安县整合财政资金和村民自筹资金为村民统一建设部分民房,计350户。然而村民在入住后发现,政府建设的新居普遍墙面开裂、楼顶塌陷,存在严重质量问题。


村民屡次上访,领导多次批示要求整改,但当地政府敷衍应付。直到2010年12月,记者深入调查并通过内部渠道反映了相关情况,这引起了中央领导的高度关注,批示要求彻查。2011年1月,云南省组成联合调查组进驻楚雄。


据联合调查组的调查,“统建房”从招投标环节就开始出现违规。质量问题最严重的官屯大村二标段,承建公司是通过“围标”才中标的,这家公司预收了2万元管理费后,把工程转包给挂靠其名下的施工队,施工队又把50栋工程转包给一个包工头,这是典型的层层转包行为。


据调查,在施工过程中,官屯大村二标段使用了不合格水泥,还有偷工减料行为,对这些问题监理单位都没有及时纠正。在资金管理上,按有关规定,工程款只能付给承建公司,但姚安县把资金直接打进了包工头的私人账户。在调查中,还发现了违规挪用抗震资金采购办公设备的问题。


从参与建设的几家公司调查入手,楚雄州建设局局长王斌、副州长吕琳麟和州长杨红卫的贪腐“盖子”逐步揭开。


正是吕琳麟、王斌等人的安排,几家公司通过“围标”、“串标”取得了民房重建工程。手握城建大权的吕琳麟、王斌与杨红卫大肆插手工程、大搞权钱交易的行径终被查出。


面对步步紧逼的侦查,杨红卫急了。在纪检部门已经控制了参与恢复重建工程的3家开发商负责人后,杨红卫竟在联合调查组负责人离开楚雄期间自作主张放人,并振振有词说是让他们“戴罪立功”。


在纪检部门已经核实相关违纪事实准备对他实施“双规”当晚,杨红卫还不厌其烦地让州委书记出面要求放出吕琳麟,说:“纪检部门不能这样搞,把干活的人都抓了。”杨红卫的“反常”举动引起了纪检人员的关注。


“没有什么办不到的事”


灾后重建房质量问题引发出贪腐窝案,偶然吗?办案人员和熟悉杨红卫的许多干部群众认为,偶然中蕴含着必然,狂热、狂妄、狂欢的杨红卫“犯事”是必然的。


首先是追求政绩狂热。投资150亿元建设“万国总统府”,投资120亿元建设云南旅游产业城,投资上百亿元建设葡萄酒城……这几年来到楚雄,杨红卫津津乐道的是这些“大手笔”,感兴趣的谋划“大思路”,“全力招商引资”。熟悉内情的当地干部都知道,这些“看上去很美”的大项目是些脱离实际、劳民伤财的政绩工程。


“万国总统府”项目是其中荒唐的一例。2008年,杨红卫代表楚雄州政府与开发商签署合作框架协议,协议占地50平方公里,雄心勃勃地仿建各国总统府和皇宫,并想吸引各国总统元首前来参观。在楚雄州一些干部看来,这个项目完全是“天方夜谭”:那个树都不长的不毛之地,盖总统府的钱谁来出?盖好后哪个总统会来?


葡萄酒城也是杨红卫“强力推进”另一个大项目。2008年杨与外商达成所谓的合作协议,计划在楚雄种植70万亩,并引进一批国际知名葡萄酒企业。实际上,楚雄州的土壤、气候及技术条件不太适宜酿酒葡萄的种植,楚雄州也根本拿不出那么多的种植基地。几年折腾下来,投资上千万,现在只在一个苗圃里种下几十棵供参观的葡萄。


好大喜功、急功近利是杨红卫行为方式的特点。云南省纪委的通报说,“杨红卫任州长期间盲目上项目、铺摊子、搞政绩工程”,“致使国家和人民利益受到严重伤害”。一位在楚雄任职过的领导干部痛心地说:“多少年积累的底子都给杨红卫糟蹋了。”楚雄州一度在全国30个民族自治州里综合实力位居第二,但现在已经被远远甩在后面。目前楚雄全州政府负债高达140多亿元,其中州本级财政负债接近50亿元,凡是能够抵押的都被杨红卫抵押了,甚至包括州委州政府的办公大楼。


