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海棠花 --- 海棠尽凝胭脂泪

秋海棠花 --- 海棠尽凝胭脂泪


秋海棠又名“断肠花”。在汉语语汇中,肠是有思想的,从肠衍生出来的“衷肠”、“愁肠百结”“牵肠挂肚”、“愁肠寸断”、“断肠销魂”、“回肠荡气”、“搜肠刮肚”、“断肠人”、“无肠公子”等等词语,无不赋有思想性。肠是人的消化器官之一,和思维系统毫不关联,为什么人们有这样的认知?且言之成理并为人们所接受而传之千古?

人作为具有高级智慧的动物,是以群体而存在的,相识、相知、相亲、相爱的人与人之间,存在着不同程度的爱的感情,形成千丝万缕的爱的网络,息息相关,脉脉相连,特别是相亲相爱的男女,其情绪缱绻……其情愫纒绵……两地相离,纵使不遥远,也似如隔千山万水。男方会怀念女方,女方的怀念,其心情更是细腻的,其联想更是广泛的,这种感情一般而言是春思恋、秋愁虑,令其不思饮食,眠难成寝,终日愁眉紧锁,悒悒寡欢……女人的思恋和愁虑,最主要在于不思饮食,因少饮少食,甚至有时处于绝食状态,而引致胃肠受损,令其有肠欲枯、肠欲断的感觉。这种感觉诉诸文字表逹,便创造出上面肠类思想的词语。

秋海棠花另名“断肠花”是由简约的传说故事所演化的。《花镜》一书记曰﹕“秋海棠,一名八月春,为秋色中第一……真同美人倦妆。”据元朝伊世珍《琅环记》中引《采兰杂志》记载﹕“昔有妇人怀人不见,恒洒泪于北墙之下,后洒泪处生草,其花甚媚,色如妇面,其叶正绿反红,秋开,名曰‘断肠花’,又名八月春,即今之秋海棠也。”

许多和花卉名称有关的传说故事令人感到奇巧,传说总是和花名相辅相成,实质上是人们通过长期的观察,根据花卉的特征,穿凿附会地创造出与花名有关的传说故事出来,而后使其花名正而名之,秋海棠的别称“断肠花”亦然。另一方面,人们或者根据传说赋予花名人格化,故事性。秋海棠除了有“断肠花”别名,还有“八月春”、“相思草”等别名。

秋海棠是一种植株低矮的草本花卉,茎高只盈尺,叶卵圆形,叶上有细刺,叶面翡翠绿,叶底呈红色。绯红色的花颇大,娇艳如妇人的桃花面颊。我国的秋海棠产于浙江、江西、云南、两广、台湾一带。秋海棠是一赏花、赏叶的花卉,但被真正赏识的时间只有八百年,宋代才有歌咏秋海棠的诗词。

南宋著名诗人陆游所作的名词《钗头鳯》和秋海棠密切相关,给后人留下一个令人咏叹的凄美的故事。

年青时代的陆游英俊豪爽,才华横溢,他欣慕文静娴雅、精通诗词的表妹唐婉,少时两人青梅竹马,两少无猜,两人久别重逢,一往情深,情愫缱绻,有情人终成眷属。婚后两人日夕厮守,形影不离,吟诗赋词,和和唱唱,恩恩爱爱,相敬如宾。然而这一段婚姻却为陆母所不容。陆母望子成龙,不愿看到陆游终日沉缅于闺房欢乐而荒疏圣贤诗书,她寄望陆游潜心攻读,以冀仕途折桂,成为人上之人。为此,陆母残忍地逼迫陆游和唐婉离婚。陆母虽是后娘,但陆游事之至孝可谓为近乎于愚孝,昧于听从母命,只好答应忍痛割爱。自此,陆游终日悒悒不乐,借酒浇愁,愁绪纠结心头难解之时便狂吟诗词以纾心头苦闷……

两人临别之时,唐婉满腹衷曲,辛酸无比,噙着泪花,捧着一盆盛开鲜红花朵的秋海棠送给陆游留作记念。

其时,秋海棠尚无名称,陆游亦未曾见识过,陡然见之,不禁惊问道﹕“何花?”

唐婉黯然失色,叹息着答道﹕“断肠红!”不禁泪盈于睫,哽咽不语。

陆游捧花入怀,沉吟道﹕“应是相思红……”陆游就这样捧着这盆如火如血的秋海棠睽别自己心爱的女人远去……

后来,陆游因事外出,便将这盆秋海棠寄托唐婉代为保管、保养。在别离的日子里,这盆秋海棠凝聚了唐婉这个有情人无尽无止的相思泪……

一别十年,陆游已三十五岁。当他重游故里沈园时,看到当年那盆花凝心血的秋海棠在园中依然健在,红艳似火,令他内心火烧火燎,脑际倏然闪现夫妻两人昔日相处的欢愉情景,也闪现了充满艰辛和凄哀的别离情景。恰好此时,唐婉款款而来,和陆游相遇。当时唐婉已改嫁名仕赵士程,已成他人妇,有情人相遇,深情互视,叹息连连……满腹千言万语,却哽咽于喉,无言以对,眼泪只好往腹中流……

唐婉在沈园盛宴招待陆游,两位有情人,一个心碎,一个肠断,十年相思恨何多?徒诉相思有何用?陆游面对至情至爱的唐婉,百感交集,凝聚一词,提笔在粉墙上题下一首《钗头鳯》﹕“红酥手,黄滕酒,满城春色宫墙柳。东风恶,欢情薄,一怀愁绪,几年离索。错,错,错!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邑鲛绡透。桃花落﹐闲池阁,山盟虽在,锦书难托。莫,莫,莫!”