其次是为人做事狂妄。在与别人谈话中,喜欢以“我”代表“州委州政府”,喜欢自己一个人是主角,滔滔不绝,全然不管别人的感受,这是与杨红卫比较熟悉人士的感受。在与云南省一位厅长座谈时,在工作讨论中发生分歧,他竟然拂袖而去。他躺在沙发上就给班子成员安排工作。他28岁任县长,42岁任州长,“仕途”上一路顺风顺水,尤其两年前原楚雄州委书记因病不能正常视事后,他成了事实上的“一把手”,使他狂妄的特点更加暴露无遗。


狂妄使他淡漠、淡忘了组织纪律要求。有两个云南政界传为笑谈的故事:一个是,虽然组织并没有考虑过让他当州委书记,但他见到省委领导就会迫不及待地报告:“领导,我已经给你选好州长了”;另一个是今年年初新州委书记到任,在他代表州领导作表态发言时,他脱稿而讲:“我也想当州委书记,组织让谁当谁就能当”。众皆愕然。


这种淡漠和淡忘使他对纪检部门很反感。有一年云南省委巡视组到县区巡视,他就很不高兴地说:“这些巡视组人员是不是没事做,怎么又来了。”几年前楚雄州纪委在连续查了几个案后他认为影响了楚雄经济发展和楚雄形象,很不高兴,公开说:“再查,我断了你们的财政供应。”在这次查办牵涉他本人的腐败窝案时,他甚至要求公安局长去查办案人员,“怎么他们来了这里,我们盗窃案这么多。”


他经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是“没有什么办不到的事”。为了办事,他甚至把法律视同儿戏,公然践踏法律的底线。楚雄州禄丰县德钢技改项目是杨红卫力主推进的一个政绩工程项目,也是一个项目违规、土地违法的项目,但在国土资源部通过卫星监测发现并明令停工后,他一意孤行要求“一分钟也不能停”。据统计,杨红卫违法违规签批的土地有135宗,总面积高达127平方公里,大约相当于楚雄州10个县市城区的总和。在班子成员不同意违规批土地时,他豪气冲天:“这有什么大不了的,我来批。”


虽然杨红卫经常高调声明自己“行得端正,廉洁方面没有问题”,但查处结果表明,狂妄和无畏惧之心使他在贪腐之途也走得很远。因为权钱交易关系,他甚至不找依据就大笔一挥来个“借改拨”,免除了一家私营企业6000万元的债务。云南省纪委查明,杨红卫担任楚雄州委副书记、州长期间,在楚雄州工程建设招投标、房地产项目开发、矿场资源开发、企业融资借款,企业股权收购等过程中,利用职务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先后收受贿赂人民币1011.09万元、美元13.8万元、港币3万元、澳元1万元、贵重物品折合人民币95.98万元,其中单笔最高受贿就达330万元人民币。


三是穷尽能事狂欢。在杨红卫的主要违纪事实中,“吸食毒品”尤其引人关注,他因此又被称为“吸毒州长”。据了解,杨红卫吸食的毒品名叫“卡苦”,是由鸦片里面提取的汁液混合多种植物制成,外形与烟丝相似,通常放在水烟筒上抽。杨红卫吸食毒品一年多时间,有固定的吸毒地点和供货人,同他一块吸毒的还有今年落马的楚雄州原副州长吕琳麟。为他们提供毒品和吸毒场所的老板均已抓获。


生活作风腐化是杨红卫的又一“表现”。他与党政机关、企事业单位和社会上多名女性保持不正当*关系,办公室、宿舍均成为他淫乱的场所。具有讽刺意味的是,他妻子也多次换情人,办案人员在他家里的保险柜里还搜出了他妻子与情人的假结婚证。


杨红卫还有一个“习惯”是经常纵情饮酒,喝得酩酊大醉。他喝酒有不小的知名度,倒不是他酒量如何了得,更主要爱喝,高兴了要喝,生气了也要喝,有客人要喝,没客人也要喝,往往还要把自己喝多,借着酒兴发号施令。


权力观的扭曲与价值观的背离


大学毕业后,杨红卫先后任过乡长、团州委书记、县长、州委秘书长、州委副书记等职。客观上说,追求上进、勤奋工作、开拓创新的精神一度很受人称道,也有不少的实绩。为何他会蜕变为狂热、狂妄和狂欢的状态?参与查案人员和一些熟悉情况人员认为,除了个人性格特征、大环境影响等因素外,是发展观的迷失、权力观的扭曲和价值观的背离。


发展观的迷失。作为一州之长,杨红卫口头上也会说科学发展观,也在说发展要全面协调可持续,要以人为本,但更多时候他要求的是“有条件要上,没有条件创造条件也要上”,热衷的是“大项目带动大发展”。办案人员和接受采访的干部群众认为,杨红卫的发展观是因为他政绩观的偏差。在他看来,高增长、大项目的发展才是政绩,有政绩才能升迁。


尤其是原州委书记生病不能正常视事后,杨红卫一门心思就想做出成绩快速接任书记,才会疯狂地上一些“纸上谈兵”的大项目,全然不顾现实条件和群众的接受理解程度。这才会出现大家都知道行不通的项目,他会不顾一切“强势推进”。


可以佐证的是,在狂热推进这些不切实际、劳民伤财的政绩工程和形象工程中,他有个兴奋点,那就是开发商与“上面”的头头脑脑有联系,能帮助他“升迁”。专案人员查实,他“强势推进”的几个大项目的开发商正是“吃准”了他的这一心态,在影影绰绰给他“画个饼”后,他就“官”令智昏甘心为老板批地批钱,生怕得罪老板。


权力观的扭曲。熟悉内情的一些领导干部认为,由于纪律意识淡漠,杨红卫在楚雄州的履行职责、行使权力中已经“走得太远”,骄横霸道,目空一切,无所畏惧,甚至超出党的纪律和国家法律的范畴。


云南德胜钢铁有限公司搬迁技改项目是一个典型。这个200万吨钢铁产能的项目没有任何合法手续,州里并没有权力审批,但杨红卫强令州级有关部门违法审批通过,如州发改委批准了项目备案,州环保局通过了环境影响评价。去年12月,楚雄州政府违法批准了591亩临时用地的审批手续。“省里都没有权力批的项目,州里居然就擅自批了。”杨红卫的胆大妄为令省纪委专案组瞠目结舌。


专案组还调查发现,德钢公司申报的是搬迁技改,实际上根本没有搬迁,而是以4万元一亩的低价占了1868亩土地,其实厂房建设只要几百亩,还有一些土地公司准备用来开发房地产。


他对权力的迷信和迷恋从一个故事中可见一斑。他任团州委书记时,虽然按处级干部待遇他可以分到一套房子,但州委办公室负责人考虑他还是单身汉,就没有分房子给他。他找到州委办公室负责人理论未果,他狠狠地说:“我会长大的”。不曾想几年后他果然回到州委任秘书长,那位州委办公室负责人无奈提前退休。


价值观的背离。办案人员和熟悉内情的一些人士认为,杨红卫的所言所行是其价值观发生偏差的表现。


他甚至迷信起“风水”。据办案人员介绍,有个“风水先生”称楚雄城东的一座塔,镇住了外来交流干部的官运,为了改变这个不吉利的风水,杨红卫听信风水先生胡诌,决计要在青山嘴水库边修建一座200多米高的观音菩萨像,还搞了一个奠基仪式。有“风水先生”说州政府门口的体育馆“冲”了风水,对州政府官员有碍时,他立马要求拆除体育馆。广为流传的一个事例是,他不辞万里从河南请一位高位截瘫的“风水先生”到楚雄指点风水,为以示敬重,让一位县长一起抬这位风水先生。


1
回复主贴
聚焦 国际 历史 社会 军事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0条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发表评论

更多精彩内容

经典聚焦

更多
发帖 向上 向下
广告 关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