唐婉旁立观看,深感一字一泪,心如刀割。为表衷情,她在粉墙上写下和词﹕“世情薄,人情恶,雨送黄昏花易落。晓风干,泪痕残,欲笺心事,独语斜栏。难,难,难!人成各,今非昨,病魂长成秋千索。角声寒,夜阑珊,怕人寻问,咽泪装欢,瞒,瞒,瞒!”

两首词所表现的境界俨如两个互相隔绝而又遥相呼应的世界,两个伤心人各处一隅,徒有心灵感应,对于两个心相连,身别离的有情人,这是难以言宣的莫大痛苦!

经此一役,多情唐婉由于伤心过度,身心交瘁,不久便与世长辞,一缕艳魂纒绵于秋海棠,那殷红的心血,把秋海棠的花瓣染得更红更红。

陆游七十五岁时重返故里,看到沈园旧景犹在,那盆秋海棠却荡然无存,想起有情人早已香销玉殒,往事联翩,令他满怀心酸,不禁老泪纵横……陆游有感于怀,特地作一首诗《秋海棠》﹕“横陈锦幢栏杆外,尽收红云洒盏中。贪看不辞秉夜烛,倚狂直欲擅春风。”藉以倾诉满怀愁绪哀思和纒绵爱意。沈园是陆游心目中的伤心地,他萦回在沈园凄哀的梦一直纒绵不散,在沈园那盆凝结着爱妻相思恨泪的红花已成他心目中的精灵之花,那花令他绵绵思恋,肠断情伤,特别是人到晚年,那纯化的、凝固的感情将可成为永恒。《沈园》一诗正是写出陆游这一永恒、真挚的感情﹕“梦断香消四十年,沈园柳老不吹绵。此身行作稽山土,犹吊遗踪一泫然。”写得何其感人!

幽幽一千年,陆游和唐婉为秋海棠所命名的“断肠红”、“相思红”两个花名一直流传至今,给后人留下了永世的咏叹……

清朝文学家袁枚的《秋海棠》一诗咏曰﹕“小朵娇红窈窕姿,独含秋气发花迟。暗中自有清香在,不是幽人不得知。”此诗以清雅、自然的语言,描述秋海棠“小朵娇红”的容貎和纤丽娇俏的“窈窕姿”,秋气萧索的时节,百花凋谢萎落,秋海棠逆秋开放并且渐入盛花期,展现飒飒英姿,飘散幽幽清香……诗的最后两句专写秋海棠的香韵和知香人的欣然赏识。其时袁枚归隠故园,故以“幽人”自况,由于他的认真仔细的观察,他得以认知秋海棠的暗中清香,从而道出了他对秋海棠清丽脱俗、素雅处世的品格的认知。袁枚写秋海棠的品格其实是作夫子自道,表白自己归隠故园是在于保持自己的品格和晚节。

清朝张邵咏秋海棠诗曰﹕“滴滴臙脂短短丛,飞来彩蝶占墙东。鸳鸯簪冷红新点,蟋蟀栏杆鸣半笼。艳态不胜寒露里,睡情多在月明中,莫教开近芙蓉殿,长信佳人怨守宫。”

清末女诗人秋谨的《秋海棠》一诗曰﹕“植栽恩深雨露同,一丛浅淡一丛浓。平生不借春光力,几度开来斗晚风。”秋谨是反清女杰,此诗写得极具气魄。

秋海棠著名品种颇多,产于云南、两广、台湾的一种名叫“韩氏秋海棠”者,叶为斜卵形,基部有微波形小裂片,密生红毛;其花雪白泛有红晕,宛如美少女的面容,极其妩媚;离此花十步之外即可闻其芬芳气息,其芝兰之香,沁人肺腑……

另有一种名叫“享士黎秋海棠”,枝叶均生有淡红色绒毛;叶片掌形,苍绿色镂有红色花边;花淡红色,亦具芬芳气息。

由国外引入的球根秋海棠、枫叶秋海棠、毛叶秋海棠等品种也在我国广为栽培,还有一种名叫“华秋海棠”者,叶心脏形,其叶虽然亦是正绿反红,但叶面有红色叶脉,花鲜红色,极其冶艳柔媚。这些是我国珍贵的秋海棠品种,也是世界芸芸四百多个秋海棠品种中的佼佼者。

现在广为栽培的“四季秋海棠”,花期极长,并非如一般秋海棠第一个迎秋开放,而是在暮春即开,连绵不断直至年底,长伴爱花人、赏花人,令人一年四季皆可观赏。这种秋海棠其实并非在我国土生土长,而是原产巴西,辗转移植我国的,故有“洋秋海棠”之别称。最近,我国国家领导人访问巴西卓有成效,使亚洲和拉丁美洲两个疆域最大、人口最多的发展中国家结成战略性伙伴关系,将对世界政治、经济结构的发展起着深远的影响的影响和良好的作用。

笔者认为,四季秋海棠应作中巴(西)友谊的吉祥花。



猜你感兴趣

更多 >>

评论

评 论

更多精彩内容